北京户口

想来北京混的人多,想来北京混,先跟北京人婚。这个神气的国家,经常发生神气的事情,是这个国家的精华,简称神气精。对北京大龄未婚男女青年来说,这是个利好消息,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出台了一条对单身男女优惠的政策。以后可以以此相要挟,逼外地人就范。不过,房价说不定控制住了,但是离婚率说不定又上去了,此消彼长,人民的幸福指数还没有提升。户籍制度从诞生那天起,就带着强烈的歧视色彩,并且,这种歧视变得很正常。

我对房地产不了解,但直觉上以为,如果真的想解决房价问题,绝对不是三天两头出台什么限制政策就能解决的,所有问题都有根儿,这些限制政策都是避实就虚,治标不治本,到头来还是一堆问题不能解决。至于为什么,你懂的,嗯哼。是利益瓜分之后形成了利益集团,过去瓜分的是政治利益,后来瓜分的是经济利益,现在瓜分的是政治经济利益,是一本政治经济学。谁愿意把自己的金库打开让人随便拿啊?

现在是瓜分的阶段,估计再过个十几年,就差不多瓜分完了,所以谁也别指望有啥好办法。有本事的,你就去瓜分,没本事的,你就靠边站,也没你事儿。

我看这个北京户口政策过段时间也会死掉,所以还不如来点实惠的,甲方提供钱,乙方提供户口,共奸和谐社会。

49 thoughts on “北京户口”

  1. 本人是北京人,如果有北京人认为这是解决婚恋的政策,我自能说他是下水道的老鼠。怎样的政策都有片面性,虽然这也治不了本,但没见过我们这里出台过什一步到位的政策。

    Reply
  2. 昨天重温了一下 the great debater, 发现三表这句话 “不过,房价说不定控制住了,但是离婚率说不定又上去了,此消彼长,人民的幸福指数还没有提升。”
    based on a false assumption — 离婚率高 = 幸福指数低

    可既然是为了现实利益假离婚, 那应该是离婚才快乐, 不离婚反而不幸福, 所以这个特殊情境下, 三表的那个 assumption 已经未必立得住脚了. 于是三表那个结论就未必成立了.

    好像辩论时, 找出对方三段论里的false assumption是一个很常用的方法. 而经常出现的实践就是用荒谬引申来 expose 对方的 false assumption. 就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

    我是来捣乱的, 上面全是瞎掰

    Reply
    • 你在这里假设了一个前提,即所有的假结婚假离婚都是双方你情我愿的,双方都得利的,否则,你快乐我不快乐,幸福在哪里?哈哈。。。那么,你是凭什么来假设这个前提的呢?

      Reply
      • 其实我还留了一手, 就是很多东西论全称不严谨, 比如前面这个结婚幸福还是离婚幸福什么的, 当然有人离婚痛苦有人离婚幸福 — 但至少统计上还是有意义的, 就是说扣字眼, 按形式逻辑来, 假设离婚率上升社会幸福度下降不一定成立. 但是就事实而言, 只要符合经验事实, 做这种假设并没什么错.

        举个极端的例子, 我说, 一个人不小心吃了只苍蝇, 他很痛苦. 这个三段论里的前提假设是吃了苍蝇一定痛苦 — 这也是一个false assumption, 因为你不能保证有人或许喜欢吃苍蝇(就像人人都爱雷蒙德里面罗伯特的一个女友那样, 以为自己是青蛙投胎) — 可实际上, 绝大多数人吃了苍蝇确实会很痛苦.

        所以我说我是来捣乱的 🙂 纯粹闲的蛋痛

        Reply
      • 我早知道你会抛出“不一定”这个字眼,从逻辑上来说,没有错,但是既然你是作为来捣乱的反方辩手,似乎就不应该用使用这个词,既然你承认了离婚导致幸福感下降这种可能性的存在,那不就等于50%肯定了对手了么?嘿嘿。。。

        我们再来抠抠别的,三表的原话是“房价说不定控制住了,但是离婚率说不定又上去了,此消彼长,人民的幸福指数还没有提升”。离婚未必不幸福,同理,房价控制未必所有人都幸福,那么还是此消彼长,三表的结论成立。。。哈哈。。。

        Reply
  3. 我就想過這個問題,你說我們要是搞一個專業結婚公司,有沒有前途啊。我們的口號就是絕對清白,一天之內讓你拿到北京戶口。早上去辦財產公證,中午午飯之前去領結婚證,下午就離。全程透明絕對無公害,而且保證結婚對象絕對奇醜無比,全程歡迎顧客的男/女朋友陪同。你說這市場不是杠杠的!

    Reply
  4. 北京同学来电,兴奋地说因为限购房政策,他的北京户口值钱了!买不了的外地人,先跟他假结婚,然后贷款买房,再离婚,他收房款1%作为安置费。丫兴奋的直打响鼻,说顺利的话今年可以结6次婚,娶6个媳妇。200万的房,收六次,可赚12万,还预期中长期艳遇。末了他感慨:做北京人,太幸福了! 在北京 没结过3次以上的婚 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三表的利好啊!

