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

自从到了北京之后,就有了邻居。在农村,理论上是没有邻居的,每户之间间隔很远,中间不是隔着一块菜地也是隔着一片庄稼地。我对邻居的概念是到了北京住上楼房之后形成的。

刚到北京,住的是筒子楼,后来搬进单元楼。跟父母住在一起的时候,邻居概念不太强,因为邻里之间的事情都是家长出面,直到我第一次搬出去住,才真正感受到邻里之间是怎么回事。

当初我住在马甸大中电器城对面的文联家属宿舍楼,进出总能看见说评书的。有一次我要采访刘兰芳,她丈夫给我的电话号码居然跟我的座机号码差不多,一问才知道在我住的楼后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用出院门的采访,要是采访对象都住一起该多好啊。

我跟一对老两口住在一个单元,那老两口对我挺好的,没事总给我点帮助,告诉我最近该干什么了,没事我也帮他们拿点重物什么的。相处很好。

但有一次,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儿,我住1606,另一个单元1607那家给我留了一个门条,上面写着:“1606,以后晚上做那事儿的时候声音能小点吗?”我出差回来看到门条后觉得很奇怪,难道在我出差期间有人撬开我的房门干了那事儿?那是栋老楼,估计当初盖楼的时候谁贪污了,所以偷工减料。平时隔壁穿着拖鞋走路我这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这要是嘿咻起来,绝对是扰民级别的。

有天晚上,我正在写稿子,突然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我小心翼翼把门打开,防盗门外站着一个人,我打开灯,看清楚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粉色的睡衣。“你找谁?”“你是1606的吗?”“是啊。”“我是隔壁的,我不是给您留过门条吗,这事当您面说我不太好意思说,我神经衰弱,您差不多就行了,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中间就没停下来过。”

这是谁呀,吃了一盒伟哥吧。这个误会以这个神经衰弱的人搞清楚她的楼上没事总看毛片而结束。因为这栋楼临街,噪音较大,我躺在床上,有时候还真听不清楚是隔壁还是楼上发出的声音。

当时还没有颁布《物权法》,不然这个神经衰弱的大姐可以告那个人。

后来我搬到了帽儿胡同的一栋楼,这是中央戏剧学院的家属宿舍楼,没事进出也能看见一些演员,传达室小黑板上经常写着一些演员的名字。有一次我就是被两个人对台词吵醒的。后来这些明星都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了,房子就租给别人了,于是我经常经历电钻之声。

这栋楼很破,新搬进来的住户大概都要装修一下,这难免就会动用锤钻,房子又非常不隔音,只要院子里有一家装修,你就能听得清清楚楚。倒霉的是我家楼上被一对年轻的小两口买下来了。这个破房子的设计非常不合理,于是楼上准备大修一次,基本上除了承重墙都扒下来了。整整两个半月的装修期,我是在电钻惊魂中度过的。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去理论。房主下班后过来道歉,看他的态度很好,我也就不计较了。

第二天,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自己被困在一个石头缝里,下面大水漫上来了,如果再不逃生的话,就会被淹死,这时候水已经淹没了我的脚腕,正在徐徐往上升,急得我大叫一声,醒了。抬头一看,我的天,我的天花板下雨了,下面的被子都湿透了。我翻身下床,跑到楼上,二话不说就把一个工人拎了下来。那工人看了一眼,说:是老楼。我又给房主打电话,告诉他再这样我就真告你们了。房主又是一顿道歉。

两个半月的装修期终于熬过去了,我的生活平静了。但让我愤怒的是,楼上一直没有人住,直到我快离开这个地方。赶上这么一个鸡巴邻居,真没办法。

当然,那地方总体来说还可以,隔壁家养了五只大肥猫。夏天我出来进去总能看到这五只猫在门口乘凉,这要是宰了能做好几顿吃呢。隔壁家还养了一只野猫,据女主人讲,这只野猫一直没人管,后来他们家经常喂猫,这只野猫也就成了常客。饿的时候来讨口饭吃。但有时候邻居家没人,野猫来吃饭,在门口叫半天,就悻悻离去。我买了一袋猫粮,如果邻居不在家,野猫来吃宵夜,我就把它弄进门,喂点猫粮。吃饱喝足,丫抹抹嘴就溜了。每次在院子里看到它,都跟见到天敌一样躲着我。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有时候我觉得这只猫跟很多专家教授一样,给点好处就变节,没事还装得挺有气节。

后来我搬家了。这里的单元结构是,一个门里有五个住户,有一家住户是一对老两口,人特好,我刚搬进来就把我叫去了,问寒问暖。后来大妈找我,让我去她家看看电视机,说电视没影了。我去了才发现,大爷没事鼓捣各种遥控器,不知道那个按钮按错了,没影了。我最怕弄这些点按钮的东西,折腾了半天,总算弄好了,然后告诉他们平时该怎么操作。但是,隔三差五他们就来找我,让我去帮助弄弄遥控器。我现在已经变成了遥控器专家。

有时候,朋友送我点吃的,量太大,我就分出一半送给老两口吃,蔬菜啊,水果啊,营养品啊。老两口也礼尚往来,送我点窝头啊什么的。

但是我的隔壁好像就不太好相处。有一天出门前,我把垃圾放在门口,准备下楼时丢掉。还没等我出门,女主人就敲门,说垃圾不该放在这里。我说我马上下楼。她说,还是我拎下去吧。虽说她帮了个忙,但我觉得,这是公共区域,为啥地方都被你家占去了,我放一会垃圾也不行?

