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


去西安出差,见到了传说了好多年的任田老师。任老师问:“你就是叫带三个表啊?”我点点头,心想,如假包换。她有点不解:“我印象中你应该是个胖子啊。”我心想,你不能因为认识王小山就把王小峰想象成一个胖子——虽说我们俩是异父异母的同胞兄弟。

我总是被人想象成一个胖子,这种事发生已经不是七次八次了。听说过没见过我的人一见面总要饶上这么一句:“我觉得你该是个胖子啊。”有时候搞得我都有点不相信自己了,回家照镜子:难道我必须长成胖子?

后来总修理网上的小脑残们,才发现,小脑残们都有一个毛病,先把一个人想象成什么样的人,然后攻击谩骂这个他想象中的人。至于他们的逻辑推理是怎么出来的,其实很简单,人都有一个习惯,对自己不清楚的事情会唤起他那低级的想象,这一点跟阿Q的习惯差不多,是人类的共性。

一般把我想象成胖子的人,大概觉得我话唠,有时候还挺贫,但是不认识我,就会想到那些脑满肠肥的说相声的人,于是就被归类到那堆人渣里面了。我曾经当面跟人调查过,为什么觉得我是个胖子?他们的回答差不多是这个逻辑。据说,这种判断是有科学依据的,你的闺密土摩托认为,人的大脑在处理信息的时候,会把直观接受的信息送到一个地方处理,直观信息不能让它完整处理判断的时候,就会动用另一个处理工具——想象。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显然是太好了,至少没有人把我当成胖子了。知道为什么我的博客名字叫“不许联想”吗?就是想告诉你们,想象在你无中生有的时候特别管用,但是在你处理已经存在的信息时,就跟弱智差不多了。所以人会经常上当受骗也是因为分不清没有的信息和存在的信息之间的区别。

我不是对把我想象成胖子的人有任何贬损之意,因为这么处理信息主要是人类进化的不太完善,不是你的错,是这个物种的错。但说实话,以前我还挺喜欢人们把我当成一个胖子的,因为过去我太瘦了,希望自己能长得胖一点,努力了将近20年,总算长了20斤肉,体重也只是你的闺蜜罗永浩的一半,过去一穷二白底子薄啊。

因为自己技不如人,所以我倒是很愿意跟胖子打交道,胖子天生三分喜兴,体胖跟心宽也有关系,我觉得当一个人变成胖子之后,肯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能想得开,跟胖子打交道直来直去,不累。

所以我周围积攒了一堆胖子,老罗我认识他的时候就已经是重量级了,据说现在已经步入无差别级了;知道罗老师跟和菜头是怎么闹掰的吗,原来这哥俩整天在网上讨论如何减肥,一个坚持中医减肥,一个坚持西医减肥,为此俩人争得显示器面红耳赤,最后不欢而散。事实充分证明,中西医减肥都是扯淡;王小山小时候还是瓜子脸,后来见到他,一段时间是坛子脸,一段时间是圆脸,忽大忽小,忽长忽扁。一打听才知道是他媳妇管教严了,就变成圆脸,放任自流一段时间,就变成酒精催起来的坛子脸了,跟天上的月亮一样有阴晴圆缺;还有那个端庄的老六,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长的意气风发,恰同学少年什么的,脸上棱角分明,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后来他觉得该端庄一下,也变成坛子脸了。有时候总搞不清是他站着的时候脸长还是躺着的时候脸高;还有陈晓卿,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长得黑,像只长茄子,现在变成了圆茄子;我还有个哥们戴方,刚认识他的时候是个小胖墩,现在……怎么说呢,我觉得他不小心碰到甚么锐利坚硬的物体会突然像气球被捅破一样爆炸。

每当这些胖子在我眼前晃悠的时候,我都会发自内心感叹,还是党的富民政策和食品添加剂政策好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沐浴一下党的恩情呢?

88 thoughts on “胖子”

    • 好几个人跟我说,“你赶紧去看看三表的博客吧!里面写你了!”好像出了多大的事,能想象听筒后面一张绘声绘色的脸。年纪大了,对别人写(评论)我越来越宠辱不惊(实际上写我的也越来越少了,必须宠辱不惊)。终于到此一游,此致敬礼。
      三表老师的身材其实挺合适。又及。

      Reply
  1. 嘿,这什么情况啊,我头一个?三表胸,开个微薄吧,这里猩猩都睡了,微薄那好多猩猩都两眼冒光等你招呼那,恩哼~

    Reply
  2.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有人就喜欢胖子,说胖子牢靠。不过这是文学作品里的话,不知是否有科学依据。
    另外不是媒体的人建议19:00以后不能喝茶或咖啡,真睡不着,想胖不太容易。

    Reply
  3. 我有个很文革很土的名字,是老人家取的,一来为了纪念老人,二来也懒得改了。刚上大学开学那会儿,宿舍门上都贴着名字。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碰到一个男生,绝对是特意停在我们门口“瞻仰”过我名字,很诧异的看着我,“你就是某某某啊?!”不知道他把我想成什么样了……

    Reply
  4. 媳妇管教严了,就变成圆脸,放任自流一段时间,就变成酒精催起来的坛子脸了——这句相当经典!

