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还在

动车追尾之后,网络上除了乱哄哄的言论、观点之外,人们依旧看到一种冷血,这只“制冷设备”(cold-blooded system)让人们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打着寒颤。在那个追尾事件之后的足球赛场上,我看到有球员和观众用自己的方式来向死者悼念,这是一种难得的公益行为,它是自发的,来自内心的行动,至少可以稍稍温暖一下冷酷的中国。而且,这种公益没有煽情,没有夸大,朴实而自然,是一种意识的觉醒。

我们没必要去要求公共人物在这时站出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态度,那样容易变成作秀。尤其是在红卫兵思维方式的国家,要求公共人物做点什么很容易变成绑架和逼哀。我觉得一切靠自觉最好了,别人没做你做了,别人没想到你想到了,自然而然才能看出最真实的情感。不然就会像汶川地震一样,很多人把那里当成了互联网,变成秀场。真情与假意掺在一起,让人雾里看花。

我很少被中国流行音乐打动,我总觉得这里面少了点什么,比如对话语的把握,对社会的关注,对人性的反思,更多是陶醉在自我的世界里装腔作势陈词滥调。如果仔细研究这个现象,一方面是跟这个环境长期以来不许一个艺术家发表自己看法有关系,一个艺术家发表自己看法,也一定限定在艺术范畴,因为这是他们最在行最安全的。你看看现在的艺人访谈和炒作,多是在兜售自己的色相和技巧——是不是有点像日本的A片?他们普遍缺少对社会的关注和作为一个公共人物的社会责任感。他们可能更关注自己的知名度、财富获取方式以及粉丝的数量,而忽略了要为这个社会回报点什么。另一方面,他们对成功的判断标准里面没有责任这一条。这就形成了我们看到的绝大多数公共人物——尤其是娱乐行业里的人物他们真的对社会缺少真正的关注。

周云蓬可以写出《中国孩子》,说明我们是能做到的,我不认为所有人都去这样做,那样又变成作秀了。但是像《中国孩子》这样的作品太罕见了,就变得极不正常了。我如果把他们称之为艺术家,艺术家应该什么都关心点吧,关心现实,对艺术创作是有帮助的,总不能只关注出镜率、关注度和自己的那点一亩三分地儿吧。如果您是艺术家,其实可以没事想想这个问题。

所以,邵小毛和川子在这一点是值得钦佩的,动车追尾事件后,他们分别写了跟此次事件有关的歌曲,改变了1949年后艺人迅速关注社会问题领域一穷二白的面貌。我听了他们写的歌,不管是《正确死亡指南》还是《七月的人民》,他们都是带着一种责任和勇气写出来的。可能他们对社会问题的理解不像一个学者或专家那样透彻,但是他们用自己的理解,用自己的表达方式告诉人们,这次他们没有失语,没有缺席。

10年前,我给土摩托的书稿《来自民间的叛逆》做编辑,看的我热血沸腾。你瞧瞧人家资本主义社会,每个民歌手都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们用音乐用歌声当武器,来唤醒人民。妈逼再瞧瞧中国的歌手,咋就没这意识呢?10年后,我不这么想了,是这个社会环境让他们可以忽略现实,可以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当年崔健写《最后一枪》和黑豹写《别去糟蹋》最终的命运并不好,他们意识到,这样做是危险的,至少崔健还在坚持,尽管手里的那把刀子越来越钝,最后变成京剧舞台上武生手里的那把银样蜡枪头。但是现在,有人从小楼里走出来了。

现实太残酷了,有人退缩了。当我听到邵小毛和川子的歌,让我隐约感到,温暖还在,良心还在。

65 thoughts on “温暖还在”

