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切科说

佩切科被禁八轮后在上周复出,在京粤战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他对媒体说:“我想说一下,这么长时间的处罚,我想跟大家道歉。我向各位承诺,未来我都不会犯相同的错误。”

大概没有什么媒体会留意帕切科的这几句话,可能关注的焦点都是怎么和对手比赛上。事实上我们的媒体肯定意识不到这几句话的意义,那就是关于责任、承担、勇气……这些方面的事情。

抛开足球不说,至少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中国人在犯了错误之后,第一次有机会面对媒体的时候有勇气去承认自己犯的错误,一般都是狡辩和推卸责任。实在扛不过去了,才像过街老鼠一样灰溜溜地出来被迫承认错误。然后还觉得自己有天大的委屈。

这几句话绝对不是这位葡萄牙人现场作秀,而是他始终有一种意识,这种意识是他对他所从事的工作的一种负责态度,甚至说是对足球的一种敬畏。谁都会犯错误,不光你们年轻人,上岁数的人也会。关键是,在犯了错误之后,中西方人的处理方式竟然如此不同。客观地讲,没有人逼着帕切科在禁赛八轮之后让他出来道歉,甚至国安俱乐部也未必能意识到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有道歉的必要?但是在此期间噤声的帕切科在终于有机会和媒体说话的时候,他首先说的是这样的话。他不过是个足球教练啊。

这个差距不是对足球意识上理解上的差距,而是人的意识上的差距。再看看现在的铁道部,从动车追尾之后,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狡辩,推卸责任,回避问题。这个国家真是完蛋操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28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野草博客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16:42:43

唉!
我们每个人自己能不能都像他这样勇于认错呢?

吃啥啥不剩
吃啥啥不剩
Member
Reply to  野草博客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18:27:04

至于你能不能,反正我是能了。

yadan
yadan
Member
Reply to  野草博客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2:48:12

记得两年多前,韩寒在鸟巢的车手王中王争霸赛上,犯了点错误冲出跑道,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第一句话也是道歉,还很不好意思地道了几次歉—-尽管他是比赛中内地车手表现最好的,尽管由于各种限制他们方程式玩的很少—–所以,从他负责人的谦卑的态度,我认定这个人很靠谱。

说不得
说不得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16:43:29

嗯,完蛋操了,麻痹的

栖琼
栖琼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16:56:57

原文是“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吧?。。。我觉得各种被稍微修改的版本都没有原版传神,就像“一豆灯火”被讹成“一点豆大的灯火”再被讹成“一点米粒大的灯火”一样……那个“至于”,把说话者的徬徨、心虚表达得淋漓尽致啊……用“不管”的话,便只留下耍无赖那一层意味了`

吃啥啥不剩
吃啥啥不剩
Member
Reply to  栖琼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18:26:07

人家就喜欢说“不管”了啦,讨厌了啦~

biaofen
biaofen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0:33:03

本来不大喜欢高晓松的,但这次事故后我觉得他还是有担当敢承认自己错了的,不固执的人做事才有长劲。

piggy
piggy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2:16:27

国人大度的表示:欢迎老外认错,自己从不认错……

4no-one
4no-one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2:35:54

希望有经济状况宽裕又愿意献爱心的朋友关注一下!一条年轻的生命等待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

这是南国都市报和特区报的相关报道
http://www.chinadaily.com.cn/dfpd/hainan/2011-07-15/content_3206322.html http://www.hntqb.com/read.php?news_id=149331 http://www.hntqb.com/read.php?news_id=149538
这个青年名叫冯推彬,海南海口大致坡乌埌村人。2010年高考结束后,他放弃上大学的机会到广东一家工厂打工。今年6月8日,冯推彬因为一次感冒没有及时医治,导致患上了急性心肌炎。经过紧急抢救,他的性命暂时保住了,但心肌炎导致的脑部缺血缺氧时间过长使他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现在冯推彬在海南省人民医院秀英留医部急诊病房接受治疗。他要苏醒,需要 一个长期的治疗过程,时间需要数个月。但维持这样的治疗每天至少要花费1500多元。7月26日左右他病情曾有所好转。但最近两天又有些恶化,出现抽筋症状。

