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洗了之

有一本书叫《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写得十分生动的书,用讲故事一样把过去的洗脑的历史一一介绍出来,从克格勃一直写到中央情报局。我看的直起鸡皮疙瘩,跟看恐怖小说一样。这书能在国内出版,有点不可思议。从教材到洗脑方式当年我们可是都照搬苏联模式的啊。

据说是苏联最先使用的洗脑术,但是“洗脑”这个词是中央情报局发明的。苏联人从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中获得启发。1956年威廉·萨特金在他的《思维战》一书中揭秘了巴甫洛夫式洗脑手段的本质,因为巴甫洛夫有一次在列宁格勒发洪水的时候发现了狗快被淹死,拼命把鼻子伸到水面,幸被人救了出来。但继续试验的时候,发现狗不分泌唾液了。濒死的恐惧启发了巴甫洛夫,恐惧就是对狗的洗脑啊。后来就用到人身上,至于怎么用的,书上说的很详细——太可恶了。

想起苏联的一个笑话:一位公民打电话到基辅电台问主持人:“共产主义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主持人说:“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为什么?”“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实验。”

这本书里有段话:“列宁似乎已经意识到只凭说服教育是无法造就出‘苏维埃新人’的。革命要延续下去,就必须把俄国人全都变成社会主义者。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要首先用在俄国,接着是中国、中欧的共和国,最终传遍世界。”

据书里讲,那些从苏联跑出来的人描述说,那种审讯方式简直像地狱一样,最后人的精神崩溃了,你问他什么他都承认。所以,当审判时被告人精神恍惚,西方人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比如给他们吃了什么药。其实苏联当年在医药用于审讯方面还比较落后,他们用的是诸如不许睡觉、睡着了就弄醒、强光刺激让你入眠、罚站、规定睡觉姿势、丧失时间概念、吃饭时间打乱、一次次写罪行交代、积极认罪遭到羞辱毒打、在不规则的房间里生活(比如屋子里的东西总是移动转动、墙上有各种变化的图案、扬声器里总是传出奇怪的声响、本来穿着衣服睡觉,醒来发现一丝不挂、本来脱了衣服睡觉,醒来发现穿的严严实实)……除了方舟子之外,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折磨。

后来英国情报机构和美国情报机构真的花了不少钱投入到这方面,希望能找到一些可以洗脑的药物,比如大麻、LSD等后来被认作是毒品的东西,或者墨西哥的毒蘑菇,都当作吐实药拿人做过实验,或者类似巴比妥酸盐的药物,但没什么效果,有时候很难断定药效发作后这些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从最初反间谍到反侦破,洗脑手段也在逐步升级,做间谍简直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詹姆斯·邦德怎么从来就没遇上呢?哦,有一集他遇到过,好像是吃了什么迷幻药。当然,英雄总是会化险为夷的。

关于洗脑,一般定义在审讯过程中,即采用非肉体折磨即精神折磨方式使人意志崩溃,最后认罪,就像书里描述苏联当年的审判一样,那些“罪犯”都争着认罪,都希望自己赶紧死掉。

在审讯期间的洗脑是带有十分压迫、集中、强力方式,在短时间内奏效的一种摧毁人的精神意志的方式,而且有些洗脑术只能持续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只能在这期间审判,过了点人家就清醒了。但有一种洗脑是长期、温和、分散的方式,让你慢慢接受某一种观念、信仰,最后对它确信无疑。

生活中我真的见过类似的人,他们可能对某种信仰并不真诚,但可能是久居某种环境,让他们对世界的认识跟我相差特别远,都说着普通话,用的简体汉字,但是好像不能交流。因为相互之间用词、语境和理解方式都是陌生的。以前我总觉得人家是被洗脑了才这样,后来发现,也不一定是,可能还是一个悟性的问题。或者说他们装傻只是为了能为了更好保护自己,为了那点既得利益,拼命去维护某些东西,但心里比谁都清楚。

所以我不确定,甚至不太相信他们被洗脑了。我以前采访过的人就有这样的,当时拍着桌子、扯着嗓子把采访做完的,我很生气,觉得对方被洗了脑,过后想想,这老狐狸其实比谁都清楚。可能他还在嘲笑我:你小子干嘛那么认真,我就是占点他们便宜啊。

