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过年的

今天是2007年的第一天,本该写点什么吉祥如意的话。比如,我想好了写一篇感谢各位的新年祝词,但是在我看到后台的留言之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决定在新的一年开始,继续轰人。新鲜新气象,但我一如既往——请傻逼们离这里远一点,请你们自己酌情判断是否该站到傻逼的队伍里面。虽然我一直希望回避使用“傻逼”这个词,但是现代汉语里我在找不出另一个比这个词更精准的词汇了。

其实,你,或者你女朋友、你老婆、你妈、你姐姐或你妹妹可能长得还不如我贴出来的那些女孩照片好看,但你为什么就非要像个猥琐的傻逼一样,跟个下三滥一样用最龌龊的目光来看这些照片呢?我说“一群北京的诗人和文学青年济济一堂,用诗的纯净去融化地上的脏雪”,没想到迎来的是一群更肮脏的目光。

对不起,我没那个耐心陪你们玩这个傻逼游戏,我堵不住你的嘴,我还扫不干净你嘴里喷出的垃圾吗。

我相信你们在现实中都是正常人,干的都是人模狗样的事情,也希望你们在这里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