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坏书


《黑眼睛看世界——一个民主小贩眼里的世界》(杨恒均)
如果说刘瑜老师在《民主的细节》中用很严谨的理论来通俗解释什么民主,那么杨恒均老师就是掰开揉碎了用最家常的方式告诉你什么是民主。对于普遍没有民主意识的国人来说,这两本书都是了解民主自由平等的好材料。但是,最好您先看看类似埃里克·方纳的《给我自由》这类最基础的关于美国历史和民主自由进程的教科书再看他们的文字。


《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北岛、曹一凡、维一主编)
此书仅在香港出版。北京四中是中国名校,从这里走出了许许多多知名人物,这本书汇集了十几位四中人的回忆文字,1965-1970年是中国进入文革的前五年,在藏龙卧虎的四中,一些十几岁的少年也被卷入那场政治运动中。回忆文字总是有些显得斑驳破碎,尤其是在那个不堪回首的年代,本来天真无邪的年纪,都邪了。


《狂热分子》(埃里克·霍弗 著/梁永安 译)
任何年代都有狂热分子,体现的方式也不一样,但都有共同的特点,那些狂热的原动力是什么?作者在书里分析了这些狂热形成的原因,比如关于郭美美啦,关于贾君鹏啦,以前我好像介绍过这本书,你慢慢看吧。


《反语》(林沛理 著)
林沛理是香港媒体评论人,以批判香港为主,他谁都敢批评,他的文字尖锐犀利,直中要害。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人,他从不客气,这一点很难得。有时候当内地的土鳖把香港文化当成一种时髦的参照,不妨看看林先生的文字。


《非常道II》(余世存 编)
看过《非常道:1840-1999的中国话语》的人应该知道《非常道II》是什么内容,只是这次余老师编辑的“微博体”更当代更现实一些。


《色情文化批判》(杨国安 著)
色情是一种人们都喜欢但又去批判的东西,因为它的坏处太多了。任何国家无论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都不会去赞美和鼓励色情,只是大家心知肚明,生活真需要色情。于是,专家们会用一种夸大色情的负面因素来解读批判色情。这本书也一样,你想想,在中国能出版这样的书,不批判怎么能出来。所以我们也要带着批判的眼光来阅读这本书,批判的批判,负负得正。

35 thoughts on “一些坏书”

  1. 对微博体已经条件反射的不想看了。你像北京的腔调二里面设置的什么沉思录,小时候,爸爸爱喜禾。碎叨叨,也没什么好记住的。对那个狂热分子和反语好想看的样子。

    Reply
  2. …在中国能出版这样的书,不批判怎么能出来。所以我们也要带着批判的眼光来阅读这本书,批判的批判,负负得正。

    正是这个样子地,在这里,很多东西要倒过来看。

    Reply
  3. 中国可以出版色情文化史啊。。。研究一下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色情文化,这是很客观的。。。然后一边详细介绍色情文化,一边在结尾说,马爷爷恩爷爷毛爷爷教导我们。。。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色情都是耍流氓。。。以结婚为目的的色情都不是色情,都是纯洁的,神圣的。

    Reply
  4. 找第一二本看看,想起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系列,觉得是所看过中,最通俗说美国民 主的

    Reply
  5. 我翻看两本 非常道 的书当做看一个个小故事或小短文。内容真多。面也广。

    看《民 主的细节》好像看美国和中国民 主的不同故事。道理还不完全懂

    《给我自由》的两本书真厚,看目录头都大了。

    不过我知道谁看过了,谁看懂了。以后我就看看懂这些书的人所创作的即时文章就好了。

    其它书还没看到。

    找机会看。

    Reply
    • 《欧美流行音乐指南》P0007页

      众人皆知,这对流行乐史上的超级巨星是由两队夫妻组成的—-福斯克格和奥瓦尔斯、林斯塔德和安德森。林斯塔德和安德森结婚的那天也是“阿巴”的单曲《夏夜城》(Summer Night City)登上瑞典本国的排行榜冠军的日子。遗憾的是,这两对夫妇分别于1979年和1981年离婚。

