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鼻子

 谁能告诉我,2006年,用中国话唱歌的唱片你记住了几张?反正我几乎没记住什么。即便在最中国流行音乐最萎缩的90年代中后期,都能听到一些不错的专辑,最不济的你还能听到一两首大街上流行的口水歌,现在已经到处都是欲望的口水,没歌了。你别说我标准高或什么落伍之类的话,有时候我为了安慰自己,尽量降低标准,可还是够不到他们,你总不能让我卑躬屈膝吧。

我为了能让耳朵不闲着,开始听你们认为的老古董。你们往前听,我往后听,听刘文正,一对比才发现,前后完全是两种人类唱的。我一直认为,一首流行歌曲,它所包含的内容是有限的,但不管多么有限,它都被刻上时代的烙印。作为早期著名乐评人,我几乎经历了两个时代的流行音乐,而且完全是不同的。这其中的过渡非常不明显。昨天我在听刘文正,今天一睁眼睛,怎么一个没舌头的人都能成明星?美国30年代黑人的二逼过渡到今天的二逼,用了六十多年。我们从刘文正过渡到二逼用了30年,关键是,前后没什么关系,根本没有过渡。

现在,全世界的流行音乐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字:混浊。别老听那些发烧唱片公司鼓吹什么“纯净”、“天使般的声音”,你听过天使发声吗?就乱形容。其实这种纯净都是机器制造出来的,而不是心灵制造出来的。我老听卡朋特的歌,那叫纯净,现在美国哪个歌手的声音纯净?我喜欢听邓丽君和刘文正,那叫纯净,现在那个傻逼歌手敢说自己纯净?瞧你丫那眼神就透着混浊。那时候的歌词,不管写什么题材,哪怕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阿美阿美》、《俏姑娘》,都那么纯净。现在的歌曲,哪怕写贞节牌坊,都透着肮脏。没办法,世道变了,你不是处女了,你就是用微软的补丁修补也不是处女。有些时代一过去就不会再有了。我发现,同样的一个词,同样的一种情绪表达,同样是表达爱情,同样是泡妞的主题,过去和现在听起来完全不一样,过去歌手是用心动情歌唱,现在歌手是用欲望在唱歌,这欲望背后可能是歌手在咬牙切齿——我他妈凭什么出场费就比你低呢?新旧社会的差别就是在这里。

好多年前,在听欧美音乐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词:“好时光音乐。”最初我并没有在乎这个词背后的东西,后来慢慢有点明白,其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并不是说音乐听起来都像“海滩男孩”那样,而是一个时期人们情感和生活在音乐上的集中体现。你说现在美国人生活的也挺美好的,跟过去比也就少了两栋高楼,但是音乐就再没有那种感觉了。这是为虾米呢?因为少了一些纯真的东西。

我说过,我不喜欢人家叫我乐评人,一是我丢不起这个人,二是我也不认为我写的那玩艺儿叫乐评。我研究过古今中外的乐评,发现写的能把人唬住并且让人一眼就看出这东西叫乐评的文字,其实很容易。比如下面这段文字描述:在主歌与副歌间变调使用了弦乐四重奏,哀婉、凄凉和听着更让人心碎的吉他点缀更加烘托出歌曲的主题,那就是无助、绝望,歌手在副歌部分的演唱,像是绷断了最后一根琴弦,直到结束,你仍能回味出那根崩断的琴弦的回音……这种鸡巴破词随手就可以拈来,而且写得特别感性,其实人家作者可能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在这段不着四六的文字忽悠下,你不信也得信。所以我最不爱写的就是这种装逼的乐评。但是,这种乐评的的确确是现在到处流行的一种文体——文学青年的听后感。

