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如果你有幸遇上大仙,那你一定在酒吧。对大仙来说,生活就是喝酒、写诗,他的生活空间无非是床和酒吧。

大仙的笔名叫王俊,80年代是圆明园诗社的诗人之一。见过麦当劳的人可能不知道,80年代,作家和诗人就跟现在的玛莎拉蒂和爱马仕一样,深受那时候的郭美美们的喜爱,大仙就是其中的玛莎拉蒂之一。

但是,就像你知道的那样,诗人永远都是一个不靠谱的群体,大仙是这群不靠谱的玛莎拉蒂中的极品。

插播一条招聘广告
XX信息科技公司,现招聘:
销售总监: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八年以上工作经验,五年以上系统集成销售经验。计算机专业优先考虑。
项目统筹助理:大学本科学历,有出版工作经验优先考虑。
网络销售助理:熟悉网络营销概念,有网店管理经验优先考虑。
工作地点:广州
有意者请发邮件到vcvincent(at)gmail.com

当年《北京青年报》的总编辑是个文学青年,招编辑记者必须有一定文学功底,你可以想像,像王朔这么大的腕儿,应聘都被《北京青年报》拒之门外,可见这家报纸的门槛有多高。据说大仙去面试的时候,总编问他有什么文学方面的特长,大仙说:“我是个诗人。”总编就说:“那你朗诵一首你写的诗。”大仙张嘴就来:“心不和爱一起走,说好就一宿。”总编一听立刻打断大仙:“成,一宿就一宿,你明天来上班吧。”就这样,大仙成了《北京青年报》记者,鉴于他不爱运动,总编把他分配到体育部。

体育并不是大仙最擅长的报道领域,最主要的是,大仙并不喜欢体育,但是这世界没有能难倒大仙的事情,任何运动项目他都能搞定。

大仙报道最多的是足球,但是他从来就没摸过足球,也从来不看球。1992年欧洲杯,大仙采访北京足球队守门员路建人,大仙问路建人:“你觉得这次欧洲杯哪个守门员最牛逼?”路建人说:“当然是苏联队的达萨耶夫了。”大仙闻听:“行,谢谢,再见。”便撂下电话。旁边的主任一听就急了:“我说大仙,你怎么不问问人家达萨耶夫到底怎么牛逼?”大仙理直气壮地说:“他哪儿知道达萨耶夫怎么牛逼,得由我来替他写。”

领导派大仙采访北京队的高洪波。大仙到了训练场,发现球员正在训练,根本没法采访,大仙一看表,饭局马上就开始了,这怎么办?恰好这时候球出界,高洪波过来捡球,大仙终于可以跟高洪波说上话了,便问:“挺累的吧?”高洪波点点头。大仙转身便奔赴饭局。第二天,《北京青年报》用了半版的篇幅登了一篇大仙的独家专访高洪波的文章《冷面杀手高洪波》。他写《浪子高峰》也是如法炮制。有一次大仙采访国际象棋冠军谢军,电话打过去,是谢军妈妈接的,谢妈妈说:“谢军已经睡了。”大仙说;“谢军晚上吃的什么?”谢妈妈说:“饺子。”第二天,《北京青年报》上有一篇一千多字的谢军专访。后来谢军见到大仙,说:“你那篇我的采访写得真好,把我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每逢重大足球赛事——世界杯、欧洲杯,我都喜欢看《北京青年报》的报道,尤其是大仙的报道,绝对独家,和任何一家媒体的报道都不一样。多年后,我认识大仙之后才知道独家的秘诀。

大仙不会英文,26个字母只认识25个,但每逢大赛,报社都派他去现场采访。赛后新闻发布会,双方主教练接受记者采访,人家用的都是英文,即使不是英文,也是意大利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或者什么文,绝对不会有中文。大仙完全听不懂,但是又要写报道。于是大仙练就了解读面部表情的本事。赢球的教练什么表情,输球的教练什么表情,通过他的揣摩和想象,基本上就变成一篇报道了。当全世界的赛后报道都如出一辙的时候,只有大仙的报道独此一家。

