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刑架下的报告

从我知道在深圳讲座的具体日期之后,就有一种死期临近的感觉,每天都像倒计时。我提前一天到深圳,因为要先上刘洋老师的节目。每次来深圳上刘洋老师的节目已经成了一个传统项目,但这次我坐在直播间,心里一直放不开,晚上回酒店,躺在床上也睡不着。都是这个讲座给闹的。

去年我来深圳,深圳音乐厅的徐霞老师约我见面,希望我能到音乐厅做一次讲座,讲讲流行音乐。她当时一说我坐在那里就开始紧张了。过去有很多人找我希望我去讲点什么,我都给推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习惯当着很多人说话的人。但徐霞老师很诚恳,很认真。我当时含含糊糊就答应了。当时定的时间是今年三月份。我想过几天徐霞老师一忙别的就忘了,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到了今年三月,果然没有搞这个讲座,我松了一口气。但没多久,她派手下人跟我联系,要确定讲座日期。由于不是徐霞老师没时间就是我没时间,这事儿一直拖到现在,反正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所以,当最后敲定日期,订了机票之后,我才感到,一种恐惧开始慢慢袭来。

在深圳,刘洋老师几乎全程三陪,一个劲儿地鼓励我,你说你最熟悉的话题,干嘛还紧张?他哪里知道,我去过深圳音乐厅,那地方别说讲座,就是演出都有一种现场压迫感,没有演出经验的人都会紧张,眼前的座位看起来非常陡,坐在舞台上,四周都是观众席,你有种无处躲藏的感觉。我这种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往台中间一站就眼晕。我想,反正到时候就当自己上一次绞刑架,你躲是躲不过过去了,咬着牙硬着头皮也得上。讲座提纲写完后,我在宾馆里自己大概演习了一遍,结果没说几句我就紧张的连不成句了。知道什么叫没出息了吧。

因为我总说紧张,最后搞得刘洋也很紧张。刘洋很重视这次主持,为此他今天专门从外面租了一套阿玛尼的西服,很正式很隆重,结果被我的焦虑给搞的也心生不宁。他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主持过很多重大节目。但是在后台,我不停地走来走去,结果把他也影响了,他一上去,我在后台的监视器里就看他到他也很紧张。你说我有多害人吧。

轮到我上场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迈着腿上台的,然后脸上还要做出若无其事的微笑表情,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我居然做出来了。我不敢往下往上往前往后看,感觉全是人。后来据他们说,这次是他们开办“美丽星期天”系列讲座以来上座率第二高的一次。本来我还希望刘洋老师在台上跟我说几句话,让我放松一下,结果他比我还紧张,见我上来转身就溜了。接下来的日子,你知道有多难熬。一般我在这种场合紧张,我有个办法,就是掐自己大腿,马上就放松。我偷偷观察了一下,发现四周毫无遮拦,即使这么一个细微动作,也会被人看得清清楚楚,反正就是把你扔到光天化日之下的感觉。

我自己很清楚,每次我有紧张情绪,其实就是开始那一分钟,然后情绪平静下来后就非常放松了。但这次可能是我紧张状态一直没有放松下来,几天前就开始酝酿,所以坐在那里开始说话的时候,倒不怎么紧张了,但是胃开始疼,据说这是紧张性胃痉挛。讲到半个小时的时候,我真有点扛不住了,好几次我想,算了,下去吧,丢人就丢人吧,没啥大不了的。但后来我想到了现在网上流行的一个词汇:hold住!一定要hold住,于是就勇敢了很多。有段时间几乎是咬着牙在讲。不过下来后他们说好像没有看到我有什么紧张,说话很自然。你看我藏得多深啊。随着疼痛的减轻,我就越来越放松了。下回我上场之前,一定要先吃两片泰胃美。

幸亏我之前把讲座的内容准备的比较充分,一些要点列的比较清楚,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来想想,遭遇这样的场面也算是一种锻炼,一扛都能扛过来。有了这次经验,以后我就是去人民大会堂念政府工作报告也不紧张啦。当时我坐在台上,大脑一片空白,但我这时候还能想到一个人:罗永浩老师。罗老师要是见到这样场面该多性混啊!都这么狼狈了,我还能想到罗老师,这是什么境界啊,中朝人民友谊万古长青啊。

