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猩猩的起源

这段时间总跟我的书过不去,因为空间局限,当初做书架的时候隔断打得比较多,这意味每个隔断间的高度会变小,这就更意味同一类开本大小不同的书不能放在一起,这就更意味想找什么书就会变得很麻烦,常常要看一遍还未必能找到。所以整天看着这堆书运气。没事我尽量把一类书放到一起,实在不能放到一起的也要想办法把一类书一起放到隔断高一点的地方。

有一套书叫《外国现代派作品选》,是我在1987年7月1日在王府井书店买的(有人好奇我记性怎么这么好,我有先见之明,早就预料到多年后我从事文字写作是一个极具风险的职业,说话必须像科学家一样不能有半点疏漏,不然会被认为是伪造的,必须禁得住猴子们在文字之外的各种质疑),这套书打开了我了解荒诞世界的大门。这可能是我今天为什么看什么都荒诞的原因之一吧。

通过这本书我读到了贝克特、品特、博尔赫斯、海勒、金斯堡等作家的荒诞派作品。可能你不知道,那个日本右翼份子石原慎太郎也是个荒诞派作家,这本书还收录了他的三个代表作《太阳的季节》。

但我要说的是,这套书我真的认真看过的作品只有几篇,贝克特的《等待戈多》、海勒的《出了毛病》、金斯堡的《嚎叫》和凯鲁雅克的《在路上》。后来我一直到处寻找的冯内古特的《冠军的早餐》,实际上这本书早就收录了,但名字叫《顶呱呱的早餐》。

翻着这本泛黄的书,忽然发现,我还在里面留下过一些笔迹,在《等待戈多》“人们都是没知识的混蛋,像猴儿一样见什么学什么。”这句话下面还标注出来。

这是25年前的笔迹,我记不清当初为什么要把这句话标出来,可能是觉得写得很牛逼吧。联系到今天互联网这个时代,人们的种种行为,我不禁开怀大笑……再想到全世界只有我把在博客上留的人称之为“黑猩猩”,天哪,怎么就那么冥冥之中呢?难道这是黑猩猩的起源?

可能有怀疑论者说,你怎么保证你的笔迹是25年前留下的呢,万一是伪造的呢?万一是别人在上面画上去的呢?要通过鉴定才能证明你不是刚刚画上去的。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鉴你妈逼定!

64 thoughts on “黑猩猩的起源”

  1. 瞎质疑乱质疑很可能导致人们对质疑的普遍反感,集体意识的矫枉过正将导致合理质疑的存在也变得困难,这是前偶像方舟子的负面作用之一。乱象告诉我,科普作家的脑子也有进地沟油的时候。因为觉得其科学宣教合理而相信其人品,又由相信其人品而相信其其他的,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啊。

    Reply
    • 方舟子阴阳怪气的影射韩寒父亲,刨罗永浩他爸的祖坟,肆意践踏他人的隐私空间,你麻痹比不说话了?只准你装受害?人犯贱必要付出代价,出来混迟早要还。少鸡巴装可怜。该反思的是方舟子自己,当他把板砖拍向韩寒的家人的时候,他就应该懂什么叫活该报应!

      Reply
        • 方舟子说韩寒是个撒逼,文章都是他老爸写的,这用的着我给你个链接?你自己眼睛瞎了?刨罗永浩他爹的祖坟污蔑其家人我也不用给链接了,你自己看去。

          我说你爸是个文革余孽,文革的时候靠整人发家。你现在生个儿子也是个不学无术的臭撒逼,你儿子在学校里写的作文其实都是你写的,让他背的。

          这话你听着生气不,耳熟不?想报复我操我女儿不?你要是生气也耳熟,就闭上你的臭嘴,好好替方菊花反思一下。

          Reply
  2. 不知方科学家方圣人有没有如我们的老祖先孔圣人那样三省吾身,以真正科学的态度和严谨作风察鉴其打假、质疑所存在的证据和逻辑问题,都要成为笑料了呢。
    昨日见名古屋市长那番言论,不禁让人联想到方圣人,河村隆之的逻辑与方圣人很像也。河村隆之言:其父受到南京市民的友好接待,故南京不可能存在所谓的日军针对南京市民的大屠杀。方圣人不也如此推理吗?
    赞同三表蝈蝈的回敬之语:)。

    Reply
  3. 马上会有人说你最后一句没有风度,胡乱骂人!然后群体猎狗蜂拥而上揪住“风度”不停咬不停咬,咬得好像他们教主从未污蔑过罗永浩他爹是文革小将一样。

    Reply
  4. 我跟我养的狗一样,喜欢往自家东西上打记号,每买本书就立马在扉页签上自己大名,还写上购买时间。但由于人经常习惯了旧时间,结果我的书经常神经错乱的明明出版于2012年,上面的购买日期却是2011年。所以我好怕怕,怕方舟子们哪天指着这些“伪造痕迹”宣告这些书都不是我买的哟!