还有一次,大仙去瑞典采访女足世界杯,在斯德哥尔摩接到单位的指令,采访结束后立刻奔赴法国采访法网。当大仙去法国驻瑞典大使馆办签证的时候,麻烦来了,法国使馆工作人员告诉大仙,如果去法国,必须回中国签证,不能从瑞典直接去法国。但如果这样,等大仙再去法国,法网已经结束了。但是没有什么能难倒大仙,大仙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你们都知道,《义勇军进行曲》就是抄的《马赛曲》,于是大仙在这两首国歌之间自由转调,以示中法之间的友谊。一遍又一遍,唱到签证官彻底崩溃,最后优雅的法国签证官气急败坏,手起章落,把大仙从大使馆轰了出去。大仙直奔巴黎。

以前听《北京青年报》的朋友说大仙采访甲A是从来不去现场,也不看电视,第二天一样会有详实的报道。我问大仙,你是怎么写的?大仙说:“比赛开始,我就上床睡觉,让我媳妇盯着。比赛结束我醒了,就问我媳妇,郝海东是不是又进球了?进球后是不是又伸出一只手指指向天空?国安队后卫是不是又跟裁判矫情了?今天外面是不是下雨了?”媳妇说:“是。”大仙说:“够了。”于是伏案疾书。第二天《北京青年报》上体育版头条《郝海东剑指苍天 国安队雨夜完败》。

就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体育记者,大仙却在过去20年中写过过一篇最深刻的评论中国足球的球评,胜过其他人一百篇球评:“密集不能防守,防守不能反击,平行不能站位,带球不能过人,下底不能传中,头球不能摆渡,包抄不能到位,边路不能突破,大脚不能长传,梅开不能二度,帽子不能戏法,小组不能出线。”

大仙是《北京青年报》的一道风景,他当年在报上开随笔专栏,谈论的都是虚头八脑人生小感觉,蛊惑了不少文艺女青年。我虽不是文艺女青年,但仰慕大仙已久,一直追着大仙的文字看。大仙写随笔,总给人拧巴中直冲霄汉的感觉,而且,他的随笔短小精悍,从来都500字内解决战斗,这经常挑战各家报纸的排版工的技能,为此,不少排版工因为无法排大仙的文章而被迫下岗。大仙的随笔主要成分无外乎唐诗宋词、当下歌词、流行语。看他随笔你会知道现在流行什么。

大仙有一次跟我说,我现在已加入乐评人的行列了。大仙经常逛唱片店,每次都买一摞唱片,他嘴里冒出的歌手或者歌曲的名字你从来都没听说过,对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有一次,我去大仙常去的唱片店买唱片,聊到了大仙,我这才知道其中的奥秘。卖唱片的小姑娘说:“你是说那个诗人大仙啊?我们都认识,他每次来都买很多唱片,然后在门口把唱片塑封撕开,把光盘扔到垃圾桶里,带着封面回家。”大仙回家后,花一晚上的时间把歌词都背下来,第二天报纸上的随笔、专访中就能知道大仙最近买了哪张唱片。

不过,大仙还是喜欢听音乐的。有一次,大仙打车回家,广播里正放一首歌,还没放完,就到家了。大仙对司机师傅说:“麻烦你在我家楼下绕两圈,等我把歌听完再下车。”

据说,当年去《北京青年报》工作的姑娘,进门后第一件事就问:“谁是大仙?”当有人指给姑娘们看的时候,姑娘们的反应基本上是:“天哪,怎么长的跟座山雕一样啊。”大仙啊,你可知否,有多少姑娘们的心在瞬间被你撕碎。

有一次我去报社找大仙,同事说他在咖啡厅呢。我去咖啡厅,大仙正坐在一个美女对面唾沫星子乱溅。我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大仙才放过那美女,一脸严肃地跟我:“我一直劝她做一个阳光型怨妇,她就是不听。”

大仙喜欢跟文学文艺以及二逼女青年混,二十年前,见到大仙,他周围堆满了各种二十出头拧巴、不靠谱的怨妇美女。二十年后,他周围仍然是堆满了各种二十出头拧巴、不靠谱的怨妇美女。铁打的大仙流水的怨妇。而且十次有九次,这些涉世不深的美女已经被大仙灌的东倒西歪。一个舌头已经打成了蝴蝶结的美女含糊着说:“仙儿老,你怎么跟我贴的这么近?”大仙说:“我这叫促胸谈心,不促在一起,心怎么交流?”美女说:“那你跟我再近点。”当这些美女接二连三被大仙放倒之后,大仙看着地震后一般的美女废墟,感慨道:“人生就该如此不靠谱。”然后转身到吧台,把单买了,拂袖而去。

