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相声]科学漫谈

吴虹飞、方舟子:吴虹飞、方舟子上台鞠躬。
吴虹飞:方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方舟子:你还有脸见我?
吴虹飞:我错了。
方舟子:你错在哪里?
吴虹飞: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报道新闻,被你列为无良记者。所以在采访你之前,我先向你道歉,虽然这个道歉不太诚恳,但至少是科学的。
方舟子:不诚恳没关系,我只要科学。
吴虹飞:那上次咱俩的事就算过去了?
方舟子:你等一下,我把无良记者的名单找出来,把你勾掉。
吴虹飞:这就算平反了吧?
方舟子:是的。
吴虹飞:可以落实政策了吧?
方舟子:是的。
吴虹飞:太好了,我又可以胡说八道了。
方舟子:你记吃不记打是不是?
吴虹飞:是的,上次不就是在黄健翔面前栽了跟斗了吗。他侮辱我说我不知道迈克·舒马赫。
方舟子:连我搞科学的人都知道迈克·舒马赫,你怎么就不知道呢?
吴虹飞:是啊,我就知道几个摇滚明星。
方舟子:你知道迈克·舒马赫为什么总能拿冠军么?
吴虹飞:为什么?
方舟子:因为他讲科学。
吴虹飞:您一提科学我就发懵,能仔细解释一下么,不然我可能又会犯一个“迈克·舒马赫式”的错误。
方舟子:你仔细听着。他的车之所以开得快,是因为他的车有四个轱辘。
吴虹飞:对了,两个轱辘的叫自行车,三个轱辘的叫三轮车。
方舟子:没错,科学证明,轱辘越多,跑得越快。所以火车跑的肯定比自行车和三轮车快。
吴虹飞:您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个规律的?
方舟子:从我小时候坐火车开始。
吴虹飞:那么除了轱辘多跑得快,舒马赫还有什么秘诀?
方舟子:你看他拐弯的时候,身子都往里面歪,你知道为什么吗?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因为往外面歪就有可能被甩出去。
吴虹飞:还真是的,我小时候骑自行车,有过这样体验,好几次就被甩出去了,就是因为往外歪。这个现象您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方舟子:也是我小时候发现的,拐弯的时候身子往外歪,结果摔了。
吴虹飞:摔坏了?
方舟子:腿摔伤了,去医院看病,一个中医大夫跟我说,你这叫脱臼,我把它掰过来。
吴虹飞:这很简单,你咬住牙,一下子就掰过来了,几秒钟的事儿。
方舟子:中医是伪科学,我怎么能相信这个大夫。
吴虹飞:那怎么办?
方舟子:我相信西医,我就挂了一个西医外科。
吴虹飞:对,我们要相信科学。
方舟子:西医大夫说,你先去拍个X光。
吴虹飞:对,要先看看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中医是看不出来的。
方舟子:然后我就去排队,排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可以拍X光了。
吴虹飞:真不容易。
方舟子:可哪成想,突然停电了。
吴虹飞:这不偏不巧的,怎么停电了呢?
方舟子:医生说,我们为了科学用电,现在到了停电时间。
吴虹飞:什么时候来电呢?
方舟子:不知道,但是我闲着没事跟那个护士来电了。
吴虹飞:您倒真不闲着。
方舟子:我们要科学地利用时间,不要浪费人生的每一秒。
吴虹飞:对,我非常同意您,我就是在做记者的同时还搞写作,在写作的同时还搞摇滚,在搞摇滚的同时还写博客,在写作的同时还炒作自己,在炒作的同时还卖唱片,在卖唱片的同时还来采访您,您觉得我的效率如何?
方舟子:不错,就是一样都没干好。
吴虹飞:那怎么办?
方舟子:这不要紧,只要科学就行。
吴虹飞:这我就放心了,以后还要同时搞更多事情。
方舟子:记住,要科学。
吴虹飞:记住了,那您的X光照片什么时候拍出来的?
方舟子:三个小时之后,世界亮起来了,我就拍了。
吴虹飞:结果呢?
方舟子:其实就是跗骨和踝骨之间错位。没什么大不了的。
吴虹飞:就是脱臼。
方舟子:不能这么说,这种说法不科学。是跗骨和踝骨之间错位。
吴虹飞:对不起,我错了。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方舟子:西医大夫说要把它复位。
吴虹飞:对,回复原状就好了,我这么形容准确么?
方舟子:基本上准确。
吴虹飞:那怎么复位呢?
方舟子:要做个小手术,先打一针麻药,把皮肤切开,然后用钳子夹住错位的地方,用力调整到原来的位置。然后再缝上,一个星期之后拆线,就好了,我就又可以骑自行车了。
吴虹飞:科学就是让人放心,你说那个中医大夫,万一把你的脱臼,不,是跗骨和踝骨之间错位得地方掰坏了该怎么办,比如掰到后面去,您一只脚冲前,一只脚冲后,可怎么走路?
方舟子:是啊,回想起来我都后怕。
吴虹飞:不过那样的话您前后走路都方便了,不用回头了。
方舟子:你这么说又不科学了,人只能往前走路,往后走路的那是倒车。
吴虹飞:我今天怎么觉得我这么无知啊。
方舟子:我们继续说舒马赫。
吴虹飞:对不起方老师,咱们还是别说了,我已经吸取教训了,为了能刻骨铭心,我都把我的“幸福大街”乐队的名字改成了“迈克·舒马赫学摇滚”了。
