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

 “给你一个师长的位子,你老想着干连长的事情。”

十多年前,电视里正在播放美国电视剧《神探亨特》,我那时候在上学,学的是法律。《神探亨特》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就是丫一抓人的时候就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法庭上不利的证据。”虽然我们是学法律的,但是我们对亨特这句罗圈话仍感到滑稽,从戏剧角度来看,你抓人的时候,其实情形是很危急的,哪那么多时间去跟犯罪嫌疑人废话,先铐起来再说。后来老师说,这是美国的规矩。

其实,在那个时候,即便是我们法律专业的人,可能都意识不到这一点。后来一琢磨,发现人家这么做不仅很人性,也是对一个公民权利的尊重,哪怕他杀了人。随时随地都要提醒他有什么权利。不像咱们,处处显示着不尊重人权的行为。最典型的一句话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就不招,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罪?还他妈从严?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推出办案“十大禁用语”》,规定有些话检察干警办案时不能随便说,比如“不说就多判你几年!”“钱退出来就没事了!”“不老实交代就把你关起来!”……一个检察院专门这么规定,可见平时审理案子的时候到了多么荒唐的程度,这还是知法执法的机关,对于更多的普通老百姓呢?

什么叫法治社会?那就公民的法律意识普遍提高,知道自己的权利和义务都是什么,如果公民都知道这一点,你再做一些侵犯公民权利的事情就难了。这反过来就逼着你在法律上面完善,让法律进步,让政府职能部门无论干什么事情的时候都像到公民的权利不受到侵害。你知道的权利越多,你的自由空间越大,你的自由越大,你就越知道你该尽的义务。这是相辅相成的。

我们都处在靠影像理解事情的年代,说得不客气一点,人有点变得弱智。所以我只能举影像的例子你能更清楚,有一部美国电影,好像是《生死时速》,里面有个情节,基努·李维斯让人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乘客说:“我是纳税公民。”这时候还这么事儿逼,你一定觉得这个人找抽呢。但这个人做的一点都不过分。咱们有时候就不知道自己的权利在哪里,有时候即便知道了,觉得声张出来,也得不到尊重和保护,时间长了就自动放弃。因为政府职能部门一直无法改变的是尊重权利人的权利的落后意识。没错,中央天天嚷嚷搞和谐社会,和谐这玩意不是天天嚷嚷就能和谐的,首先要让政府职能部门在学会尊重他人权利的前提下去“职能”,其次是每个公民都该知道自己拥有哪些权利。中国人逆来顺受惯了,有时候你给他个师长的职位,他知道的还是干连长的事情。他为什么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干一些师长该干的事情?他自己都不知道该享有哪些权利。直到出了事,出了人命,才会想到用法律去保护自己。如果对自己享有的权利有个提前量,能避免很多麻烦。

公民的权利体现在各个方面,可是很少有人在思考。最近,李银河老师谈论一夜情、换妻,遭到来自各方的攻击,包括一些传统媒体。我一直关注李银河,我觉得她的观点没有错,她仅仅是告诉人们:你有这个权利。至于你是否行使这个权利,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用一句通俗的话解释就是:你有行使做师长的权利,但如果你还想当连长,也没人拦着你,那是你的选择。但是公众反应比较激烈。很多人在谩骂,当李银河告诉你有做师长的权利时,很多人只发挥了做班长的骂人权利。你说让中国人都有法律意识,该有多难。我的理解是,如果有一天,你在家里跟人3P,或者搞一夜情,这时候闯进两个联防的人,把你们抓起来,你首先应该意识到,你有享受3P和一夜情的权利,他们是没有权利干涉的。

当班长意识不到自己的师长权利时,就很容易拿出道德的标准来判断其实是一个法律层面的问题。人家李老师也没鼓励你天天玩一夜情。当然,这跟绝大多数人一上网就变得弱智有关系。退一步讲,即便没有关系,从感情上是接受不了的。没关系,你可以不作为,作为的人你也应该同时想到你该尽什么义务。李银河说:“长期以来,中国社会是一个崇尚集体价值而否定个人价值的社会,是一个在很多方面忽视个人价值和权利的社会,在性的领域,压抑尤其深重。”如果这句话放在法律背景上去分析,就容易理解得多,集体价值是什么?至少在中国,这个集体价值里面都缺少“法律”“人权”,当个体价值突显的时候,首先就是“人权”,就是你作为一个个体公民该享受的权利,没这个前提,你就谈不上个人价值。

肯定有傻逼会举出反例,比如这样道德不就沦丧了吗。所以说你不是在一个法治的环境生活,你也不知道什么是法治,你在享有某项权利的同时就意味着多了一份义务,权利和义务向来形影不离。缺少了任何一个,这个社会才叫真正变态。两者都缺失了,是大变态。

