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你”(二)


许巍一共录制了七张专辑:《在别处》《那一年》《时光·漫步》《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在路上……》《爱如少年》《此时此刻》。其中《在路上……》是许巍当年创作并废弃但又捡回来重新演唱的曲目和他专门为别人创作的歌曲自己又重新演唱的作品集,这其中包括一些他与其他词作者合作的作品。一直以来,人们认为《在路上……》都是许巍写给别人的歌曲,实际上《执着》《像风一样自由》《自由自在》都是当年他在西安“飞”乐队时期的歌曲。这样算下来,他一共发表了七十多首由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不包括与他人合作的歌词)。

《在别处》《那一年》这两张专辑主要在写他纠结的人生,有梦想,但无法实现,想面对又想离开,欲罢不能。那段弃之不忍食之无味的人生,把许巍折磨的像个怨妇,但这时期创作的歌曲是最有味道的。这两张专辑属于有病呻吟,这块心头病就是他作为一个带着梦想来到北京的摇滚青年,在实现的过程中出了状况,他敏感心重,不知所措。《时光·漫步》是一张过度专辑,如果说《在别处》是许巍最好的摇滚专辑,那么《时光·漫步》就是许巍最好的流行歌曲专辑。这张专辑发行,媒体和歌迷开始争论许巍是否背叛了摇滚这样无聊的话题,在我看来不是,因为他最擅长写这类歌曲。而后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爱如少年》《此时此刻》一张比一张无病呻吟。

2002年开春,我记得那天北京沙尘暴,天是橘红色的,就在那么一个糟糕的天气,我采访已经有3年没见的许巍,这期间关于他的消息不多,只是知道他离开了红星,回到了西安。后来我的一个朋友平客打电话说他们和许巍签约了,要给他出新专辑。我决定再采访一次许巍。那一天,许巍的脸在橘红色的天空下一直灿烂地微笑,即使我们在西安讲笑话的时候,他的笑都没有这么舒展过。

那次采访,许巍告诉我他开始信佛,开始看古书……当时这些信息并没有让我和他的音乐联系在一起。《时光·漫步》发行后,我也没有注意到许巍音乐发生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一直认为许巍就该去唱这样的歌曲,他擅长写旋律好听的歌曲,我对他崇拜什么Nirvana、Aerosmith没什么感觉,那只是中国摇滚歌手在摇滚道路上偶然误入歧途的表现而已。我一向对玩别人玩剩下的东西很不感冒,即使在他录制了两张嘈杂的摇滚专辑之后,我也认为许巍早晚有一天会重新唱《执着》的——尽管他那时候否认自己会去写这样的歌曲。

当《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发行后,我才意识到,这不仅仅是许巍擅长写旋律优美的歌曲的问题了,这是个三观的问题了。许巍是在改变了人生观之后重出江湖的——当年他拼命把摇滚色彩涂抹到自己身上,后来,摇滚这层油漆经历人生的风吹日晒,只留下一些斑驳的痕迹,所有与摇滚有关的东西——叛逆、绝望、灵魂、极端、疯狂……——都被他迅速抽离干净,只剩下一个和蔼可亲、彬彬有礼,看似阳光灿烂,心里波澜不惊的许巍。

2009年的那次采访,让我明白了他这些年变化的轨迹以及背后的原因。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真的在许巍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当初他只是很单纯地认为只要把音乐做好,一切都好。事实上现实的摧残让他不知道如何去面对。郑钧可以跟红星的老板撕破脸,争得自由,许巍做不到,他就像一个嫁出去的媳妇,任由婆家摆布。摆布到最后,他没了退路,宗教成了他脱胎换骨的最后稻草,唯有这样才能让他平静下来,把他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让佛来给搞明白。

许巍就是中国男女文艺青年心中的宠物,他忧伤,你心疼他;他快乐,你还心疼他。他从来不去冒犯什么,也从来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写出了让文艺青年喜欢的歌曲。那种“我见犹怜”的形象奶个文艺青年不为之心动呢。

