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鼻子

 谁能告诉我,2006年,用中国话唱歌的唱片你记住了几张?反正我几乎没记住什么。即便在最中国流行音乐最萎缩的90年代中后期,都能听到一些不错的专辑,最不济的你还能听到一两首大街上流行的口水歌,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欲望的口水,没歌了。你别说我标准高或什么落伍之类的话,有时候我为了安慰自己,尽量降低标准,可还是够不到他们,你总不能让我卑躬屈膝吧。

我为了能让耳朵不闲着,开始听你们认为的老古董。你们往前听,我往后听,听刘文正,一对比才发现,前后完全是两种人类唱的。我一直认为,一首流行歌曲,它所包含的内容是有限的,但不管多么有限,它都被刻上时代的烙印。作为早期著名乐评人,我几乎经历了两个时代的流行音乐,而且完全是不同的。这其中的过渡非常不明显。昨天我在听刘文正,今天一睁眼睛,怎么一个没舌头的人都能成明星?美国30年代黑人的二逼过渡到今天的二逼,用了六十多年。我们从刘文正过渡到二逼用了30年,关键是,前后没什么关系,根本没有过渡。

现在,全世界的流行音乐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混浊。别老听那些发烧唱片公司鼓吹什么“纯净”、“天使般的声音”,你听过天使发声吗?就乱形容。其实这种纯净都是机器制造出来的,而不是心灵制造出来的。我老听卡朋特的歌,那叫纯净,现在美国哪个歌手的声音纯净?我喜欢听邓丽君和刘文正,那叫纯净,现在那个傻逼歌手敢说自己纯净?瞧你丫那眼神就透着混浊。那时候的歌词,不管写什么题材,哪怕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阿美阿美》、《俏姑娘》,都那么纯净。现在的歌曲,哪怕写贞节牌坊,都透着肮脏。没办法,世道变了,你不是处女了,你就是用微软的补丁修补也不是处女。有些时代一过去就不会再有了。我发现,同样的一个词,同样的一种情绪表达,同样是表达爱情,同样是泡妞的主题,过去和现在听起来完全不一样,过去歌手是用心动情歌唱,现在歌手是用欲望在唱歌,这欲望背后可能是歌手在咬牙切齿——我他妈凭什么出场费就比你低呢?新旧社会的差别就是在这里。

好多年前,在听欧美音乐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词:“好时光音乐。”最初我并没有在乎这个词背后的东西,后来慢慢有点明白,其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音乐听起来都像“海滩男孩”那样,而是一个时期人们情感和生活在音乐上的集中体现。你说现在美国人生活的也挺美好的,跟过去比也就少了两栋高楼,但是音乐就再没有那种感觉了。这是为虾米呢?因为少了一些纯真的东西。

我说过,我不喜欢人家叫我乐评人,一是我丢不起这个人,二是我也不认为我写的那玩艺儿叫乐评。我研究过古今中外的乐评,发现写的能把人唬住并且让人一眼就看出这东西叫乐评的文字,其实很容易。比如下面这段文字描述:在主歌与副歌间变调使用了弦乐四重奏,哀婉、凄凉和听着更让人心碎的吉他点缀更加烘托出歌曲的主题,那就是无助、绝望,歌手在副歌部分的演唱,像是绷断了最后一根琴弦,直到结束,你仍能回味出那根崩断的琴弦的回音……这种鸡巴破词随手就可以拈来,而且写得特别感性,其实人家作者可能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这段不着四六的文字忽悠下,你不信也得信。所以我最不爱写的就是这种装逼的乐评。但是,这种乐评的的确确是现在到处流行的一种文体——文学青年的听后感。

我一直觉得,一张唱片、一首歌、一本书、一部电影、一出戏……你老是挖它的内涵,根本挖不出什么。你的剧评写的再牛逼,也写不过一个普通的研究戏剧的人。你的乐评写的再牛逼,也写不过一个歌手,只不过人家不写,才让你选择填空。但是,他们写不过你的,可能是你对一个作品外延的挖掘。我更愿意把音乐放在一个时代的背景上去观察,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更多的东西。所以流行文化终究不是个专业、技术的东西,它是反映社会心理学的东西。什么时代的人听什么音乐、看什么电影,它一方面跟技术紧密联系,技术尽可能发挥到最大限度来满足人们的审美需要。到今天,技术已经无边,人们又不需要审美,所以做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东西。