还有一种疑似洗脑,是间歇性的,或者说是随机性的,说他们被洗脑都是抬举他们,在我看来他们就是没脑子,有啥可洗的。比方说有个东西是灰色的,有人说它是白的,且嚷嚷的声比较大,这时候就会有人过来附和说是白的;这时候有个声音更大的人说是黑的,且嚷嚷的时间也比较长,那些原来认为是白的的人就动摇了,最后加入了黑色行列;这时候又站出来一个人推心置腹跟你说它的的确确是绿的,这些人又怀疑自己了,最后加入了绿色阵营;这时一个认为是蓝色的人出来了……如果你总是跟着变的话,这时候你就成了疯狗,咬人一口人能的狂犬病。当然我这是夸张,真不会有这样的人跟变色龙一样变来变去。但我又想,如果招一批志愿者做实验,天天跟他们讲陈晓卿是白种人,最后一定有相信的。

当你排除你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就松了口气?未必。事实上,我们只要每天不断接受一些信息,就存在被洗脑的可能。它未必是让你交代什么罪行,而是通过诸如消费、学习、信仰、健康、愿望、交流等方式洗脑。我见过信奉某些信仰的人,最初进入某种信仰的阶段,都跟傻子、疯子一样,因为这时候正在洗脑过程中,前后对比十分明显。到后来慢慢习惯了,就显得正常了。如果这里的读者谁有信仰,不妨回忆一下,在想当初…………………………(注:本人不反对、歧视、嘲笑任何宗教信仰者)

当一个人的逻辑被催毁,洗脑就成功了。有人说,怎么去检验自己是否被洗脑了?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相对论,看你参照的东西是什么了。如果是个人就说你脑残的话,那你可要小心喽。

我认为洗脑的最高境界是自我洗脑,就是手里攥着《葵花宝典》的那种人。比如说那个*&¥%#·!你懂的。

guest
58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aubau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5:01

嗯,慢性的洗脑,更可怕。

三表哥休息的好晚。

en
en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05:06

剥夺所有感知,让人精神崩溃──逼供的好方法
制造灾难,让人们恐惧──政府控制人们的好方法

──Naomi Klein”Shock Doctrine”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05:21

真正的好酒,好像也能洗脑。使个人之间思想敞开沟通。道听途说,有两个人,在一起喝完过一箱茅台酒,沟通效果不错。残酷的手法,都是对付普通人的吧。非和平时期,搞政 治太怕人了。

bautau
bautau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5:59

洗了5k年,洗白了。

毛血忘
毛血忘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6:43

还有一种情况是反洗脑,关做到一定程度,就被选中去Zhong Yang Dang Xiao进行反洗脑。主要工作就是让那个老兄醒过来,恭喜他手机号摇到大奖,他被选中参与管理那些被洗脑的……但还要装作被深度洗脑的样子。

大忽悠
大忽悠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8:16

看这个之前看的柴姑娘的《熊之辩》,归真堂那位大妈就是个例子。

真可怕,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句话,我是个农民,我是个农民。

在不就说,我们归真堂能不能行,让国家说,国家说不行就不行,啥是国家啊?

player23
player23
Guest
Reply to  大忽悠
2012年2月28日 09:02

那大妈说的实话嘛,哪里被洗脑了。

南东山
南东山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08:18

葵花宝典有助提高国民平均素质,应在成年前推而廣之,是送大款官爷贵公子千金必备佳礼

野草博客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08:42

收藏此文了。那本书我也加入我的书单了。
感谢分享。

翻明
翻明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8:53

我是个粗人

apporc
apporc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9:13

最高境界是自我洗脑,有体验。

我觉得从出生起,大家都被当时的社会文化所洗脑。而且其实假如你能规避所有的洗脑,那又怎么样呢。就算你能完全保持着你自己的想法,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有时候,可能你所保有的自己的想法反而是精神错乱,不合逻辑。这种情况也是多有的。
文中的情况应该主要是讲人为的带有极强目的性的洗脑。

daisy
daisy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09:17

只有方舟子能扛得住!

板栗
板栗
Guest
2012年2月28日 09:23

想到一句话,要不适应他,要不改造他,对于我来说社会体制是共还是资,国内究竟到底比不比的上国外我不关心,我没有改造他的能力,只好适应他,在细节方面,比如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那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食品卫生,出行安全,这些才是我们在乎的,自我洗脑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保护,我没那么强,没有直面反抗推翻的能力及勇气,自我洗脑下,觉得自己无非是芸芸众生的一个,也就释然了

Ray
Ray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2:12

审讯期间的洗脑,韩寒肯定是受不了的,所以他洗洗睡了。方神子早就洗成了神,洗过一次,那个耐受力可就不一样了

坏笨蛋
坏笨蛋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12:35

当个正常人太难了,还是当猩猩好,好像还没听说猩猩有啥部位可以帮人治病。

大傻怪
大傻怪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4:00

或者说他们装傻只是为了能为了更好保护自己,为了那点既得利益,拼命去维护某些东西,但心里比谁都清楚。

公务员必备~!