到8月1日的今天,现在一家人筹措到的费用只能维持三四天。如果这几天过去后资金链断掉,这家人只能把这个不幸的儿子带回家去了。
这些天来,父亲冯学飞为了为了筹措医疗费,低价卖掉了刚买3个月的拖拉机,卖掉了家里值钱的所有东西。他也已经坚持长时间向周围亲友借了一切可以借到的钱。但现在他实在没有希望借下去了。 一个星期前我曾到病房探视这家人,今天我又打电话向冯学飞先生询问情况。这位父亲冯先生真的是一位朴实的农村汉子,此刻的他怀着一颗近乎绝望救子之心。
请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关注和捐款的朋友行动一下,或想想其他办法,或向你们认识的其他有能力的人寻求帮助。

冯学飞先生的手机号码13158910223。

许丁丁
Member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3:23:10

对啊,错了就是错了,为什么不肯承认呢?小时候他妈妈怎么教他的?

许丁丁
Member
Reply to  许丁丁
2011年08月02日 2011-08-02 23:33:30

为虾米出来一个二百五?

民工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3:08:37

政府不敢承认是因为他们要顾及到自个的前途钱途,一时半会改不回来的;真的完了

点点雨飘
点点雨飘
Member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8:38:59

我的小火苗越来越微弱了,等它熄灭的时候地球他大爷的就完了!

猩猩
猩猩
Member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9:20:19

我也信了!

偶尔愤青
偶尔愤青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9:25:25

主子怎么可能向奴才道歉!

呆驴
呆驴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1:04:05

坚持是件很难的事,大家都有从众心理

aaa
aaa
Member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1:09:55

铁道部PK民航总局 高铁:我们票价便宜。民航:我们安全 高铁:我们不延误。民航:我们安全 高铁:我们有站票。民航:我们安全 高铁:我们运输量大。民航:我们安全 高铁:你丫也有不安全的时候好不好 民航:我们有名单 高铁:你妈B。。。

三钱墨
三钱墨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1:19:58

从“敢于承担”变为“与我无关”只需要上下嘴唇接触的瞬间。

非主牛
非主牛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2:04:04

想到那句最经典的话:忠于职守,尽职尽责。

wuyq
wuyq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2:11:56

网站的rss不再说全文输出了?能调一下嘛,谢谢

戈尔摩
戈尔摩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3:47:58

伟光正的词典里怎么会有“道歉”二字,要不怎么好意思在自己脸上刻下伟光正六个字,幸亏脸皮厚。

小楚
小楚
2011年08月03日 2011-08-03 14:54:31

我想举一个我们生产企业对质量控制和不良品处理的例子:产品质量出现问题->原因调查->质量分析->解决方案(纠正措施和预防措施)->前期产品调查与抽检判定->后期产品的严格把关。对关键性质量问题,会立即停线检查,整改后验证有效给绿灯后才开线生产。以加强控制,避免不良再次发生。(这源于企业自查+客户监督,其中,客户监管是决定性和导向性作用)

——一个普通的制造工厂尚且如此,关系到亿万家庭生命安全的铁道部门出现严重交通责任事故后,却是这样的视生命如草芥,潦草搜救,极速通车,事后10天也无正式反馈给民众。如果说铁道部自检自律水平差,那么监管机构又是怎么做的?人民大众的责问和诉求谁来听取与答复?
世上没有做不好的事情,没有不可控的品质,如果有,我们还可以选择不做。关键是,现在选择权不在民众手里。监管权也不在。罢黜权也不在。当权者有恃无恐。

