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

人都有自己认识的盲区,不懂的话就会出笑话。例子我就不举了,有闲功夫你们可以看看博客的留言。

这次写剧本,让我真的感受到不懂某个领域常识带来的困惑。所以每个细节都要咨询一些行家,是否合理。比如原来有一段写喝红酒的戏,红酒该肿么喝,也是有常识的,必须把喝红酒讲究的方式体现出来。后来咨询一个品酒师,给我讲了整套喝红酒的过程,我才知道,原来里面的学问这么多,通过这次咨询我才知道,原来常温下放置的红酒基本上都不能喝,用手一摸,发现很暖和,你可以扔掉了。这场戏本来写的很喜剧,还专门通过一个卖红酒的朋友找到一个1万欧元一瓶的红酒瓶子做道具,结果为了整体需要,这场5分钟的戏让我删掉了。

最让我头疼的常识问题就是行贿受贿,因为一直没有在政府部门工作,对腐败没啥直观认识,平时只能想像他们腐败,没有细节。但是剧情要求必须有一个行贿的情节,又不能有俗套,要巧妙的令人发指才行,想是想不出来的,所以我先写了一个版本的行贿受贿的桥段,放在那里不管,因为它肯定是错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合常理。

先改剧情逻辑问题,不然穿帮就闹笑话了。仔细一琢磨,这里面的剧情逻辑问题还真多。著名影评人奶猪给我指出一个逻辑问题,导致剧本的后半部分全改了——早知道不给丫看了。

剧情逻辑问题逐个消灭,最后轮到这个行贿情节了,为此我咨询了很多人,这时候我才发现,我那些在法院检察院律师所工作的同学是多么有用啊,打一圈电话,听得我胆战心惊,原来腐败高级到比好莱坞电影还戏剧化的地步了。同学一边骂着一边讲述腐败案例。戏剧永远没有真实的生活精彩啊。最终我选择了一个出人意料(对观众而言,对腐败者来说司空见惯)且场面简单的行贿方式。嗯哼。

43 thoughts on “常识”

  1. 两三年没去过帝都啦
    看你电影才是我进京的唯一理由
    片子出来要给个参加首映的方式
    谢谢三表

    Reply
  2. 我知道的人民公仆一种投资方式是,商人看中一个项目后通过小额信贷公司向公仆们借一百块,每天利息1万块。公仆都是投资大师!现在民间借贷利率规定不得超银行4倍,不知道投资大师们又有什么新点子了?总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Reply
  3. 我尝试写短片的时候,感觉要将毕生所学都用在里面,今天看到一个什么觉得不错就修改一下剧本,导致后来杂乱无章,到现在还没解决。

    Reply
  4. 这还算是有人可咨询的,我写小说写到科举,现代谁TM考过科举啊?查资料查得眼睛都流血了。真后悔当初干嘛写这段。就应该写“中举啦”,over!

    Reply
  5. 写剧本要多快好省可写科幻鬼神,行贿受贿的桥段如此这般,走霉运,烧大笔阴府钱,运转, 尤物来串门

    Reply
  6. 从认知心理的角度看,人类认知的一个重要途径是trial and error或者trial by error(试错法?)。比如拿一串钥匙开锁,一把一把试。

    常识是试错后的经验积累,可以直接排除一些明显不合理的选项。比如在一把一把试之前通过观察排除掉过大和过小的钥匙。但过多的常识也可以成为条框羁绊,变得过于保守。比如常识丰富对一切都说“不”的老年人。

    直觉是另一种判断方式,它来自我们生命的某个层次,这一层次是清醒的理性从来也不能完全进入的。直觉在这个心理层次活动,其洞察力比我们的理性认识还要更加确实,这也使得所有艺术工作者得以工作和相互交流。

    不过,在这种经由作品的交流中,光环效应(halo effect)是普遍存在的,爱屋及乌,造成你说的认知盲区。

    事实上艺术家普遍在某些方面不如身边那些有才能者:在行动的世界里,他们极少感到得心应手,行为可能缺乏决断,甚至会因为不断的自我怀疑而不能在才智的进取上做持久的努力。。。但是他们更为全面,因为在他们身上,各种官能生活、才智生活、情绪生活都是一体的。他们靠理性同时也靠情感思考;他们靠想象力努力与身外的自然万物紧密地结合成一体。他们全然一体,他们残缺不全,他们无法跟正常健全的人类依靠常识共同生活。。。

    Reply
    • 最后一句话我有不同看法.在我看来正常的标准是越接近自然的人越正常.而你所谓的依靠常识共同生活的正常健全的人类恰恰我是觉得他们不健全的.很多常识来自于建立的模型和其推导出的理论体系,而所有的理论体系都设定了前提条件以把讨论范畴缩小或者减少研究的干扰因素.所以,那些只是’理论’体系.

      人类的学识和常识来自对自然的观察,可是最后却把人隔离了自然,甚至反过来给自然穿小鞋.那些不能被称为常识.就好象没有音乐学院之前会唱歌的人为什么会唱歌,没有画院之前人为何会画画.