    Reply
  5. 这是我所读过的挨个祸害系列丛书中最不祸害人的一篇了!你若永远跟我们一个时区,你将永远是个瘦子,直到地老天荒,直到有钱难买老来瘦!

    Reply
  6. 跟遗传,年龄是不是有点关系;
    哪天看看过去的节目,想想当年的《焦点访谈》里的白岩松;大眼镜,瘦脸;现在都,,,,
    还有那个谁,朱军,白岩松,,,,,

    Reply
    • 对啦~ 三表哥可是单身魔羯男!~ 多年前第一回从网上看到表哥的玉照跟想象中就没什么两样,他那股刻薄犀利不矫情不腻歪的的劲儿只有瘦子才有。看看和菜头和王配,刻薄犀利都不少,但都爱腻腻歪歪的,过于阴柔了。

      Reply
  7. 好奇怪,怎么会把表哥联想成胖子呢?
    悦读这么久表哥的文字,言简意赅、干净利落,无一丝油腥、腻歪,明明是一骨骼清奇思想丰饶之士啊?

    Reply
    • 骨骼清奇,这不是用来形容方肘子的吗?哈哈哈。
      “骨骼清奇,执着的目光令人像有魔力一样甩不掉”
      “笑起来有种坏坏的痞味,给人以玩世不恭的轻佻感”
      “声音很低沉,但充满不容置疑的力量”
      “他整个人像发着光一样,让人移不开目光”
      “刀削般冷峻的五官,桀骜俊朗,笑起来好像一阵春风”
      “深邃的眼睛彷佛会说话,邪魅的笑容有让人深陷其中的感染力”

      Reply
  8. 对 老罗嘴上不说 但是心里面一定已经自暴自弃了
    跟胖的人一起容易胖 您试试

    据说胖分几种 基因到底占多大因素?

    Reply
  9. 三表叔的博客最近更新得好勤,估计是在为他的电影预热。表叔原来学迪伦,专以虐待黑猩猩为能事,但最近也不得不为电影牺牲底线和色相了。
    各文化界达人名流没事千万别掺和电影啊,看看老六叔多惨,《神探亨特张》居然都能在网上看到了,而且还是不收费的。
    多看几部高群书的电影,我都怀疑他是在张艺谋给铁道部拍宣传片之前和之后,给公安部拍宣传片,而且还是一部接一部地拍,不厌其烦。

    Reply
    • 张艺谋为铁道部拍的宣传片是用一个个跑火车的镜头拼接而成的;高群书为公安部拍的这部新宣传片,主要是用巡逻车上安装的高分辨率监视镜头拍的街景和公安用消费级数码摄像机(就是老六叔手里拿的那个)拍的犯罪场面拼接而成的。

      Reply
    • 妈了腿的,我不更新你们跟催命鬼一样,更新多了你又怀疑有别的目的。瞧你的进水的脑子,就跟这篇文章里说的脑残一样。黎姿够多了,你就别自己举例了。

      Reply
      • 河北的类似骂法是“拟孃个腿的”,可能东北的不太一样。
        讽刺归讽刺,其实对文化名人们拍的电影还是蛮期待的。法国新浪潮电影里头不就有一帮很不专业的人嘛。
        骂归骂,三表叔也别真生气,生气伤肝;尤其犯不着跟你联想中的脑残生气,那样还会伤脑。

        Reply
        • 你们这些害怕被三表叔骂而不敢说真话的家伙,来这里打什么太平拳!
          我要有小明说的那种本事,还会有闲心在这里看三表叔吗?
          连大家钟爱的三表叔我都敢质疑,哪个领导容得下我这样的叛逆?
          三表骂人是他心虚。为自己的电影预热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想做就应该正大光明地去做,还用怕我这个被三表叔联想出来的脑残点明吗。
          但是如果拍电影的时候脑子里老想着观众会不会喜欢,可能反而未必就讨好,道理很简单:众口难调。反正三表叔们拍电影就是业余爱好,又何必在乎观众怎么想?喜欢怎么拍就怎么拍,自己快乐就好。
          对于我这样的观众来说,看完电影后批评电影,这种行为本身也是看电影的乐趣的一部分。如果三表叔老六叔们对观众的批评过分敏感,那就趁早别拍得了,大家都落得耳根清静是不是?

          Reply
        • 既然您没“那种本事”,又怎能猜对三表的意图?

