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撕不得其解

 我曾经认识一个人,有一个绝活,就是他一拍女孩的后背,女孩的胸罩啪一下就开了。有一次在他家里,俩人坐在沙发上聊天,他无意中跟我说有这能耐,我觉得他吹牛。这时,他的女朋友端着一盘水果,过来坐在他旁边,只见他很亲密地用了一个搂抱的姿势把女朋友搂在怀里,然后轻轻自在女孩的后背拍了两下,女孩突然下意识地捂住前胸,惊叫:“你讨厌啊,有客人。”然后,这哥们得意地冲我做了个鬼脸。

我当时被惊呆了。后来一琢磨,估计是这两位拿人寻开心,故意设计的。比如那个女孩的胸罩褂勾处改成了电门之类的开关,用手一按,啪地一下就开了。如果这哥们在大街上随便把一个女孩的胸罩后面的挂钩拍开,那就是真本事,可以上湖南卫视的类似展示绝活的电视节目上一展拍技。

我还是好奇,问他,什么原理?丫特不屑地说:“无他,惟手熟尔”。我说你有本事“一拍即合”么?他说还没练过。问他跟谁学的,他笑而不答,我估计不是跟魔术师约翰逊就是跟大卫·科波菲尔学的。他跟谁学的我也没继续追问,但是他的学生我知道是谁,就是那个跟珍妮·杰克逊演唱的贾斯汀·蒂姆伯莱克,他一拍珍妮的后背,全美国人民就饱眼福了。我当时就想,要是我能学到这一招,能省好多事。因为我遇到这事的时候,总是笨手笨脚,累得满头大汗,偶尔还招来奚落:看不出你是个业务不精的人啊。被羞辱的滋味不好受,就想,要像莎朗·斯通在《本能》里那样准备个冰钻一样准备一把剪子,上来甭废话,一剪子就剪开,拨“晕”见日。每每遇到百撕不得其解的尴尬情况,便陡生对服装设计者的憎恨。

所以,我讨厌复杂的东西。买回家一枚牙刷,研究半天,不知道该怎样打开,为什么不管是名牌牙刷还是非名牌牙刷包装上都那么繁琐呢?我家里有个加湿器,我特别不爱用,就是因为每次灌水的时候,拧那个盖的时候特费劲,感觉设计者没学过滑轮和杠杆原理。有时候,一件简单的东西,能把人逼成大力士。反正设计者从来不是出于人性考虑,而是从节约成本角度来考虑,弄出一些弱智产品。我喜欢那种简约而不简单的东西,如果弄成简单而不简约,那我也没兴致了,比如胸罩。

然后我就忽发奇想,如果在设计胸罩的时候,挂钩处设计一个遥控装置,你回家的时候,还在楼下呢,一按遥控器,“啪”的一下就开了。等你上楼进屋,刚刚好。当然,你之前要搞清楚她确实在家,如果这时候正在参加超级女生比赛,正在台上忘我地唱《打开那扇窗》,您这时候一按遥控器,就成播出事故了。

昨天去采访,司机把我绕到了亚运村,正好路过鸟巢,我每次回家,都是从西边走,没正面看过鸟巢,这次从中轴路走,远远地看到鸟巢,在整个亚运村建筑当中,显得那么不和谐,不就是一个体育场吗,弄这么复杂干嘛,万一以后出点什么问题,修理起来都费劲。

中国人过去的习惯是写意,什么东西一两笔就齐活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变得越来越繁琐,拍个电影吧,也要弄得很复杂,不就是乱伦吗,非要包装艺术电影;不就是写首歌吗,非包装出什么人生意义;不就是写一次操逼的过程吗,非包装得跟个浪漫故事一样;不就是跟导演上床了吗,非要弄得跟被强奸一样;不就是想傍个大款吗,非说自己特有品味;不就是一草包吗,非包装的很极地、很阳光;不就是一傻逼想骂人吗,非把自己包装成言论自由的捍卫者;不就是问题太多了吗,非把自己包装成和谐社会;不就是想捞钱吗,非把春晚包装成新民俗;不就是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吗,非要包装出一个听证会;不就是贪污腐败吗,非把自己包装成两袖清风;不就是麻木了吗,非把自己包装成痛不欲生;不就是无知吗,非把自己包装成无畏;不就是自己没文化么,非把自己包装成很大众;不就是没什么本事吗,非把自己包装成作家;不就是没人在意你吗,非把自己包装成怨妇;不就是怕人认不出你吗,非把自己包装在名牌里面;不就是怕自己不著名吗,非把自己包装成非著名;不就是一芝麻粒吗,非把自己包装成西瓜;不就是自己挣不到钱吗,非把自己包装成音乐家;不就是一鸡吗,非把自己包装成明星……操!

guest
11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芦苇
芦苇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4:26

然后我就忽发奇想,如果在设计胸罩的时候,挂钩处设计一个遥控装置,你回家的时候,还在楼下呢,一按遥控器,“啪”的一下就开了。等你上楼进屋,刚刚好。当然,你之前要搞清楚她确实在家,如果这时候正在参加超级女生比赛,正在台上忘我地唱《打开那扇窗》,您这时候一按遥控器,就成播出事故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遥控的功能够强大的!射程够远的@

Thanato
Thanato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4:39

不就是一傻逼想骂人吗,非把自己包装成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哈哈,老罗也被干到了~~

jeromy
jeromy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4:48

不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吗,死了还赖在广场上生怕人忘了。
不就是通过暴力手段绑架了全国人民吗,还说这叫解放了。

大胡子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5:14

最好一段:绝!
一针溅血!!!

老王
老王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5:22

大字上面是个叉——爽

老王
老王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5:23

是四个叉!