我不想因为许巍是你们心中的宠物,就不忍心下手。现在有种奇怪现象,由于到处都是粉丝,正常的批评常常会被粉丝们围攻,好在我一直很适应这种无能的力量式的围攻。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批评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看法,写起来了无牵挂。哼哼。

许巍的歌词,总体来说是二流歌词,个别歌词写得很出色,大部分空洞无物,尤其是后来的三张专辑里的歌词,几乎是每况愈下。

流行歌曲只能算作品里的小品,于音乐于文学都是,没什么太多的信息含量。但是即便是小品,它也要具备所有文艺作品的最基本特征,那就是戏剧、情节、情绪、情感、矛盾的冲突,没有这些就不成其为作品。许巍早期的作品,一般把主题放在情感和理想这两点上,理想是什么?对许巍来说就是有天能有一片天空自由飞翔。所以他在出道一直到与红星解约这段期间,他的作品主要围绕着这两个主题展开。

前两张专辑主要写他的理想如何幻灭和绝望的,比如《路的尽头》:“今夜我依然在路上,依然在盲目的张望,那变得腐烂的理想,正在我身体里消亡。我这始终骄傲的心,没有方向,我那充满欲望的心,空空荡荡。”《永恒》《青鸟II》《悄无声息》《我思念的城市》《树》《我的秋天》亦是如此。《在别处》看似在写一种感情的情境,实际上还是在写理想的绝望。《在别处》这张专辑里没有爱情,因为他在理想道路上受到的折磨早已让爱情变的索然无味。到了《那一年》,许巍的这种绝望依旧延续,“我已厌倦所有虚幻的梦想。”(《简单》);“那理想的彼岸也许不存在。我依然会走在那旅途上。”《九月》;“每当我想往高处飞翔,总感到太多的重量,远方是一个什么概念,如今我已不再想,在每一次冲动背后,总有几分凄凉,我只要不停的歌唱,停止我的思想。”(《浮躁》)。

对于爱情,从许巍的歌词里大致也能看出那段时间的爱情也缺乏质量,仅仅是他那段支离破碎生活中的一些小插曲,爱情在当时对许巍来说不是炉火,只是一只烟头的温度。那些爱情无法改变许巍的命运,爱情只是他心乱如麻生活状态中的一根线而已,接着面对爱情抒发他的理想,和他在西安创作的那些作品不同的是,他不再将爱情和理想对立,而是一种唇亡齿寒般的忧伤。

在许巍的词典里,词汇是匮乏的,构成他歌词的内容有两部分:时间和风景。咏物抒怀是许巍创作的方式。有时候,你发现许巍是个时令专家,就像是当代的贾思勰,经常日夜观天象,用天象来解读自己的命运——昨天、秋天、明天、春天、午后、夕阳、黄昏、日落、晚霞、夜晚、星空、夜色、星际、星辰、繁星、今夜、整晚、午夜、星光、朝阳、阳光、落日、秋日、夏日、天空、天边、九月、云海、白云、彩虹、蓝天、阴霾、云彩、山林、空山、天地、宇宙、光芒……不管许巍绝望还是超然,这个东方时空一直是他的寄托。他几乎就是在不同心情下把这些时空重新描述了一遍。

除了这些时令词汇之外,许巍还喜欢一个词:“飞”。这个“飞”对许巍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当年他组建的“飞”乐队,一个是他想要自由。所以许巍的歌词里飞经常跟鸟联系在一起。对他而言,“飞”在当初更多指的是他在音乐的世界里像鸟在天空飞翔一样自由。但他描述出来的这只飞鸟的翅膀总是沉重,飞不起来。不完全统计,有18首歌里出现与自由相关的“飞”。后期作品和前期作品不同的是,这只飞鸟不仅可以自由飞翔,连翅膀都没有了,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如果你想分析许巍的歌词,可以找些关键词,通过这些关键词在前后运用上的变化就能窥之一斑,比如“旅”,这个词在前期作品中的运用和“飞”一样,根据其中的歌词,你会发现,之前的“旅行”“旅程”都是负重而行,后三张专辑里出现的“旅行”“旅程”犹如穿上了狼爪的户外服装——“专业装备,无需负重。”他在15首歌里出现过“旅”,在最新专辑《此时此刻》里面就出现过7次。