          省着点别乱猜了。趁早洗洗睡吧,职业病患者。 ^_^

          Reply
    • “你们这些害怕被三表叔骂而不敢说真话的家伙,来这里打什么太平拳!”___No,我可以负责任的,正大光明的说,我从不猜测别人的意图,尤其是三表哥的,哈哈。三表更新勤了我当福利,感恩;不更新了,也理解,人家有自己的事,就这么简单。

      Reply
  10. 还不是因为你丫想吃个鸭脖子还是自己做的!怎么能沐浴天朝的食品添加剂的光辉政策!

    Reply
  11. “……就会想到那些脑满肠肥的说相声的人,于是就被归类到那堆人渣里面了。”……某些人躺中了……

    Reply
  12. 应该是把你想象成杨十一表哥的模样鸟。
    表哥,日本即将签购买敏感词合同了,日本人明明是玩真的,央视等媒体误导国人硬说日本购岛是“玩闹剧”,自欺欺人,真他 娘 的丢人!
    天朝不会还是复读机吧,它怎么也不卡带呢。

    Reply
  13. 我觉得当一个人变成胖子之后,肯定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所以什么事情都能想得开——呜呼,纯属想象哈~你又不是胖子,你怎么知道胖子的心思?

    Reply
    • 饵太香了我咬一口。

      接下来我是不是该说,您又不是三表哥您真没知道三表哥不知道胖子的心思?

      Reply
  14. 延伸的四个预测法怎么也记不住,想起兰花指,(兰花指 移动 外推 上下波动)=指数平滑法+移动平均法+趋势外推法+季节波动模型)

    Reply
    • 十一表哥用的不是军需就是特供,有人用特级品巴结他们的,上层寄生虫们是接触不到地沟油滴,除非他以良心深入底层。

      Reply
  15. 我估计把你联想成胖子是因为你年龄的关系吧,到你这个岁数基本都发富了,比如你提到的那些本来不胖后来变胖的。
    还好我刚看到你博客的时候就看到你照片了,所以你是胖子的想法从来没在我脑子里出现过。
    想胖就是多吃少动!

    Reply
  16. 小峰哥,我再也不叫你表哥了,表哥这个妖娆的称呼撤底被杨达表糟蹋啦。我一叫你表哥就会自动把玉树临风的你切换成富富态态的杨达表。这不能怪我。

    Reply
  17. 不去想象该是什么样的人儿,先读文,而后观其人,深刻也。即使以后表哥变成胖子,但心里还是留有瘦的时候的影子,人生若只如初见,一见清新,再见倾心,就这样瘦着,留有最坚挺的印象,多好!!

    Reply
    • 看了这样的回复有点感动,无论表哥是什么样子变成什么样子,都一样爱你。重要的是你竟然不是个胖子,我决定爱你今生来世,下辈子还做我们的表哥,暗号,带几个表,答,带三个表。

      Reply
  18. 宁愿瘦得精致,也不要胖得雷同!O(∩_∩)O哈哈~杨玉环若生在现代,想必会幽幽的说:“哎,像我这样的女纸,没有些体重肿么能压得住美貌~\(≧▽≦)/~啦。”

    Reply
  19. 您的那几位胖同学都是已婚。一般结了婚的人更容易发胖。老婆生了孩子后丈夫就更容易发胖了。

    Reply
  20. “一般把我想象成胖子的人,大概觉得我话唠,有时候还挺贫,但是不认识我,就会想到那些脑满肠肥的说相声的人,于是就被归类到那堆人渣里面了。”我当然知道你是说锅得钢,但三表兄,你不感觉罗可爱胖也躺着中枪么?

    Reply
  21. 当然,我希望可爱胖不要是人渣,否则理想主义谁来带头实现呢?只靠俺们平民,还是有点累的。但是听了米歇尔奥巴马的演员,也还是有信心地。

    Reply
  22. 我的小侄子前几天刚刚上小学一年级,已经九十二斤了,这是他最不想让我们知道的“秘密”。以前,一直觉得体胖大概心宽,可是他心里的事可不少呢。
    半年多前回北京时和他约定,一定要把他家院子里种的小葫芦给我留一个。我自己说完就忘了。谁知这次再回来后一见面,他赶快特认真地解释:姑姑,葫芦没了,化了…说完后又跑到院子里找到一朵蔫的葫芦花拿给我看,又给我讲什么叫“化了”。
    后来又听家人们聊起这两年里他为长辈们做过的那些温暖小事,我忽然很期待看到壮壮的心思细腻的小侄子长大之后……
    我觉得小峰童鞋一直以来的样子挺好的:)

    Reply
  23. 想象成胖子其来有自,尊驾每每尚未启程,就招呼地头蛇献上美食情报。
    陈美食家晓卿,未谈美食先提茅房能消除胖子想象。
    建议未起程前地头蛇献上茅房加美食情报。

    Reply
  24. 一般我把这种主观对某人或某事的想象称为“自动默认”,有时候这事儿是很莫名的,真不是故意的。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