  1. 有趣的是,更多时候我和外国友人在一起批判中国。几个小时的交换我们对中国的观察,谈论为什么会这样,对比不同文化下的人的反应差异。

    思考了很多,只是,目前的定位在这些人群中。

    Reply
    • 提个建议,请不要使用类似带头之类的词语。这个词语很贵国,体现的思维方式也很贵国。

      你可以说,小毛和川子体现了一个歌者本该有的良知。

      我们曾学过傻 逼 这个词。我问一个法国人,在法语中,你们有没有很坏的词,来表示女人的生殖器。对方想了半天,说没有,都是美好的。

      印象深刻的是,讲造字。说到女字旁,很多不好的词都跟女字旁相关,比如嫉妒。

      由此,你可以看出很多问题。

      Reply
        • 为什么这么说呢。

          类似树立一个典型,就像雷锋啊,赖宁啊。带头隐含的逻辑是,你要获得我的认可,你就得和他们一样。

          这样的后果,就是,人们为了获取认可或者利益,都按照某种符合公众价值期许的行为方式行事,变成了另外一种表演和做show。

          对比一下,为什么美国的社会责任感是集体化的,而中国的却很零散。

          因为他们唤醒的,是每个人自身对社会负责的意识。当此变成了一件生活内化的事情,氛围才会好。我不知道美国有没有模范工人,三好学生。

          带头类似,中国家长教育孩子,你看看谁,比你好。你学着点。

          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一种是发声看得见的,一种是看不见的。一种有形,一种无形。毕竟,每个人都不是歌者。温暖不是,写一首歌表达愤怒,更不是,你要我死我就去死的孩子气式的赌气,也不是贩卖希望,而是,给予希望,关于生和生活的希望。如果大家都这么相互给予,这个社会才会有可以触摸的温暖。

          公众人物不能只有一种单一的介入,对吗。因为你要唤醒的,是更大更广意义上的意识,乃至潜意识。

          但每个人都可以做温暖的歌者。

          Reply
      • 傻逼不就是con么。另外在很多其他语言中也有类似的表达方法。别整得好像贵国人就多粗俗一样。对对立方的女性亲属进行攻击是母系社会的语言特色。法国人骂起人来也不傻客气的。

        Reply
      • 啊,据说法语母鸡那个词也有小姐的意思

        “印象深刻的是,讲造字。说到女字旁,很多不 好 的词都跟女字旁相关,比如嫉妒。”

        Reply
  2. 邵小毛同学的歌我听了。大抵就是一种无力感。跟另外一个著名的80后有时以调侃的文字批判这些现实的感觉一样。

    无力的反抗,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缺乏气势。

    Reply
    • 伤心表达的方式有多种,可以哭可以愤怒,可以伪笑,可以喝酒,可以“扰乱治安”,自焚也好,自燃也罢,结果依旧冷酷的摆在那。努力破罐子破摔也挺难的。

      Reply
      • 你已经看到,破罐子破摔是没有用的。因为“结果依旧冷酷的摆在那”。我倒以为,自焚啊什么的,是唤不醒冷酷的觉知的。

        用自焚喝酒啊不过是伤害自己的方式,也许正中了凶残的下怀,因为你已经替凶残把自己杀死了。

        难的是,永远面带微笑的活下去。证明自己比冷酷还要坚韧,并且带着爱和热情。

        Reply
        • 我时常为人们对生活的想象力的低下觉得奇怪。

          现在我明白了,中国的作者从未描述一种值得你去追求和想象的生活。

          对,作家要关注现实,现实都是满目疮痍和残酷。

          我也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如此向往西方,因为西方的艺术作品里时有美好,自然的美好,情感的美好,心灵的美好,他们会表达人性的复杂,更多的时候在表达人性的崇高。反思二战的题材,你看朗读者,看辛德勒的名单。你知道,在凶暴的背后,依旧有爱。博大的爱。

          中国的男作家没有描述过你想象的美丽生活,王小波写文革的荒谬夹杂着荒谬对抗的幽默,至少你会笑。顾城把自己的妻子杀了,丰乳肥臀里的男人只会寻找女人的乳房,此为寻根文学,更不要说你写的活着。史铁生一声都在质问命运,最终和命运和解,他依旧是我最喜欢的一位作家。

          中国的女性作家却一直都是缺失的。(我指大陆)也许对中国女人生活方式影响最大的,是三毛。三毛写她的流浪,引发了女人对独自流浪的渴望。古代就更不必说,李清照也只写了零散的词,美好生活就是和丈夫饮酒对诗。浮生六记也偶有描写,可最终呢。

          我想问你,你想象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像在集中营的法国和澳洲女人,斗争着在自己的牢房里举行晚会,唱,念故乡,这歌声甚至打动了日本看守。

          像在集中营的犹太人,用尽自己的智慧拖延制造伪钞的时间,从而确保盟国的经济没有遭到破坏?

