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名称: 王老师 | Email: ******@gmail.com | IP 地址: 202.134.70.*
近来的文章有些不一样. TIMES说你的风格是无所顾忌, 我一路看来觉得也是,因此欣赏.
为什么突然之间竟顾忌了别人对你文章的误转讹载? 空穴来风不是中国一些媒体闲人的一贯作风吗?何苦去理会.
那些索书的人,也不去理会就是了. 何苦又解释.
无所顾忌其实有时候难做到, 因为境界不到.
================================
回复: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顺便回答其他人的疑问。
我并不是无所顾忌的人,我自己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你不能因为写什么东西侵犯别人的某些权利。这是个常识。而这个常识,其实你没有概念的,不然就不会问这个荒唐问题。
如果关于英达的那件事我掌握的证据足以证明他就是那个放高利贷的人,我干吗要回避。问题是我没有证据证明他是放高利贷的人,我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所以我要解释清楚。如果我把他肯定成放高利贷的人,那是对人家名誉权的侵害。
很多人都像你的脑子一样,已经不辨是非了。
我在采访和博客里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我觉得英达的做法有点不近情理,这是我个人的立场。我站出来澄清,一方面是希望大家不要误读,另一方面也是对英达的尊重。如果英达换成你我也会这样。这就像我回答你这个问题时不会把你的邮箱地址公开一样,是对你隐私的尊重。
从道理上讲,英达的做法没错,他从美国回来,大概知道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所以跟梁左合作的作品事先说好,总比之后出麻烦强。北方人做事从来不讲规矩,有时候哥们义气一上来就什么都不顾了,之后还要擦屁股。这就是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训练的恶果。我也能理解当时王朔对这件事的失望心情,因为他看到的是情,英达看到的是理,情理之间,必然会出矛盾。
这跟你说的什么境界没关系,正是因为现在的人境界越来越低,才他妈让人变成这操性。
你代表着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心态——浆子脑子,不懂得尊重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