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高中都没毕业,但现在已经成了房地产老板了。你瞧人家混的,证明了知识就是没力量,至于他是怎么混到这份上的,他说学习知识不如认对人。他因为跟一个副市长的儿子做过同学,从此命运就改变了。

这个同学找我,肯定也没什么好事儿,因为我肯定不属于他想认识的人。后来一聊天才知道,他们推出个新楼盘想做广告,找我给他出出主意,弄个创意。我平时最烦这种事儿,尤其是房地产。但这个同学也好多年没见了,上初中踢球他倒一直给我做球,让我踢进去不少球,而且有一次在和平里跟林业局的一帮人踢球打架,他还帮过我,不然那次我就挨揍了。我这个人还是很仗义的,冲着过去这么一点交情,就帮帮他吧,反正策划费也很可观,比平时收入多多了。

“你想达到什么效果?”我问。
“最好能引起媒体的关注。但不是那种把媒体请过来吃顿饭塞点钱就了事儿的那种,要持续关注。”
“你们就是贪婪。”
“哥们儿我这还算好的,在我上面的人比我贪婪多了。我贪婪,那是因为成本摆在这儿呢。”
“这比较难办。”我直接告诉他,没法策划这样的案子。

过了几天,这哥们又把我叫去,跟我说,让我在他新的样板房里住上一个月。我心里骂,你丫干吗不送我一套,我也贪婪一回不成吗。

那个所谓的样板房我一进去就傻了。这哪里是样板房啊,妈的简直是宫殿。七百多平米,奢华至极。中国能买得起这套房子的人都可以拉出去毙了。

我可没心情住这样的房子,会让自己无形中增添挫败感。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得想办法利用这么好的房子干点什么。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很好的策划,告诉我这个同学。我同学听完,皱着眉说:“不行不行。”

“要说你没没文化,跟土鳖一样,平时不上网吧?你只需给我提供两个身高在一米九左右膀大腰圆的保镖供我调遣就行。另外,房间里必须有上网设备。”

我这个同学半信半疑。

“如果没达到你要的效果,我不要钱行吧?”
“那我就听你的。”

第二天,我以美国CNN的名义分别向罗永浩、和菜头、方舟子、唐骏发了一份采访请求,请他们同一天到这栋豪华的样板间接受采访。然后我嘱咐保镖,只要这些人进来,就不许他们出去。一天之内,这四位不同程度上的天敌纷纷入瓮。然后我让保镖出来,把门锁上。

还没等我通知所有媒体,记者们已经纷纷赶到现场,要求报道采访天敌厮杀。因为他们早就通过微博得知这件事。就在我得意的时候,我的同事土摩托也风尘仆仆赶了过来。

“咦?你不是去美国采访了吗?怎么也来了?”
“我操,我到美国一上微博,就知道这件事了,所以赶紧买机票又回来了。怎么你也在这儿?”
“这是我设的局。”
“你真无聊。”
“那也比不上不远万里赶回来的人无聊。”
“主要是我觉得里面都是我喜欢的人,万一他们在里面打出个好歹,我会挺难过的。”
“哎,我私下里告诉你,这局是我设的,我告诉你解救他们的办法。”
“怎么解救?”
“你看到那门上有个嘴形密码锁了吗?”
“看到了。”
“我提示你密码,你自己解开。它一共有五位,个位数不是1,十位数是奇数,百位数可以把里面四个人的实际年龄的和整除,千位数肯定不是0,万位数我不告诉你是什么。然后你自己算,你不是数学很好吗,给你五个小时你能算出来吗?”

