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

今天回学院路母校,大学同学搞一个活动,拍卖。吃饭就在学校食堂。这个食堂我毕业后就没有再回来吃过,进校园,到处都是拆建,我找了十分钟才找到食堂,幸好,食堂还是当年的食堂,没拆。一进去就闻到久违的味道,这么多年真没变啊。那种亲切的回忆又回来了。

我们学校食堂的伙食在北京高校算是不错的,这得益于我们的师哥师姐,在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天天罢餐,听高年级的师兄们讲,罢餐的时候,他们把方便面袋串在一起,在食堂的楼上围了一圈。与此同时,北大、清华等高校罢餐运动风起云涌。逼着学校不得不改善伙食。但是很多学校改了一阵子又变回去了,我们学校还好,虽然还是很难吃,但比过去特别难吃还是有进步。

今天,他们要求食堂必须做当年的那些菜,宫保鸡丁、烧茄子。而且吃饭的时候不能用筷子,必须用大盆装菜。但不管怎么做,原来的味道是做不出来了。

罢餐之后是青年教师要求改善生活待遇,然后是学生要求改善住宿待遇。当年我在广播站做记者,去采访那些青年教师,一个老师敲着墙愤怒地说:“你听听,这是墙吗?说得不好听一点,晚上我跟老婆房事,都不能出声,一出声整个楼都能听见。”听到这里,我的脸绯的一下就红了。心想,我啥时候能搬到这栋楼里住呢?

青年教师开始贴大字报,逼学校解决,最后期限是5月1日,如果不解决,就如何如何。4月30日,他们贴了最后一张大字报,标题是:“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结果,学校把问题解决了。我想住到那栋楼里倾听的梦想也从此破灭了。唉。到现在都没听到过原生态的声音。

现在,人们可以不用为食堂伙食好坏操心,也不用发愁住宿条件,更不用担心听不到那种原生态声音了,担心的是毕业后没人要。这就叫生不逢时啊。哈哈。

42 thoughts on “食堂”

  1. 哈哈,前段时间在公司所在的院子里听到一阵非常销魂的声音,当时是早上9点左右,院子里的老头老太全都面朝某一窗户。。。。。

    Reply
  2. 我们学校饭菜也难吃,当年怎么就没人想过要罢餐呢?
    早点有这种交流多好啊!
    群众活动还是有些作用的,要是开放游行等权利,这国家里肯定天天有人要上街,我也要上。

    Reply
  3. 你也搬过几次家了,就没有听到过那原生态的声音?是不是你一搬进楼里,其他人也都跟着你一起压抑?哈哈哈

    Reply
  4. 我们学校也闹过罢餐,旗号“陈胜吴广”,结果策划人都被学校给处分了,有一个家伙就此事仿着鲁迅先生的调调写了一篇《论罢餐计划的流产》,然后,维稳办的人来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提罢餐俩字。。。

    Reply
  5. 晚上我跟老婆房事,都不能出声,一出声整个楼都能听见。
    启蒙先是音响,而后有苍井空老师实范,时代进步,趋近自然

    Reply
  6. 想起初中的时候整个学校就我们班全体住校,也曾因为食堂越来越贵罢餐三天,整个三天食堂都是空荡荡的,那时候也不允许出校门,只好请别的班的同学带方便面给我们。三天后食堂老板终于妥协降价。
    后来只有妥协社会,再没有能力为自己争取过一次了…

    Reply
  7. 我是新来的,是王老师的忠实读者。不过BLOG这样的地方来的却是少,可是这也挡不住浏览量往十万里去呀!火了~哈哈
    文化博客,于是乎~不得不火~

    Reply
  8. 我从食堂走了三遍,才要了三两米饭,7毛钱,还有一份炒大头菜,9毛钱,感觉这是我们学校最好吃的了,看上去都一样

    Reply
  9. 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生们也搞过好几次罢餐,但是每次都被辅导员和学生干部压制处理,可惜啊

    Reply
  10. 表哥好像又犯了个逻辑性错误:“现在,人们可以不用为食堂伙食好坏操心,也不用发愁住宿条件,更不用担心听不到那种原生态声音了”应该是“更不用担心听到那种原生态声音了”吧?我其实也很想听听。

    Reply
  11. 当年不光食堂楼上,寝室窗户外面也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方便面袋子,以示罢餐到底之雄心。你那些师兄师姐,护胃运动胜利前,天天吃方便面也挺不住了,纷纷前往其他学校打土豪、分田地,找老乡吃大户。本人流年不利,先后三次惨遭来自贵校的共匪洗劫。

    Reply
  12. 发评论试试。表哥兄弟也会脸红。学校食堂伙食差,教材差,有些老师先生也差不多很差。找谁说呢?原生态没进化完成的脸红表哥。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