    Reply
  5. 又是不知所云的一篇文,跟我原来有一段时间写的博客一样,开头喜欢绕弯子,一般要是有了想损的目标就很容易这样,毕竟博客不同于出书,相比之下非常自由,想说逼说逼,想说妈说妈,实际上谁在自己的地盘都是很随便的,就比如说前些日子朝鲜金家死人了,结果一听说中国有人专门去吊丧,马上就暴了粗口。
    把人都看成猴子其实挺傻的,就跟书页上画线的那句话一样,因为只要这么一说,全世界人就似乎被拉到跟他同一个水平线上了,同时那个作者可能还会觉得自己是第一个发现这个问题的猴子而沾沾自喜,这就是以前的人的智商。
    我记得博主以前讽刺过类似的情况,似乎是说某些人说话总是喜欢先把自己拉到和自己一样的高度,其实把别人都当成猴子和此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个是把人拉到和自己一样高,一个则直接就把人踩到脚底下去了。
    这样自相矛盾的事其实一直都存在,一方面认为别人都是猴子不会思考,一方面有人动脑子跟他说话他就开始打起太极,“不禁开怀大笑”起来了,所以也难怪那句话被划了下来,其实对黑猩猩如此执着实际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找书就找书呗,关猩猩什么事?看来博主生活中还真是不能少了猩猩。
    把人称之为黑猩猩不是什么特色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因为这只是许多轻蔑态度表达方式的其中一种,亦或是表现出自己与别人不同的一种办法,这和穿奇装异服或搞“行为艺术”是一样的,非自然流露的主动表现一般都只能在表象上起到与他人相异的效果。结合博主的某些文章表明的态度来看,这是搞行为艺术吗?个人认为不像,是歧视吗?这个我说了也不算,我只要有自己的答案就足够了。
    每次想表达自己对黑猩猩这个称谓的不满时我都在想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有资格对此提出质疑?自己不过是免费能来此的无数过客之一,没人逼着我来这儿,不喜欢不来不就可以了吗?在别人地盘指手画脚成何体统?还真有人就这样问过我。这就是ren权问题的认识不同了,有的人认为在别人的地盘就应该鼓鼓掌,叫叫好,当当猩猩就可以了,在天朝就应该跟党走,支持党就可以了。我觉得呢,在没有剥夺表明不满和质疑权利的地方表明自己的态度是完全可以的,因此就这么做了,是不是要用黑猩猩这个词仍是博主的自由,只是我不会因为博主没在昵称前面后面加上“猩猩”而感恩戴德。我上网去的地界很少,除了科学松鼠会、嫣牛博、这里,其余的就是各种没被和谐的18网站了,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没觉得自己对黑猩猩这称呼有什么反应,那个时候比较懒,评论都懒的写,后来发现写评论的时候能有意外的发现所以才逐渐开始写回复,这才发现“我要当猩猩”那几个字,那真叫一个别扭,就好像要进一个地方,那地方的门故意设计的很低,得叫人低着头进去,就算能进去也会觉得不舒服。这不是心胸狭隘,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就算人人都知道从别人胯下钻过去不会死,可是也没人愿意去钻,这个“门”只是还没那么夸张而已。

    Reply
      • 希望改成我要发表评论,同时前面那句话改为??个人响应了“主题”,仅此而已。
        很抱歉我用了那么一大堆字来表明这么简单的一个态度,但是也请您理解,如果就摆那么一句话,您手一快可能就直接把滚动条滚过去了,多半不会看到,看到了估计也不当回事。
        我小时候遇到过这样一件事,姑妈家的小院角落里有一块地方,那块地方总是有人建议她建一个小仓库,放那些乱七八糟的没用又舍不得扔的东西,让院子显得更宽敞些,但姑妈一直也没听,那块儿地就这么闲着,这不是因为姑妈懒,而是因为那个角落曾经有野猫栖息,似乎还下过小猫,那块地方她是给野猫留的。
        那块地方和这里有些像,没人能确定野猫是否还会来,也没人能确定这里是否会有您认为的“人”会来。姑妈选择了给野猫保留那块儿地方,您是否会选择给人留门呢?
        最后补充一下,我姑妈的事完全是编造出来的,刚才可能暂时性的欺骗了您的感情,这主要是对您使用黑猩猩三个字的回敬。

        Reply
  6. 别激动,没人质疑你,没人想要去鉴定你书上勾勾画画发生在哪一年,没人对你哪年买的书感兴趣,因为你的博客文章都摆在这儿,风格文笔大家都听门清的,你也做过现场报告(关于音乐啥的),你的某个年龄段没有成为分水岭 – 让你此前此后判若俩人,你的知识见识智慧甚至骂人的用词大家都已经熟悉 – 保持了相当的一致性。如果有人质疑你的文章不是你写,那那个质疑的人一定会受到耻笑。但韩“天才”不一样,一个主要靠卖文为生的人,小时候文笔老辣,10几年后却连个短信都唠叨不清楚,让他谈自己的作品总是顾左右而言他,谈文学永远说不出个P来 – 拜托,这还不让人怀疑?他要是一个宅在家里的无名之辈也就罢了,既然靠写字成名挣钱,而且疯狂叫嚣如果找出代笔的人就如何如何,那就该接受读者和公众的质疑,出来走两步不就得了?