我一直觉得,一张唱片、一首歌、一本书、一部电影、一出戏……你老是挖它的内涵,根本挖不出什么。你的剧评写的再牛逼,也写不过一个普通的研究戏剧的人。你的乐评写的再牛逼,也写不过一个歌手,只不过人家不写,才让你选择填空。但是,他们写不过你的,可能是你对一个作品外延的挖掘。我更愿意把音乐放在一个时代的背景上去观察,只有这样,你才能发现更多的东西。所以流行文化终究不是个专业、技术的东西,它是反映社会心理学的东西。什么时代的人听什么音乐、看什么电影,它一方面跟技术紧密联系,技术尽可能发挥到最大限度来满足人们的审美需要。到今天,技术已经无边,人们又不需要审美,所以做出来的东西都不是东西。

美国有好时光年代,台湾也有,比如70年代民歌时期。中国大陆我怎么也没找到。80年代初期是李谷一那种中性歌曲,还带着政治色彩;80年代中期歌曲突然硬了,比如西北风,听上去终于有了性别之分,可你仔细一听,不管男女都是男性化的,这也不正常。90年代,终于男女有别了,可是又都变态了。21世纪,音乐已经不是人做出来的了,也不是人唱的了,它已经不是变态,而是异化。变态是你还能判断出来它的问题在哪里,异化是你一直按照逻辑判断下来,但是你已经不能发现任何问题,因为标准变了。那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先看看大陆经历的时代背景:文革时期(1966-1976)、拨乱反正改革开放时期(1976-1981)、反思时期(1981-1989)、变态时期(1989-1992)、市场经济时期(1992-现在)。从1966年到现在,我们经历的都是动乱、沉重、混乱和无序,哪有什么好时光,整个中国就像一个病人,从灾难中走出来,慢慢恢复身体,身体还没恢复好,就上激素,结果现在弄得特扭曲。

美国60年代出现那些美妙的音乐时期,我们唱的都是朋克歌曲,毛泽东这个大朋克,带着上亿的小朋克高唱着“Anarchy In China”,这时候台湾还处于戒严时期。文革结束了,人们开始反思,这段时期中国从一种沉重进入另一种沉重,但在这两种沉重交换的夹缝中,我们隐约听到了一种新的声音,现在回过头去听《请到天涯海角来》、《我们的生活充满眼光》、《太阳岛上》、《牧羊曲》……这些歌曲,确实充满阳光,因为中国人隐约看到了好日子的到来,但是人性的纯真还没有真正释放出来。接着就是大面积反思、寻根让文化从枷锁中寻求光明,这个时期可能是中国文化最活跃的时期,但还处在用黑色眼睛寻找光明的阶段。光明还没找到,就堕入另一个黑暗。这个时期的歌曲你听着都那么苦涩:《信天游》、《我热恋的故乡》、《黄土高坡》、《一无所有》。而就是在这些歌曲流行的同时,港台软绵绵的歌曲以强硬的方式刮了进来。一手软一手硬的流行音乐环境让大陆流行音乐不知所措,这时候已经没什么代表作,都是代表港台歌曲创作。

在我们进入文革后半夜,台湾流行音乐繁荣了,进入了民歌时代,一批阳光灿烂的歌曲出现了。这批人成了后来台湾流行音乐的中坚,在台湾被西洋音乐侵袭到90年代末期,这些中坚才纷纷倒下。70年代欧美也没什么好时光音乐,开始流行朋克,比我们整整晚了10年。

开放之后,三个不同阶段的文化同时出现,这就比较好玩了。代表农业时代的大陆文化,代表工业时代的港台文化和代表后工业时代的欧美文化。然后,我们的农业文化迅速消亡(或让出舞台),马上进入工业时代,工业时代还没怎么弄出个模样,就立刻进入信息时代,到了信息时代,我们总算跟人家同步了。我们的孩子——终于不用输在起跑线上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由于农业文化与工业文化没有一个漫长的过渡期,所以在中国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工业文化,而恰恰这个时期中国处在不知所措的阶段(1980-1996),然后,农业文化立刻与信息文化对接,这就好比一个类人猿和一个人交媾,生出的孩子肯定是个怪物,因为这个文化基因链条上少了很多环节。表面上看,这种捷径让我们省了不少时间——一步让类人猿进化到人,相应付出的代价是文化残疾,比如少了个鼻子。如果每个人都没有鼻子的话,我们照样可以根据相对论找出帅哥和美女。不幸的是——遗传是不可逆的。

