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生中不该听的两千首歌

闲来无事,开始凭借记忆,把自己从听音乐开始听到的歌曲整理了一下,怕挂一漏万,还跑到一个网站上去查找目录,整理到现在,有一千三百多首歌。这些歌曲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二三十年前。如果按照人的兴趣开发来说,一个人在9-13岁的时候喜欢的那类音乐就可能是他这辈子喜欢的类型,我在这岁数听的都是革命歌曲,所以我只能喜欢革命歌曲。假如你在这个年纪听到了《香水有毒》……

我找到了Tina Lawton的The Lowlands of Holland;Zillertaler Schuerzenjaeger的Appenzeller;Ray Conniff为电影《日瓦戈医生》的配乐;Electric Light Orchestra的Last train to London;十多年前不知道在哪里听过一段旋律,一直记忆犹新,结果也找到了,是Albert Hammond的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还有电影《英俊少年》的插曲……但是《一个酋长的胜利》的插曲He’s Coming Back一直没有找到。后来有人给我发来一个这首歌的MV链接,我点进去一看,画质粗糙到无法忍受,音质糟糕到令人发指,原来你们喜欢享受这种东西?

因为现在投资出专辑已经不赚钱了,唱片公司索性就把以前的库存排列组合出成各种精选集。比如Greatest Hits、the Best of、the Very Best of、Collection、Serious……巧立名目很简单,随便找一个选题就可以。我以前收集过一套EMI公司出版的80’s Original Hits(共10张),1000首歌。后来我看到EMI出版的众多80年代精选集几乎全是这套精选辑里的曲目。换句话讲,EMI在整个80年代能留得住的歌曲,也就这么多。这套唱片我一路听下来,真正喜欢的不超过50首。而且EMI又非常喜欢出这种烂歌精选,把各种风格的《爱情买卖》汇集在一起。反正任何时候都有人喜欢这种歌曲。

后来我又研究了一下华纳、索尼、贝塔斯曼、宝丽金这些当年各霸一方的唱片公司出版的精选集,发现都差不多。如果以80年代这十年来统计,每个公司我真正喜欢的歌曲差不多也就在50首左右。但是60年代可能有100首,越早越好听。

要说精选集,从爱国论角度来说,我们古已有之,凡是外国有的我们之前都有,有个叫蘅塘退士的老师是这方面的鼻祖,早在几百年前就出过一个“300 Greatest Hits of Tang Poems”,翻译过来就是“唐诗金曲三百首”。你想想,《全唐诗》收录了4.2万首,你真的能全读下来?你喜欢的也不过是像《爱情买卖》那种风格的唐诗,蘅塘退士早就替你想到了。

有些东西你只有对比,才能发现好来。歌曲小说电影这类艺术作品虽说没有可比性,但是如果你先后看完《张思德》和《拯救大兵瑞恩》,还是会觉得后者好;如果你再先后看完《拯救大兵瑞恩》和《天堂电影院》,你还是会觉得后者好;当你先后看完《天堂电影院》和《三枪拍案传奇》后,你发现后者真好……真的,不比你是不知道的。

实际上,你一生中看20部电影、听10首歌、读两本书、看一次春晚……就够了,只是总有什么诱惑着你让你去选择。到头来,你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就那么点。可你又必须这样,你吃第六个包子会饱,可你又不能直接吃第六个。

歌曲跟文学电影作品不一样,它包含的信息量极小,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你可以想一下,在同等数量前提下,你喜欢的电影肯定没你喜欢的歌多,但是给你留下印象深刻的电影一定比歌多。

本来,我想把这一千多首歌的目录贴出来,后来想想,这是我的人生经历中感受到的,对别人没有参照作用,就免了。

33 thoughts on “你一生中不该听的两千首歌”

  1. 音乐总是越听越局限,一开始是泛听,古典、流行,爵士,摇滚什么都来,慢慢,就有了真心喜欢的音乐,现在听的大部分是1910-1950年的音乐,那一时期的音乐很多都是黑胶转制,音质不可能太上乘,但优美的旋律和动人的歌声完全可以弥补音质的些许不足。