土摩托想了一下,说:“没问题,但我可以用电脑吗?”
“没问题,但你最好用人脑。”

说完我就和小强老师吃饭去了。小强老师最近新弄一个发型,以饭局的名义让我欣赏。跟小强老师吃完饭,欣赏完他一览无余的发型,我回到了样板房。此时楼外以围聚了上百家媒体记者,我那叫一个满足啊,这策划多成功啊,快赶上埃及的*****了。

我走到这个样板房的院子,看见土摩托正在电脑前忙活。

“哎,怎么样,算出来了吗?”
“我操,太难了,要是四位数我早算出来了。”
“里面怎么样?”
“里面一直没消停过,我看能摔的能砸的都用上了。”
“太刺激了。”
“你丫太缺德了,明明知道他们都不对付,还把他们弄到一起,想看他们笑话?”
“说正事儿,你啥时候能算出来,还差半个小时就到点了。”
“操,我算不出来了。”
“走之前我跟你说,建议你用人脑,你说那个密码锁,你找根钢筋一撬或者找把榔头一砸就能弄开,你还算个茄子啊。”
“我操,我怎么没想到呢。”

土摩托说完,转身就出去了,没一会儿,他一手拎着铁榔头一手攥着口径1.8厘米的钢筋回来了。他话也不说,径直朝门口走去。走到门前,他把钢筋插进嘴形锁的里面,用力撬了起来,撬了半天,那锁毫无反应。土摩托急了,后退半步,抡起铁榔头朝密码锁砸了起来,顿时火星四溅,但那密码锁仍无动于衷。土摩托一会儿撬一会儿砸,折腾了一刻钟,累得满头大汗,最后终于泄气了。

“我放弃了,他们是死是活我不管了。”

此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一行字:“铁道部监制的嘴形锁,撬不开砸不烂,安全到家。”

后来我同学跟我急了,“你怎么给人家锁厂做起广告了?”我说:“人家给90万呢,比你给的多多了。所以我把脚本给改了。”

86 thoughts on “救人”

  1. 希望有经济状况宽裕又愿意献爱心的朋友关注一下!一条年轻的生命等待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

    这是南国都市报和特区报的相关报道
    http://www.chinadaily.com.cn/dfpd/hainan/2011-07-15/content_3206322.html http://www.hntqb.com/read.php?news_id=149331 http://www.hntqb.com/read.php?news_id=149538
    这个青年名叫冯推彬,海南海口大致坡乌埌村人。2010年高考结束后,他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到广东一家工厂打工。今年6月8日,冯推彬因为一次感冒没有及时医治,导致患上了急性心肌炎。经过紧急抢救,他的性命暂时保住了,但心肌炎导致的脑部缺血缺氧时间过长使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现在冯推彬在海南省人民医院秀英留医部急诊病房接受治疗。他要苏醒,需要 一个长期的治疗过程,时间需要数个月。但维持这样的治疗每天至少要花费1500多元。7月26日左右他病情曾有所好转。但最近两天又有些恶化,出现抽筋症状。

    到8月1日的今天,现在一家人筹措到的费用只能维持三四天。如果这几天过去后资金链断掉,这家人只能把这个不幸的儿子带回家去了。
    这些天来,父亲冯学飞为了为了筹措医疗费,低价卖掉了刚买3个月的拖拉机,卖掉了家里值钱的所有东西。他也已经坚持长时间向周围亲友借了一切可以借到的钱。但现在他实在没有希望借下去了。 一个星期前我曾到病房探视这家人,今天我又打电话向冯学飞先生询问情况。这位父亲冯先生真的是一位朴实的农村汉子,此刻的他怀着一颗近乎绝望救子之心。
    请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关注和捐款的朋友行动一下,或想想其他办法,或向你们认识的其他有能力的人寻求帮助。

    冯学飞先生的手机号码13158910223。

    Reply
  2. 这一团人的胜负可真难料呀,
    应该把陈老师一并诓进来,让丫扮一下包公,给这事儿断一断

    Reply
  3. 三表应该把他们关进去后,加上摄像头,进行现场直播,卖转播权,卖广告,顺便开盘博输赢,那赚得可比90万高多了。

    Reply
  4. 土摩托人锁打不开人也救不出来来,这个理科生啊啊啊
    看表哥的博,看猩猩们的评论,都好看。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