下来后,徐霞老师到后台慰问我,我说:可算从绞刑架上下来了。虽然上了一次大刑,但是我还要感谢深圳音乐厅的辛苦工作,给了我一次与大家交流的机会。如果没有这次讲座,我可能永远不会去把过去几十年对流行音乐的感受写出来。也得感谢刘洋和刘太太,他们一直鼓励我,以及冒着雨到现场的一千来名观众。遗憾的是,我一直不敢抬头看你们。

这次讲座的主要内容是评述一下三十年来中国流行音乐,现场不让拍照、录音、录像。所以你们在网上看到不到任何这次讲座的内容。但是音乐厅会给我一份他们自己录制的影像资料,我会好好封存起来。谁也不给看。

142 thoughts on “绞刑架下的报告”

  1. 三表的左手一直揣在兜里,原来是掐大腿着。另外,就讲座来说,语速平稳、声音甜美、气质淡定、衣着得体……挺好的,有空常来,见着真人不容易啊

    Reply
  2. 王老师,看你如实写出你的感受,觉得很亲切。人贵坦诚,像你这样坦诚的人,能镇得住任何场面。
    当时看到讲座通知立刻去音乐厅网站订票,已经没有了。希望你以后还会过来受刑。

    Reply
  3. 表哥好可爱,呵呵。

    文章也写得很真诚。可惜不在深圳啊,仅存一张碟,您还谁也不让看。呵呵。

    Reply
  4. 不了解现实中的三表哥。但是今天感觉三表哥貌似很内敛,不象他的博客哦? 三表哥对中国流行音乐之路的分析,我表示非常赞同。特别是最后通过某时期某歌曲的流行来诠释当时大众的心态,非常的有道理。我不是给三表哥作结论哈,只是觉得经三表哥这么一说,心里着实很有同感而已。支持!

    对了,我是大约差十分钟到达会场的。到了会场发现来听三表哥讲座的人实在不少。粗略估计了一下,肯定超过2000人了吧。心里很觉得替三表哥踏实。同时也欣慰有这么多人知道并喜欢三表哥。因为我们办公室几乎没人知道“不许联想”这个著名博客,更别提有个王三表了。

    在会后的提问时间中,特别是第一位和第三位的提问,又让我产生了怀疑。这些人是因为喜欢三表哥?还是对音乐有个爱好而已来凑热闹的?因为他们实在是对三表哥太不了解了。他们的疑问也很可笑。我虽然对音乐没什么造诣,但是经常看三表哥的博客,对他的观念至少有个大概的认识而且认同。

    Reply
    • 有很多老头老太太,群殴估计他们就是冲着音乐厅的空调去的,不过也没什么,公益嘛,各方面的

      Reply
  5. 这次能在现场听“三表哥”扯谈,真是一种享受。遗憾的是,相比较文字,三表哥的言语显得有点平淡。对此,三表哥解释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公共场所讲座,难免有点紧张。可我却总感觉他在极力收敛着自己的一些固有的习惯,毕竟为了照顾深圳音乐厅的形象,有些偏激的话语,他也不好述说。

    更为遗憾的是在提问环节,尽管我一直举手,可主持人总是选择女听众来提问。而令人无语的一点在于,这些女人的提问都白痴的不能再白痴。显而易见,她们并不是三表哥的fans,只是恰好遇到音乐厅举办这个活动的无聊市民。也真难为三表哥了,面对这种白痴问题,还要耐心地回答,如果换成是这些女人到他博客留言,可以想象三表哥会如何尖锐地回击。

    Reply
  6. 我就說,怎麼一整場王三表老師都把手放在褲兜里呢?該不會暗地掐吧…
    老師你了解了情況應該跟我們說一下,去到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很莊嚴,可是聽得我很憋屈阿!可為了你,我忍了!
    什麼時候跟羅永浩一起來一場吧,但不要在音樂廳成吧?

