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

 一个朋友打算搞一个Party,主题是80年代。要求参加的人必须是经历过80年代的人,当时还处在液体状态的人估计没资格参加。而且,必须穿那个年代的服装。我留下的最早的衣服是1993年的,距今有14年的历史,比我们温总理的棉衣服还早4年,但也是90年代的衣服。

80年代,我记得我穿的衣服就是绿军卦子,下身是蓝色的确良的裤子,就是我们偶尔能在电影里看到当年警察穿的蓝裤子。我们那时候有句顺口溜,上板绿,下板蓝,找媳妇不难。因为那时候的小痞子差不多都这身打扮。我那时候是好学生,也偷偷穿上这么一身,看看找媳妇难不难。后来发现跟着装没什么关系,找媳妇是个希望工程。但是现在再找这么一身服装,估计也很难,即便找到当年我穿的服装,估计也穿不下了。我记得我穿的最后一件的绿军装,右手袖口上有一堆蜂窝状的窟窿,因为春节放鞭炮的时候被二踢脚崩的(第二个响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袖子里炸开)。我估计,其他参加的人也找不到当年的服装了吧。

朋友要求我找一些当年我们听到的歌曲,这对我来说太简单。但是朋友比我小三四岁,他们听的跟我还是有差距的,我一说《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她就急了:“怎么也的是齐秦啊。”差距就在这里。

我是照着年代一路摘下来的:于淑珍、朱逢博、李谷一、程琳、彭丽媛、沈小岑、关贵敏、蒋大为、张蔷、张行、朱晓琳、董文华、韦唯、毛阿敏、刘欢、崔健。想想吧,从《边疆的泉水清又纯》到《浪子归》,从《渔家姑娘在海边》到《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从《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到《新鞋子,旧鞋子》,从《那就是我》到《月光DISCO》……真够受的。

一般而言,对人的记忆来说,过去年代留下的特有的声音是终生难忘的,偶尔听到一次会很激动,比如20年后你再次听到《两只蝴蝶》后,你的眼眶子会湿润,无论你现在是多么讨厌这首歌。您现在不用想象着回到未来,身处其中是不灵的。还好,生活在80年代的人,不管是60后还是70后,接受的东西都差不多。不像现在,价值观都比较多元,属于典型的“小螺号,瞎鸡巴吹,海鸥听见了瞎鸡巴飞”混乱年代。

我上大学在广播站工作,广播站曾经三番五次跟党委宣传部申请经费买磁带,但是就是不拨经费(其实我们要经费主要是为了玩),后来,我就找出一些在80年代初期烂大街的歌曲,天天在广播里播,什么《学习雷锋好榜样》《外婆的澎湖湾》等,而且尽找一些比较差劲的版本播放。这样,估计就会有同学给党委宣传部打电话,对晚饭黄金时间播放主旋律歌曲表示抗议。时间一长,校领导就会给我们经费。晚上去食堂打饭,发现不少同学都在哼哼我们播放的歌曲,还觉得特亲切。我们打算发动群众的申请经费计划因大家的怀旧而宣告破产。那时候校领导也不知道与时俱进啥的,又过了很长时间,我们天天播放一首歌曲,校领导扛不住了,拨了点经费,于是我们就有了潘美辰、林良乐之类的磁带了。

我一共准备了4个小时的曲目,两个小时的内地歌曲,两个小时的港台歌曲。所谓怀旧,有时候就是角色扮演,真的扔进那个环境,一般人是吃不消的。想想吧,当人们听着“苦菜花儿开……”会是什么感觉。但有一点,音乐是最能烘托气氛的,最容易把人带回那个年代的,我在整理的时候,也发现,每首歌第一次听的时候,那个情景差不多都记得。但愿到了那天Party的时候,他们听到这些歌曲后会说一句:“妈呀,又找回当年的影子(zh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