……
……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4:10

“除了方舟子之外,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折磨。”——有时防范简直就是招惹。

真热闹
真热闹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15:18

方舟子那是帮别人洗脑

rick
rick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6:02

方舟子就是揣着明白当糊涂的典型

为评不败当猩猩
为评不败当猩猩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7:41

方老师绝对比东方不败高贵冷艳.

蒋素颜
Member
Reply to  为评不败当猩猩
2012年2月29日 00:02

这个形容好冷。

2月末的猩猩
2月末的猩猩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7:44

那啥,某国就是最大的洗脑公司,对老百姓更是本着一洗了之的做法,像传销,把金钱至上、道德丧失等等一系列的东西成功植入我们的大脑……

wichuan
wichuan
Guest
Reply to  2月末的猩猩
2012年2月28日 19:44

你这个某字,可以是中,可以是美,等等,都可能正确。

我在20多岁的时候,认为这个字应该是中,但现在认为这个字是美。这是真心话。30岁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最nb的洗脑是让你觉得不是洗脑的洗脑。

混乱的逻辑
混乱的逻辑
Member
Reply to  wichuan
2012年2月29日 20:55

你从20多岁到30多岁经历的意识形态转变让我想起一部电影《本杰明巴顿传奇》

小语
小语
Guest
Reply to  wichuan
2012年3月1日 17:25

如果说的是真实的,那你就是根本就没脑子,而不是被洗脑。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Guest
Reply to  wichuan
2012年3月30日 22:13

每个国家都洗的吧,只不过是洗的巧妙和洗的拙劣之分

三表的正经庆家
三表的正经庆家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19:02

自我洗脑,自己忽悠自己,自己还真信了。我早就认为方舟子达到这个地界儿了。

wichuan
wichuan
Guest
2012年2月28日 19:40

在当今社会,没有几个人完全没有被”洗脑“。现代社会是如此复杂以至于个人很难对每件接收到的信息进行验证。即使进行验证,你也难以避免其中的很多猫腻。

很多自以为没有被洗脑的人常常是被洗脑最严重的人。被洗脑最严重的人常常以为自己是没有被洗脑的人。

三表哥,你我也是被洗脑之人哦。

秋吻晖
秋吻晖
Guest
2012年2月28日 20:43

比较常见的是广播和放大喇叭式的,通过的重复宣传,夜以继日广播。制造一种紧张气氛,这时脑子就慢慢麻,之后成浆糊

我是一只猩猩吗
我是一只猩猩吗
Guest
2012年2月28日 21:55

知道您跟韩寒有交情,但也不必因此嘲弄方舟子。韩寒的确有可疑之处,当年有人推荐韩寒的文章给我看的时候,我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太过成熟,笃定,敏锐而文风犀利的年轻人啊。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Guest
Reply to  我是一只猩猩吗
2012年3月30日 22:17

公开嘲弄自己看不上的人是一种让我羡慕嫉妒但不恨的彪悍的勇敢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凭啥非让我填昵称
Guest
Reply to  我是一只猩猩吗
2012年3月30日 22:22

不要以为你做不到的事就没人能做到,做结论的前提是合理的逻辑和确切的证据,不是"我就觉得",谢谢。

飘来飘去
飘来飘去
Member
2012年2月28日 21:56

偶觉得,洗脑应该是一种方式,而不涉及传播的内容。我们可能被正确的观念洗脑,也可能被错误的观念洗脑。

flyingsquirrel
flyingsquirrel
Guest
Reply to  飘来飘去
2012年2月29日 18:05

这才是正解,把形式和内容剥离开来,才能判断是不是洗脑。论辩和诡辩总是很难分清,其实很多时候人们自以为在论辩,实际上做的事情却是诡辩

Timber
Timber
Guest
2012年2月28日 22:09

哈,你说到精神折磨那我就想起了《1984》里面史密斯被抓后的情形,如果是我真的就快快招供投降了

kkk
kkk
Guest
2012年2月29日 00:38

三表这些天关于这场争论的文章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不用洗脑~ 详见下拉到本页最底下就是最好的注解。不多解释,删了此留言也无妨,我只是告诉你一个长期关注你的网友的意见。

ici
ici
Guest
2012年2月29日 19:00

最后一句亮了:)

水泥
水泥
Guest
2012年2月29日 19:03

胆子太大了,居然敢隐射我们敬爱的腊肉,面瘫之流自我洗脑!!!