方舟子:我就听说过“迈克学摇滚”。
吴虹飞:我这不是知耻后勇吗。
方舟子:光知耻还不行,还要讲究科学,你的创作就不科学。
吴虹飞:怎么不科学?
方舟子:你的歌曲写得那么难听,就是因为不是用科学方法创作出来的。
吴虹飞:可我懂音乐啊。
方舟子:光懂音乐还不成。
吴虹飞:那怎么办?
方舟子:你知道莫扎特的音乐为为什么好听吗?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因为莫扎特是个化学家。
吴虹飞:是吗?
方舟子:你知道贝多芬的音乐为什么好听吗?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因为他是个数学家。
吴虹飞:是吗?
方舟子:你知道威尔第的歌剧为什么好听吗?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因为他是个生物学家。
吴虹飞:是吗?
方舟子:你知道爱因斯坦的音乐为什么好听吗?
吴虹飞:因为他是个物理学家。
方舟子:没错。
吴虹飞:可是爱因斯坦本来就是物理学家啊。
方舟子:可是他很喜欢音乐。
吴虹飞:可是我也是清华大学学环保的。
方舟子:但是你并没有把环保方面的知识运用到音乐中去,这就是不科学的地方。
吴虹飞:怎么运用?
方舟子:你的歌曲那么难听,就是噪音污染。下次你演出的时候,现场应该放一个分贝检测器。你知道声音在多少分贝之间人听着才舒服么?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60-80分贝。记住,以后如果你能让你的音乐保持在这个范围内,就是美妙的音乐。
吴虹飞:这我还头一次听说,这点声音谁听得见啊?
方舟子:我测过,莫扎特的音乐76分贝,贝多芬的音乐69分贝,柴可夫斯基的音乐60分贝,你知道你的音乐多少分贝吗?
吴虹飞:多少?
方舟子:155分贝。基本上就是噪音。
吴虹飞:可我怎么感觉不出来呢?
方舟子:这就是你以前没有用科学态度创作音乐,所以你的耳朵就出了毛病。
吴虹飞:谢谢方老师。
方舟子:还有——
吴虹飞:对不起,方老师,咱以后能在谈我的音乐科学性的问题么?我今天来,主要想跟您谈谈中国相声问题。
方舟子:好,我正要写一篇这方面的论文呢。
吴虹飞:您又要打假?
方舟子:是的,前段时间一直忙着打中医,现在终于腾出手了。
吴虹飞:那您说说,相声存在什么问题?
方舟子:我认为,相声之所以衰落,就是因为它是用伪科学的方式来承传发展的。
吴虹飞:具体体现在哪里呢?
方舟子:首先,它完全是凭经验,经验这东西是不科学的。比如它缺乏自恰性、可检验性、可证伪性、可测量性。虽然经验有时候含有科学因素,但是经验本身并不是科学,单凭经验而不按科学方法加以研究是不可能归纳出科学理论的。没有科学理论指导,这相声就会出问题。
吴虹飞:还真是的,所有传统文化都存在这个问题。
方舟子:其次,相声讲究说学逗唱,这种提法也不科学。
吴虹飞:为什么?
方舟子:说,就是人用口腔和喉咙共同作用发出的一种声音,学也是用口腔和喉咙发出的一种声音,逗也是用口腔和喉咙发出的一种声音,唱也是用口腔和喉咙发出的一种声音,也就是说,它们都是通过说来表达的,这在逻辑上非常混乱,让学相声的人这么学,它能不衰落吗。
吴虹飞:您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原来相声几百年来一直建立在错误的理论基础上啊。
方舟子:所以经验害死人,还有,这种师父带徒弟的方式,也不科学。
吴虹飞:怎么不科学?
方舟子:因为之前根本没有经过实验,师父应该先带几只小白鼠,经过一段时间后,看看小白鼠身上发生哪些变化,先得出科学依据,如果证明了在小白鼠身上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现象,再带徒弟。你看现在说相声的人越来越差,就是因为没有实验,基因出现了问题。如果在小白鼠身上得出科学结论,然后根据这个结果选拔人才,中国的相声才会繁荣。
吴虹飞:我听着真新鲜。
方舟子:我正在写论文,如果相声界按照我这个方法去发展相声,那中国的相声将是另一番景象。
吴虹飞:但我还是不太赞同您的观点。
方舟子:那你就是伪科学记者,我那个无良记者黑名单呢?看来我还得把你列上去。
吴虹飞:别别,方老师,我是说,您怎么证明您的方法就是正确的呢?
方舟子:事实已经告诉我们,有些相声演员说着说着就去当县长了,有些人说着说着就去当团长了,有些人说着说着就是开网站了,有些人说着说着就去做买卖了,有些人说着说着就去找小姐了。
吴虹飞:是啊,相声界一片荒凉。
方舟子: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吴虹飞:不知道。
方舟子:用实验科学角度来看,就是他们这些人身体中本来就没有相声的基因,就像你身体里没有音乐基因一样。所以到后来真正的基因起作用了,他们就不说相声了。
吴虹飞:那,您觉得郭德纲身体里有相声的基因吗?
方舟子:他身体里只有“著名”基因。
吴虹飞:所以他著名了。
方舟子:没错。
吴虹飞:那您说我身体里有“著名”的基因么?
方舟子:您身体里只有转基因。
吴虹飞:怎么转基因?
方舟子:就是你怎么转行基本上干不了音乐的事情,简称转基因。
吴虹飞、方舟子:吴虹飞、方舟子下台鞠躬。