大仙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所以跟美女促胸谈心的时候总能让美女们感到一股股暖流涌向心田,随风潜入夜,润肺细无声。当然,一些拧巴过头的美女有时候也让大仙感到烦躁,有一次,一个美女缠着大仙怀疑人生,大仙急了:“你那破鸡巴人生有什么可怀疑的!”这美女获得真传,后来专门破鸡巴去了。

有一次,我在《北京青年报》看大仙的报道,说国安队失利主要有四个原因,但看完报道一共才三个,这是咋回事?后来才知道这背后还有一个故事。

在发这篇稿子之前,大仙在饭局上正在跟一个美女怀疑人生,美女刚刚失恋,表情像是刚刚用苦瓜片美容之后,大仙端起酒杯:“要化悲痛为酒量,除了啤酒,我们可以把一切置之肚外。人在江湖走,谁能不喝酒;人在江湖混,谁能不郁闷;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性交……”就在大仙进入状态之时,突然手机响了。是报社照排的小姑娘打来的,“大仙,你那篇稿子涨了300字,怎么办?你在哪儿?能回来改改吗?”大仙眉头一皱,真是煞风景,这刚跟女孩谈起人生,怎么那边稿子就涨了,我肚子还没涨呢。

大仙说:“涨了就往下删。”
小姑娘说:“怎么删啊?我哪知道哪句有用哪句没用?”
大仙说:“我的稿子你都排了3年了,哪句有用你还不知道?”
小姑娘说:“我只管照排,又不是编辑。”
大仙说:“这年头培养一个读者怎么就这么难呢?”
小姑娘说:“您快点吧,就剩您这个版没签呢。”
大仙说:“我告诉你怎么删,以后记住,不要在我谈人生的时候打电话。你从涨出去的地方往回数,见到第一个句号,把后面的都删掉就成了,以后我的稿子,凡是涨的,都这么删。”
小姑娘说:“那以后要是亏了呢?”
大仙:“亏了你找我以前写的文章,随便找一段补上就行了,我写的东西都是互相兼容的。”

国安队失利的第四条原因就这样被扼杀了。

大仙出过一本书,叫《先拿自己开涮》,然后约某报书评版编辑吃饭,饭后,大仙说:“你们报纸要是不发表一篇我这本书的书评,就不是真正的书评版。”编辑点头称是:“是啊,您老混了这么多年,成就一本书,应该好好介绍一下。可是……”编辑露出为难状,“谁来写书评啊?”“我的书只有我写书评才是最真实的,别人都不知道我怎么想的。”编辑一听,立刻皱起眉头,“我编了这么多年的书评,还从来没有遇到自己给自己写书评的,读者看着多别扭啊。”“这个好办,我写完了书评,署上张艺谋的名字不就完了。”

后来,报纸上给大仙写书评的人都是大腕儿。

小左
Guest
小左

大仙写球赛真是这么写的吗?。。。

ARWEN
Guest

嗯,是的

懒汉娶妻
Guest
懒汉娶妻

这是一种叫夸张的修辞方法。

ARWEN
Guest

玛莎拉蒂… 俺竟然还去问了下谷歌才知道这是啥东东… 掩面奔~

你好王大猩猩
Guest
你好王大猩猩

奇人也…………这么不靠谱竟然还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Member

《三联生活周刊》上总有大仙的作品。短小精悍,适于朗读。猜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修养,会有可能从具有多样性、差异性、离散性、复杂性中,识别、整合出大仙的人性系统和人生哲学。他的思想光芒从各个不同的方向,是汇交到一个原点的。只是别人可能从原点出发,向外散发思想光芒,大仙是从宏观、长远、戒外,向原点辐射思想,难度更大。

burning
Member

你在说什么?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Member

看了篇文章,说人的行为都是可解释的,都能归一,大概是出发点不同…..观察者不能孤立的去看某一侧面而忽略其他观测面而对客观对象下结论。可惜文章还没完全看懂,包在路途上丢了。然后看到这篇博文,猜想,理解诗人应该再多角度、多方面一些。

ddd
Guest
ddd

迂腐的书呆子

niyeshiyingxiong
Member

纯粹为表达而表达,价值不大。但语言态度还好。

大右
Guest
大右

学法律的,就知道擦边球怎么打–《北京青年报》表示没有放弃通过诉讼追究《三联周刊》责任的权利……

无名指
Guest
无名指

文艺青年的思维果然不是我等普通青年可以揣摩的。。

夜猫
Guest

我等二B青年也无法揣摩

基本上基本上
Guest
基本上基本上

你经常做这种梦 是吧?