看着那些攻击李银河的人,我不得不动用了一点阴暗心理,那些“道德”的高尚者,你真的给他一次一夜情、潜规则的机会,估计他们都不会做柳下惠。这就是集体价值和个体价值的关系。当你扮演者群体当中的一个角色瞎嚷嚷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因为似乎你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哈哈,这一点很像三个代表。但是把你个体突出的时候,就代表你个人利益的时候,我就不信你守身如玉。

最傻逼的反驳这就是:你也一让你老婆(老公)跟别人交换么?如果你老婆(老公)跟人家一夜情,你答应吗?如果我们的判断还停留在这个层次上,就别指望中国进入法治社会了,活在宋朝该多好,三从四德什么的,社会也挺和谐。

从李银河的观点遭到围攻,让我想起在1982年左右中国开始进行普法,二十多年过去了,似乎没什么效果,中国进入法治社会,道路漫长。什么时候我们都习惯用法律而不是道德方式思考问题的时候,这个社会才能算进步。

11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明
2007年01月05日 2007-01-05 11:22:17

最近刚好在看《李泽厚今年答问录》。李泽厚对孩子在性的方面的要求是“三不”:不要得 艾滋病,不要怀孕或使别人怀孕,不要太早结婚。看来这样要求,对换妻,一夜情什么的是不反对的。

李泽厚同时提出了个“公德私德”理论。公德,更接近于法律。私德则近乎道德要求。你可以对自己要求很高,非常高,但对别人,对公众,你只能以不违法来要求。
感兴趣的不妨一看。

对于法律的普及,或者说法律常识的普及,的确是太不尽如人意了。我大学是学工科的,记忆中只有一门法律课。太欠缺了。

刘鹏举
刘鹏举
2007年01月05日 2007-01-05 23:32:09

一文站得高。
“长期以来中国社会是一个崇尚集体价值而否定个人价值的社会,是一个在很多方面忽视个人价值和权利的社会.”

我忍着
2007年01月06日 2007-01-06 6:56:00

这篇写的好!

整天讲道德不讲法律的那群…类人生命体,
实在是人间祸害…

前几天CCTV12的大家看法也有这么一初,
表演者:侯耀文类人体..

我忍着
2007年01月06日 2007-01-06 7:01:44

“装B犯,早晚要完蛋”
这句东北磕非常适合现在社会上的装B现象。
那些自慰道德高尚的装B人士们,
要认清下场啊.

茉莉爱桂花
茉莉爱桂花
2007年01月07日 2007-01-07 2:27:10

关说法理有什么用,我们是不是大陆法也不是普通法,而是办法大于宪法!办法也是法说,

闭关中
闭关中
2007年01月08日 2007-01-08 21:29:09

闲逛中,别的链接过来的,偶尔一瞧,发觉好像还是想说两句,为自己不老老实实闭关,鄙视一个先……

法治或曰德治这个问题,太大~~我只想到那个外国人看希腊老头钓鱼上前发问的故事……

性工作者合法化的问题,我想问一个问题,自由是什么?当一个人面对等价的A和B或者其它,他/她可以在自主理性思考前提下不受限制选择任何一个,我想这是差不多靠谱的,那么当一个人与别人自愿发生性行为了,这是自由;而这个人或者事后要一些钱或者不要,这也是自由,但是一个以性行为谋生的人,算得上自由吗?

一个人的肉体和一个人的精神应该不应该一体不分呢?如果一个人为了某些原因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对自己的肉体作出使用权的有偿转让——偶84学法学经济的,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说-_-“——或者类似行为,那么这样的人是一个自由人吗?在这样情况下很明显此人的目的不在性行为本身,而在于事件的有偿性~~那么这是不是说,为了获得物质,自由性行为的目的与结果的统一性在此人此时此事上被破坏了呢?性行为的自主本质是不是说被异化为获得物质的手段然后对抗于发生性行为的主体——人——的自主意识?这样到底算是获得了自由,还是其实是剥夺了自由呢?这样的状态是应该容许的吗?而导致这样状态的行为是应该容许的吗?