所以,我们的流行音乐现在就是没鼻子的音乐,因为我们意识不到还有鼻子这回事,所以也就无所谓了。但是看到人家总有鼻子,就怀疑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出个鼻子。我们就照着外面的文化开始制造,造出来一个,没鼻子,再造出来一个,还是没鼻子,他们急了,妈了个鼻子的,怎么就没鼻子呢?后来发现人家也慢慢退化到没鼻子的状态上,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本该就没鼻子。你看,我们现在玩的音乐,人家以前都玩过,人家用了六七十年,我们用了不到20年,我们浓缩了人家的人生精华,结果丢掉了鼻子,但大家都挺陶醉。

我还是喜欢有鼻子的美女。所以,我去寻找回来的世界,也许能得到一丝慰藉。听刘文正、邓丽君,才觉得歌该怎么唱,什么叫字正腔圆?刘邓大军才叫字正腔圆。别跟我说周二逼那东西也时髦,因为他就是短了一截舌头,没办法,就是基因出了毛病。

刘文正的歌涉及的题材非常杂,爱情歌曲、田园牧歌风格的歌曲、市井小调、雅致的,庸俗的交织在一起,但你觉得他有什么定位和形象上的矛盾么?没有。为什么?因为所有的歌曲都是符合一个大的工业文化背景下的审美。你看现在的歌手一出来就先给包装定位,吹的跟牛逼一样,可就是让人觉得挺傻逼的,为什么呢?因为把农业、工业、信息时代三种东西都搅和在一起了,所以不管针对什么人,都是小众,都没生命力,你要仔细分析现在每个歌手的案例,会发现他们都没什么外延,原来有外延的(比如崔健、罗大佑),也亲手给自己阉割了。作为受众,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该站在那一个时代上,从常识角度,站在时代最前沿肯定没问题,可恰恰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大的错误,因为你站在没鼻子的行列里面。可是你想站在别的地方,对不起,没有了。所以,受众没有选择,但是他们可选择更多没鼻子的文化。

如果我们换个角度,不用音乐视角去看刘文正的歌曲,而是从一个泛文化视角去看,会发现,他的歌曲里包含和触及的东西太丰富了。你会想到那个时代的爱情和人际关系,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白日梦,而且创作的出发点都是纯粹的,就是表达一种真情实感。《俏姑娘》、《阿美阿美》恶俗吧,但你从里面听不出俗,因为那是人在最放松的状态下最真实的表达。而且歌词是传统诗歌中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它符合人们的审美习惯。邓丽君的歌曲也是,她最流行的那些歌曲恰恰是最工业化的(包括30年代上海滩流行的歌曲,那时候上海很工业了)。

其实到了80年代,你仍然能听到一些很动人的歌曲,罗大佑、李宗盛这样的例子就不用举了,因为太有代表性。我就说说杨庆煌、马兆骏、李恕权这样不太红的歌手,现在听杨庆煌的歌,你会觉得他根本就是一个不太会唱歌的人,他连杨坤、沙宝亮都不如。很多好听的歌曲,杨庆煌其实唱的不怎么样,他按照今天的选材标准,肯定是被淘汰的那种。可是,听他的《会有那么一天》《超速的爱情》《铃声再想起》《听听你的声音》《年轻的战士》,从那种幼稚中能发现今天非常稀缺的真实,这些真实是机器时代歌手们压根就找不到的。马兆骏的《我要的不多》《第二名也无所谓》《那一年我们19岁》,还有李恕权的《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都属于这一类的,可能那时候还不太讲究制作、包装,可能那时候判断歌曲的标准和今天不一样,幸运的是,这几个在歌唱方面并不是很有天赋的人都把鼻子留住了。

香港、台湾把有鼻子的音乐传过来,我们在学的时候就把鼻子学没了,后来港台都没鼻子了,跟我们一样了,然后我们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进步了。这有点像武大郎开店,武大郎最满足的就是所有店伙计的身高都没他高。

