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境界

(一)
今天坐飞机,打车到首都机场,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下,又把起飞时间看错,所以紧赶慢赶才到机场。快到航站楼的时候,司机问我,1号楼还是2号楼?我说,海航的,2号楼。司机说,应该是1号楼。我突然也懵了,不是只有南方航空公司和厦门航空公司才是1号航站楼吗?怎么海航也是1号了?难道最近改的?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司机已经把车拐进了1号楼的方向。

我一抬头,猛然发现,走错了,急忙叫停,“师傅,走错了,快退回去。”司机斩钉截铁地说:“没错。”我立刻急了:“错了!错了!”司机不紧不慢地说:“没错,海航就在1号楼。”这时,如果车再想退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我当时就火了:“我告诉你,我赶不上飞机,你要负责。”司机仍然面不改色:“我说没错就没错,南方航空,海南航空,不是一回事么?”我终于明白,原来司机脑子里压根就没这个概念。我大声嚷嚷:“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司机,自己错了还不认账,那是一回事吗?”

车到了1号航站楼,司机终于发现走错了,便说:“我再把你拉回2号楼。”我说:“我还是从这下去吧,您看下边堵的,都不动,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估计得至少15分钟,我从这里跑过去,顶多5分钟,现在距离登机时间就只有半个小时了。”司机仍慢条斯理地说:“我还是给你拉过去吧,对不起。”路上司机不断自言自语:“海南航空、南方航空,这不是一回事么?不都有个南字么?怎么就不一样呢?”结果,车往下一开,死死地堵在路上。经过大约20分钟的时间,我终于绕回了2号楼。临下车,司机说:“这海南航空和南方航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呢?”我觉得这位司机师傅真的到了一定境界了,不是一般人能跟他讲明白的。

我已经没时间跟司机解释了,但愿他下次不要犯相同的错误了。我拿出当年跑百米的速度冲进去。办理登机牌的小姐说:“已经封了。”我说:“就没别的办法么?”小姐说:“您去问问值班经理。”

值班经理说:“估计来不及了。”我说:“您可一定要让我赶上这趟班机,不然耽误大事。”经理说:“干吗不早出门?”我说:“是那个司机自作聪明,把我拉到1号楼了。”值班经理给我开了一个误机登机单,这个单子要求我在10分钟内必须到达登机口。我冲向安检,安检人员见我都红了眼,赶紧跟前面的人说,你们让一下,让这个快误机的人先办。我过安检口的时候,机器直响,工作人员问:“口袋里有什么?”我说:“口香糖。”“拿出来。”结果我拿出一枚硬币。结果他手里的检测仪还响,“另一个口袋有什么?”“硬币。”“拿出来。”结果我拿出了一个打火机。

然后我拼命冲向登机口,到了登机口,我拿出登机牌给工作人员,那个小姑娘说:“后边排队,还没有登机呢。”奶奶的,这不是忽悠人吗,不是说已经停止办理登记手续了吗?早知道飞机晚点,我他妈就给那个出租司机讲讲海南航空和南方航空的区别了。

(二)
飞机降在了著名的虹桥英特纳雄耐尔机场。走出机场打车,发现等车的队伍很长,上海今天下雨,估计车比较慢,所以排队的人多。然后我顺着队伍往后找,找队尾,我走啊走,这队伍可真长,半天找不到队尾。回头再看出租车,敢情是每分钟才能来一辆,可是下飞机的人每分钟就有百十来号人。

我想起了单田芳老师评书里常说的一句话:“人到一万,无边无沿;人到十万,扯地连天。”我手搭凉棚向后面张望,根本就看不见队尾。但是大家表情都很镇定地在等车。

我一边走一边想,难道良宇同志出事牵扯到了上海出租车行业?然后中央把上海出租车全都取消了?不应该啊。可是为什么没出租车呢?难道上海出租车都罢工了?可是也没见前列腺同学传谣啊?诺大的上海,怎么可以没有出租车,就像北京没有沙尘暴一样不可思议。

我开始怀疑人生,我以前来上海不这样啊,都说上海发展太快,要放慢速度,等等兄弟省市赶上来,但也不能因为放慢速度就取消出租车啊。虽然这人生让我怀疑得非常痛苦,但面对我前面的人群,我得穿过而且潇洒。我走啊走,衣服已经被雨淋的快透了,感觉越来越沉重,亲爱的队尾,你在哪里?外滩回音:你坚持走下去——

好吧,我就不信我走到天亮还找不到队尾。我要从南走到北,我还要从南走到黑,我不要所有的所有,就要找队尾。要坐上车你就别怕后悔,总有一天我要找到队尾……

我不知道走了有多长时间,一抬头,咦?这不是著名的徐家汇吗?朋友给我订的酒店就在徐家汇。我终于在怀疑人生的途中深刻领悟了王国维的人生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架,望尽延安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队尾累得人憔悴。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饭局却在,灯火肇嘉浜路。按照丁夏局长短信的提示,我找到了那家饭馆。还好,我还是赶上了韩寒老师请客的饭局。

出门参加一次饭局容易吗我。

171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写的好
写的好
2007年01月21日 2007-01-21 23:03:26

三表的文章真有趣
真有意思

PS B4楼上人的ID,你就是无间

全民敲胆经
全民敲胆经
2007年01月21日 2007-01-21 23:07:41

可以那样登机的吗呀?
呜~~~
为什么没想到!

