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

我平时写文章,总爱用“老师”这个词。这是因为现在很多本来可以被称为老师的人,都配不上做老师。所以使用“老师”,里面有一种讽刺意味。但我心里一直很尊重称得上老师的人。

今天教师节,一个实习生祝我节日快乐。我听着虽然高兴,但也有点别扭。毕竟我不是教师队伍中的一员。当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不一样,脑袋里还没有那种远大志向,如果说自己将来想干什么,会有点想法,但还不具体,当时具体的想法是,赶紧高中毕业找个工作上班,至于做什么,那不重要。当时对参加高考既没有那种迫在眉睫的压力,也没有孤注一掷把自己的命运赌在那三天的视死如归的壮烈感觉。高考对我来说就是糊里糊涂发生的事情。

填写志愿的时候,我实在想不出自己将来能干什么,便想到了可以当老师。想当老师的想法也是当初我喜欢班里的一个女生,但是老师从中作梗。就想,要是将来我当老师,看见班里哪两个同学有意思,我一定让他们坐在一起共享天伦之乐。而做到这一步,你就必须当老师。于是我在志愿表上填写了“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学院”两个学校,一想到将来可以成人之美,那叫一个激动。

但是善良的愿望被我数学老师给驳回了。我高中的数学老师对我影响非常大,他是所有六门任课老师当中唯一一个相信我能考上大学,并且能考上一所好大学的人,并且,他像对自己孩子一样对待我。他说:“你为什么不想考上一所好大学呢?你看看我们这些老师,累得一身病,我不希望你们将来像我这样。你能考上更好的学校。”我成人之美的理想就这样被数学老师给搅黄了。

数学老师姓尹,高二的时候开始担任数学老师,我六门课中除了数学其余一塌糊涂,也就是在上数学课的时候我还能找回点尊严,所以尹老师非常喜欢我。他上课除了讲数学,很多时候讲数学之外的东西,比如怎么思考怎么思维,听起来跟数学毫不相干。我不知道当时的那批同学有多少人从尹老师这些“跑题”的内容中受到启发,反正我是学到了不少东西。多少年后,我才慢慢明白,尹老师在课堂上胡扯的那些东西太有用了。

我离尹老师家很近,隔着一个公园。快高考的时候,尹老师常常在放学后让我去他家,专门给我补课。我那时候觉得自己数学已经很好了,但是他说我每次丢分都是因为马虎,专门出了一套容易马虎的题让我做,果然,我答错了不少。后来我没有辜负尹老师的期望,高考不仅数学成绩很好,其他课成绩也让那些任课老师感到惊讶。

现在回想起来,尹老师当年在课堂上讲的那些东西,实际上激发了我的求知欲望,让我忘记了学习的枯燥,让我这个差等生在高考的时候还能拿出一个体面的成绩。假如当初没有他,估计我的工龄会提前四年。

另一个对我有影响的任课老师是语文老师,也是上高二的时候开始担任语文老师。她当时五十多岁了,从南洋回国的华侨,说得一口流利的粤普话,她叫林彩瑛,我们私下里都叫她林老太太。上林老师的课就跟现在去茶馆聊天,平日里课堂上最紧张的是英语课,英语老师的嗓音总是高出一个调门,笑声最多的是地理课,地理老师几乎就是说单口相声,最闹腾的就是语文课。那时候我感觉这个老太太教书有点不负责任,一副无所谓的架势,从她表情里总能感觉到:你学不好反正不是我的错,我该教你的都教了,你学没学到跟我有啥关系。所以语文课大家总是最活跃,林老师像一个局外人。而且林老师说话极损,女人损起来可比男人损多了。

有一次作文课,我的作文写得很糟糕,老师让我到前面给同学念一遍,那效果你可想而知。但我那时候对语文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因为语文课比较自由,所以在所有课中,我最期待上语文课。

我工作后开始以写字为生,偶尔回忆起上中学上语文课的场景,才明白,当年这个老太太说的一些话真受用啊。她几乎不按教学大纲的要求教课,而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她对很多选进课本里的课文嗤之以鼻,对那些无聊的课文干脆一嘴带过,然后讲一些没用的东西。后来这些没用的东西,都让我觉得有用了。她教会的还是方法,道理,从来不死抠试卷上的内容。

因为同学几乎不把这个老太太的话当回事,她也不要求学上必须做到哪一步,离开中学后才觉得,她把高中语文最重要的东西都传授给你了,只是当初不明白。这就是我后来写字的时候,经常能想到她当年在课堂上讲课的情景,原来她在教你多少年后该明白的东西。

有一次上课,她见我回头跟人说话,便走过来说:“你明天把《过秦论》背下来。”我没当回事,第二天让我背,我背不出来。她走到我跟前说:“高考会考这个,你不会就丢分了。”1986年7月7日,当高考卷子发下来,我他妈一眼就看到有《过秦论》的填空,立刻想到林老师不经意间说的那句话。6分的题,我只得了2分。当初要是听她一句话,我的语文分数就过百了。

当然,林老师说的话我也有听进去的时候。有一次上课,她开始跟我们一起探讨人生,她不紧不慢从讲台上走下来,一边走一边轻轻地敲着每个人的课桌:“你适合做秘书”“你适合当编辑”“你适合当老师”“你适合当官”……走到我跟前,她瞥了我一眼,笑嘻嘻地说:“你适合当记者,你从来都把我布置的议论文、说明文写成新闻报道。”

43 thoughts on “老师”

