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人有疾


我同事苗炜,平时有两个爱好:一个爱好是辞职,没事就把自己当飞去来器从三联扔出去,转一圈觉得没劲再自动飞回来。这些年他都把自己扔出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但是那份挥之不去的绿叶对根的情谊让他总是自动复位。他的另一个爱好是写小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强调自己是作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新身份。最近这一年,他的飞去来器没有再扔出去,开始踏踏实实写小说,写了一本《寡人有疾》

本来我是想把这本小说当睡前催眠读物看,以为看上三行就睁不开眼了。没想到一看还挺有意思,就很快看完了,故事能吸引我一直读下去。

因为平时对他的了解要比一般读者多一些,所以对苗炜的写作风格大概知道一些。他这人不擅长用嘴表达(某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除外),比如他在说一件事,第一句话你不知道他要说什么,第二句话说完之后你不知道跟第一句话有啥关系,第三句话跟前两句没关系。当你等他说第四句话的时候,他暗示你他已经说完了。所以你不得不把这三句话放在一起寻找其中的逻辑和联系,半晌之后才能琢磨出其中的意思。一般假装深刻的人都爱这么说话。

苗炜的小说叙事风格跟他日常的表达方式有些类似,包括语言的节奏。所以这本小说里的三个故事你读完之后,就像你听他说三句话一样,未必一下能搞明白他要说什么,因为里面没有太鲜明的立场、态度,甚至没有强烈的好恶之分,但又能让你看到这些故事背后我们最常见的一些现象,反正他把最大的空间扔给了读者,你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跟我没关系。闷骚的作家都这样。

如果抽离掉人们习惯爱理解的观点、立场、是非这些东西,那么,苗炜的小说到底要说什么呢?我猜他是这么多年看了一堆书之后,总能被某些荒唐的桥段所触动,而这些荒唐的段子只是从狭窄的缝隙中让人窥到一点耐人寻味的信息,每一个桥段都挖不深,无法构成故事,可积累的多了,荒唐本身就成了故事——所谓失败就是自以为是的最终结果。讲故事,不讲道理,是非曲直爱憎喜恶他才懒得去说呢。

故事很好看,值得一提的是,苗炜没有在文字上耍弄小聪明,写的踏踏实实,干净流畅。妈的,但是当我看到最后一个故事,还是忍不住联想到土摩托和方舟子。

46 thoughts on “寡人有疾”

  1. 买过一本王小峰推荐的苗的书。感觉三联人都是用好多书、好多社会信息、大量的案头劳做、无法完全估量的复杂的….有憋屈….有自信….有好些俺理解不完全的信息组成的。王小峰俺还没有完全理解,其他人就更需要时间了。有时间会看看这书的。谁让俺喜欢三联这词汇的。

    Reply
  2. 我真的花钱买过苗炜的两本书,我想想,是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和除非灵魂拍手作歌。说实话,有点后悔,嗯,我没文化,看着特别累。花花世界,游记,总是哪个牛人名人说了啥啥啥做了啥啥啥,妈呀,您除了说别人,能说点自己的感觉吗?我浅薄的觉得就像某年代,人们说话开头都要说句M主席说了啥啥啥,否则不能说自己要说的话。如果是要展现作者记忆力好知识广博,那目的绝对达到了,我五体投地。拍手作歌,小说,惭愧,记忆力不好,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任何内容了。文艺中年的书,实在是让人(好吧,其实是让我)不知如何对待。我能再小声嘀咕一句对三联现在也是这种感觉吗?森森的无力感。

    Reply
    • 就像你听他说三句话一样,未必一下能搞明白他要说什么,因为里面没有太鲜明的立场、态度,甚至没有强烈的好恶之分,但又能让你看到这些故事背后我们最常见的一些现象 反正他把最大的空间扔给了读者,你爱怎么理解就怎么理解,跟我没关系。闷骚的作家都这样。

      这是他的写作特点, 表哥已经说了.

      Reply
      • 我没文化水平低,对他这些特点欣赏不来可以么?要是只是记录别人言行,也许列个书单给读者更方便,或者去拍纪录片,正好需要大量信息的堆积,可能更有作为。写小说如果只能写自己那些经历,那干脆写个自传算了。一个没有态度没有立场没有个人看法的人,不知道该可怜他活得憋屈还是该羡慕他已经超脱。

        Reply
        • 你说的这些,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位朋友,说话、写文,通篇的谁谁说过,一大段一大段的引用。。。看的人要累死,从此看见名人名言就反胃,名人说话还是精辟点好!

          Reply
  3. 你【我是二百五】的三表哥!看看你 老写些二百武侠小说 竟把我们往沟里带 又不负责 唉唉~~

    Reply
  4. 这是苗师傅的一贯作风,从<<有想法没办法>>到<<黑夜飞行>>到<<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到<<除非灵魂拍手作歌>>都差不多,估计<<寡人有疾>>也差不离这个调调。不过还是挺喜欢他这个调调的。回头等图书馆有了借来看看。因为我发现,书真的是非借不能读也。
    不做猩猩久矣!

    Reply
  5. 表哥,在这里讨论个重口味的事:世界末日前,怎么解决chu男问题啊,找不到女朋友,也不想找j,怕得病。高人指点下,chu男真的非常痛苦啊~

    Reply
  6. 土摩托被你黑了这么多年,终于不再孤寂了。土老师这么百搭的咖跟方博士在一起居然能整出突兀的效果来?!神功盖世了

    Reply
  7. 刚刚连续打开不许联想几次,发现昨天每次打开博客提示的木马病毒没有了。

    Reply
  8. 买了本713期《三联生活周刊》。其第118页[看法不一]栏目里有王小峰的文章《公共知识分子》。这期杂志远处看内容较多,有两本。没翻看时,发誓,如果没有王小峰的文章,若内容差不多,也买一本。当时翻找到第098页时吓一跳,看清楚是化名后,决定后边没有王小峰的文章就不买了。我记得有个DV据说也用小峰这个名字做不幸之人的化名,唉。

    Reply
  9. 忍不住抄段王小峰的话(如果我多嘴了,该删就删):“从中西两个‘知识分子’的定义不难看出,中国对‘知识分子’的定义还带有一点阶级色彩,西方是带有市场化色彩。”—-摘自第713期《三联生活周刊》王小峰的文章《公共知识分子》。文章中有些中外人的名字:波斯纳、克林顿、佛兰克·弗里迪、刘易斯·科塞、皮埃尔·布尔迪厄、齐格蒙特·鲍曼、爱德华·希尔斯、保罗·霍兰德、林志玲、于丹、方舟子、孔庆东、司马南、余秋雨、易中天。

    Reply
  10. 我觉得三联周刊的写作者们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写作太刻意,有玩文字游戏的陋习。一篇短文里充斥着太多的边角料。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