这篇文章的名字叫《曾经的“你”》,“你”带着引号。写到这里,我才真正切入主题,谈谈许巍歌词中的“你”。

一首歌词里面出现“你我他”很正常,一般歌词里出现“你”,往往指的是“爱人”“情人”“恋人”,或者是一种虚指。但是许巍歌词里的“你”却显得很特别,甚至从中能找出一些规律。

许巍的“你”,大致可分为几种:
一、恋人、情人、爱人,比如《执着》《像风一样自由》《我的秋天》《简单》《闪亮的瞬间》《温暖》《今夜》《情人》《一天》《旅行》《美丽的女人》《天使》《四季》《爱情》《喜悦》……
二、指他的理想,比如《悄无声息》中的“我用幻觉触摸你那遥远的美丽”、《在别处》中的“就在我进入的瞬间,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三、乡愁。比如《我思念的城市》《家》。
四、指他自己。比如《那一年》《方向》《蓝莲花》《完美生活》《曾经的你》《温暖的季节》《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少年》《心愿》。
五、佛。《悠远的天空》《爱》《道路》《逍遥行》《灵岩》《空谷幽兰》《出离》《救赎之旅》。

似乎从上面的分类中看不出什么,但是仔细分析,暗指恋人、情人、爱人的歌词在前两张专辑中主要是通过“你”来倾诉他胸中的郁闷。在后面的专辑中他是借“你”来抒发感恩之情,感谢CCTV、MTV和阿弥陀佛。如果再从没有“你”的歌词里寻找,会发现从《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开始,许巍的创作已经变得顺其自然,自说自话,喃喃自语。他双手合十,闭着双眼,用各种方式感谢佛。换句话讲,当没有起伏、矛盾和冲突,歌词的魅力已荡然无存,还听个什么劲?

我不觉得这是许巍创造了一种写作风格,这是他一步步失去冲动、缺乏生活体验,进入一个半调子佛界的结果。即使在他最糟糕的那段时间,他还是有灵魂的,生活还是有内容的。这也是我觉得《时光·漫步》也是他一张出色的专辑的原因,至少,他还在里面反省人生,在叙说他过去的那段迷茫,他的灵魂还在创作。之后,他不再有灵魂,佛只给了他一个肉身,让他去完成一首首歌而已。当一个作品失去了最基本的表达方式,变成一顺边之后,也就毫无价值可言。所以,在他的新专辑《此时此刻》中,许巍开始在音乐上寻求突破,希望能有更多的手段来丰富,弥补他歌词上的空虚。与其这样,为什么不像窦唯那样做纯音乐呢?这样更纯粹一些。有病呻吟至少还能让人感到一点病态的美,无病呻吟留下来的就是一点动静而已。

回到本文的最开头,我写了这么一段:“任何一个听众都没有资格要求一个音乐家写出你想要的那种作品。这是常识。但是,全世界的评论家们都会不知不觉越俎代庖把自己期待的结果强加在音乐家身上——显然是不公平的。”我接着这段话说:“如果听众没有资格要求一个音乐家写什么样的作品,至少听众都是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听一个音乐家的作品。”

我仅仅是揣测——许巍现在正处于还愿感恩阶段,当他慢慢悟出真正的佛是什么,他的灵魂会回来的。(全文完)

98 thoughts on “曾经的“你”(二)”

  1. 个人觉得,宗教信仰本身是对艺术的疏离,它会让人超越一切,包括艺术,这也是很多才华横溢的才子进入信仰之后,不那么出色的原因。没有内在的矛盾冲突,自然不会有触及生命的感动。但是正如我在《许巍——在别处漫步,到静观悲喜,到南无阿弥达巴耶》中所说:
    很好的音乐,许巍从一脸绝望到心花怒放,生存状态改变了心态,也改变了那种精神力量所赖以负载的音乐。旋律华美流畅,歌词文采斐然,各大媒体大肆宣传,演唱会据说现场爆满、人气十足,但是,我无法再在这里得到最初的震撼和那种神来之笔的感觉。我不明白为什么在黄家驹去世后作为躯壳的三子还能得到追捧,也不明白在失去许巍精神之后的许巍为什么却得到了粉丝的热烈拥护,我怀疑那前后的拥护者根本不是一类人,而所追求的也不是一样的:前面是音乐,是精神,后面是商业,是热闹。
    再但是,我们可以在这里得到愉悦,毕竟我们活着还是为了开心,不可能永远愤青。学会包容现实,也就随缘自在。
    我想这是现在的许巍。