没有鼻子,我们就没有好时光,只有好扒光、好脱光。如果从一个阶段来整体分析,最近这三十年,我们任何领域里的文化都没有得到一个真正舒展的机会,但是还要舒展一下,怎么办呢?不要脸呗,鼻子都没了,要脸还有什么用。

(以上论断同样适用于死去的国产电影和国产文学)

guest
15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板凳
板凳
Guest
2007年1月8日 17:03

《请到天涯海角来》、《我们的生活充满眼光》、《太阳岛上》、《牧羊曲》……

一听到这些歌名就使人陶醉到那些久违的旋律中,可是三表哥,是否正如你所言,歌曲是要结合它产生的背景来欣赏的,或许我们记起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那个时代?

过客
过客
Guest
2007年1月8日 17:56

嘿嘿,看看这100首老歌合不合您的胃口?!
http://mujita100.blogbus.com

小双子
小双子
Guest
2007年1月8日 17:58

我知道您不是乐评人,您不是
您不懂音乐,不懂音乐
所以您对音乐的感情,格外滴纯洁

e.t
e.t
Guest
2007年1月8日 18:46

昨晚看袁越写的那个《来自民间的叛逆》,后记描述的美国民歌节的场景,实在令人神往。他们这样的生活,就是享受生活。不是我们,为了显示、展示、炫耀,大家从一无所有,到“市场经济”的过渡太短了,“绝望之后,‘农业文化立刻与信息文化对接,这就好比一个类人猿和一个人交媾,生出的孩子肯定是个怪物,因为这个文化基因链条上少了很多环节。’”。从农业时代出来,面临这么多选择,不知道选择,大家不习惯拥有这么多选择的权力,不知道如何选择,就象您说的,“本来要你当师长,可你偏要干班长的活”,不是不要当师长,他理解的只有班长,给他师长当,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有机会了,就要挤进去,而不是满足于现有的,就像那笑话,“有钱了,买豆浆,一碗放糖,一碗不放糖,喝一碗倒一碗。”就是一句话,大家——希望这么说不要说什么不均的争论——可贫穷的怕了,拼命占有、炫耀,不是为了生活。
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啊,大家不知道该干什么,是没有了榜样。《教父》里那个富翁,有钱了,50多岁了,开始学发音、举止啥的,为啥啊,因为他要脱掉那个newmoney 的称呼,为了跟鄙视他的那帮子老贵族叫劲。《泰坦尼克》里也是这样的啊,彼此是在一些别人或许觉得无聊,实际更有意义上的事情努力,这样的努力,为后来者提高了门槛,于是所谓的三代产生贵族才有希望。我们呢?有钱了,无从选择,其实也是没有选择,开始是烧钱、摔手机,随后更加堕落。媒体更是推波助澜,到处点火,本来死水无澜的,趁着改革的风啊,吹在这广大无知的人民大海中,掀起的巨浪,进一步打击人们在“反思时期”产生的那些还算纯洁的心灵,经历了“变态时期”和所谓的“市场经济时期”,几乎没有了理性的声音。不知何人把持的媒体,在历经打击、筛选落后之后,没起到——也是无法起到推选榜样的作用,当时更加现实的人们也让真正优秀的作品难以领导大众,这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废都》,出版后,一位老师就说,这部书的面世,代表的整个文化界乃至社会的堕落。
西方,他们有“自由引导人民”,咱们现在也算拥有自由了,可大家却不知道往哪里去了。我们这不是迷惘的一代,是处在迷惘的中国的几代。

ps:很喜欢女民工。

fifi
Guest
2007年1月8日 19:42

说得好,我也爱听旧歌,现在的人唱歌有声音没感情,很多连声音都没有.

oldcheetah
oldcheetah
Guest
2007年1月8日 20:04

痛快!三表不承认是乐评人,我看该是平乐人,把丫的们都平了!!说起杨庆煌,真的留恋啊!记得前几年有个在外地飘着的哥们说想听《铃声再想起》,我翻了出来挂长途在电话里放给他听,当时在开车的他不知怎样,反正我是泪流满面了。
还有刘铮、还有李亚明……

蜗牛无壳@不老歌
Guest
2007年1月8日 20:22

。。。

梅雨时节
梅雨时节
Guest
2007年1月8日 20:22

一个人最爱的歌都是年轻的时候喜欢的,你觉得那些老歌纯真阳光,是因为你的心境纯真阳光,保不齐20年后会有个张六表说现在象周杰伦那样能写出动人歌曲的人已经不存在了!