肥女
肥女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5:46

穿个前开式奶罩
叫鸭拍个求求!~

fin
fin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6:07

最后一段过瘾

youyou
youyou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6:09

过瘾是过瘾,有点消极,但叫我如何教育我的下一代啊

我不纯洁
我不纯洁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6:37

最后一段神来之笔绝了,可以把这段话著明出处转载到我自己blog上么?

L
L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7:37

您亚业务不精~
还嫌人设计的不好~

跟拉不出金疙瘩怪茅坑差不多少了~

ashunner
ashunner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8:13

录!

醉猫
醉猫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8:14

spritz Says:

1月 13th, 2007 at 10:38 am

不就是一草包吗,非包装的很极地、很阳光

指名道姓的骂人家新浪人气王,这个很突出
==============================
嗯,确实没啥货

小恢恢
小恢恢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8:45

骂了所有人。

哑樵
哑樵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8:48

三表是个牛人,哑樵佩服得五体投地

游客
游客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9:03

最后一句好长,赞一个

J
J
Guest
2007年1月13日 19:06

有一句应该改成:不就是想升价么,非要包装出一个听证会。

胡一刀
胡一刀
Guest
2007年1月13日 20:09

表哥应该是喝酒了

岁月悠悠过客匆匆
岁月悠悠过客匆匆
Guest
2007年1月13日 22:27

just操!!

伤心的三表呀
伤心的三表呀
Guest
2007年1月13日 23:32

不知道三表看了这么SB留言还会不跟继续跟我们玩下去?

我经常路过央视新大楼都在琢磨,以后估计没啥人去比萨看斜塔了。中国有俩!:)
记得一哥们在景山公园拍国家歌剧院,旁边一个外地人对另外一群外地人介绍歌剧院说:就是那个像坟头的那个。

漏勺
Guest
2007年1月13日 23:38

最后一段必将流传,我已经转载了

黎诺
Guest
2007年1月14日 01:50

这里好热闹啊!
精彩!
介意摘取一些入我的博客吗?
支持!

总戴花
总戴花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1:28

百厮不得其解

一线天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2:30

牛人啊

茉莉爱桂花爱带三个表爱联想
茉莉爱桂花爱带三个表爱联想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2:44

这堪比牛排骨的排山倒海把我给排晕了。
比《小崔去安源》有效!

swordinhand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2:56

这最后一段太牛了

absonique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4:04

有史以来见过的最长的排比句~~

bassnova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7:35

听听崔健的《宽容》吧。我去你妈地,我就去你妈地

卜卜萝
Guest
2007年1月14日 17:42

不就是一草包吗,非包装的很极地、很阳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他们心虚吗?

斗牛士
斗牛士
Guest
2007年1月14日 23:36

“不就是怕自己不著名吗,非把自己包装成非著名”
  ——郭德刚最新恶作剧:做客《鲁豫有约》,说起马季出殡那天,他去凑热闹,突然有个人从旁边窜出来,急嚎嚎地把他叫过去,自称是马季的邻居,说:“马季临死前几天,跟我这儿一直在夸你!”
  刚刚播的,当时正憋着一泡屎,所以后面的没看完。
  三表,你作为中国最好的周刊的文化记者,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调查调查,不能让郭德刚再这么无耻下去了!

齐家治
齐家治
Guest
2007年1月15日 00:35

jeromy Says:

1月 13th, 2007 at 2:48 pm
不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吗,死了还赖在广场上生怕人忘了。
不就是通过暴力手段绑架了全国人民吗,还说这叫解放了。

————————–
回:对于那些生活在当时代的平民来说,这句话是不公平的,因为它无视历史。

用户乙
用户乙
Guest
2007年1月15日 02:22

是跟老友记(friends)里的乔伊学的。

fandt
Guest
2007年1月15日 08:33

特喜欢最后一段,说得很不错。

玉色琉璃
Guest
2007年1月15日 08:45

最后一段,特毒~

czlelva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1:18

三表嘴最近变的太辣了

钢崩儿
钢崩儿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1:29

最后一段痛快!

im
im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1:34

爽。

表哥不明说,干脆我们给对号入座吧……

啊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2:29

开头的故事好象在哪看过

路过~~
路过~~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3:17

你说别人怪能,你不就是个在网络上耍嘴皮子的人吗,非得把自己装的给评论家是滴~~~

park
park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3:52

我还是看中前面那段。我自己总是不会解开。还好对方善解人意自己解开省去我诸多麻烦。

月涅磐
月涅磐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5:11

最后一段骂全国人民骂得特带劲吧!

Peter Yip
Peter Yip
Guest
2007年1月15日 19:19

不就是狼狈为奸,非把自己包装成双赢。

老刘如花
老刘如花
Guest
2007年1月15日 21:08

王三表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

PurpleSky
PurpleSky
Guest
2007年1月15日 23:42

你要做绝世好Bra啊?
===========
最后一句蛮长的,能举那么多例,服~

倒垃圾的
倒垃圾的
Guest
2007年1月16日 01:44

他妈的我最近也喜欢“操”

adopin
adopin
Guest
2007年1月16日 03:05

經過

好是好
好是好
Guest
2007年1月16日 14:36

不就带了仨表嘛,非把自己包装成党员,哈哈。。

风里杨花
风里杨花
Guest
2007年1月16日 15:03

最后一段
骂得真爽!!!

sayid
sayid
Guest
2007年1月16日 17:57

不就是写个博客么,搞得新闻发布会似的

博客比三联好看多了

爽极
爽极
Guest
2007年1月16日 19:51

不就是一草包吗,非包装的很极地、很阳光

应该说,不就是一擦粉底,涂胭脂,拿腔作态,性别可疑的草包吗,非包装的很极地、很阳光, 费尽力气硬要装出一副很善良很纯洁的嘴脸,我吐吐吐吐。。。

112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