tiny
tiny
Guest
2012年2月29日 20:07

“有人说,怎么去检验自己是否被洗脑了?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相对论,看你参照的东西是什么了。”
文中这句话我觉得才是关键,被洗脑的人就是偏执狂,动不动说别人被洗脑了的人自己往往就是一个偏执狂。
洗脑就是要你从心眼里彻底信仰,那种精神摧残型的我觉得不是洗脑,只是摧毁了你的信念,没有信念的人也可以说是没有脑子吧,也就无从被洗了吧。

伯特兰
伯特兰
Guest
2012年3月1日 00:19

本来以为真是讲洗脑的,挺有兴趣。后来发现又在讲方韩,非常失望。为韩辩护的老是能扯出长长的大道理出来,方不许韩睡觉了吗、睡着了就弄醒吗、强光刺激让韩入眠了吗、韩积极认罪遭到方羞辱毒打了吗,又是文革又是整风又是洗脑,累不累!

伯特兰
伯特兰
Guest
Reply to  带三个表
2012年3月1日 15:57

……除了方舟子之外,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折磨。

从这句话联想开来的,不知道算不算过敏。
这篇文章讲洗脑讲逻辑,我也不知道这句话的逻辑在哪里。
如果文章中不提方舟子,您是否还会写这篇文章,
是就好。

伯特兰
伯特兰
Guest
Reply to  伯特兰
2012年3月1日 21:43

我以前采访过的人就有这样的,当时拍着桌子、扯着嗓子把采访做完的。。。

看看你上面的话,你不也在拍桌子,扯嗓子喊么?
当然了,人家喊是洗脑,你喊的是真理。

请问有没有感受到我的修辞讽刺与幽默。

换一个吧
换一个吧
Guest
Reply to  伯特兰
2012年3月1日 19:26

王小峰就是屁股决定脑袋,有圈子无是非,还不承认。看哪天韩寒出来说明真相,这家伙怎么收场。还以为自己多聪明呢,呸!

tristan
tristan
Member
Reply to  换一个吧
2012年3月1日 23:38

这话听着咋这么耳熟呢?哈哈。。就你这脑袋,连屁股都不知道怎么决定了。。

t38eory
t38eory
Guest
2012年3月1日 08:45

“所以我不确定,甚至不太相信他们被洗脑了。我以前采访过的人就有这样的,当时拍着桌子、扯着嗓子把采访做完的,我很生气,觉得对方被洗了脑,过后想想,这老狐狸其实比谁都清楚。可能他还在嘲笑我:你小子干嘛那么认真,我就是占点他们便宜啊。”

看这段我想到,难怪你会误会李敖大(学老)师,觉得他被大陆洗脑,
其实不然,他从来就是个机会主义者啊。

suli
suli
Guest
2012年3月1日 17:23

那人还要不要信仰了?信仰和洗脑有什么不用?

兰兰
兰兰
Guest
2012年3月1日 21:27

“除了方舟子之外,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折磨。”
好端端地讲洗脑方式,怎么扯出这句话?这里面的逻辑在哪?

吃啥啥不剩
吃啥啥不剩
Member
2012年3月2日 18:00

看到倒数第三段时,突然很想知道没洗过的脑子是什么样。我猜,一个没被洗过脑的人在别人看来似乎有分裂症,因为傻瓜从来不会得神经病。

liljenny
Guest
2012年3月2日 23:44

韩寒事件始于麦田对韩寒作品真实作者身份的质疑,然后是方舟子的加入。这两人当然有100%的权利这么做,但问题在于,代笔不是造假,也不是抄袭,如果没有当事人的积极配合,我不认为一个外人有能力找到确凿的证据。于是,这件事就变成了一个“不可证伪”的问题,熟悉科学的人都知道,“可证伪性”是判定一件事到底是真科学还是伪科学的黄金标准,于是,韩寒代笔这个质疑就不可避免地滑向了“信仰”的范畴。这就是为什么关于此事的争论会涉及到那么多人,而且双方全都剑拔弩张,谁也不买谁的帐。信仰嘛,是不可争论的,你信或者不信,只有两个选择。

————土摩托
大家选择不同而已。

天珑
天珑
Guest
2012年3月3日 02:49

极端方式毕竟大多数人没那个荣幸享受到。所以我们往往是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假装被洗脑,如上所述,进化成老狐狸。这是世界上最默契的神奇国度,鬼话连篇,心照不宣。要说真正把人洗脑的,让人爹妈都不认的,唯一个“利”字。

我來當猩猩
我來當猩猩
Guest
2012年3月4日 16:21

我的信仰就是無神論。

报复 讨巧
报复 讨巧
Member
2012年4月21日 12:26

雨中洗了洗脑。

58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