三表有这些感慨,说明你已经老了!

天下第三酷
天下第三酷
Guest
2007年1月8日 20:26

wokao,创作力太旺盛了,一个下午的功夫,就写了这么大一~~~~~坨:)
喜欢复古归喜欢,但是无论如何,目前的状况总有它存在的理由。当年刘邓走红的时候,人们的思想多摸单纯,生活也多摸纯朴,所以那种曲风走红无可厚非。但是当今就是一个浮躁的时代,所以你也只有浮躁的音乐可以听。当然,由于长尾理论,象三表这种属于小众的,肯定会有唱片公司专门制作面向你这层面的歌——没办法,我又说到定位了——也许是大陆,也许是港台,也许是欧美,必有一款适合您。

云游
云游
Guest
2007年1月8日 21:15

現在可能只有梵唄(藏咒、佛音)、古琴樂、新世紀音樂聽起來相對舒服。資訊爆炸的時代還是讓行動力回歸上天所賜予的人性本能才能幫助降低激素能量吧!?

小三
小三
Guest
2007年1月8日 22:32

买书人 Says:
1月 8th, 2007 at 10:35 am
三表应该说的是一种怀旧的情怀,因为您太怀旧了,没有用发展的与时俱进的审美观来看现在的二B音乐,六七十年代生人都会认同您老,但八九十后的人们就认同现在的二B了,他们没有您的阅历,就没有您的感慨,人是时代的动物

请别一棒子打死,你不知道的并不代表就不存在。

双杰伦
双杰伦
Guest
2007年1月8日 23:17

我年纪不大,但也30好几了,虽说和表哥一样爱听老歌,但周节棍的歌一样爱听(不是全部)。他的词作者方文山传统文字功底较强,他俩在用现在年青人喜欢的方式传递着的他们对文化的认识,而且挺积极的。比如《听妈妈的话》——教育小孩子的、《本草纲目》——谈论国粹的、《红模仿》——教孩子别盲目崇拜偶像的……

表哥有空听一下 听不清看一下词 :P

john
john
Guest
2007年1月9日 00:10

所有说三表怀旧的sb们,听着:人只有在旧的比新的好时,才怀旧呢,其实是一种痛苦,一种无奈!

大家为什么在90年代不太怀念80,在80根本不怀念70, 因为那时的中国人对现实(艺术的)还充满了希望呢!!!!!!

MJ勺子
Guest
2007年1月9日 00:29

请表哥谈谈许巍,三言两语也成。

我靠!
我靠!
Guest
2007年1月9日 00:40

冒出这么多智者!

奶猪炖粉丝
奶猪炖粉丝
Guest
2007年1月9日 01:24

De la Soul

曾与您同床共枕的NB
Guest
2007年1月9日 01:35

还记得当年收听敌台时第一次听到刘文正声音时候的震撼,飞鹰3女侠,岳雷…时光飞逝如电啊.一直默默支持你这张臭嘴,这么多年一贯恶臭如彼啊,真NB.
丁老师在做何事?上次去上海王江帮我搞到达明一派的票,让我不禁又怀念起当年的音像世界歌迷会,那种打这歌迷会招牌的地下聚会太吊了.
=========================
回复:不知道咱俩还有没有同床共枕的机会了。
那天晚上香港电台的节目很好听。

ALANEGO
ALANEGO
Guest
2007年1月9日 03:26

没那么悲观。
起码现在的音乐很符合现在时代的特征,虚伪的人生也是人生,只不过也许你看不到好的那一天了。

没必要忧国忧民,做好自己就够了。

芦苇
芦苇
Guest
2007年1月9日 09:19

卡朋特一直是我的最爱
没有人可以超越
其实每个人的爱好都可能不一样
但是
大家喜欢的想念的一定有共同的因素:
是不是在音乐里找到打动自己的理由
邓伟标,葛沙雀吉还有朱哲琴,何训田的乐也都很不错啊
好乐,不一定是流行

锦衣夜行
锦衣夜行
Guest
2007年1月9日 10:11

10岁女孩小猪对我说:“如果周杰伦是我爸爸就好了,我们班的同学不知道有多羡慕我!”