    Reply
    • 同感。自己写过的东西,当然不会每个都记得清楚,但看到那段文字仍想不起当时写作的情形,不太相信。写一手漂亮文章,语文会挂科,没见过,也不相信。

      Reply
        • “语文我真的觉得挂科也挺难的”你觉的挺难的,你是不是还觉得你是玉皇大帝?你是不是还觉得你是齐天大圣?你是不是还觉得全天下人都得跟你一样觉得“语文我真的觉得挂科也挺难的”人家考试爱过不过爱挂不挂关你屁事?韩寒说过有时候语文考试他觉得卷子出的很烂自己直接把卷子批改了,你连了解都没了解就在这“我觉得”,跟以前连韩寒的书都没看过就开口“我认为韩寒的书XXXXX……”的专家有区别吗

          Reply
        • 高考作为零分每年都有不少,知道原因吗?
          世界上还有“情愿”这两个字,有情愿讲,情愿说,情愿解释的,也有不情愿说,故意不说,唱反调的。
          用实验室做试验的方法质疑人文的东西,逻辑错误显而易见。

          Reply
  7. 方韩之争,从开始观战至今,虽然不认为方证据有力,但也逐渐觉得韩并不令人信服,作品中是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掺了沙子。
    真实的历程,演变过程总有机可循,经得起推敲。手稿算什么?你十年前写的,还是今天写的,能证明什么?

    Reply
    • 现在就是这种可笑的观点到处流行。妈 逼的按照工业标准生产的冰箱还有次品呢,作品怎么能按照工业标准一个样子呢?你是冰箱脑袋还是洗衣机脑袋?

      Reply
      • 我和韩寒几乎算差不多的同龄人,韩寒的书我差不多都买过,大部分我都很熟悉,这是事实,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是献媚。
        但是麻痹的海尔冰箱里出来一美的的,也是次品问题?写东西肯定是有感而发,想法有好坏,状态有起伏,但一个人的意识形态风格有机可循,特别是文字,个人气质死都改不了,这是不是可以达成共识?
        掺沙子就是掺沙子,气急败坏也没用。丘处机罗贯中的,谁掺了谁的沙子?
        没上过大学,写的东西能让上过大学的人马上想起当时上学的味道,只能是天才,或者去体验过生活。
        我说的掺沙子,比方舟子温和多了,这是真实感觉,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示弱。
        一戳就跳,摸不得,这才是猴子习性。

        Reply
        • 海尔里出来美的,那是你的孤证啊,哈哈。你看,你们都建立在方博士的教义体系下。可怜你还看了那么多年,早怎么没看出来啊?你觉得不好看,水平差,觉得上当了,被蒙了。这不是活该吗。

          Reply
        • 海尔里面出美的?你看到牌子了?你怎么知道那冰箱是美的牌?谁规定的海尔只能出一种冰箱?三表的话“作品怎么能按照工业标准一个样子呢?你是冰箱脑袋还是洗衣机脑袋?”写的很明白了,你的观点有点混淆逻辑啊,鲍勃迪伦风格变了你说鲍勃迪伦的歌不是他唱的?你喜欢的乐队出了张专辑质量不好你说这就是乐队伪造的?

          Reply
        • 再说说吧,希望能表达清楚,增加些理解。
          因为年龄段差不多,人生的青涩叛逆迷惑有点同步,所以一路追着看下来,有的是共鸣感触思考,收益良多。这一段记忆,本身挺美好,这不是一个人单纯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群体的经历。

          呵呵,所以,要是扯旗帜鲜明的站队,是三表多虑了。
          韩寒不是指路明灯,也不是青年人生的GPS,到底是谁写的至少造不成我人格扭曲,也不影响我人生发展,目前本人方向没有漂移,情感没有受到伤害,哪有那么多韩寒的怨妇。

          何况韩的书即使不指导我的生活,也是高质量的笑话书,看得挺乐呵,阅读挺愉悦,几十块钱,我已经觉得很值,又不是必需三黄鸡下的蛋才好吃,非得有个原产地认证才有味道,所以不觉得被蒙,没觉得上当。