    Reply
    • 看了你写的《许巍——在别处漫步,到静观悲喜,到南无阿弥达巴耶》,有些同感。
      许巍这几年出的歌曲旋律还是优美,但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震撼感了。

      Reply
    • 抛开去凑热闹的人不说,我觉得去看许巍演唱会的人其实更多的是去看自己。我看过他在北京和天津举办的全部演唱会,看到第三四场的时候,看到那些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与作品,已经谈不到激动,甚至谈不到感动,但也谈不到厌倦。从我自己的愿望和经验出发,也没指望或说希望他有什么大的突破。他们再怎么商业与我无关,隔一段时间借演唱会的机会去看看他唱歌,几年来自己不足为外人道的生活种种也会再次浮现,仅此而已。每一天都是崭新的,留不住今天,慢慢地感受来自重温的快乐也算好吧。

      好几年前就有人曾指责许巍是“投降派”,背离了摇滚精神。在第一场演唱会上他的《两天》已经感觉不到那种深深的孤独和绝望,我想那只能是因为他已经不孤独、不绝望了吧。对于艺术家来说,没有完美地演绎作品的内涵的确是一种不足,但是从另一方面看,他至少诚实地告诉了大家:我装不出孤独和绝望。而且,对于喜爱许巍音乐的人来说,大概也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欣赏口味而希望许巍一直孤独绝望吧。

      我记得以前王小峰的某一篇博文中曾提到这个段落:

      徐复观初见熊十力,徐复观问:该读什么书? 熊十力答:王夫之《读通鉴论》。 徐说:已读。 熊说:你没读懂,再读。

      一段时间后,徐复观再见熊十力。 徐说:已读完《读通鉴论》。 熊问:有何心得? 徐说:好多地方写得不好。 熊怒斥徐: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去书!任何书都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你为何不先看好的地方,却专门去挑坏的;这样读书就是读了百部千部,也不会受到书的什么益处。

      当然,这绝不是说不应该指出许巍作品的各种有待改进之处。但不管他以后的音乐道路怎样,我都不会失望,因为本来就不必对他人寄予不切实际的期望。原创艺术家用自己的生命和生活创作,不管质量如何,那至少是真实的。欣赏者有接受或不接受的权力,但即便不接受,至少可以肯定它存在的意义,因为那是一个人真实的情感和才华的体现。旁观者永远更清醒,但也仅仅是个旁观者而已。

      我看了您写的《这个世界的音乐》一文,寺中的偶遇非常美妙,不是谁都能有这种质量的偶遇的。我完全不懂这些,但是我一直以为所有正道的宗教,其思考都是一种角度独特的、更深入的思考和探究。如说的不对望勿见笑。

      Reply
      • 关于音乐,首先是音乐人自己的,然后才是听众的;我们建议,却不期待;
        关于信仰,对于信仰者本身来讲,没有信仰,那就是真理;真理不是音乐,音乐只是为了传达真理。真理并不为音乐存在。
        真理也超越思考。超越音乐。

        Reply
  2. 终于见识了猪鼻(主笔)王的乐评功力,相当坦率相当精屁,言他人之未明,说他人不敢说,对许巍的人和作品都理解得狠透彻,当中国音乐如中国官员如朽木之时,能打上一剂强心针,实在是痛快的可以,这一针不能救音乐,但至少能让后来的乐评人知道,真正的乐评真相是什么

    Reply
  3. 表哥作为表哥还是有表哥的理由的。。。呵呵
    觉得分析的有道理。要知道,作为曾被许巍音乐深深打动过的一只普通黑猩猩,那张照片都没认出他啊。。。

    Reply
  4. 一口气看完三表哥的“讨许檄文”,看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一点三表哥的良苦用心。。。
    希望老许能看到~

    Reply
  5.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批评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看法,写起来了无牵挂。哼哼。”看到这句,我不禁地笑了!

