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评论(2)


两年前,我以此为题写过一篇博客,这次再以此为题写一篇。上一篇写的是关于评论者与评论对象之间的关系。这次换个角度,专门说说评论者。

我一直是个评论者,从写字发表文章那天起,人们就叫我乐评人。尽管不写乐评许多年,但这顶帽子怎么也摘不下去。我其实是个导演啊,哈哈。

至少在我写评论文章这些年经历的感受,让我知道,当我写下每一句话,都知道它应该是我的想法,而且这些话会对相关的人产生一些触动。比如我说王二麻子的新专辑“听上去就像以为自己假装性高潮蒙骗了性伴侣之后的满足感一样装腔作势”。王二麻子看到之后一定觉得不舒服。但是我跟王二麻子不认识,他想我跟我理论一下也得费一番周折。所以王二麻子气过了之后就不当回事了,几个月或者几年之后在某个场合见到我,虽有些耿耿于怀,但大家不会因为一段评论闹得剑拔弩张。类似这样的事情我以前遇到过,也遇到过麻烦,但那是少数。

至少,时空相隔,能让我不顾评论对象的感受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没太多忌惮。写出来的文字,交给报纸或杂志,数日或数月发表,王二麻子们看到之后可能又过了很长时间了,可能那时候王二麻子的新专辑早就卖过几百万了,正在开庆功会,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哪有闲工夫理会媒体上的说道。

同样,作为一个读者,翻开报纸或杂志,看到一篇评论,于我心有戚戚焉也好,不敢苟同或者出离愤怒也好,也不至于冲动起来去找作者。除非吃饱撑的,找到媒体所要作者联系方式,或打电话或写一封声讨檄文,来表达自己的愤怒。这事儿我也遇到过,我当年收到一封刘德华粉丝的声讨檄文,写了16页信纸,绝对属于出离愤怒的那种。绝大多数读者,看完后一转脸就把这事忘了。如果是一篇好文章,会有剪报的习惯,剪辑成册,顶多也就是给自己的生活或青春留下一些痕迹而已。

但数字时代的评读关系发生了彻底改变。比如我在我新浪微博上写一篇评论王二麻子的新专辑的文字,虽然只有140个字的容量,但足以产生一些杀伤力。比如还是那句话,王二麻子的新专辑“听上去就像以为自己假装性高潮蒙骗了性伴侣之后的满足感一样装腔作势。”

武大郎过门槛——碰巧了,王二麻子也有微博,正好也关注了我。此时王二麻子正在为新专辑营造各种营销势头,网上好评如高潮——虽然是假装的。我突然当啷来这么一句,王二麻子以及他的公司营销团队肯定会觉得不爽,本来他们幻觉中认为专辑能卖掉一百万,但他们会更加幻觉地认为,你说了这么一句话,会少卖五十万,卖出去的五十万还是冲着了解假装性高潮去的,对了解他音乐方面的正能量有负面影响。王二麻子不用找我单位的地址,以及我的电话邮箱,直接就可以在微博上开抡。同时,王二麻子还有三百来个缺心眼的粉丝,自然也是冲杀过来,一通乱骂。王二麻子的亲戚朋友同学网友同事街坊四邻也都会适度地参与进来,一场口水战在所难免。紧接着,一些无关人等也忍不住手痒痒加入进来,还有旁边一直围观瞎起哄的人……一个逼大的事儿,搞着搞着就变成公共事件。

最后的结果是:双方扯破脸皮,还原本相,把最丑恶的一面跃然网上,谁都不想嘴上吃亏,这类网上骂战只有升级没有升华,到最后众人都变成了小丑,只好回家洗洗脸,然后出门,假装过去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继续在网上抖落自己的羽毛。

那么,王二麻子的专辑到底怎么样呢?不再有人关注。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王二麻子一样点火就着,也有些比较有涵养的人,面对批评一笑了之,你有创作的自由,人家就有评论的自由,都正常。人家约有涵养,你就越不好意思下狠手,这叫不战而屈人之兵。

再当然一下,由于人们都在网上有个自己的发布平台,全世界的人都属于低头不见抬头见,过去你在纸媒体上毫无遮拦指指点点,现在你在网上还敢这样吗?首先可能会引来麻烦,其次总的给人留点面子吧,毕竟人家也是个人物,也有百十来个粉丝,说话得掂量一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之类的古训不时萦绕在你的心头和乳头,再加上你也是个不想惹麻烦的人,山不转水转,指不定奶一天会碰上王二麻子,那样多尴尬。得罪人的事儿尽量少干。是不?