    Reply
    • 分享的好处是:你发出来自己喜欢的,别人可以从中“钓“出自己喜欢的音乐。所以王大爷还是分享吧。 :)

      Reply
        • hei hei, 俺听歌很随机。
          瞎碰,碰到首喜欢的,连着听好几天。
          然后继续找新的。

          这么些年听下来(真正喜欢时比你晚很多年:))
          也象你说的,就那么点真的可以
          再回去反复听都听不厌倦。

          Reply
  2. 表哥,俺就是发给你《He’s Coming Back》链接的那个2B青年。本来俺的意思是你可以从新浪那边找到点蛛丝马迹(祁又一?),但是俺当时比较懒,就没打字儿。另外,俺对那MV的观感和你是一样的,俺只是个搜索控。

    Reply
  3. 一个人在9-13岁的时候喜欢的那类音乐(或者事物)就可能是他这辈子喜欢的类型。嗯!同身感受,以后的一切全部都照着这个年代的影子去追随了,
    这是喜欢你说的第二句话,第一句话是有关吃包子的,您对那个人说,等他吃够了您那个年纪的包子,就啥都释然了、

    最近很唠叨,居然在2个月内发了三次言

    Reply
  4. 你吃第六个包子会饱,可你又不能直接吃第六个—估计老六应该具备直接吃第六个的功能。

    Reply
  5. 仅查到P0412页 EMI RECORDS百代唱片公司和宝丽金唱片公司P0914(POLYGRAM RECORDS)。《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王小峰 章雷版。歌人在书上没查到,提到的电影都没看过。
    百代纠结有英国、美国、荷兰人运作,宝丽金牵扯有荷兰、英国、德国、美国…..。好复杂的唱片业,好复杂的发展,都历史了好多了。

    Reply
  6. 读王小峰著的书《不许联想》。我给我的她讲P135页《从音乐给我带来快乐开始》这篇文章。告诉她,当时是小学二年级学习委员的王小峰,带领全班同学唱了一节课的《学习雷锋好榜样》《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东方红》这三首歌,绝大部分同学的嗓子都唱哑了的好笑故事。她没笑,只是想听听前两首歌,我还真把第一首歌给她唱下来了。

    Reply
  7. 贴吧贴吧,或者贴一部分也可以,让我们领略一下你第六个包子的滋味。自己看书找资料实在有点大海捞针的感觉。

    Reply
  8. 两千首!王老师说的这些歌我想我应该没怎么听过。仔细回想,出身于乡镇县城的70后80初那几代人,我不知道别人,反正我和我身边的人,大多是被港台通俗文化洗脑的。电影院几乎都不营业了。围绕我们身边的大多是廉价录像厅,几乎全是港产武打片、赌片和警匪之类的片子。港片的配音就那么几个男女声部,从旁经过,打打杀杀的一听就知道了。音像店里播放的都是港台歌曲。很多小店无论经营什么,都爱用大喇叭播放通俗歌曲。私人小书店对外租书,也是港台小说,言情武打两大类。男生看武打,那些不学习的男同学们常常一租就是一摞子,互相传阅,翻得又脏又烂。他们看武打小说的速度极快,最后看太多,甚至觉得自己也可以写了,有的人也真的动过笔。言情小说都是女生看,宿舍里传阅,讲读后心得。也就是这样的东西看太多,她们后来对爱情常常有最不切实际的理解和憧憬。小地方除了这些很难找到其他更有文化的东西了,这算营养不良吧?

    Reply
  9. 记得八十年代初,有了调频台立体声广播,每天中午十二点准时播放外国轻音乐,曾听到过的《猎鹿人》的主题曲,那是好像叫《抒琴曲》?
    还有三大国外轻音乐队,保罗莫里哀、詹姆斯拉斯特及曼托瓦尼乐队,经久不衰的电影音乐。那首曾经在北展剧场看的《一个酋长的胜利》片尾曲,女声太浑厚有磁性了,我也曾找了好久至今没搜到。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