    现在的许巍不快乐,大概就是少了灵魂,我想他也知道,只是还没能够很快地回来。

    Reply
  6. 我仅仅是揣测——许巍现在正处于还愿感恩阶段,当他慢慢悟出真正的佛是什么,他的灵魂会回来的。

    这个真不好说 这还跟个人的性格、审美有些关系 要让许巍像陈升 左小祖咒那样写歌我觉得有难度 许巍不愿意去写 也写不出那样的歌词许巍对文字的感觉跟对旋律的感觉比起来差距有点大 我也仅仅是揣测 许巍现在追求的是纯粹的音乐上的那种美 他大概是觉得 美即永恒 他听的许多古典音乐里 那些流传后世的 大多蕴藏着对造物的赞美 对人类的赞美的 另外我有点觉得许巍其实对做唱片这事这些敷衍

    Reply
  7. 想起来确实,听许巍第一二张的时候很有和现实生活产生联系的感受,刚开始是倒着听,听第二张再听第一张,觉得一张比一张好。听后面的专辑,只有悦耳,最多就是追求自由的梦想,但与生活中的痛无关了。但是又没有多听第一二张了,最多只挑情人,温暖这几首来和后面的歌一起听,因为没事不想去感受那些痛苦情绪。假如许巍能再次回到现实,那真是更上一层楼了。

    Reply
  8. 发现这篇文章的地址栏序号是8828。查字典,想俗俗的说吉利话,为都不容易的许巍和博主。—试着造了一个词:许巍发凡。

    Reply
  9. 之前还以为许巍信基督了,原来是信佛了~怎么说呢,总感觉佛教的教义太出世,很多事情需要变得不重要,本体需要抽离眼可见耳可闻的世界(说说的怎么感觉像诺斯替二元论)。我一直觉得人生不可能没病,所以必须和有病的状态共存,但许巍或许是的确无法承受,所以必须主动修建防护罩,阻止自己继续探索有病的状态。人要先接纳自己的本相才能改变,不知道许巍的改变是真的接纳了自己,还是干脆认为本相只是一场虚空。

    Reply
    • 相比许巍和汪峰摇滚路上走不下去,左小祖咒的表现要好的多。要说许巍想把脱胎换骨的期望寄托在佛教上,我觉得左小的音乐本身就是一种带着济公般玩世弥勒般欢乐的。若真有大慈悲的佛性,自然地会流露;若是没有,再怎么苦苦寻求也是隔帐看新娘,不是自己的其奈天何?志大才疏的痛苦就在这里。

      Reply
  10. 2002年开春,我记得那天北京沙尘暴,天是橘红色的,就在那么一个糟糕的天气,我采访已经有3年没见的许巍。。。。那天是我们学校校庆动员大会

    Reply
  11. 1,新专辑听完了,没惊艳,有点失望。
    2,许巍充其量是个余华,成不了莫言。
    3,他擅长写旋律,但歌词贫乏。这与他读的书太窄,生活单调有关。
    4,说白了就是唱片工业,再加点理想,调剂一下可以,但不用上纲上线到纯文艺层面和宗教层面。

    Reply
  12. 从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才开始听许巍,可是听来听去还是喜欢早一些的专辑,或许时光漫步是比较自然的状态,用他的眼睛平和的看这个世界。但是之后的专辑就开始闭上眼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Reply
  13. 中年且中产的许巍已经没有了早期的叛逆,绝望,痛苦,彷徨,专辑里更多的是对山水,幽兰,爱情等命题作文般的应景小品,我们也就失去了迫不及待去听下一首的冲动。当然 《此时此刻》里还是有着必不可缺的优美旋律,舒服吉他,在音乐的编排上融入了中国风,追求致远和灵动。算是一种求新?