美国有好时光年代,台湾也有,比如70年代民歌时期。中国大陆我怎么也没找到。80年代初期是李谷一那种中性歌曲,还带着政治色彩;80年代中期歌曲突然硬了,比如西北风,听上去终于有了性别之分,可你仔细一听,不管男女都是男性化的,这也不正常。90年代,终于男女有别了,可是又都变态了。21世纪,音乐已经不是人做出来的了,也不是人唱的了,它已经不是变态,而是异化。变态是你还能判断出来它的问题在哪里,异化是你一直按照逻辑判断下来,但是你已经不能发现任何问题,因为标准变了。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先看看大陆经历的时代背景:文革时期(1966-1976)、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时期(1976-1981)、反思时期(1981-1989)、变态时期(1989-1992)、市场经济时期(1992-现在)。从1966年到现在,我们经历的都是动乱、沉重、混乱和无序,哪有什么好时光,整个中国就像一个病人,从灾难中走出来,慢慢恢复身体,身体还没恢复好,就上激素,结果现在弄得特扭曲。

美国60年代出现那些美妙的音乐时期,我们唱的都是朋克歌曲,毛泽东这个大朋克,带着上亿的小朋克高唱着“Anarchy In China”,这时候台湾还处于戒严时期。文革结束了,人们开始反思,这段时期中国从一种沉重进入另一种沉重,但在这两种沉重交换的夹缝中,我们隐约听到了一种新的声音,现在回过头去听《请到天涯海角来》、《我们的生活充满眼光》、《太阳岛上》、《牧羊曲》……这些歌曲,确实充满阳光,因为中国人隐约看到了好日子的到来,但是人性的纯真还没有真正释放出来。接着就是大面积反思、寻根让文化从枷锁中寻求光明,这个时期可能是中国文化最活跃的时期,但还处在用黑色眼睛寻找光明的阶段。光明还没找到,就堕入另一个黑暗。这个时期的歌曲你听着都那么苦涩:《信天游》、《我热恋的故乡》、《黄土高坡》、《一无所有》。而就是在这些歌曲流行的同时,港台软绵绵的歌曲以强硬的方式刮了进来。一手软一手硬的流行音乐环境让大陆流行音乐不知所措,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代表作,都是代表港台歌曲创作。

在我们进入文革后半夜,台湾流行音乐繁荣了,进入了民歌时代,一批阳光灿烂的歌曲出现了。这批人成了后来台湾流行音乐的中坚,在台湾被西洋音乐侵袭到90年代末期,这些中坚才纷纷倒下。70年代欧美也没什么好时光音乐,开始流行朋克,比我们整整晚了10年。

开放之后,三个不同阶段的文化同时出现,这就比较好玩了。代表农业时代的大陆文化,代表工业时代的港台文化和代表后工业时代的欧美文化。然后,我们的农业文化迅速消亡(或让出舞台),马上进入工业时代,工业时代还没怎么弄出个模样,就立刻进入信息时代,到了信息时代,我们总算跟人家同步了。我们的孩子——终于不用输在起跑线上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由于农业文化与工业文化没有一个漫长的过渡期,所以在中国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工业文化,而恰恰这个时期中国处在不知所措的阶段(1980-1996),然后,农业文化立刻与信息文化对接,这就好比一个类人猿和一个人交媾,生出的孩子肯定是个怪物,因为这个文化基因链条上少了很多环节。表面上看,这种捷径让我们省了不少时间——一步让类人猿进化到人,相应付出的代价是文化残疾,比如少了个鼻子。如果每个人都没有鼻子的话,我们照样可以根据相对论找出帅哥和美女。不幸的是——遗传是不可逆的。

所以,我们的流行音乐现在就是没鼻子的音乐,因为我们意识不到还有鼻子这回事,所以也就无所谓了。但是看到人家总有鼻子,就怀疑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出个鼻子。我们就照着外面的文化开始制造,造出来一个,没鼻子,再造出来一个,还是没鼻子,他们急了,妈了个鼻子的,怎么就没鼻子呢?后来发现人家也慢慢退化到没鼻子的状态上,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本该就没鼻子。你看,我们现在玩的音乐,人家以前都玩过,人家用了六七十年,我们用了不到20年,我们浓缩了人家的人生精华,结果丢掉了鼻子,但大家都挺陶醉。

我还是喜欢有鼻子的美女。所以,我去寻找回来的世界,也许能得到一丝慰藉。听刘文正、邓丽君,才觉得歌该怎么唱,什么叫字正腔圆?刘邓大军才叫字正腔圆。别跟我说周二逼那东西也时髦,因为他就是短了一截舌头,没办法,就是基因出了毛病。