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
Guest
2007年1月9日 11:35

怀念一首歌,不如说是怀念听歌时的时光,怀念青春不再的自己,怀念曾和自己一起听歌的人。
“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听你心里的那种颤动,那稀松平常的点点滴滴,在此刻加深--”。

dingdong
dingdong
Member
2007年1月9日 12:06

感触真多啊,我从小时侯就喜欢听歌,那个时候听歌的手段很少,电视是黑白的,频道少的可怜,所以就想尽办法听,全身心地追求它,后来有那种听磁带的小录音机,宝贝的不得了。买盘磁带不容易,因为穷啊。现在我还留着我当年不知道怎么省下来的钱买的磁带呢。我79 年生人。那时候的歌曲,旋律会在心里激荡,很久很久都丢不掉,觉得它好象根本就是长在心里的。我记得不光是我,那时候还有很多年轻人会用一个笔记本子抄写歌词,什么橄榄树,恋曲1990,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啊,反复练习直到把它学会,会唱了觉得真快乐。

snowsheen
Guest
2007年1月9日 12:17

……要评论下还真是不容易。
没什么,只是想说,当这个没有鼻子的时代过去以后,后来的人,还是会发现,这个时代的流行文化们,很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流行文化能作的只是这个,至于反映的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文化无能为力。其实,好坏?谁说得准呢?

生煎馒头
Guest
2007年1月9日 12:32

写的忒好

媳妇那天看满城尽荡黄金波的首映式,我惊讶的发现周二逼这个人,不光唱歌我听不清,连他说话我都听不清,我当时就觉得哪儿不对劲,今天总算明白“因为他就是短了一截舌头,没办法,就是基因出了毛病”

生煎馒头
Guest
2007年1月9日 12:34

音乐没了精神,只能称之为噪声;音乐人没了精神,只能称之为一群乌鸦

M
M
Guest
2007年1月9日 13:12

没听说过刘文正的名字,baidu了一下,啊,小时候听过的那些旋律在耳边响起,温暖又亲切。谢谢,:)

sardine2
sardine2
Guest
2007年1月9日 13:40

最喜欢看三表写这些知识性方面的东西

软文
软文
Guest
2007年1月9日 13:46

http://blog.sina.com.cn/u/5830920f010007ax
红楼选秀~~大家看看吧!这是现在的流行文化,在假正经恶搞自己文化的同时被人反恶搞了。

云无忧
Guest
2007年1月9日 14:16

前一段时间听人介绍了一个叫做哈狗帮的,呵呵,有点意思,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去年出来的~

你out了
你out了
Guest
2007年1月9日 14:30

人一开始怀旧,说明你已老了

现在是周杰伦的时代,是李宇春的时代,是she的时代,请对你不了解的东西闭嘴

大雨
Guest
2007年1月9日 15:40

音乐和文学方面说的没错,但电影方面我有不同的看法,最起码来说中国电影还有贾樟柯这样的人存在,建议你看看他的(个人认为站台深度何高度比三峡好人强很多),谢谢!