    Reply
  5. 哈哈!—“甲方提供钱,乙方提供户口,共奸和谐社会。”妙呀!三表哥,基本上可以退休了,专干提供户口,“结”和“离”的勾当

    Reply
  6. 解决房子问题,就得发动广大人民群众的劣根性,互相监督互相揭发,每个家庭最多只能拥有一套三居室住房,超生者住房紧张那就对不起了,你也只能有一套,谁让你超生了呢,上有老下有小的和谐家庭,面积可增大,但也只能拥有一套住房。多余的房子必须上市限期售出!逾期者,没收充公,按对住房的需求程度排序免费分配。

    只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劣根性都被调动起来了,才能在机制体制尚不健全的这个时代发挥其积极作用。

    这样才能尽可能的保证住房公平,才能真正地降低房价!

    Reply
  7. 这几天打开电视,就听到新闻里在谈论关于房地产的问题,然而又记得前阵子在温州和朋友一起的时候,朋友就曾同我说起这问题。于是我又想感慨当今社会真是失败啊。如今的女孩子若谈起婚嫁问题,首先不是和爱情有关的。有房没,有车没。这才是重点啊。于是我不禁想问,您这到底是想和男方结婚呢,还是想和房子结婚?
    我是卑微的,甚至还不足够有能力去改变当今这个社会。我又不过是个90后罢。
    哎。

    Reply
      • 啧啧。
        其实一般人根本不会承认自己是做鸡的。
        但是从某方面来说。人活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源于自己的欲望。
        当你为了实现自己的欲望去做某件事的时候。你的行为和做鸡的没什么差别。只不过你自认为你比那些人高尚而已。其实每个人都是卑微的一份子,存活在这个浩瀚的宇宙中。

        Reply
  8. 听说上头出了个龟腚,谁他妈再瞎鸡巴讨论中央的政策,立刻拉到6号天坑给埋汰了。一经发现,立刻执行,不用请示领导。

    Reply
  9. 政府应该加大二三线城市的建设,削减二三线城市政府的开支,只有让那些在外地打工的人心甘情愿回到自己的家乡安心做工,才能让大城市不再拥堵,房价才能不高的离谱。
    如今是有文化没文化的人都和农民似的向往北京天安门和大上海滩呢,呵呵,落后的思想终于要崩~了
    中国再大,我却多么的向往文莱国啊!

    Reply
  10. 都往北京挤,只能说明北京的福利好,和共匪一贯的地域户口歧视不平等政策造成的,美国人只有一个福利号,唉,什么时候能赶上人家一半啊,都他妈的什么鸡巴政策,只管共匪的小畜生们过好日子.

    Reply
  11. 我认为,这是阿宝在搞,他-妈-的不干正事。 
    曾我和一个傻B(我是250)说过凭什么他们就该这样那样比我们强。 
    傻B理所当然地说:“他们是城里人”,我操,我真傻B了。

    Reply
  12. 引用:
    我对房地产不了解,但直觉上以为,如果真的想解决房价问题,绝对不是三天两头出台什么限制政策就能解决的,所有问题都有根儿,这些限制政策都是避实就虚,治标不治本,到头来还是一堆问题不能解决。至于为什么,你懂的,嗯哼。是利益瓜分之后形成了利益集团,过去瓜分的是政治利益,后来瓜分的是经济利益,现在瓜分的是政治经济利益,是一本政治经济学。谁愿意把自己的金库打开让人随便拿啊?

    现在是瓜分的阶段,估计再过个十几年,就差不多瓜分完了,所以谁也别指望有啥好办法。有本事的,你就去瓜分,没本事的,你就靠边站,也没你事儿。

    我说:
    作为一个比较熟悉房地产的人,我觉得这是——这么些年来——对房地产现状以及本质的最准确评价。对

    Reply
  13. 每天看你的文章一般不爱留言,但也有看完内心澎湃时就忍不住留言了。看你的文章感觉痛快。问题分析得透彻,准确。喜欢看。

    Reply
  14. 假设北京常住人口数为1200万+600万,假设每个小型高层住宅小区容纳3000人(假设每栋25层,每层8户,每户3人,每个小区5栋),需要6千个小型小区。
    北京14个市辖区,平均下来每个区仅需要小型住宅小区430个左右(假装密云和延庆的70多万人也都住市辖区里了)。在北京没事的人可以出去数数,你所在的区大概有多少个这种小区。
    另外,是不是也可以假设有北京户籍的1200万,基本上还是住得上房的?
    那天上飞的房价,是天上飞的人搞出来的吧?
    如此看来,我国的房价不是市场需求决定的,而是少部分人的需求的。

    在我们国家,如果少数人愿意,免费把房子送给全体老百姓也是送得起的,只是,那就不能将多数人钱变成少数人的钱了,这是少数人不愿意也不可能去做得的事。

    所以,调控房价的事情,只能当冷笑话听。

    北京如此,其他城市,依此类推。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