南京小罗
南京小罗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03:37

三表哥真可怜,沦为韩寒的陪衬了.估计都是些小屁孩儿

中国的飞机真是不能急了,记得去年从南京去广州,就怕路上堵车提前了半个小时去机场.谁知在机场被迫吃了一顿饭,要不然恐怕到了广州就得让人抬着下去了.

单老师的评书不错,看你的文章感觉也不错,那感觉,扯地连天的.

表表表
表表表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8:52:54

不知道三表在忽忽悠悠中到底吃了什么

dowei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0:01:23

偶没到三表这档次,只能在上海站赶火车。一阵快跑到候车亭已经停止进站了,跑我前面的还有个女性同胞。一阵张望后发现很悠闲的坐在旁边的两个美女也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给我看她的票,和我一趟车,嘴里说着我不小心看到韩剧时会听到的声音。之前那个女同胞跟她们说了句什么,她们也开始着急

远端走来一个男人,说可以带我们上车,不过一个人给20。偶们跟上,男人带我们去候车厅旁边一电梯,下去,刚好在火车那。我们付钱。很着急上车,乘务员mm一边拦着我们验票,一边跟那人说要叫警察。看了我们的票还问我们邮票干嘛要给他钱。靠,如果你们不关门,谁想给啊。上车后我还在矛盾,我两个人才给了10块,是不是有点不厚道。然后又想那两个韩国的美女每人给了20,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他们其实不用给那么多?在我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发现火车还没动弹的时候,看了下手机:操,我都站了半个小时了,火车还没开。

zh_p_ing
zh_p_ing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0:26:17

哈哈,登机早点换牌就好了啊

无名氏
无名氏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1:04:15

你对中国航空业的宽容心真难得。关于和韩的饭局,应该很有趣,已待下回分解。一如既往地喜欢看你码字。

狼大爷
狼大爷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1:18:56

能把一次打不着车的经厉写得这么矫情的人,也只有你!

王小非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4:37:07

怎么能那么不周到?只是简单滴称作老师?应当且必须,我们要向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舵手、伟大的导师、伟大的小弟弟-韩寒,致以最崇高的敬礼!你是民族的魂,中国文化界的珠穆朗玛!你指到哪,我们打到哪!

老谭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5:19:02

看来我的境界还未达到啊
一时半会我是牛逼不起来了

满江红
满江红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5:22:57

根据我在北京与出租车司机斗智斗勇的经验,发现他们有三个基本的共同点:一、除了故宫不认识其他任何地方,而且不认识的理直气壮,无论自己开了多少年车。二、死不认错,一定要和乘客死抗到底,直到撞南墙。三、撞了南墙之后,就一定赖乘客的不是。

老谭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5:33:56

境界,太抽象了
还不如直接承认自己是俗人
降低层次,有些事情就好办了

路过
路过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16:05:51

哈哈,写得真绝

天盈
天盈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20:26:50

笑死人。

草泊
草泊
2007年01月22日 2007-01-22 22:30:09

好笑..

绿妖
绿妖
2007年01月23日 2007-01-23 3:46:58

额~吃韩寒一顿饭要那么形容吗

面朝大海
面朝大海
2007年01月23日 2007-01-23 4:17:17

如果好不容易等到一辆上海的出租还被以”不认识”为借口拒载的话,不要下车放弃,就坐在那里让司机呼叫他们总台指路,慢慢找,我不着急。保证司机认识路,记得保留发票,他们绝不敢绕路。

猫
2007年01月23日 2007-01-23 9:55:59

这篇文章我喜欢。特别是坐飞机那段。呵呵~

黄毛丫头小ruby
黄毛丫头小ruby
2007年01月24日 2007-01-24 0:54:22

哈哈,错不在司机师傅,都怪南方航空公司太能装大尾巴狼,没考虑人家在最南边的海南还没敢冠这个名呢-.-!!

永不回忆
永不回忆
2007年01月24日 2007-01-24 11:23:45

哈哈笑死我了,不过北京的机场不让人喜欢,第一次去很容易搞错,拥挤堵塞让人憎恶饿

闻人暖
闻人暖
2007年01月24日 2007-01-24 17:28:02

早知道飞机晚点,我他妈就给那个出租司机讲讲海南航空和南方航空的区别了。
====
看到这里,我乐晕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