    Reply
  14. 第一次听到许巍的歌是《故乡》,至今对《我的秋天》和《青鸟》印象深刻。说到歌词,同感汪峰。

    Reply
  15. 据说当年西安的飞乐队一直对许巍离开到北京卖歌耿耿于怀。也许老许当年也经历过“猜火车”那样手刃青春期尾巴而留下一道背叛的伤痕。在异地他乡,若无荣华富贵功成名就,一定会默默的流泪道,“你的忧伤 像我的绝望 那样漫长 ”。

    Reply
  16. 1.没有灵魂,不知所云,被丰富了的音乐反倒没有木吉他旋律的干净,《此时此刻》的确不够好;
    2.新专辑十首歌,“九月”就出现在三首当中

    Reply
  17. 对你的评论里面我有几个问题:
    1.歌词是几流的。
    这个像是随口吐出来的唾沫,因为后面我看不到你评价的标准,什么样的歌词在你看来是一流二流三流四流?如果没有这些论述你的评论就真的只是口水。
    2.换句话讲,当没有起伏、矛盾和冲突,歌词的魅力已荡然无存,还听个什么劲。
    我不知道歌词是否也要如电影电视那么跌宕起伏,但是在他的歌里面我能听到他的故事经历和心声,能够被他所感动和呼应,我觉得这就够了。这是我的主观感受,至于你的评价,我不知道是否是音乐界或大众的普遍认知,还是你自己的主观看法。
    3.你评论中涉及“佛”的部分。
    我想说的是,看你的语气你似乎悟到“佛”了或者你认为你已经开悟了并且看起来你觉得你的认知就是绝对正确的,否则你不会说这样肯定的话:“当他慢慢悟出真正的佛是什么,他的灵魂会回来的”,还有”进入一个半调子佛界的结果“。但是我通篇看不到你所悟到的佛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你所认为歌曲中应该有的灵魂和内容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才是你认为一流的歌曲应该具备的内容和灵魂。我不想揣测你的认知,只是觉得如果你要评论应该首先摆出你的立场,从你的立场出发表达你的观点。但是通篇我看不到这些,你的批评都建立在空中楼阁上,语言和词汇很丰富也很犀利,但是没有根基。
    这样的评论我也只想评论三个字”半吊子“。

    Reply
  18. 莫得啥子能够阻挡,我对吐槽的向往,坐井观天的生涯,写起来九不搭八。(填词,与本文无关,本文很好)

    Reply
  19. 如果说看歌手起起伏伏,听那些歌声不如旧我还蛮习惯的,三表这篇乐评还是听后感比那些要表达伤感的歌让我真的伤感。

    Reply
  20. 许巍有你这样的朋友真让人寒心!能说清楚最后一句话中“灵魂”指的是什么吗?难道你要让许巍像以前一样做个愤青吗?

    Reply
  21. ”又一个能装的所谓评论家。
    ‘所有与摇滚有关的东西,叛逆,绝望,灵魂,疯狂’。要按这个定义中外做音乐的谁是摇滚,我感觉只有一个柯本够格。剩下的应该统统归为不入流的所谓流行音乐。

    “如果听众没有资格要求一个音乐家写什么样的作品,至少听众都是有权利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不听一个音乐家的作品。”这段完全废话。如果深层次了想,除了哗众取宠外,你还在暗示听众,‘这张专辑很烂’。

    “仅仅是揣测——许巍现在正处于还愿感恩阶段,当他慢慢悟出真正的佛是什么,他的灵魂会回来的。” 这段话最搞笑,难道你是和佛平起平坐的人物?所以你能指导别人什么是真正的佛,什么是假的佛?还有,请尽量用事实说话,请尽量别用“揣测”这样的字眼,只要一“揣测”,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恶意”,联想到“莫须有”。

    Reply
    • 第一,您只听过柯本吧,而且是从课本上听到的;第二,这张专辑的确很烂啊,恭喜您揣测对了。您这么揣测是否有剥夺听众不听音乐的权利呢?第三,对于未来的事情,难道可以用事实说话。你们家的佛早就说了,每个人都是佛,每个人都可以和佛平起平坐。只是中国人慧根太差,把佛当成临时抱佛脚的工具。不要把自己的弱智理解强加到别人身上,这就是我说的你无权要求别人做出你喜欢的音乐或者你喜欢的文章。你可以不喜欢我的观点,可以不看,可以反对,但是,希望您说到点子上。您这才是恶意莫须有的揣测。嗯哼。

