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

今天参加老六一年一度的《读库》读者见面会。头一天吃饭,老六要求我必须到,而且让我坐第一排,这样就可以现挂即兴发挥拿我当羞辱对象了。我跟老六说,我最怕读者见面会,因为读者提问的时候总爱问一些特傻的问题,你坐在上面还得特别认真当回事去回答那些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以此映衬出你比他还傻。老六很骄傲地说:我的粉丝比你的粉丝素质高多了,肯定不会这样。

我非常承认老六的粉丝比我的那些变态粉丝素质高,六六粉在杀虫和做人以及知书达理乃至文艺性方面比我见过的任何粉丝都强多了——他们看起来比老六端庄多了,尤其是比黑猩猩有素质。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修理黑猩猩的原因。你们不知道,老六的手机里存了一堆电话号码,都叫“不接”,他说是我那些变态的黑猩猩的号码。我理解,生物在进化过程中肯定少数有退化的品种,但都到老六那里集合了。

但有一点,在提问这一点上,我相信全中国的各类粉丝问的问题都一样傻逼。所以我每次被迫坐在台上跟人互动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下面有人提问。

我大致总结了不会提问的中国人常问的一些问题:
一、喜欢问答案可能是一本书的问题。比如:“什么叫艺术电影?”最操蛋的是,提问的人往往还要求回答的人用几句话来回答。大而无当的问题一般只有在《艺术人生》节目里出现。

二、知道吃到第五个馒头能吃饱,急于想知道第五个馒头在哪里。一般问这类问题的人有点像咨询情感专家:“我怎么才能失恋后不会受伤的太久?”这类问题其实没有正确答案,你只能去通过活着慢慢去领悟。但有人真的就当成百度知道去提问,今天老六的粉丝问了不少这样的问题。你知道了也没用。

三、“你对这件事怎么看?”现在已经变成全中国媒体记者和主持人最弱智的提问了,动不动就问人家对这件事怎么看。这种人提问之前肯定没有带自己的脑袋进来。在互动之前,我跟一个朋友说,一定会有人问老六类似“你对这件事怎么看?”之类的问题。果然,一个家伙问老六:“你对其他和《读库》差不多的杂志怎么看?”我要是老六,就回答:我是一边翻一边看。可怜的老六,昨天晚上喝多了,脑袋有点短路,还正八经地回答,简直自取其辱。

四、还有一类人,喜欢问一些百度知道回答的常识问题。类似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下雨的时候雨为什么为往下落而不是往上飘。这种人总给人很萌的感觉。

周末,土摩托和苗炜搞粉丝见面会,单向街找我,希望我能来主持他们的活动,我谢绝了,因为我不擅长主持,同时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这阵风刮过去之后,总导演陈晓卿特别失落,已经不习惯过没有媒体围绕他的生活了。所以我推荐陈晓卿主持,给他一个心理平衡的机会。而我,为了表达对土摩托的敬意,下午约了一个中医……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当台下有人问一些特别弱智的问题的时候,我怕搂不住火,把他们轰出去。本来是件好事,会被我搞成坏事。

其实咱们的教育早就把人变成了填鸭,只需接受无需思考。所以,到处都盛开弱智的奇葩。有一次我到一所大学和新闻专业的同学交流,发现学新闻的学生提问比那些弱智还弱智,真是完蛋操了。相比之下,我觉得芮成钢的提问已经很牛逼了。哈哈。

42 thoughts on “提问”

  1. 我以前喜欢提那种自己明知道答案或者明知道全人类都没有答案的问题,心里盼着主讲人觉得全场就我最懂他、只有我在说人话。
    哎对,博客留言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态,讨好你或者突出我。

    Reply
  2. 说老实话,我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采访节目主持人,没见几个有深度的。
    那个主持Dialogue的中年男主持是我最欣赏的。另一个主持这个节目的女主持也很赞!能现场主持这样的节目,不容易。很多问题是就嘉宾的回答之上再进一步的。
    芮的节目里的问题都是可以事先准备的,很少是“交锋”式的。
    不错了,但是与他们比还差很多。

    Reply
  3. 我也觉得自己特不会提问。比如在欧洲这些国家, 中国常常和第三世界亚非拉享受同等待遇,如中国驾照在此只能用一年,之后必须重考,但日本驾照就可以直接换欧盟驾照,此时我特别希望芮代表帮我问问:”这是为什么?“

    Reply
    • 日本我不知道,但韩国同学说过,在韩国,练车100小时候才可以考驾照。
      但国内那种马路杀手型的驾照算个屁啊,让开一年都太多。

      Reply
  4. “当台下有人问一些特别弱智的问题的时候,我怕搂不住火,把他们轰出去。”

    想想这个情形就很好玩~不过这样新闻效果才会出来,比拿银子打广告的效果好。还是应该请你去主持的:)

    Reply
  5. 哈哈哈,百度问答!