8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合鞋
合鞋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3:22:08

就像什么都可以套上“和谐”一样……很厉害,3表可以去中宣部当官了

仙女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3:42:01

打假的人自己都作假
这是什么世道
其实不是中医学不行,是现在好多骗子中医不行

转给方舟子
转给方舟子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4:11:09

哈哈哈哈

和谐色会
和谐色会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4:44:45

更像小剧本一点

awu
awu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4:46:29

三表早就在新语丝上被魔鬼教官痛扁过一次了,在自己的博上这么上窜下跳也情有可原,可惜方舟子未必会看你的博客。

六光子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5:35:43

方舟子本人就一伪君子,还打假,恶心。

芦苇
芦苇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5:43:37

楼上的,方舟子看了又怎么样?

ff
ff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5:44:20

awu Says:

12月 26th, 2006 at 2:46 pm
三表早就在新语丝上被魔鬼教官痛扁过一次了,在自己的博上这么上窜下跳也情有可原,可惜方舟子未必会看你的博客。
=====
where?给个链接撒

kosh
kosh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6:06:04

不相声

guoke
guoke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6:39:40

切!不好玩!

流行性感:
流行性感: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6:53:37

方舟子是个科学傻逼,凡是过于相信某样的都是迷信。过于相信科学也是迷信,也是伪科学。

awu
awu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7:20:21

to ff:
http://huangzhangjin.bokee.com/4887142.html
魔鬼教官曾在新语丝上发过。

当然,我是三表博客的固定读者,虽然他会写些让我恶心的东西。

absonique
absonique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7:47:42

表哥可以出去演一场相声 偶们来捧场

StXh
StXh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8:01:10

这一篇有250分贝

shunz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19:56:50

逞一时口舌之利有什么意义?吴宏飞是不是做过方舟子说的哪些事情,她自己出来澄清一下不就得了,有必要这样么?

我让你不带帽子
我让你不带帽子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21:04:33

关于科学与伪科学,其实很多时候是立场问题,不是对错问题
本来相安无事,可是科学一派挥起大棒子,所以大家就干起来了,很多时候是优越感作祟而已
我是学计算机的,当然应该算科学一派,尤其是当年也打过MUD,所以很长时间以来都很认同方舟子,年轻时甚至觉得崇拜他
不过现在老了,牛顿老了也不科学了,所以我现在觉得他有点过分严肃了,棒子挥得有点乱

swordinhand
2006年12月26日 2006-12-26 21:32:41

这篇写的太强了
要笑死了

非梦非烟
非梦非烟
2006年12月27日 2006-12-27 0:12:42

一、三表不写相声是相声界的损失,因为明讽暗刺兼幽默,本来是你之所长;
二、科学也罢,伪科学也罢,老百姓都是实用主义者,哪个有用信哪个呗!什么中体西用,和魂洋体,政治家也玩这一套!
三、科学越发达,人类越无知,因为知识的外延广了,所以我们离不开不科学的宗教。
四、警惕科学教,那最不科学!很多讲科学的人对自然对人本身都失去了敬畏之心,那将带我们走上自我毁灭之途。