      Reply
      • 第一。我不是只在课本上听过柯本,如果我说的不对你可以举出个例子,我听的音乐不如你多,请告诉我中外哪个摇滚音乐人具备你所说的所谓摇滚精髓。
        第二。你的博客在网络上属于名列前茅的,不管你自己承认不承认,你算是一个在网民眼里比较有影响力的所谓音乐评论家。‘这张专辑很烂’由有一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说出,我总认为有误导之嫌。音乐是很感性的一个东西,不同层次,不同遭遇的人,对同一个音乐作品的理解是不同的。不能说这个是对的,那个就是错的。这让我想起了原来超载乐队,其实我总认为他们的第二张和第三张专辑更能打动我。
        第三。或许你把许巍期望的太高,总想让这个人达到你理解中那样的一个状态和高度。一旦没达到就是失去灵魂了,丢失自己了什么什么的。这么说是不是太过武断?毕竟人人都有自己做人的方式,,处事的方式,而且也能直接体现在他的音乐中。

        Reply
        • 说实话,关于摇滚精髓的词我还没有完全写出来,只列了几个词,你就开始抬杠。我的原话是“所有与摇滚有关的东西”,我没有像你那么傻理解成一个摇滚歌手身上全都要具备这些啊。
          更可笑的是,你认为一个人的影响力大小跟他要说的话程度有关系。我为什么不可以说‘这张专辑很烂’?你这叫什么呢?说你傻都是在夸你。
          我理解我的,你理解你的。我写的时候又没把你叫过来让你接受我的看法。反过来你也不用来说我写的对不对。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Reply
  22. 诚心向表哥推荐一位边缘歌手,叫“晨辉”,而且基本没什么名气,比较小众化,近年来也没什么动静,或者说该歌手难以适应当下唯利是图的商业社会,代表作有《摇篮里的传说》、《远飞》,知道这歌手源于几年前看的纪录片《姐妹》中的插曲,内心触动,讲述发廊妹的真实生活,那片子几乎浓缩了一部分中国人身在底层颠沛流离茫然无望的生存状况,他的唱腔和窦唯有几分相似,同样失魂落魄,但穿透力较窦唯稍逊了些,毕竟在中国也只有一个窦唯,我甚至怀疑窦唯曾深深影响过他,不过晨辉的歌也有种让人听上去说不出是厌世是绝望还是愤鸣的东西在里面,表叔一直是敬业称职并值得大家尊敬的乐评人,但我始终认为,即使再优秀的乐评人也无法完全透彻一个歌者的所有想法,音乐的最高境界或许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就比如有时会被一首不知名的歌无意间打动,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似曾相识,那可能仅仅就是意像…脑海里的意像…

    Reply
  23. 惭愧,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了,不过很喜欢他的歌,一直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歌手怎么会默默无闻呢…的确没几人知道他,当然,除表哥外…

    Reply
  24. 喜欢许巍讨厌许巍也好,评价许巍,评价对许巍的评价也好,都无所谓正确错误。我头疼的是为什么有人热衷在不同的层面上发言,试图去反驳。一脑袋糨子的评论让人头大。

    Reply
  25. 感觉表哥说得蛮中肯的。对我个人而言,喜欢许巍,是因为他唱出了我的感受吧,尤其是对理想的追寻和寻之不得的失落。不过确实,最近这几张专辑,很难再让人有那种一下子就听到心里的感觉。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一根筋的吧,因为他曾经让你感动过,震撼过,所以其他的就不再重要。因为他是许巍,就好。
    恩,等他回来的那一天。

    Reply
  26. 当他痛苦、迷茫、挣扎的时候写出了好作品打动人心,但总为他心疼。后来他淡然了,流行化了,作品却寡淡无味。还是宁愿他获得心灵的平静吧,以他的痛苦换来的毕竟太残忍了些。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