所以,只要不是所有的性工作者都独立思考地认为他们/她们在“工作”的时候是自愿,乐意或者只是说而不带有负面情绪的,这个合法化问题的合理性就不能成立,因为“性工作”的过程,至少是部分(在中国以及大部分国家里这就是相当大部分)人,其行为的本质和性质我想是违背自由主义的……

偶素新人,拍砖麻烦轻点0_0

大花猫
大花猫
2007年01月09日 2007-01-09 11:02:34

看了10篇,还是这篇比较有力度。
法治社会和道德社会

人喜欢用道德去要求和约束别人,轮到自己又换了规矩。

大糖
大糖
2007年01月10日 2007-01-10 13:11:17

这哪里是纳税人
这不是奴隶是什么
这哪里是人间
这不是地狱是什么

trackback
2007年01月13日 2007-01-13 15:04:15

[…] 不许联想 » 权利 什么叫法治社会?那就公民的法律意识普遍提高,知道自己的权利和义务都是什么,如果公民都知道这一点,你再做一些侵犯公民权利的事情就难了。 (tags: 权利) […]

林润兴伸冤
2009年02月06日 2009-02-06 21:23:18

权大于法律?权大于国策?
问苍茫大地:谁监督温州市蛮不讲理无懒政府行政不作为?
——林润兴伸冤(三)
中共温州市政府非法霸占(穷苦劳动人民)温州老人林润兴12平方米住房50年拒不归还,至今告状、申诉无门!共产党的天下,竟没有穷人说理的地方?都说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嘴巴唱得好听,为公在那里?为民在何处?问苍茫大地:谁监督温州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谁监督温州市政府执行国家政策?谁监督温州市政府执行《国务院信访条例》?
本案源于1959年,当时的市政府把典期届满出典人未回赎的,林润兴支付100元典款承典的12平方米的住房,当作出典人——资本家的出租房改造没收,实际上是违法剥夺了我承典房屋的典权,没收了我承典房屋支付的典款。市房管局于1992年把林润兴的承典房登记为国有,把非法霸占合法化。为此,林润兴老人无奈于2007年起诉市政府要求归还被市政府侵占的12平方米住房。被告邵占维市长的市政府说是落实政策纠纷,不属法院管辖,因此被法院驳回起诉。申诉人根据邵占维市长和法院的意见,按法定程序申诉落实政策,温州市房产管理局于2007年12月27日在《关于林润兴信访事项的答复函》(以下简称《信访事项答复》中答复,经查,你的承典房,典期届满,“出典人未回赎”;但“你户原承典的房屋已被纳入改造,属于国家所有。”如对答复不服,“可在接到本答复起30日内向温州市人民政府提出要求复查。”林润兴于2008年1月15日向市府递交复查要求——即《要求发还经租错改的房屋产权的复查申请书》,并附送有关证据材料(其中包括温州市房管局的《信访事项答复》的复印件)。尔后,市政府(经办机构市委、市府信访局)曾两次电告索要温州市房管局的《信访事项答复》的原件,林润兴即电告,同意送交原件核对,或送交原件后要求出具收据;但被告知要收取原件归档,不能出具收据。以致林润兴不能送交。2008年3月17日市政府(市府信访局)函告要求本人“请收此件后,尽快提供原件。”本人电告,还坚持原来的意见。林润兴惟恐市政府耍赖,于2008年5月22日向市政府(中共温州市委、温州市政府信访局)送交:[关于索要市房管局《关于林润兴信访事项的答复函》原件的答复]。林润兴在答复中提出;“至于你局索要市房管局《关于林润兴信访事项的答复函》原件一事,申诉人在电话中多次回复”,“鉴于你局要申诉人递交文件原件核对、存档,又不能向申诉人出具收到文件原件的收据”,恕申诉人无法奉送。“申诉人恳切请求,你局如对《关于林润兴信访事项的答复函》的真实性有怀疑,可以直接找市房管局核对,也可以要求市房管局送交一份该文件的原件给你局,你局完全有权利可以毫不费力气的这样做。”但林润兴递交申请书要求复查已五个多月,温州市政府至今未提出复查意见,并予以面答复。
《国务院信访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信访人对行政机关作出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书面答复之日起30日内请求原办理行政机关的上一级行政机关复查。收到复查请求的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复查请求之日起30日内提出复查意见,并予以书面答非法霸占民房,拒绝申诉人依法提出落实政策的复查要求,对申诉人的复查要求在法定的时间内不予答复,其行政行为违法,侵犯了申诉复。”温州市政府践踏宪法,贱踏法律、践踏政策、践踏民权,人的合法权益。为此,林润兴根据《宪法》、《行政诉讼法》和《国务院信访条例》等等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于2008年6月30日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被告温州市政府按照《国务院信访条例》的规定,对原告的复查要求,依法提出复查意见,并予以书面答复。但市中级法院的立案庭却口头告知,市政府不执行《国务院信访条例》的行政不作为行为,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不能受理。法院不管,政府不理。我要大声呐喊:问苍茫大地,我该上那里说理?
此致

伸冤人:浙江省温州市很无奈的穷苦老人:林润兴
二00八年七月一日((身份证编号:330302260719001)

附件:1、温州市房管局温房发[2007]64号《关于林润兴信访事项的答复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