FC
FC
2006年12月27日 2006-12-27 0:39:15

吴虹飞:谢谢方老师,今天我们合说相声非常愉快,虽然我们的观点不同。

方舟子:不要感谢,你这话说的一点都不科学,我今天在这里传播科学精神,教育你教育群众,没什么好感谢的。你说你很愉快,无非是脑神经中间某些酶和激素分泌的结果,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吴虹飞:您不说我还真不了解这些科学知识,谢谢了。您慢走,祝您家庭和睦万事如意!

方舟子:干嘛让我慢走?你还是受传统贻害太多!据现代医学证明,走路速度不一定慢才有益身体健康。再说,你和我说了一段相声,和我的家庭有什么关系?我的家庭和睦不和睦是客观事实,不是你祝愿就能改变的了的。

况且,我和我父母的关系,也仅限于生物学亲子关系而已。当我作为一些物质的组合体离开了母体,两团物质就根本上脱离的关系。仅有哺乳时期有一些物质的交换。

到如今我已经断奶多年了,我新陈代谢了这么多年,从物理意义上讲,母体的成分几乎已经代谢全部排出体外了。我已经和母亲没有任何关系了。除了脑勾回当中也许用某种特点的褶皱记载了一些儿时的信息片断而已。

所以,不要老把我和我的父母啊,家庭啊扯上关系。

吴虹飞:算我多嘴。我真是有口难辩啊。。。。

方舟子:你知道就好,知道以后要改,不在科学的框架内,你是处理不好问题的。

吴虹飞:得了您哪,我记住了!

吴虹飞、方舟子(齐声):还是科学种田好!科学养猪也很好!!

非梦非烟
非梦非烟
2006年12月27日 2006-12-27 8:06:19

非梦非烟 Says: 你的评论需要管理员的验证才会被显示。
===============================
WHY?

齐家治
齐家治
2006年12月27日 2006-12-27 14:06:15

现在很多访谈节目就这个样子,难道相声都改头换面了?

fifi
2006年12月27日 2006-12-27 14:13:19

哈哈,难怪现在那么多转基因呢,笑死了!

过河有蟹
过河有蟹
2006年12月29日 2006-12-29 15:40:39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讲了个寓言:
从前有只公鸡,从小就很聪明,可混了多年也没啥名堂,心里总是想我要是再不出名就只能出麻疹了,急得很。 这天他正在叹息,一抬头看见一只鹰飞的很低,心中不由火起:你小子比我飞的还低,还叫鹰,老子就不信。于是扯起脖子大喊:这是伪鹰!我们要反对伪鹰!他的叫声惊动了一只老得掉了毛的公鸡,这只老鸡有体臭,无人愿意靠近,可是靠咬人起家,名声很大。这两只鸡你叫我应,就见鹰落在不远的树上,回头看看他俩。还没等鹰说话,公鸡就大声喊:`鹰的科学标准是鸡定的!你们爱飞,吃肉,不象鸡,是伪鹰!` 鹰笑了笑,对鸡说,你的祖宗是爱飞的,还吃肉,以你的标准,所以你俩都是伪鸡,是不是伪鸡鸡那就要让大家看看了。

夜里前行
2006年12月30日 2006-12-30 18:00:39

太逗了,笑死人表哥你可要偿命的。

下次看你博客的时候要先写好遗书,注明凶手。

程笑川
程笑川
2006年12月31日 2006-12-31 17:10:44

总觉得,即使方舟子有过头的地方,这样讥讽他也不太好。毕竟他对当前中国还是积极作用大些:)

喜欢三表文化:)

刘原2.0
刘原2.0
2007年01月09日 2007-01-09 15:10:12

哈哈。笑死我。

刘原2.0
刘原2.0
2007年01月12日 2007-01-12 12:59:44

王老师,我真佩服你!!

琴麻岛的海
琴麻岛的海
2007年01月24日 2007-01-24 18:35:13

可以让健翔说来试试 呵 

方舟 子
方舟 子
2007年03月23日 2007-03-23 15:06:16

我看看我的单子上有没有你,没有的话现在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