刘文正的歌涉及的题材非常杂,爱情歌曲、田园牧歌风格的歌曲、市井小调、雅致的,庸俗的交织在一起,但你觉得他有什么定位和形象上的矛盾么?没有。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歌曲都是符合一个大的工业文化背景下的审美。你看现在的歌手一出来就先给包装定位,吹的跟牛逼一样,可就是让人觉得挺傻逼的,为什么呢?因为把农业、工业、信息时代三种东西都搅和在一起了,所以不管针对什么人,都是小众,都没生命力,你要仔细分析现在每个歌手的案例,会发现他们都没什么外延,原来有外延的(比如崔健、罗大佑),也亲手给自己阉割了。作为受众,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个时代上,从常识角度,站在时代最前沿肯定没问题,可恰恰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大的错误,因为你站在没鼻子的行列里面。可是你想站在别的地方,对不起,没有了。所以,受众没有选择,但是他们可选择更多没鼻子的文化。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不用音乐视角去看刘文正的歌曲,而是从一个泛文化视角去看,会发现,他的歌曲里包含和触及的东西太丰富了。你会想到那个时代的爱情和人际关系,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白日梦,而且创作的出发点都是纯粹的,就是表达一种真情实感。《俏姑娘》、《阿美阿美》恶俗吧,但你从里面听不出俗,因为那是人在最放松的状态下最真实的表达。而且歌词是传统诗歌中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它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邓丽君的歌曲也是,她最流行的那些歌曲恰恰是最工业化的(包括30年代上海滩流行的歌曲,那时候上海很工业了)。

其实到了80年代,你仍然能听到一些很动人的歌曲,罗大佑、李宗盛这样的例子就不用举了,因为太有代表性。我就说说杨庆煌、马兆骏、李恕权这样不太红的歌手,现在听杨庆煌的歌,你会觉得他根本就是一个不太会唱歌的人,他连杨坤、沙宝亮都不如。很多好听的歌曲,杨庆煌其实唱的不怎么样,他按照今天的选材标准,肯定是被淘汰的那种。可是,听他的《会有那么一天》《超速的爱情》《铃声再想起》《听听你的声音》《年轻的战士》,从那种幼稚中能发现今天非常稀缺的真实,这些真实是机器时代歌手们压根就找不到的。马兆骏的《我要的不多》《第二名也无所谓》《那一年我们19岁》,还有李恕权的《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都属于这一类的,可能那时候还不太讲究制作、包装,可能那时候判断歌曲的标准和今天不一样,幸运的是,这几个在歌唱方面并不是很有天赋的人都把鼻子留住了。

香港、台湾把有鼻子的音乐传过来,我们在学的时候就把鼻子学没了,后来港台都没鼻子了,跟我们一样了,然后我们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进步了。这有点像武大郎开店,武大郎最满足的就是所有店伙计的身高都没他高。

没有鼻子,我们就没有好时光,只有好扒光、好脱光。如果从一个阶段来整体分析,最近这三十年,我们任何领域里的文化都没有得到一个真正舒展的机会,但是还要舒展一下,怎么办呢?不要脸呗,鼻子都没了,要脸还有什么用。

(以上论断同样适用于死去的国产电影和国产文学)

guest
15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老俚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10

我们所能拥有的一切
只不过像那乘风的岁月

冰杉来客
冰杉来客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23

难得坐上你的板凳。流行音乐最深刻的作用,就是让人回忆起它流行时的那段时光。往往,我们记忆最深的流行音乐,就是流行在我们的好时光的那些。直到现在听到《大约在冬季、《我只在乎你》,眼睛还常常会有些湿润。
老了,现在的流行音乐(如果那也叫音乐的话),听不清,也听不懂,更不会唱了。

哈哈鏡
哈哈鏡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33

和諧地毫無理由的“評論管理”﹖為什么總是兩副面孔﹖

爱火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41

每个时代都有它自己的特征,哪怕是没鼻子。如果时代造就了一种怪胎文化,凭我们这些驳客们唏嘘慨叹终究不能改变。或者说,怪胎们始终也有着怪胎的审美,我们的错误就是总想用正常的思维去判断他们的行为。流行歌曲不再是这个年代纪录岁月与青春的载体,只是无论什么年代,人自身对岁月的记载从未改变过,哪怕你有多牛B的面膜,岁月还是会没商量地催你老去。所以说,让他们去讲述自己的青春吧,我们是时候给自己的故事编一个好的结局或者新的开始了。

我今天还跟朋友说,这是个作家喜欢的时代,因为可以目睹沉沦。

孩子他爸
孩子他爸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50

我也是一煞笔记者,不小心看到了你的博客,我靠,没想到成粉丝了.想想都觉得脸红.

lingernw
lingernw
Guest
2007年1月8日 04:53

马兆骏06年出新专辑了
这是好事么?

