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周末去了一趟杭州,参加科学松鼠会的同学们搞的“菠萝科学奖”颁奖活动。能把科学和搞笑联系在一起,多好玩啊。

松鼠们希望这个颁奖活动能够幽默轻松快乐一些,要知道他们都是理科生,一张嘴都是科学依据啥的,能这样想挺不容易的。事实上效果还不错。包括颁奖结束后有很多乐队的表演,大家玩得还挺开心。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真正让幽默打折扣的是参与到其中的文科生。东东枪老师写的串场词很有意思,但是那个毕业于北京广播电视大学的女主持人真不敢让人恭维,估计她除了学会大学四年背台词之外,没学会幽默感,东东枪老师设计的包袱都让她吃了——也太把自己当人了。这导致那个男主持人扔出去的话没人接。下回能换成敬一丹老师吗?

活动期间,见了几个科学家,聊天的时候感觉很好,个个都挺风趣幽默的,这让我知道,科学家还有跟土摩托不一样的人。聊起科学八卦,不比娱乐八卦逊色。

印象还比较深的是,颁奖结束后有一支乐队表演,那个女主唱简直就是谢尼德·奥康纳附体。还有就是Hit FM的主持人,他主持的也很好玩,他居然可以用19个歌手的音色唱《青花瓷》。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没有见到我小时候的偶像叶永烈老师。

45 thoughts on “科学”

    • 有一天我在翠苑附近看到一位跟三表长的很像的中年男人,独自一人在逛街。我不记得那一天是不是就是你在杭州的时候。

      Reply
  1. “那个女主唱简直就是谢尼德·奥康纳附体。”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48)—–有她的歌
    46—Sinead O’connor – Reason With Me
    《欧美流行音乐指南》P556/P0857 有介绍 O’CONNOR,SINEAD 西尼德·奥康纳(她一直保持自主表达情感的女强人形象…..)
    王小峰著《答案从未在风中飘过》P110页“打口”文章中也提到谢尼德·奥康纳这名字。

    Reply
  2. 估计她除了学会大学四年背台词之外,
    建议改为:
    估计她大学四年除了学会背台词之外

    Reply
      • 记的读高中时,期期订阅英语周报,好像有个单词语法纠错有奖活动,为了找碴纠错,天天读的很仔细,终于有一天,My God,我发现了一个错误,他竟然把Word写成Wrod了,做了个剪报发了有平邮去提醒它们,结果你们是知道的……
        再后来,我大学毕业考武汉大学的研究生,总分超了20多分,结果单科挂在英语上了。

        Reply
  3. 兴冲冲进来,以为能看到小峰老师在杭州拍的照片呢,脑子里还有小峰老师拍的照片印象,很有趣。小小失望。

    Reply
  4. 三表哥,我靠,叶永烈是大骗子,用他那点一知半解的科学知识胡说瞎说,让王小波给揭穿了,王小波愤怒的和丫打起了官司,丫最后服软好像还向王小波道歉过,我记得有这么一出,你可以向李银河求证一下

    Reply
  5. 记得我初中时(二十多年前呢)印象最深的一本书《元素的故事》是一个苏联人依·尼查叶夫写的,非常喜欢他的故事和讲故事的方式,前前后后看了六七遍,把借书给我的同学都弄烦了。后面一些新的元素是叶永烈仿照写的,虽然感觉差一些,也还是不错。

    Reply
  6. 土摩托跟科学有个鸟关系啊,他就拿一幌子,给人下定义的鸟人。
    张嘴就是软文,别人的都是软文。
    不按照我的意思对我关心的问题说几句我满意的话,那铁证是软文。自己弄100来个破文字被人转了5000来次,赶紧上街推销,—我懂审美,我比陈晓卿早20多天看某电影,我的审美比你早。。。。。这个鸟人认为审美和月经一样,可以按天儿数的。
    这个鸟人认为别人写的都是软文,他全身都硬。我一直怀疑,这样一个“硬”汉,对别人要求这么严格,恐怕是见不得自己身上的软处的,他是不是没事儿就把手放裤裆里,一旦发现自己软了下来,立马撸他几下。。。对自己要求很严。
    他见不得人软,更见不得人好。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
    咦,你走得怎么和我不是一条道儿!你这个软货!!真可悲!愚昧!
    那条路怎么能行得通!不可能有那条路!你这个骗子!你有什么科学根据!
    注意,这个鸟人问人话的时候都是感叹号,你不用也没机会回答的。你的答案不重要。
    这个鸟人长年在科学的高空酒后超速行驶,他以为只有天上才有科学高速路,地下都是一抹黑。他兜里揣着美国绿卡,貌似对地球很不了解。
    其实真到了高空,你会发现,
    土摩托不过是一只在低空盘旋的鸡。当然,他的头是高昂着的。嗯,姿势很重要。

    Reply
  7. 一看松鼠,真的以为和松鼠有关了,我们学校有个松鼠乐园,校园里可以看见松鼠,叶老先生去年来我们学校演讲,听了一回,我知道的一个科学松鼠会的博客,不知道是不是这个http://songshuhui.diandian.com/

    Reply
  8. 有个地方读者很别扭,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但还是觉得应该提出来,以做提醒:
    你看这两句:
    让我感到遗憾的是,真正让幽默打折扣的是参与到其中的文科生。
    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没有见到我小时候的偶像叶永烈老师。

    你遗憾了两回。

    Reply
  9. 科学了一天后,在这里搜索“科学”一下,自我感觉是科学的休息方法之一。“那时间不长,可我每次眼巴巴地看着整煮饺子个过程,跟听土摩托讲两分钟科学原理一样难熬”王小峰博文《饺子》。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