vanilla
vanilla
Guest
2007年1月9日 15:49

三表哥呀,知道你为什么会怀念邓丽君和刘文正那会儿吗?
那是因为那段岁月里有你参与的,难忘的,只能靠回忆来追思的曾经.其实现在的那些没鼻子,短舌头的歌手也只是在讨生活而已.
至于这生活档次的高低那就另当别论了.
歌曲这玩意儿说大了是艺术,说小了就是消遣娱乐.咱往大里说估计谁也没有资本探究,那我们来说说小的.
既然已经认定歌曲的作用就是种消遣娱乐形式,那这和享受人群就有相当大的必然联系.
哎,国民素质有高低,个人癖好有偏颇,审美眼光有长短.你不能拿着自己超人、牛逼的水准去丈量世人呀!要坚信十根手指头是有长短的。既然人家娱乐了世人,人家可就是公德无量啊,表哥你不也在另个领域娱乐大家,帮助大家,宣泄(宣传加发泄)自己吗?
终于知道党为什么要高举“与时俱进”的大旗了,虽然过去是美好的,过去是难忘的,但是你别忘了你是活在当下呀。但凡文人墨客发出“缅怀过去,嗔怒当下”的感慨时,从心里学的角度分析,这孩子要不就是不得志,要不就是真的老了。
我相信三表哥绝对不是以上两种,估计是“有话就说、言论自由”的先驱者。
时尚和流行本来就是一阵风般的热闹,当有些东西在流行过后依旧能被人注视想起,那它变成经典的可能性就很大啦。我发现再也没有比时间更具客观评论的度量尺了,也许在我们孙子辈时,人们会眷恋这没鼻子、短舌头的歌坛,会怀念JAY哼哼叽叽的唱法,以及歌词里的“中国风”和对一代人或好或坏的影响。
不是我们不明白,只是世界变化快呀!

大雨
Guest
2007年1月9日 16:14

补充一点,造成目前音乐/影视/文学不良现状的罪魁祸首不是艺人,不是制作群体,而是我们的广电总局,文化总署,他们希望看到这种"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现象,希望用这种愚民政策扼杀自由.

tranz
Guest
2007年1月9日 18:02

咸菜 Says:
1月 8th, 2007 at 12:25 pm

另外,Anyway,我觉得周杰伦还是有才气有想法的,看起来他很努力以他的理解在推崇中国文化,总比流水线制造的某些音乐要好,新专辑中《听妈妈的话》和《本草纲目》都是很可爱的歌曲,他一贯的很中国、很孝子的那种形象对青少年也是有好的影响的,也许时下的音乐都很糟糕,他总也比别人好一点。
—–
也没啥。就是不太利于普通话的推广。

e.t
e.t
Guest
2007年1月9日 18:04

大雨,我觉得这样说不全对。
广电总急,文化总输啥的确实没干啥好事,可也有大众包括所谓的精英无法抗拒诱惑集体投降或躲起来不引导大众的因素。
更重要的是断裂的传统让原来的文化金字塔崩塌、市场引导的大众完全群氓化了,一切以利益、攥取利益的速度为目标,没有的超脱的理想来引导,自然没有啥好东西了。

刘原2.0
刘原2.0
Guest
2007年1月9日 23:02

JB太长了,文章长,评论更长,就像很驴有长鞭一样,不看了。

粤语估计三表听不明白。所以推荐也没用。不过作词的林夕还不错的。

时代变了啊。。。。

未来孩子他爹
未来孩子他爹
Guest
2007年1月10日 05:48

不能全部苟同。

其实,音乐没变,变得是我们的年龄和心态罢了。

当你是孩子他爹的时候,你就很难再心平气和地去用心听孩子们唱的歌了。所以,要想跟得上流行,就要保有一颗孩子般的心。否则,你听到的将永远都是无病呻吟、垃圾。

06年让我最欣慰的是听到了James Blunt,虽然他的专辑也热卖,也流行,也占据榜首,可能在表哥的眼中也属于2B,也被不屑,但能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音乐和嗓音,且津津乐听之,有何不可呢?

多年后,当我再听You’re Beautiful,Goodbye My Lover,或许也会像表哥今天听刘文正一样的感触呢,谁知道呢?