koko
koko
Member
2011年08月04日 2011-08-04 14:08:19

信的不想想。

emma
emma
Member
2011年08月04日 2011-08-04 14:58:45

记得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评论,深以为然:“时至今日红十字会和铁道部的表现,并不是害怕舆论,而是不耐烦了,嫌我们这帮P民给他们添乱。”

wishyouwerehere
wishyouwerehere
Member
2011年08月05日 2011-08-05 20:49:13

贵国的淫民一向是不会道歉、死不认错的,尤其是那些“公仆”们。

x
x
Member
2011年08月06日 2011-08-06 20:39:58

潜意识里有负罪感,知道来路不正,怎奈利益是在巨大难以拒绝。

戈尔摩
戈尔摩
2011年08月07日 2011-08-07 17:24:15

其实还有一层原因,土匪集团里面内讧很严重,一旦道歉,就意味着给对手加分,就意味着得自动滚下台去。

依稀
依稀
Member
2011年08月09日 2011-08-09 13:21:46

眼睁睁的过了一周,事就不了了之了,各媒体从专题到细枝末节再到只字不提。唉,我还不也是一样,从开始的悲愤,心情激动到后来,虽然心里想着怎么能就这么不把人当回事,可是仿佛就是远去了。……附上那篇韩寒的发表了被删除了《脱节的国度》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克制忍让。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颠倒黑白,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公正坦率。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包庇凶手,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愧对炮友。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掩盖真相,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透明开放。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生活腐化,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艰苦朴素。

你一直问,他们何以如此的骄横傲慢,他们却觉得自己已经非常的姿态低下。

你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们认为,在清政府的统治下,老百姓连电视机都看不上,现在电视机已经走进了千家万户,这是多大的进步。

他们觉得,我们建了这个,我们建了那个,你别管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也别管这是给谁献礼,至少你用到了吧。你以前从上海到北京火车要一天一夜,现在只要不被雷劈,五个小时就到了,你为何不感激,为何充满了质疑?

偶然发生一个安全事故,中央最高领导都已经表示了关心,我们还派人来回答你们记者的问题,原来赔17万,现在赔50万,甚至撤职了一个兄弟,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你们为什么还抓着一些细节不放呢,你们的思想怎么反而就这样不开放呢?你们的大局观都去哪里了呢?为什么要我们谢罪呢,我们又没犯罪,这是发展的代价。迅速处理尸体是我们的惯例,早签字多发奖金,晚签字少拿赔偿,这是我们的兄弟部门在强拆工作中被证明了行之有效的手段。掩埋车厢的确是当时一个糊涂做出的一个决定,况且是上头叫我们这么做的。因为上头觉得任何可能引发的麻烦都是可以就地掩埋的。错就错在大白天就开始施工,洞挖太大,而且没有和宣传部门沟通好,现场的摄影记者也没有全控制住,准备工作比较仓促。这次事故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后在就地掩埋某些事物的时候还是要考虑到物体的体积和工作的保密。低估了。

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次的救援是成功的,及时的。调度合理,统筹规范,善后满意。唯一的遗憾是在舆论上有点失控,他们觉得这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舆论不归我们管。

他们认为,从大的来说,我们举办了奥运会,我们取消了农业税,这些你们不赞美,老是抓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是什么居心。我们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鲜更紧,在经济上比苏丹更穷,在治国上比红色高棉更狠,因为我们拥有比他们更多的军队,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做,你们不感恩,却要我们谢罪,我们觉得很委屈。这个社会里,有产者,无产者,有权者,无权者,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委屈。一个所有人都觉得委屈的国家,各个阶层都已经互相脱节了,这个庞大的国家各种组成的部分依靠惯性各顾各的滑行着,如果再无改革,脱节事小,脱轨难救。

有一个国家机器朋友对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文人,要是搁在四十年前,你就被枪毙了,你说这个时代,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我说,你们就是不知足,你这样的观点,要是搁在九十年前,早就被人笑死了,你说这个时代,他到底是进步了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