7264
7264
Guest
2007年1月8日 05:12

“这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先看看大陆经历的时代背景:文革时期(1966-1976)、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时期(1976-1981)、反思时期(1981-1989)、变态时期(1989-1992)、市场经济时期(1992-现在)。从1966年到现在,我们经历的都是动乱、沉重、混乱和无序,哪有什么好时光,整个中国就像一个病人,从灾难中走出来,慢慢恢复身体,身体还没恢复好,就上激素,结果现在弄得特扭曲。”

让我怀恋八十年代。

Shawn
Shawn
Guest
2007年1月8日 05:40

我只觉得你特能写,这篇那么多字。。。

元首
元首
Guest
2007年1月8日 06:10

没歌听的年代。

kevin
kevin
Guest
2007年1月8日 06:29

按你得推论,推而广之,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文化氛围就是一个没有鼻子的怪胎. 而在这个大的氛围下的文化产物,也基本没有鼻子.不过,既然它们的的确确的存在,就有他们存在的道理.尽管享受就好了. 其实从另外的角度看也不错.
记得上次带一个40多岁的荷兰人在国内考察,他说他们这一代是没有激情的一代.因为,他们是生活在他们父辈已经把西欧建设好了的阴影下.从一生下来就享受发达资本主义的殷实生活.所以,我们还是好好享受这些在”伟大”变革时代的没有鼻子的脸们吧.

NM
NM
Guest
2007年1月8日 06:41

赞赞赞!
喜欢这篇!

现在听老摇滚,看老电影。
会发现怎么以前的人都tmd那么牛啊,摇滚如此乡村如此,连爵士也如此。电影就更不用说了,即使是30-40年代都已经辉煌得不得了,当代敢用能用的技法,都给这些时期的牛人们用腻了。60-70年代,更加是个颠峰。

后面的人,剩下的就只能拜去了。

现今的各式声音影像,看似五花八门五颜六色,比较恍眼,但把外衣剔去,全tm还是学来的东西,而且还学的不三不四。

NM
NM
Guest
2007年1月8日 06:42

可悲的时代,没有大师的时代。

royalblue
royalblue
Guest
2007年1月8日 06:50

头一次在表哥的地盘留话,以前我也在二房呆过一段时间, 我是属于只看不出声的,因为到处都是高人呐,呵呵.

只想告诉表哥,我也最喜欢刘文正和邓丽君.我的ipod mini 4G里有2G是他俩的歌. 在欧洲或晴朗或阴霾的天空下,听着我最喜欢的歌,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

最近我打算给当地人介绍中国的音乐,我知道我不够资格,但我又认为既然有机会让人家了解中国,为何不尝试一下呢? 还奢望表哥能给我一些指点. 谢谢!

小蓝

一
Guest
2007年1月8日 07:11

流行音乐,本身就是流行给一代人听的。当感觉到所谓的老歌更能打动你的时候,只能说明你的心态已经回归到了那个年代。经典的会历久常新,那些浮躁的只能扬尘一时……

Amelie
Amelie
Guest
2007年1月8日 07:18

整个近代中国史何尝不是一段痛苦的蜕变异化过程呢?从农业到信息,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寻不到方向的又何止流行音乐而已……
btw中国文学至少还有冯唐:P

茉莉爱桂花
茉莉爱桂花
Guest
2007年1月8日 07:34

死则死矣,新的却还没发现。
茅塞顿开而不忘乎所以,在心情愉快的基础上有所保留的怀疑。带三个表 是在等这么个东西吗?
等待下一次的蜕皮后可能会有这么个东西让三表满意了,不过得是蜕变不是退变。

女民工
女民工
Guest
2007年1月8日 07:40

“农业文化立刻与信息文化对接,这就好比一个类人猿和一个人交媾,生出的孩子肯定是个怪物,因为这个文化基因链条上少了很多环节。”

“(以上论断同样适用于死去的国产电影和国产文学)”