          靠,说一路看过来的书水平低不是在说自己吗。

          每个年龄段都会有很多天才级的人分布在各行业,都挺牛逼的,也能让人敬佩效仿,我不是写字为生,行业不同,所以也谈不上对韩寒的羡慕、嫉妒或者是恨。

          同时,本人也不是方博士的高足,也不算完全同意方博士关于这件事的观点,三表您所说的那个“你们”,也许各有不同,大家不是靠那三五个脑袋才能找到人生的意义和目标。

          掺沙子的事又不新鲜,金庸大仲马,虽掺沙子不影响本人牛逼;还有雪米莉,有人可能会有印象,到韩寒这就绝对不能有,还是这个真没有?阅读中偶然一闪而过的疑惑,以前就存在,但是仅仅一本书而已,认真考究这个干吗,有很多其他的事要做呢。

          是不是会有这样的情况:
          大家金子都不多,不够铸个金佛,于是凑一块弄个金光闪闪的神像盖个庙,实现某个理想或者收点香火钱,只不过有的叫“悟空和他的师兄弟们寺”,有的叫“寒山寺”,是不是可能的?
          靠,难道我太阴暗了,惭愧。

          30岁的韩寒,到底行不行,还是自己说了算,反正有的是时间。

          说到此,绝对就此打住,保证。

          Reply
  8. 三表,韩寒事件的确会是很多人成长的一个分水岭,就是要更独立的去看这个世界。以我自己的感受:我不会去粉方舟子,也不是很在乎韩寒到底如何。但我通过看这事件中所展露的形形色色,突然让我想起三表似我小时候的一位兄长,仗义执言,敢作敢为,让年轻的我不免心生向往钦佩有加。待长大再遇见兄长时,他一贯的激愤却让我有些落寞和无语。或许三表兄,是不是你也该正视一下这些曾经的小弟妹们,也在成长呢?

    Reply
      • 正因为你不是孩子爸,所以你才不在乎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作为“偶像”对小孩的影响。多少学生幻想像韩2一样“7门功课红灯,照亮我前程”。韩2如果证明不了自己是个写作‘天才’,那么当年宣传的一切就都是假的,他就是个骗子,受蒙蔽的小朋友就会引以为戒,和父母斗嘴时不会再以韩2为榜样。
        这场论战再一次证明大家都是普通人,三表也同样,有私德,不一定有公德;一件事上有公德,另一件事上不一定也有。引用变态辣椒的变态漫画让人不齿

        Reply
  9. 我是两个女孩(一个6岁一个2岁)的爸爸,所以我比较关心她们的成长。回想自己走来的小半生,就像走在玉米地里,猫着身,抬头看不全天,低头没有路,迷迷糊糊磕磕绊绊一路莽撞,只留一身划痕,却没能走出这块玉米地。所以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别又被丢在玉米地,至少也能在一块麦田,虽然没有路,但她们能站起来辨别方向

    Reply
  10. 有一套书叫《外国现代派作品选》,是我在1987年7月1日在王府井书店买的

    =====================================================
    可以想见,方老师拿出放大镜,打开百度股沟必应,然后:“
    87年王府井有书店吗?
    7月1日是礼拜二,你不正在课堂里打瞌睡吗?怎么可能出来买书?
    尽管书买了,你就一定看了吗?你看了就一定看得懂吗?
    啊?啊??啊???

    Reply
  11. 我靠87年7月1号我还没出生,你已经看到人像猴儿一样这样的话了。哪天真的猩球崛起了,发源地指定是这博客。

    Reply
  12. 有人收集方先生的针对韩寒的语录么,自己看看呗。我看了几个,非常之幽默,我甚至一度怀疑,方舟子是在挖坑,让那些愚昧的人出来跳大神,或者说是与韩寒早早就勾搭好了,演这出对手戏,我猜想的结局是,方舟子与韩寒一起上电视,然后把整个事件无厘头的过程简述一遍,愚昧大众,曝光一些所谓的名人高智商,目的就是开启所谓的民智。这才是好莱坞大片。

    Reply
  13. 这个有趣。。。
    有罪推定这个玩意贼要命,反正我是没法证明自己绝对爱国这个事实的。。。

    Reply
  14. 解气,哈哈。质韩者中没见着会创作故事的,都照着韩文本跟着瞎编,也没见谁伸伸腿去找个人证什么的,毛都不如。当年鲁迅说文字可以杀人我辈似乎并不以为然,这回总算亲眼看了一回公母知们木子美们如何齐心下黑手的。
    碰巧我也买过这套书,好像是陆续出的,跑了几次书店才买齐八本。不枉当几次黑猩猩。

    Reply
  15. 这套书我也有哈,啥时候买的和有没有做笔记都一个大小伙子的年头不记得了,得回家翻出来瞧瞧,但没有全部看完这点应该和你是一致滴。不过当年看的这些闲书对今天自己的活命哲学还是很有帮助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