我不爱跟邻居计较什么,下回注意就是了。但是,昨天一早,邻居家开始装修,不知道要往墙上安个什么东西,电钻钻了一个半小时,就算是挂金正日的神像也不至于这样啊。我出门看了一眼,大兴土木中。本想敲门提醒他们一下,想想还是忍了。一来我睡得晚起的晚,人家正常时间装修无可厚非。二来就算我理论了,总不能活干到一半就不干了吧,还是要继续。但我后来一想,星期天一大早装修,有点缺德了吧。

我找出《物权法》,还别说,以侵犯我的相邻权还真可以打110报警。《物权法》第九十条规定:“不动产权利人不得违反国家规定弃置固体废物,排放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噪声、光、电磁波辐射等有害物质。”但想想还是算了,警察现在正在抓上访的人呢,估计也没时间搭理我。

这边的邻居装修,且经常吵架,另一边隔壁最近买了一条狗,也不知道是啥牌子的,没事就像一些网民一样瞎鸡巴叫,搞得我睡不好。我最近去了郊外,在一家农村生产资料商店里买了一包毒鼠强,哼哼。

我跟邻居之间相处一向本着友好原则,比如我平时听音乐,声音都开得很小,就怕扰民,遇到什么不快的事情,马马虎虎能过去就过去,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搞杂不好。但我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素质,真该他妈学学《物权法》。

51 thoughts on “邻居”

  1. 我的左邻右舍都是黑人哥们, 基本上从晚8点开始到早4点,有时甚至到第二天9点,嘿咻嘿咻地间歇不断。。。看来黑哥们都是含着伟哥长大的。

    Reply
        • 证奸会为了怕股市进一步下挫,前晚突发要降准备金率,这是多大一利好消息,昨天就休假在家打算一心一意抓住这个利好,陶腾股票,结果大白天,隔壁都有人一直在嘿咻,我当时就静不下心来了。她们就不上班吗?你们不上班就不炒股看盘吗?白白夜夜的一直嘿咻

          Reply
  2. 我家农村的,到城市后,一直认为城市都是些不认识的邻居,叫隔壁人家,楼上楼下更合适。农村多好,四面街坊,八面邻居。

    Reply
  3. 这要是嘿咻起来,绝对是扰民级别的。还有猫丫狗丫,幸好没凑一塊,否则叫春三重奏,阉了或下放农村都有可能

    Reply
  4. 屯子,几条大土道,几排小土房,每家都有个很大的菜园子,房子侧后方有个大柴垛。
    东院邻居王长鸭子他媳妇可讷啦,跟他们自家东院的邻家男人郭大勺子吵架,后来打一块堆儿去了,俩人支起了黄瓜架子,郭大勺子竟然没有占到上风!
    前院邻居家女主人貌似在更年期,后来跟屯子中间满族那个姜小子一起跳大神,从炕上滚到地下,说是搬杆子搬来了蛇神。这个姜小子家里穷,本是高龄小伙,从此以后,别人都说他找不到媳妇了。后来,这个跳大神的女人跑山里去了,没了音信。
    西院邻居龚坏孩子,入了党。家里超生,闺女儿子一堆,也穷。有一次走路到镇上去,路遇别人的方便车,就想搭蹭,从车后面往上一窜,前胸撞在什么硬物上,当时没在意,后来起了脓包,恶化,死了。

    Reply
  5. 我家隔壁女邻居,是每夜一点到三点,不定时教训老公,糙话比男人说的都多,都响,男人总猫声的回应几句.有一夜实在受不了,敲门,男的点头说对不起,女的大吼,怎么了,我在我们家,你们管的着吗?报110啊.哎,这样的男人,不知道怎么会找这种夜叉,严重受虐型.

    Reply
  6. 城里的锁再多,有个锡纸三秒钟就开了,乡下的门再不牢靠,邻里间跟联防似的,贼见了都怕。安全感这玩意,不是摄像头照出来的。

    Reply
  7. 我還以為老家就算是屋前屋後的鄰居也算是鄰居,不過說真的,鄰居之事兒還真沒怎麼遇到過。倒是現在租房的樓下有一個婆婆,我早出晚歸只要見到都會叫聲婆婆。其他,就真沒了。

    哈哈。。。

    Reply
  8. 博主大错特错。

    农村才有正在的邻居,四面街坊,八面邻居。碰到啥事,都是邻居来帮忙。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就是因为邻居就在近邻,触手可及!