          不是伪笑,不是喝酒,更不要自焚。

          是啊,2百年了,也许我们的日子从来没有好过,但,你愿意就用这样的方式活着?

          即使活着,也请活的有想象力一点,活的漂亮一点。

          Reply
        • “我想问你,你想象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我现在的回答是尽量简单样子的。
          入乡随俗
          在哪里都有相对生存能力强的人。
          有良心、有能力就出面多担当些。
          没能力的自己管好自己,自得其乐,守住底线。

          Reply
  3. 恩,不是艺术家没有思想和灵魂,是思想和灵魂被迫体制化,甚至自觉体制化.看书或者电影的时候,也曾抱怨为什么连买椟还珠的机会都不给,强迫买椟.年纪大一点,学会体谅,原来有珠子的椟是不允许出现的.当然,体谅归体谅,不买账归不买账.三表大叔常常的愤怒难得见你温情脉脉说体谅话,万年潜水艇也浮出来跟帖一次以资鼓励.

    Reply
  4. 今年6月在麻雀瓦舍看了一场演出,有幸见到周云蓬,有幸听到现代中国民谣,感觉很温暖。但愿这些小火光能给寒夜里的人们带来一点温暖,但愿更多人能从麻木中觉醒。

    Reply
  5. 俺脚着,中国的影视、音乐、文学,等等,所有可能给一国民长点脸的地方,都跟中国足球一样。

    Reply
  6. 我看到了无力挣扎之后的无奈和小小的满足,像困在不透光不透气的黑屋,突然有了一个很小很小的孔都能让人从绝望走向失望。毕竟失望还是有希望。

    Reply
  7. 不才作为自娱自乐的音乐爱好者也为此温暖了一首:http://blog.akemxp.com/2011/08/08/%E5%A5%BD%E4%B9%85%E6%B2%A1%E5%86%99%E6%96%B0%E6%AD%8C%E5%84%BF%E4%BA%86%E2%80%A6%E2%80%A6/

    Reply
  8. 今天早晨听到首歌,忘记了谁唱的哪里来的
    大概说,四季风景每一天都在悄悄地变化,自然有不动声色的力量
    当然,这些力量中也包括愤青

    Reply
  9. 昨晚,在我去踢足球的路上,我骑着小自行车,一路哼唱着”别去糟蹋”,心中一阵说不清的感觉……

    Reply
  10. 我也寫了一首關於火車事故的歌曲《2011.8.1,我上了“和諧號”》,請三表哥到我的豆瓣小站http://site.douban.com/caocao/試聽

    在您的博客潛水N多年了,今天第一次當“猩猩”,

    :)

    Reply
  11. 也請眾位猩猩關注下我的這首像火車一樣長的關於火車事故的歌曲。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1567752/

    大家都喜歡抱怨中國音樂不行,我也曾抱怨過,但我不光抱怨,自己也做了些自己覺得還算對得起聽眾,對得起我們身處其中的這個“貴國”和這個“貴時代”的歌曲,擺到您們的面前,希望您們不要把它們輕輕錯過。

    并希望大家聽了之後不吝提出寶貴意見:)

    Reply
  12. 鲁迅呐喊过,觉得没有用,改彷徨了。惊醒沉睡的人们?还是恒久忍耐?对我们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政权

    顺便求歌曲链接汗歌词

    Reply
  13. 这也是我听不惯现在那么男歌手弱兮兮唱着虚情假意的情歌时感到恶心的原因么?我能说我懂音乐,我只是在听到的看到的信息中挑选我能用作指路的人吧~~~可是,很少,只有书还算有

    Reply
  14. 我是个音乐小白 可能听了几年的歌曲不知道作者 不记得歌词 只有旋律。

    《正确死亡指南》是第一首歌词触动我的歌曲。。是一首对我来说旋律只是铺垫的歌曲。 全身抖了下 我想可能是空调开太大。。

    Reply
  15. 人生而具有社会性。社会性里面最重要的就包括道德和政治。所以俺觉得那些纯艺术纯文学就是纯扯淡。你在这里有点夸大了西方艺人的社会责任感,这不过是正常人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里的正常表述。在目前天朝这个大环境里,正常表述需要很大的勇气,做一个正常人却不单需要勇气。看到一个正常人就特别高兴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