  1. 手机丢了
    睡不着就上网
    习惯性的点开三表的博客,更了
    那就看看吧

    唉我的手机
    处于困境中的我,账户上的余额基本就只能购买一部手机了

    Reply
  2. 我一直都不知道什么是老师,从小的印象就是,给老师送礼老师才会关照你,而所谓的关照,就是给你好位置,让你的分数更高。或者你的爸爸妈妈有利用价值,所以老师才会对你好。

    也一直在找老师,找想象里的老师,也许,也许我找到了呢。

    因为我现在知道,什么是老师了。

    Reply
  3. 中学六年不幸被两位语文老师宠,宠到让其他同学冒火的地步。高中的语文老师我们毕业后不久就去世了,癌症。物理老师兼教导主任,是个极聪明的好老头,现已老年痴呆。高中班主任是生物老师,难得的明白人。那时候有家长让老师干预下孩子的感情生活,他不管,还说“知道恋就不早了。过去17、8岁早都当爹当妈了。”去年去看他,他当校长了,学校错不了。高中英语老师那时还很年轻,是个美女。某年4月20日跟我们急过一回。当天有学生在英语课上听收音机,然后大声宣布“戒烟了!”老师说“戒烟了你们也得好好上课,你们不明白:如果高考取消了你们就完了。”初中班主任是英语老师,把我们当美国孩子教,平日和假期会联系活让我们打工。我配过音、校对过统计数据、卖过洗衣机。。。接到大学入学通知的时候我还在某服装店卖衣服。其他女孩子要不是继续售货就是饭店服务。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多幸运。说感谢都太轻飘了,三年时光三生有幸,无论此刻你们在哪里。

    Reply
  4. 高三时暗恋一女生,魂不守身的,班主任语文老师说,你现在好好学习,等过了高考,我帮你在她面前说说好话,撮合撮合。过了高考的第二天,我就抄起电话,打电话给老师,我拐弯抹角的说了好多话,还以为他能记起呢,可早就忘了。

    Reply
  5. 印像很深的是有个数学老师给了一个耳光,原因可能是考试没考好,让没考好的学生买练习本,发给考得好的学生,别人都买了,我没买,因为我小时候身上从没有过零花钱,没钱买

    Reply
  6. 被喜欢的女生在这里看吗?:)
    高中时心里喜欢个坐在后面的男生。但是从未说过话。
    后来他考上了北师大,还给我寄过名信片。但是我没反应过来。
    一直想知道他后来咋样了。但是同学里都没人知道。

    Reply
  7. 读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突然就哭了。没有人告诉我我适合做记者,自己硬是折腾着要做记者。好像现在要做什么自己还是不知道,一片迷茫。我想前程快些明朗,有一天可以有人跟我讲选择做记者没选错。

    Reply
  8. 在我的记忆力,一直是混乱的,学习也是怎么努力都一塌糊涂,唯一感兴趣的是语文,原因是小学碰到了一个负责任的语文老师她影响了我一生对语言文字的兴趣。后来中学见到的老师也有认真负责的,但是不懂教育方法,所以老师对一名学生智慧成长来说甚至比父母都重要。
    现在的老师没有几个优秀的博学的负责的,有那么几个也被社会主流意识所打压了。因家有小儿,所以我一直关注教育的问题。
    三表的文字越来越成熟了,经常看你的博文。

    Reply
  9. 三表你没到我们高中那一级的某个班级算亏了。那个班的班主任(也担任过两年我们班的语文老师)专门把早恋对排成同桌,我们戏称为“鸳鸯座”

    Reply
  10. 那个老师讲课有点像你的林老太,上《雷雨》时冒出一句:看来周朴园对鲁妈还是有感情的么。但是此人有时就会把我们晾在一边,让自己看书,忙自己的事去了。。。。

    Reply
  11. 高中上的是普通高中,三年过后,如期的没考上大学;上了补习班,那是一个退休老师办,请的任课老师全是本市各科最优秀的(可见,是个会识人,有责任心的老师)。半年的时间,就补上了三年的课程。那年高考,减去往届生的十分,我仍然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从那我才明白,教学是门学问。

    语文老师印象最深,戴着厚如瓶底的眼镜,讲课爱翘兰花指,极聪明,自称不喜欢学文,不喜欢当老师,他本人高中时读了二年半的理科,最后一学期改学文,因为他的视力多数理科都报不了。他说自己上学时一本数学用表,能流利的从头背到尾。因为没什么娱乐,没事闲的。他的语文讲得极富逻辑,十二年的语文如数家珍,从头讲到尾。唉,真是让我难忘啊!

    Reply
  12. 这篇帖子让我们重启了青春中学时代的记忆,初中时太小,很多事情不明白,大学时又太成老,一直奢望些东西,少了真挚。
    自己1999~2002年读得高中,自己记忆最深的也是语文老师,他形象和做事风格上都有点鲁迅的架势,且烟瘾极大。但人极其的负责与幽默,又对学生极付关爱之心,那时他应该45岁左右,是个民办教师,师母没工作,一个儿子也在读高中,他的诚实和正直是使他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会投机钻营知道,生活一直很清苦,转眼之间10年已过,高中一别也没能再见,在此深深地祝福他,身体健康,幸福。

    Reply
  13. 严重同意 原来我们高中语文老师也爱扯 现在什么右手螺旋定律什么数学公式全忘了 只有语文老师说的一些课外话都死死得记着 并且现在还在不时的用着

    Reply
  14. 总有一些老师含辛茹苦,总有一些老师拿着国家的补贴干着误人子弟的歹事,祝所有教书育人的老师永远健康,永远快乐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