    Reply
  9. 楼下的楼下有个单身女人养了6、7条狗,厕所味道臭的一塌糊涂,能飘到我家厕所和阳台,搞得我家搬过来就没开过厕所窗户,找物业、居委会协调了很多次了,臭味依旧,真想找打狗队的人上门把她家狗都收了。

    Reply
  10. 邻居还好,动物吱哇乱叫就没法子。
    一看见你说想把猫狗炖了或者拿动物没辙的时候就想笑。

    Reply
  11. 我们家自从工业密集区(那地方让上海很多孩子得了哮喘)搬到现在的地方已经27年了,搬来有多久,邻居们就处了多久。有一个邻居搬走了,但搬来的人素质也不错;另有两户出租了,现在入住的也没什么扰邻的行为。有产权的人家轮流做楼组长,凡事有商有量不计较。这样的地方才是适合居住生活的地方。

    你真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了,为什么离了爹娘后就混得那么差,连摆张床的地方都不得安生。还买毒药想毒人家的狗,至于吗?那么恶毒。

    你以前在你博客说你体检都挺好,我还真不相信,建议你好好找个中医把把脉。你习惯熬夜,久熬夜肝肯定虚,肝主疏泻(有利情绪平稳);肝久虚,肝血不供,心必虚(心主神明,但营养跟不上);肝为脾之主,肝久虚,不能克土,脾亢上;肺为肝之主,营气、卫气皆由此出,而你抽烟,削弱肺气,子病犯母。心、肝、脾、肺都不正常了,您的肾还会正常吗?还那么不知好歹。整天昼夜颠倒,有多少精血也都虚耗了。人的病都由最初的情志失调开始的,好好回想回想从根子上把问题找到了,调养调养身体吧!

    Reply
  12. 我也遇到极品邻居了,楼上的一天到晚出现嘈杂声,在家还穿高跟鞋走来走去,半夜三更看电视开那么大声。反正还有很多杂声。明的暗的说了好几次还那样。谁能有好点的办法吗?

    Reply
  13. 你原来的勇气和魄力呢?居然做起两面派来了。胆小鬼啊,你调戏的是你自己罢了,你放底的也不过是你自己罢了。

    Reply
  14. 我的老家不一样,也是东北农村,可房子大多是成排连着的,邻居间只隔一堵不高的土墙,所以跳墙头是我们那时候大人小孩常干的事,两家邻居来往就那么跳来跳去的,久而久之,就有那么一块墙头出现了小豁口,跳的。如果某家夫妻吵架,邻居家的两口子马上就跳墙头过去劝架拉架了;某家有活儿需要人手,邻居家也会有人跳过去帮忙,农村就这样,处得好的邻居真的比远亲强。

    Reply
  15. 我家邻居才恶心,总是把垃圾放门口,而且大都不装袋啊,速冻食品盒子,饮料瓶,药盒子什么的,门口一堆就是一两天,真够讨厌的,我也想给他们写小纸条!

    Reply
  16. 要是周围住的都是黑猩猩呢,那现在的日子该多么自由、快乐。

    三表你千万别生气,一般房子装修好了要等半年左右才适合入住,以散散装修后的毒气。

    Reply
  17. 这个话题不能不参与。
    几年前生病请假在家休息,第一天早上就被尖锐的噪音吵醒,是那种持久的、金戈铁马似的噪音,用被子都盖不住。没办法起来,书一个字看不进去,电视声音都快听不见了。忍到快中午还没见有停的意思,只好上楼去看看,楼上主人和工人都在进出,完全没有搭理我的意思,没看见我似的按电梯下楼。我伸手按住电梯键,说我只想知道你们装修多久?我要不要避出去。话音未落,户主老头已经挥拳打来。我一个女孩长这么大,没学过这个,连骂人的话都没讲过一句,呆在原地目送对方下楼。
    后来从老头媳妇那里得知他们家装修厨房,那锐音是切割旧瓷砖的声音。他们复式的房子,厨房大,割了很久,装新的又切一回。从头到尾没招呼过一句,我头疼欲裂整个月。唯一的反抗是瞅见时针指向中午12点过就打电话给物业。
    从此后我见到中介带人看房就害怕,偏有这么多人把房子炒来炒去,卖个不停。

    Reply
  18. 小时候有次邻居家吵架,那媳妇一气之下拿根跳绳要去上吊,那动静地动山摇的搞的我当时复习考试都没法,别怪咱没同情心,那根跳绳还没我尾指粗。

    Reply
  19. 看到这篇文章我也来诉訴苦:我住底楼,上面还有四层,不知哪个没素质的穷b,经常有用过的卫生棉(cao打这几个字都犯呕)甚至满是污物的内裤扔下,日啊,tmd筋正日啊,有一次就用扫帚把这些恶心的东西挑到了楼道口,好让大家认认,后来还真消停了几个月,不过最近又TMD丟过一次,下次再有我要好好挂起来贴一个失物招领,妈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