      在我的理解是,艺术触觉敏感的人比一般人更能感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但是大多数人是生活在人类给自己造的暖棚里.

      Reply
      • 有点惊喜哈~

        不过你这段话里有几个概念问题,忍不住想挑剔一下~

        1.常识与“理论”体系
        我理解你说的“科学”认知方法:先建立模型,提出假设,然后进行检测和观察,否定假设或者讨论其有效范围。这是一种刻意自觉的认知,也是目前科学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应用的认知方法。但我们所说的常识(common sense)通常是一种来自个体自发经验的经验法则(rule of thumb),不存在绝对的普适性。这两个概念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另外,无论“理论”还是“体系”都是大词,其含义我们这里说的事一般还用不上。

        2.学识、知识与自然
        人类知识(knowledge)是个复杂的体系,跟自然(人之外的自然)之间的关系无所谓因果或者对立。要建立两个概念之间的联系,请先确认这两个概念等量齐观,并且存在关联。用三表的话说就是“把馒头和萝卜放一块比较”。

        要是我说的不对请指正。

        Reply
      • 3.艺术与天人合一
        这个是另外的问题,见仁见智,我们另说。不太了解现在艺术理论界的情况,但是以前主流学者认为这是东西方艺术观念有很大差别的地方。东方艺术,无论中国、日本、印度都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对自然和人类命运的态度不是逃避、对立和抗争,而是怀着一种博大的同情和喜悦,有意识地努力把个体的生命融入万物所共有的千变万化的生命中去。

        Reply
        • “无论中国、日本、印度都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
          对自然和人类命运的态度不是逃避、对立和抗争,而是怀着一种博大的同情和喜悦,有意识地努力把个体的生命融入万物所共有的千变万化的生命中去。”

          看得我笑了.貌似现在的中国艺术离这个差远了.
          只存在论理了吧?

          Reply
        • 如果真要好好讨论的话,先要对’常识’这个词进行定义。还是算了吧,语言总有词穷的时候,全都阐释到位的话可以写书了,我都懒得讨论了。

          Reply
        • @haha:
          “看得我笑了.貌似现在的中国艺术离这个差远了.
          只存在论理了吧?”

          昨晚跟某青年画家聊到个体在时代中的无力感。他讲他挂职半年来的感受说很希望能放下自我,融入到国家时代命运(其实不过是某个组织机构)里去。我说东方艺术追求“气韵生动”,讲求“通达”,说到底是瞬间的“无我”境界。要进入这种境界,首先要找到自我,并使之足够强大。好像武侠里修成了的大侠,不带兵器,因为万物都可作兵器。在时代洪流之中,没有找着自我就谈放下,怕是像关闭免疫系统一样,随时有被消灭的可能。在高房价和重税之下,假如生存都成了问题,文艺青年只有变成二逼青年的份儿,那就不用文艺了。至于说接受组织招安,甘心当工具,那不是放下自我,那是出卖自己,出卖灵魂。

          要命的是作为一齐奔小康的亚细亚的孤儿,我们已经彻底回不去了。

          Reply
        • 请问,您觉得您自己的基因有没有出现变异?

          如果没有,那么就不要那么悲观。把自己与身俱来的基因好好呵护吧!如果它们不曾在汹涌的洪流里流失,那么一切皆有可能。耐心等待,任何一个时代都有开始和结束的时候,我们恰好在一个糟糕时代将要结束的时候。

          Reply
  7. 领导干部大吃大喝不花钱,老婆夫人玩高了也不能花钱,基本干啥啥都不能花钱,不然有你们好看的~O(∩_∩)O~

    Reply
  8. 首先谢谢你上次回邮。
    刚刚想在《奇怪了》留言,发不了的我在这里说啊。
    很久以前我接触过七田真照相记忆术,说是用某种方式经过一段时间坚持训练之后,脑袋可以像照相机一样把看过的任何一段图像留住。(当然是扯淡)
    其中提到了一个残像的概念,我从百度百科上找了摘来。
    “物体对视觉的刺激作用突然停止后,人的视觉感应井非立刻全部消失,而是该物的映像仍然暂时存留,这种现象也称作‘视觉残像“。视觉残像又分为正残像和负残像两类、视觉残像形成的原因是眼睛连续注视的结果,是因为神经兴奋所留下的痕迹而引发。”
    所以,我们长期盯着一片蓝色看后,把视线移到空白处,可能会发现刚刚看到的蓝色部分被黄色凭空代替了。
    看到了黄色的就说是看到了负残像,还是看到蓝色的就叫做看到了正残像,不同的人看到的可能不同。
    蓝色和黄色是互补色,红色和绿色是互补色。

    ^_^,说得怎么样?

    Reply
  9. @孔庆东:张家界工商局长黎圣喜因“操”劳过度,终于一丝不挂地累死在一个20多岁女子的床上,为缅怀这位年年考核优秀的爱民官员,群众送挽联,上联:赤条条来,深入裙中,海棠树上梨花颤!下联:光溜溜去,坚韧不拔,牡丹花下黄牛归!横批:畜生入死!其家属要求法医给个好听的死因。法医挥笔:舒服死了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