    Reply
  7. 朱德庸每做一次宣传,回去至少瘫两三个月。
    这高度紧张讲座后 不知会不会瘫。
    紧张是不是因为很在乎和尊重听众。

    Reply
  8. 其实,表哥很文温尔雅又潇洒动人,虽然刚上台的时候几乎有些跌跌撞撞,但终于还是奔到沙发前坐下了,一次也没掉下来过!

    Reply
  9. 第一次去深圳音乐厅,为了表示对您的敬畏,我坐在第三层的最中间的最后一个位置,紧张死我了,一进去就把手机給关了,正襟危坐了两个小时,虽然所有的话语都似曾相识,但是没关系,我就是一粉丝,一猩猩而已,最后我特别想跟你提个问题,可是我坐在最后一排,然而我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知道所有的答案都在空中飘扬,以致后来我竟然想不明白别人怎么能提出那么多的问题来,有的竟然仿佛十分的专业,差点没HOLD住想提前退场,但是我又自认为是一个有始终的人,表哥不走,吾怎能撤,坚决不撤,时间从来就是虚晃的东西,散场后转身去了音乐时空书店找到《欧美》,摸了几分钟后,终于释然….

    Reply
  10. 这是我第一次去听讲座.非常期待,下午一点就到音乐厅,去前台领票被告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和工作人员吵了起来,旁边一个人看不过去,给了我一张票。一打听才知道豆瓣的领票台在二楼,2点半才领票,多的两张票,我在音乐厅二楼门口一个个的问观众,你有票吗?他们以为我是票贩子,第一句话就是:多少钱一张?我说:不用钱,免费送,最后终于送出去。

    Reply
  11. 你的T把袖子做长些,就可以卖的时间长些了 :).
    这样全年都可以卖了.
    夏天卖短袖版的, 冷天卖长袖版的.

    Reply
  12. 发现世界上存在不同种类的苦工需付出不同种类的代价。有不同种类的生存方式。

    Reply
  13. 没去成现场已经觉得很可惜了,竟然网上不会有视频就更觉得可惜、可惜、捶胸顿足了啊……

    Reply
  14. 好紧张的一文,看的我手汗直冒,回想起大学时登台表演,白花花的灯光,黑压压的观众,我吓傻了。。。

    Reply
  15. 哎呀,你这个人哪!

    不仅没出息,而且还很讨厌。说了一大堆,就是不给我们看啊。真是的,白当你的读者这么多年了。。。。。。。就是看在我送你的DVD的份上,给我看看吧。

    上次见到你,你的紧张搞得我也很紧张。我去面试,都没有和你见面紧张。反正,这方面你真的很有天分!

    Reply
  16.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是把那个视频上传一哈,大家都了解一点摇滚音乐的知识,也算是乐普了。

    Reply
  17. 脑子里容纳那么多信息,还能时不时的输出经得起大众评判的判断,靠的什么。世上有物质不灭定律,这是消耗了什么才得到的。

    Reply
  18. 临时去了关外办事.结果下暴雨了,时间没赶上哇! 后悔啊! 痛不欲生哇! 我很想看看三表这刀子笔是不是豆腐嘴啊. 最想听听您那销魂滴声音哪…至今还没听过.

    Reply
  19. 今天跑跑颠颠一上午,恨不得绕城里一圈,累了,苦了,就到这里来找找平衡一分钟。比绞刑架下好过多了。

    Reply
  20. 去听了。你果然很紧张。但是因为音乐厅空调太冷,朋友的小孩听不懂闹着要走,听了一个小时就离开了。讲得还是蛮有趣的,要有一点阅历的人才能听得懂。比如说西北风的那些音乐说明中国还是个农业国,还有说迟志强那会儿大家都爱憎分明,不象现在的人一点底线也没有。都很有趣。

    Reply
  21. 讲座提纲写完后,我在宾馆里自己大概演习了一遍,结果没说几句我就紧张的连不成句了。
    ———–
    很可耐~

    Reply
  22. 你说我天天看你博,就这个星期没上网看,你就来深圳了,错过一次看你真人的机会,想打自己!!!!哥~~~~~~你什么时候再来深圳啊??????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