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

昨天,我忽然被两个警察带走了。当时我还在收拾屋子,听见有人敲门,拉开门,有俩人站在门口,第一眼我就看出来了,是便衣。要问我怎么看出来的,我做了多年记者,采访的时候习惯看人眼睛,以判断他是否撒谎。当然,警察这个职业,眼神总是与众不同的。

他们亮出了证件,我一看是公安局的,就放心了。只要不是城管就好。“你是王小峰吧?我们是朝阳分局的,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配合调查。”

我可喜欢配合公安局调查了,以前我就配合过一次,他们问问题就向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样,你只需回答“是”和“否”就可以了。我赶紧说:“请进,请进。我收拾一下就跟你们走。”

一路上我就激动,这地方不是随便谁能进去的,除了高晓松之外。但是当他们开始调查之后,我就有点懵了,原来我被牵扯进一桩诈骗案里了,而且诈骗的数额还不小,有12万。

具体怎么调查的过程我就省略了,简短捷说,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位长沙姑娘,向当地公安局报案,说有个从北京来的一个三十多岁到四十岁的男子骗走了她一笔钱,湖南警方根据这位姑娘的口述得知,这个骗子叫王小峰,在北京,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这姑娘于今年2月通过网上与“我”相识,开始了一段网恋。5月底,“我”去长沙,与这个姑娘见了面。用花言巧语骗走了12万元,之后失去联系,姑娘醒悟过来赶紧报案。

警方在询问的时候我特别想知道我的替身是怎么认识这个姑娘的,又是怎么骗到这笔钱的。但是调查方式是跟我核对各种时间、证据,为了证明我是犯罪嫌疑人或者不是。我只好配合他们回答一些跟我无关的问题。在最终确认我的确与该案无关后,警方才知道我没有利用价值了。

通过调查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大致是这样:这姑娘在新浪微博上认识一个叫王小峰的人,此人以我的身份与姑娘交往,慢慢获得姑娘的信任,在交往中,这个骗子知道姑娘是个生意人,有点钱,便萌生歹意,做了一个周密计划,到长沙行骗。没想到还挺顺利,这世界上傻姑娘真多。

我告诉公安局的人,我从来不上新浪,他们可以通过IP地址查一查,就知道了,我在新浪连马甲都没有。平时常去那里的人我知道有陈晓卿、老六、土摩托、罗永浩……这类人渣,我觉得他们的嫌疑很大,建议警方在这个范围内调查,哈哈。但警察没理会我这个上等建议。

(以上内容根据部分错把别人当我的未遂事件改编,纯属虚构,请勿仿效,后果自负)

25 thoughts on “诈骗”

  1. 这一期杂志好看 讲啤酒知识
    三表采访德健的好看 采访者自然低调得体 问题好
    德健讲述精彩信息量大 深度 真想马上去重庆 北京的现场也快建立吧 一个半小时歌手 三个小时乐队 享受

    Reply
  2. 我一个同学,在学校里。一个骗子跟她说,什么什么的。她就给人家卡里打了一千五百块钱。
    骗子行骗时,我还见到了骗子和她。我问她,这人是谁,她说,是他表哥。
    骗子和她,素昧平生。
    ————————————————————
    当她把钱给他打过去之后,她知道她被骗了。

    Reply
  3. 我能回复了吧?
    如果傻姑娘真的稀罕王小峰,又怎么会不看博客?看了博客就知道他不上新浪。嗯哼~~

    Reply
    • 可能早就发了,可能在你邮箱里不常用的文件夹里。
      我的密码就是在我的邮箱里的不明文件夹里找到的。开始我也等了好久。

      Reply
  4. 有人代表哥网恋了,姑娘是喜欢上表哥了的,以表哥的名义还可能出其他事哦,表哥要当心。

    Reply
  5. 三表老师又骗人。不过我来分享一个我的神奇经历吧。

    去年年底在税务系统里发现我名下被注册了一个小公司,在密云的高岗镇的某个楼里。我一小小职工哪里有可能去注册公司哩。然后我就去我们为人民服务的全国工商总局(因为离我单位近)去咨询,被告知人家只负责5000万以上的大企业。让我直接去密云查。

    大家都提醒我,千万要处理掉这家小公司,万一出了什么事,可能会找到我头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