    看了几天百度问答,真正的领悟了那句话:有些人的出现就是为了衬托你的优秀的!

    Reply
  6. “对某件事情的看法”这种问题也不能问吗?
    其实很多事情我还是想知道其他人的看法的,所以如果我有机会提问,对于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还是会问的,如果这都算进化退步,那我只能做回黑猩猩了

    Reply
  7. 睿智如古希腊的六哥拉底和贵我国的三表不代,也不可能一两句话就把人生和这个世界说清的。
    提这样问题的人可能是名人传记或是艺术人生看多了,以为所谓名人的改变而成功仅仅是因为某句特殊的话。
    只有自己悟到的才是自己的。
    昨天在现场,提问环节的确令人失望。
    ps:六哥不在状态原来是因为前一晚喝多了啊!

    Reply
  8. 要我说粉丝对偶像就一个问题,其他都是扯淡,但是这个问题不用问也知道答案是否定的,所以见面会这种东西干脆就别去最好就不开。波拉特就很形象地展示了粉丝怎样对偶像提出这个唯一问题——我想和你交往,你同意吗?

    Reply
    • “波拉特就很形象地展示了粉丝怎样对偶像提出这个唯一问题——我想和你交往,你同意吗?”这句话乍听上去颇具判断力,比如有些明星的粉丝因为她/他的婚讯而自杀这样的例子应该可以佐证在有些粉丝的精神世界里已经认定和偶像在交往了,因为是精神性的因而更纯洁得不可侵犯。。
      可继而我又想到两类存在,和两个问题。
      一个是,在日本有不少阿姨狂热痴迷于韩国男明星,有的疯狂程度不亚于少女。可是她们在自己偶像面前的无限向往,还是会让我清楚地感觉到她们真的是在给自己老公和儿子们买打折袜子的路上,顺道来动物园看看新来的那几只而已,交往的问题她们大概不会提出来吧?下次有机会我要直接访问一下,嗯。。。
      还有一类情况是,如果一个人不是众多粉丝们偶像的粉丝,可能他/她从来没有偶像,可能他不是这个偶像的粉丝,可这个人真心喜欢这个别人们的偶像,他/她如果提了那个问题会被“打入”粉丝的队伍,如果不提,就成就一个可以写进小说里的给上帝看的故事。。

      哦,今天的风好大啊!我的酱油瓶子都被吹跑了。。

      Reply
      • 交往的问题要这样问“假如你现在25岁单身,你的偶像对你有好感,你愿意和他交往吗”。当然也有的人会拒绝和偶像交往,因为有的人没有安全感,或者说不自信。
        粉丝和爱情里的喜欢我觉得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

        Reply
  9. 一看到在自然灾害中受了伤死了亲人还要遭受傻逼CCAV脑残记者问他们疼不疼,什么感受的时候 我就想把这些记者大卸八块

    Reply
  10. 每天这时刻,网上其他想去的地方都堵死,就这里畅通。矛矛盾盾的在这里看故事、寻么道理,有问题,也不问,好好思考。

    Reply
  11. 您能不這麼精英范兒嗎,再沒有什麽比深夜修改一篇沒有操守的稿子更糟糕的事情了,總是被表哥這文人的清高一次一次的打動,仿佛這樣就能夠給自己一種偽裝的自嗨。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夠天天來給表哥搗亂。證明無比厭倦這刺激而又很他媽的生活的我是非虛構存在。

    Reply
  12. 《三联生活周刊》第710期第138页[看法不一]栏目里有王小峰的文章:《阅读风气》。文章里有桑格格自己和她的书《小时候》的照片。另外还列了好几个人的名字和书名。一口气俺读了两遍这篇文章,第二遍还是把最后一句先看成了——–一个只喜欢网络碎片的人“会不会是一个二百五。。。。。。就只有能看懂140个字”……..感觉不被博主认识应该是特别幸运,他能把别人的缺点看得特清除。

    Reply
  13. 三表哥 想问你个一问题 在你的书《不是我点的火》说你从小乐感不是很好 后来通过兴趣和乐趣弥补了不足 我想知道的是你当时的乐感不好主要是指哪几方面?有过五音不全么?

    Reply
  14. 填鸭,用的真妙。:“其实咱们的教育早就把人变成了填鸭,只需接受无需思考。所以,到处都盛开弱智的奇葩。”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