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鹤

这次去齐齐哈尔,有机会去了扎龙丹顶鹤自然保护区看丹顶鹤。我记得在80年代,有人猎杀丹顶鹤,引起很大社会反响。还有一首关于一个女孩为了救丹顶鹤献出生命的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所以看一眼丹顶鹤,也挺开心的。开始以为是到了保护区,到处都能看到丹顶鹤,你走你的,它玩它的,有种和平共处的氛围。到了才知道,实际上是人们导演出来的一种景观。

丹顶鹤长得都很胖,白白净净的,像是模特。据说放鹤现在是一个保护区传统节目,用来吸引游人。就是有人把鹤从笼子里放出来,然后丹顶鹤展翅飞翔,蔚为壮观,游人可以一饱眼福。但我看到的是,丹顶鹤好像没那个兴致,放出来,扑棱几下翅膀就落在草坡上,然后闲庭信步,步履优雅,摆着各种pose,全然不顾几百号游人的期待。

以前我在北京野生动物园看过一次孔雀表演,这个节目叫“孔雀东南飞”,动物园园长向我们介绍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就很期待,想看看刘兰芝怎么举身赴清池或者府吏怎么自挂东南枝。表演开始了,几十只孔雀从对面的山坡上一跃而一起,展开翅膀向我们飞来,那场景确实挺壮观的,遮天蔽日,如天兵天将自天而降。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孔雀。后来我还观察一下,它们确实往东南方向飞。

孔雀之所以喜欢这样表演,是因为它们之前被关在笼子里,饿了半天,在我们身后,正好地上撒了很多早餐,孔雀在经过一段训练之后,知道不往草地上俯冲,是抢不到吃的。所以一旦从笼子里放出来,肯定从游客头顶飞过,游客想看的就是这个效果。人与孔雀,各取所需。这么多刘兰芝和府吏,多好玩。

但是丹顶鹤就很不给游客面子,据说,它们真正表演的时候,是排成一排,在游客的头顶飞过,然后以一个很大的半径在天空盘旋。想想吧,湛蓝的天,洁白的丹顶鹤,一望无际的绿色野芦苇荡,多美啊,就像有人形容放鹤:“努力莫辞仙路远,白云飞处免群鸡。”事实上,这样的场景没有出现。

大家很失望。我倒没有,我觉得这很正常,凭什么每天按时按点被放出来飞一次啊。这帮丹顶鹤,估计早就成了老油条了,反正我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我出工不出力,你也不能把我咋样,有本事你杀了我。本来我是野生的,可以自由自在在湿地里徜徉,干吗变成城里人一样按时上班啊?而且天天表演,一点创意都没有了,就是影帝也受不了天天这样啊。而且你又不发我工资,飞远飞近一个样,飞不飞一个样,都吃大锅饭,我就不飞。不过我也看到有只丹顶鹤飞得很高,确实盘旋了一下。我就乐了:你丫新来的吧?

我有点不明白,保护区干吗非要弄这么一个节目,50块钱的门票,就是为了看一眼丹顶鹤?如果说花50块钱可以看到丹顶鹤,你愿意看就进来,倒也无妨,但非要弄成一个节目,这样游客就有期待了。可结果又让人失望,这反倒让人觉得这50块钱花的有些冤枉。当然,保护区放鹤的人可能会去回跟丹顶鹤们说:今天干得不错,就该这么忽悠他们。

我不知道放鹤的由来,这个节目演了多少年了,有多少丹顶鹤演员加入过表演阵容,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这是个自然保护区,不是马戏团,干吗非要弄出这么一出戏,本来人家丹顶鹤挺自在的,非把人家收编了,让它们按照人的意愿做些表演。即使这里面有它们的本能,也不用这样玩啊。最自然的才是最美好的。

这个保护区很美,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一望无际的芦苇荡,丹顶鹤在这里生活,就跟我们生活在依山伴水的自然环境。但是现在非让它们搬进一个小区,管吃管住,各种生活辅助设施都有了,可它们活动半径也小了很多。

回哈尔滨的路上,看到路边有很多湿地,里面有很多野鸭,它们很自在,因为没有人要求它们表演,我就又想起了丹顶鹤。也许,放鹤带来的景观收入可以给当地农民和保护区带来一些商业利益,但是自然景观也变成了人文景观,也就失去了它本来的魅力。这里面究竟孰好孰坏,一时也说不清楚。

28 thoughts on “放鹤”

  1. “不过我也看到有只丹顶鹤飞得很高,确实盘旋了一下。我就乐了:你丫新来的吧?”
    我看着这段话 也挺乐的

    Reply
  2. 自然保护区原来这么不自然。广州有一个南湖国家一级风景区,现在已经被保护得干涸了。

    Reply
  3. 鹤不需要向自然交钱买吃的和房子。

    抱着鹤拍照片,笑一个,xx到此一游的笑,这是大部分人对50块的理解。影帝也不这样吗。影帝到此一游,我是你们的好影帝。

    自从人类发明了交换,自然就变成另外一种商品了。

    与狼共舞与鹤同飞,只有真正的和他们在一起栖居,才能实现自然。否则,鹤和人,永远活在对彼此的想象里。

    Reply
  4. “收编”一段时间对保护珍稀动物是比较合适的。这个事情上有三点大概需要考虑:一,对收编期间作一个计划,像国道养路费预计收多少年一样;二,定价不要太离谱(五十块门票是否可以在保护区增加其他设施或服务增点值?);三,收到人要做审计工作。

    什么时候能把我们的审计工作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很多事情都解决好了。譬如说红十字会的问题。

    Reply
  5. 你見的鶴是有點傻。我們這噶達人都習慣了。還想說的是,你知道我們齊齊哈爾人怎么罵人嗎?有個特別的稱謂:DER鶴(音譯,讀一聲)又可叫扎龍鳥。形容這人傻逼到了極點,就像腦袋讓門弓子抽了一樣或是腦子進了水。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