Jr
Guest

额。。。。。。。。飘过

bolatu781
Member

大仙儿开的那个么多个博客怎么少见更新了?

小虾米
Guest
小虾米

仙儿哥,一等一的高手。

暮日
Guest
暮日

恩,这是真仙!

丁国锋
Guest
丁国锋

1. 这小说写得真好看。
2. 大仙这人我喜欢。
3. 看完小说后,有种想去看大仙文章的冲动。
4. 想人肉大仙的冲动。

总结: 看完后,不知道在讽刺谁,太遗憾了。

回复完毕。

轻风拂琴
Guest

基本上,这篇文章没有讽刺谁。通篇只有好朋友之间的调侃,以及智力相当的当事人的惺惺相惜而已。

同样,因为这篇文章,想要找尽量多的大仙文章来读。虽然,从北青报和三联生活上零星读到过一些。

泡了个妞
Guest

我喜欢贴心长谈那段,O(∩_∩)O哈哈~ 人在江湖飘……

泡了个妞
Guest

不知道三表哥右边【老流氓连连看】里面的【大仙 基本上写篮球】和【大仙 基本上乐评】 是不是一个仙? 因为文中的仙先前体育后来转乐评了,识别不了

sanboy
Guest

我看了一下那两个博客图片,是一个人

vanon
Member
vanon

“我写的东西都是互相兼容的”!!!!!!

wellen
Guest
wellen

为什么我每次换工作,表哥都贴一个招聘广告出来,而且都是刚好在广州的?有招HR的吗?

Veronica
Member

表哥写的东西真好看~

hfgfhgfhgf
Guest
hfgfhgfhgf

写得真是太好了,会心几笑,一气呵成。希望三表再出书,再来深圳开讲座。

紫儿
Guest
紫儿

误打误撞看韩寒的博客知道了修表兄,又误打误撞看修表兄的博知道有个大仙儿。今儿看到写大仙儿好亲切。哈。

MAGGIE5979
Guest
MAGGIE5979

哈哈,三表太好玩了,大仙被你写得神乎其神的

丁丁
Guest
丁丁

就这么祸害啊

hanmingyao
Member

非常喜欢大仙的。呵呵。大仙就是大胸呀。

W
Guest
W

这个在很多年前的《不许联想》里。。有过了?呃,我当时买了那本。

rebecca
Member

豆瓣对《先拿自己开涮》的评价是,听了三表的推荐才看的,看不下去。看来三表有拉皮条的潜质。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Member

可能酒后再看大仙的作品,效果会更好些。

反馈
Guest
反馈

用手机打开三表哥的博客会看到很长一段英文字样的东西,不知为何,其他人有遇到吗?

Lucky
Guest
Lucky

哈哈哈哈

栀子花开
Guest

好能写

koko
Member
koko

神了,大神仙啊!亏俺26个字母颠来倒去都认识了,最多也就填下验证码。

小美鱼
Guest
小美鱼

看得我开心死了

八月
Guest
八月

这篇以前写过,百分之八十雷同,或许是《不许联想》里,或许是《文化私生活》

rachel
Guest

三哥真能寒碜人…….

天下有雪
Guest

三表哥糟蹋人的文章最令人绝倒。

目录里没有第116页
Member

【《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王小峰 章雷主编(0250页)“对于一个只‘渴望成为小小诗人’的人而言,浸淫乐坛40余载的伦纳德·科恩已创作了不计其数的、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不是我点的火》王小峰著(188)页“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鲍勃·迪伦,让我再次选择一个偶像,我就选择伦纳德·科恩”。(189页)“他对人性及社会有着敏感和深邃的洞察力,…”【《答案从未在风中飘过》王小峰著(230页)“这大概是他为什么会深受一些外在含蓄内心欲望狂热的人喜欢的原因,……”(231页)当你在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的电影《天生杀人狂》(Natural Born Killera)的开头和结尾时听到科恩的歌声时,是不是觉得特酷?】

我也是二百五
Guest
我也是二百五

这个大仙果然是仙气横溢啊!

rainbowmyname
Member

平胸的怎么促胸谈心呢?

mono
Guest
mono

三表这样挨个祸害一圈,估计那些人的博客浏览量都得翻翻儿

渺孤鸿
Guest

果然是大仙级别,一般人“仙”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