      在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阿巴”也开始经历了他们的众多“最后一次”。他们的有些单曲,比如《明天你就要来了》(The Day Before You Came),开始在不同的地区得到不同的反应,在有些国家是榜首,在有些国家却没能上榜。1981年发行的《来客》(The Visitors)是他们的最后一张专辑。1982年是他们在一起创作的最后一年。从那以后,乐团的四位成员都感觉需要做点其他的事情。

      时隔多年后,1992年一场70年代的服饰和音乐的复兴运动曾经引发了无数关于“阿巴”重组的传言。甚至在90年代初发行的一张“阿巴”金唱片仍然回归性地登上了几个国家的排行榜冠军位置。之后乐队屡次被重金邀请举办重组巡演(最后一次是在2000年,金额高达10亿美元),但均被拒绝。在世界流行音乐史上,“阿巴”拥有九支英国榜冠军单曲的记录,这个记录只有“披头士”、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和克利夫.理查德曾经达到过,他们不愧为真正意义上的超级巨星。

      Reply
    • 出什么事了。
      我错在哪里了。
      我是狂热分子?
      给你添什么麻烦了?
      上边的文章我都抄好了才发现你的话。

      Reply
    • 其实你能给我们密码,也就能给我们信件,我做的不对,你可以邮箱告诉,干嘛这么公开伤人?

      Reply
    • 算了算,我来这里才四个月,这里的规矩我是不很懂,我是总换名字,今天我用感言发过言

      感言 @ 八月 14th, 2011:

      你真天真可爱!真的!

      今天我用积极休息发过言

      积极休息 @ 八月 15th, 2011:

      《欧美流行音乐指南》P0006页

      我承认我很不会说话,不会掌握分寸,但我真是没有想害你,我都是在想讨好你,可能适得其反。

      Reply
    • 当然,想讨好你也是有私心的。
      你是三联的人,我是觉得三联很值得人尊重。又经常采访名人。
      说不定哪一天能拐弯抹角的请求你或你的三联去采访我特别感兴趣的西藏活佛策莫林、还有一位唯一的女活佛。如果有本事的话能采访国外的达赖。不是政治,不是佛教,只是平常事。当然这是一想天开。但人好像总是抱着点希望活着。

      Reply
    • 如果能原谅我,就把我出错误的地方删掉,我很怕事。
      或者把所有的我的响应都删了。

      Reply
  6. 最近正在看乌合之众。身为集体一员来看对集体的评价,特别在最近的几个重大事件之后,更有感悟。

    Reply
  7. 换一个角度,正是因为国家或者宗教对色情的否定态度,才会激起很多人的反抗。我想看做更大意义上的反抗。因为最初,这样的反抗,其实是对自由的渴望。(我们先省略掉自由的定义。仅仅从人的自然属性而言,性是自然所赋予的本能。宗教和国家以多种手段压抑这种本能。贵国就更不必说了)

    问题是,各类解放运动移植到中国,都失去了形而上的味道,全部变成了形而下的感官享乐。因为从形而上,他们拒绝甚至畏惧,承认自己的行为,掩饰,遮盖自己的行为,来维护一种社会公认的或者说,某个组织认可的价值观。或者说,他们拒绝对自己的放纵负责。

    再混乱一些,我还是要联系到女性的地位来谈。在这个女性欲望被严密压制长达几百年的国家,我甚至很难看到,对中国女性的客观评价。对女性评价的话语权长期建立在男性意志和利益的准则之内。(注,我这里强调的是,意志和利益)更为荒谬的论点是,女性里有武则天。这能代表整体女性生存状态的改善吗。并且,这是1000年前的事情。

    一句话,在良性价值观的架构内,色情不是色情。即,你怎样把所谓的色情内容,引向一个健康的行为规则里。

    反过来,毛爷爷的逻辑很不好呢。。。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