谁说现在没有好的音乐,那是你没有听到。06年唯一让我泪流满面的一首歌,是Alan Jackson的一首Where were you (when the world stopped turning). 虽然只是一首为9.11而作的老歌,但第一次听到,就被吸引,马上在网上down了对着歌词来听,未完,泪已满面。

NM
NM
Guest
2007年1月10日 08:44

未来孩子他爹 Says:
1月 10th, 2007 at 5:48 am

不能全部苟同。

其实,音乐没变,变得是我们的年龄和心态罢了。

当你是孩子他爹的时候,你就很难再心平气和地去用心听孩子们唱的歌了。所以,要想跟得上流行,就要保有一颗孩子般的心。否则,你听到的将永远都是无病呻吟、垃圾。

06年让我最欣慰的是听到了James Blunt,虽然他的专辑也热卖,也流行,也占据榜首,可能在表哥的眼中也属于2B,也被不屑,但能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音乐和嗓音,且津津乐听之,有何不可呢?

多年后,当我再听You’re Beautiful,Goodbye My Lover,或许也会像表哥今天听刘文正一样的感触呢,谁知道呢?

谁说现在没有好的音乐,那是你没有听到。06年唯一让我泪流满面的一首歌,是Alan Jackson的一首Where were you (when the world stopped turning). 虽然只是一首为9.11而作的老歌,但第一次听到,就被吸引,马上在网上down了对着歌词来听,未完,泪已满面。
——————————–
其实三表的意思不是单单的指现在没好听的歌。好听的歌,任何年份都会有。好听,好看,这仅仅是一时感官上的感觉罢了。

但是最重要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会有多少?

寒香
寒香
Guest
2007年1月10日 09:15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奉刘邓大军,邓丽君我很喜欢,刘文正是谁不知道。

一锅粽子
一锅粽子
Guest
2007年1月10日 22:03

看到了杨明煌的名字,记忆中好象那时在校园中还算蛮出名的,专辑是不是叫青葱岁月?
至于李恕权,听的人就不多了,记得当时最喜欢的是那首
而马兆骏的,估计如果说张国荣的知道的人就多了吧

一锅粽子
一锅粽子
Guest
2007年1月10日 22:12

为啥那个回和无需要太多两个歌名不见了呢?困惑中

后知后觉
后知后觉
Guest
2007年1月11日 10:11

邓丽君确实字正腔圆,但说刘文正也字正腔圆太扯了吧,至少咬字是不大正的,有台湾人说国语的典型毛病。

冰淇淋的祈祷
冰淇淋的祈祷
Guest
2007年1月11日 14:38

现代的歌曲确实和电影一样,乏善可陈,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反映,难听的歌也会因为它伴你成长而觉得特别打动你。

coach
coach
Guest
2007年1月11日 17:33

李恕权?李寿全?

榨取火星
榨取火星
Guest
2007年1月12日 06:42

这文章说的现象基本是对的,就是现在的流行音乐基本都不能听。但是王晓峰的分析太离谱了,硬把音乐往政治变迁上扯,先有论点然后去凑论据,最后得出的只能是伪结论。现在的内地音乐没鼻子,那现在的港台音乐就有鼻子了?

为什么现在的流行音乐都不能听?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个现象不只是内地港台,同样也适用于国外。21世纪以来欧美有什么敢和上个世纪60-80年代比的流行乐摇滚乐么?上面有人说james blunt,拜托别恶心我了!

森森君
Guest
2007年1月21日 22:47

真的要信你写的就确实是一没心没脑的大SB了
少搞得跟一考古工作者似的
阴液而已
娱乐的东西 爽就可以了 不爽你就当SM 刺激刺激

妙玲
妙玲
Guest
2007年1月22日 15:11

現在的歌在說明這個世代啊!一樣的渾濁!

江晓月
江晓月
Guest
2007年1月22日 16:03

一句话,你老了。

娜娜
娜娜
Guest
2007年1月22日 21:18

你自我感觉很良好哦““`

你觉得你自己就不浑浊么“`别把别人就说的那么恶俗“

我不是处女我就不会去修补“`因为我不觉得我不是我就浑浊了“

效率
效率
Guest
2007年1月23日 18:55

感觉酣畅淋漓,也很有意思,呵呵

154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