严重同意。

我们的文化现状确实就是一个怪物孩子,但这个前提并非是农业文化立刻与信息文化对接所致,而是“专制文化和市场文化对接”所致。说得再准确点儿,这个农业文化还经历了一场人类历史上罕见的暴力革命,血洗了农业文化中最纯朴的那部分内容。这种对接是可怕的。所以在文化艺术界就出现了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飞蛾扑火式的冲奥(奥斯卡)。其实,他们只要看看李安的谈吐和修养,就应该明白自己得不了奥斯卡奖的原因了。因为我们这个“文化基因上少了很多环节”。作为导演的他们,也缺少了很多人格的环节。由此看来,外国评委真的没我们想的那样傻。

流行歌曲我不太懂,只凭直觉欣赏。总的感觉是,现在的歌手,除了刘欢,已经听不进去任何人的歌了。我和刘欢是同时代的人。好的音乐应该是从心里流泻出来的。而现在呢?淫乐是包装出来的。现在的情况是,搞音乐的人想的是出场费,搞文学的想的是版税,,,没有再比这个更二逼的了。

三表虽不是美男子,但比起那些没鼻子的,三表是个真性情的人。如果三表前一阵不跟着崔永元搀和什么长征,在我眼里几乎就完美了。
===========================
回复:我马上就跟崔永元掺合长征去。

女民工
女民工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00

天哪,三表,你还在倒时差呀?这也好,我在新泽西,跟北京差十三个小时,正好昼夜颠倒。您要是老闹时差,倒方便我抢沙发了。

女民工
女民工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09

唉,您要愿意跟崔永元搀和长征,我也拦不住。完美不成,残缺美也是一种美。维纳斯断肢再接了,未必好看。
其实,小崔是个朴实的好孩子,可就是太朴实了,又闹了点儿病,,,,

走!
走!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09

怪不得照片上的三表同学看起来那么消瘦呢,就是让奥尼尔天天熬夜,他也得变成冯巩啊!

表女郎
表女郎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10

看三表的回复,眼前立刻蹦出一个人近中年雄性荷尔蒙却无丝毫衰减迹象的喜爱思考的bart。

kevin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13

《遇见我》

muziq
muziq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13

比我们大二十岁的人们,会不会认为刘邓大军也是怪胎呢?

有话想说
有话想说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15

佩服啊!三表哥说的痛快!严重同意楼上的观点

yueyue
yueyue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17

李安的谈吐和修养,笑,得奥斯卡的导演多了去了,个个象李安?扯淡
张艺谋陈凯歌的几部早期作品比小一半的奥斯卡片都强

耕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22

说不上来哪好,就是读起来一气呵成,过瘾。
现在的所有都商业化了。

N24
N24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24

喜欢这篇文章!

flyer
flyer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27

我觉得阿牛陈庆祥的歌简单动人,嘿嘿

月月石头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35

那我来推荐两位翻唱老歌的歌手,区瑞强和赵鹏.

有话想说
有话想说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35

误会,留言传上去后才发现自己的位置改变了。“严重同意楼上的观点”指的是“女民工”。

月月石头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38

我虽然生于79,但却喜听这些老歌.

笑语嫣然
笑语嫣然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44

好时光音乐,也许是在我们的好时光听到的那些东西

我让你不带帽子
我让你不带帽子
Guest
2007年1月8日 08:48

三表听这么多英文歌曲,应该也听听粤语歌,先推荐一下许冠杰
[00:00]印象 许冠杰
[01:46](烛光制作)
[00:13]谁令我当晚举止失常
[00:19]难自禁望君你能见谅
[00:25]但觉万分紧张
[00:28]皆因跟你遇上
[00:30]谁令我突然充满幻想

[00:36]谁令我音韵脑际飘扬
[00:42]撩动我内心爱情蕴酿
[00:47]为我拨开忧伤
[00:51]找得失去乐畅
[00:53]谁令我仿似初恋再尝

[02:08][00:59]我心中蕴藏 爱意千百丈
[02:13][01:05]怎许相依恋 永远心相向
[02:19][01:10]结伴上天际 似燕子飞翔
[02:25][01:16]双双去编写动听乐章

[02:34][01:22]谁令我朝晚苦苦思量
[02:40][01:28]长在我梦境永恒照亮
[02:45][01:34]令我万千猜想
[02:49][01:37]分不清去向
[02:57][02:51][01:40]留下了这个深刻印象

三表哥啊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02

娱乐致死的年代。

六光子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03

看完了,感觉有点偏激,时代在发展,上一代人总是看不惯下一代人,不代表下一代人的东西都是不合理的,适应自己的时代就好了:)

天涯瘦蛆
天涯瘦蛆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15

嘿嘿,我可以抱着我的王小波安然而逝,要是旁边放着黑客帝国第一集的碟片和性手枪的CD,那我就更是了无遗憾。

冒点杂音
冒点杂音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16

作为早期著名乐评人,我几乎经历了两个时代的流行音乐,而且完全是不同的。这其中的过渡非常不明显。

我说过,我不喜欢人家叫我乐评人,一是我丢不起这个人,二是我也不认为我写的那玩艺儿叫乐评。

===========================

三表是想说 在早期还算音乐的年代自己算是乐评人
现在到了淫乐时代,不愿再叫自己是乐评?

是我理解有误还是。。。。。其他?

小楼
小楼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18

你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发着对旧日时光无限怀念的呓语.虽然你还非常年轻非常……(下面省略约500字的赞美词)

试想一下,如果你成长于现在这个年代,等过个二三十年,你同样会乱发感慨说:周XX,真是用灵魂在唱歌的啊.

另:你写的这一句”这种乐评的的确确是现在到处流行的一种文体——文学青年的听后感。”

非常认同.一直不喜欢那些堆砌无数华丽词藻的评论文,每次看到这样的文章都想抽丫的:把舌头抡直了,好好说话!
所以,你是著名乐评人,而他们不是.

NM
NM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25

“张艺谋陈凯歌的几部早期作品比小一半的奥斯卡片都强 ”

瞧这话说的。
虽然不喜欢奥斯卡,但是我却不能小瞧奥斯卡,丫也不是白混的。张陈早期的作品,只能说是个杰作,大师级的作品,远远还够不上。

如果你长了眼睛的话,不可能看不到现在李安的谈吐修养要比张陈二b好。李操控各样题材的能力远超过现在的张陈二b了,没办法,在美国电影工业沉浸那么久,不是吃干饭的。要是李是在中国待的这么些年,这个环境和体系,也会把他搞的狗比都不是。

halah
halah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31

牢骚

小强
小强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35

小楼 Says:

1月 8th, 2007 at 9:18 am
你像所有的老人一样发着对旧日时光无限怀念的呓语.虽然你还非常年轻非常……(下面省略约500字的赞美词)

试想一下,如果你成长于现在这个年代,等过个二三十年,你同样会乱发感慨说:周XX,真是用灵魂在唱歌的啊.

====================================
说得不错,我看三表同志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怀旧在作怪。

水百合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36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年我都不再听歌的理由, 中学和大学时代听过的那些歌, 至今都无法被任何新歌去超越。那种纯真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也行真的不再会有好歌了。

有点反想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39

您的观点总是那么犀利,偶了您的像快半个月了。
我的blog主页,http://www.chgan.com,能否加个链接?
谢谢!

常言笑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43

听的却绝大多是那些我还没出生就已经唱遍大江南北的歌,我早就是个OUT到发霉的80后。

大康
大康
Guest
2007年1月8日 09:46

其实我很多时候也有很多感触,可是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直到看了表哥的文字后才依稀回忆到。
以前嫌频繁上来看不过瘾,于是3日1上,现在不由自主就到这里来“晓习”来了,变成1日3上了。
这也算得是进步???嘿嘿!

qq2008
Guest
2007年1月8日 10:02

好文NB文

wulala
Guest
2007年1月8日 10:06

一目十行看完了《没鼻子》。

老兄在这sb横流的年头也挺躁的。

人们都喜欢瞎JB折腾。

Foxkid
Guest
2007年1月8日 10:06

也许是我没表哥那种境界吧……2006我记得的音乐还挺多的

我想你会变这样都是我害的。我们都是好孩子。我们的纪念日。My Life Will。还有女爵。

喜欢台湾的独立音乐。也许还没有变成没有鼻子的吧。个人意见。

接近中午
接近中午
Guest
2007年1月8日 10:17

这是我看你博客以来,看到的最好的文章

wenzhiming
Guest
2007年1月8日 10:19

现在的歌手一出来就先给包装定位,吹的跟牛逼一样,可就是让人觉得挺傻逼的,
————————————————————
说的太对了。
现在我就常常困惑,我该听什么歌?因为根本没有以前那么好听的歌曲了。
虽然没看过超女的比赛,但看了很多超女在一些舞台或演唱会上的演出,实在不咋地。一般选手签了约,签了唱片公司,一个个就被包装成傻比样了。
可是,听老歌总让人觉得和时代脱节。

1 2 3 4
154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