这样吧,说点不痛不痒的话吧,留着七分劲儿别使出来,顾顾左右言言他。或者干脆缄默,世界上也不少自己这一句话。王二麻子,爱谁谁,跟我有鸟关系!

这年头,越是有点知名度的人,评起论来越虚伪,人人都变成了老好人。倒是那些籍籍无名的人,反倒可以把自己的喜恶写出来,结果人们更相信这个草根的观点。这个草根有一天也被草根们烘托成了精英,晶莹剔透般的精英,最后他也不敢说话了。

网上是评论最多的地方,但真正的评论已死。

这倒没什么,数字时代改变的东西太多了,怎么就不能改变评论呢。过去好的评论一针见血,现在好的评论标准是一阵简写,省略掉可能引起各种麻烦纠缠误解的词句观点,连春秋笔法都不能有。比如你看了某一个作者的书,直接拍张照片贴到微博上,然后艾特作者一下即可。歌词大意是:看到了没有,你的烂书我居然买了一本。说不定作者回你一句能让你屁颠屁颠半个月睡不着觉呢。

新媒体上的评论氛围把中国人过去擅长的那一套打哈哈的本事再次发扬到了极致。

27 thoughts on “论评论(2)”

  1. 见表哥写得这么刀刀见血我也想来条精彩的评论 但每次都发现连屁都挤不出一个= =
    (2012年8月收到的那封读者调查邮件时电脑不知有啥bug硬是打不开 直到前几天又倒回去看才成功 不知道现在回复还有成效吗?)

    Reply
  2. 这年头,越是有点知名度的人,评起论来越虚伪,人人都变成了老好人。倒是那些籍籍无名的人,反倒可以把自己的喜恶写出来,结果人们更相信这个草根的观点。这个草根有一天也被草根们烘托成了精英,晶莹剔透般的精英,最后他也不敢说话了。

    于我心有戚戚焉

    Reply
  3. 买了本看见,然后在微博里提了一句老罗在见面会上的话我很赞同,要不是喜欢刷屏我简直打算重新粉他了。没有艾特任何人,老罗不知道咋看到了,然后回说不给你机会了,直接把我拉黑了。挺无语的~~

    Reply
    • 俺有 1: 《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王小峰版;《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王晓峰版;《不是我点的火》;《答案从未在风中飘过》;《不许联想》;《文化@私生活》;《沿着嘹望塔》签名版
      2:王小峰编辑的《来自民间的叛逆》《20世纪最后的草根——嘻哈音乐史》
      3:一些有王小峰文章的《三联生活周刊》。
      —————-
      有也不骄傲,有也不不骄傲。

      Reply
  4. 不过,也有这样一种状况,关乎评价,只要是说好话,别人就认为你要么是被收买了,最低也是打哈哈,于是,只有批评,好像才叫作真诚评论,于是现在靠骂来卖乖的也不在少数。
    所以,影评书评乐评,我从来都是只看内容介绍感觉是否对味,但会自觉屏蔽掉夹杂在其中的好坏评价,好或坏是自己真实看过了听过了经历过了由自己作出来的。

    Reply
  5. 你也说了,非著名人士还是可以无所顾忌的说真话的,所以评论还没死。另外,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还是愿意说真话的,即便会让有些人不愉快,比如说你……

    Reply
  6. 在这一点新浪比腾讯好,干净利索不露痕迹。转@许丁丁 今天早上终于有一砣好消息了:倍受猩猩追捧的@带三个表 老师久经周折,费尽心机,历时半月,终于成功注销了腾迅微博,去了新浪,令人开心的是,这次在新浪非常顺利,一注册就被查封了。耶。
    2013-04-16 12:35 通过网页
    http://fanfou.com/statuses/Z8otZ_OlPIc

    无法判断这个消息真假啊。谁能?

    Reply
  7. 说打死呢,大家都对这种假惺惺的东西麻木了,不过天涯倒是一个底线的地方,毒舌到死

    Reply
  8. 他“真的知道人之丑陋、愚蠢、虚伪,是没法子的事情,知道世界喜欢在荒诞、滑稽里闹成个兴高采烈的样子”。阿门~

    Reply
  9. 怪不得韩寒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一针见血的言论出来了。
    其实你说的是不是一针见血,这帮鸟民就那个鸟样,看你文字的那一刻被你感动的捶胸顿足或把你痛恨的咬牙切齿,一转头他的生活该怎么还是怎么。他对你的感动和消费都在一瞬间。
    其二,这个世界丑陋、愚蠢、虚伪,荒诞、滑稽的事情层出不穷,加上自己无法改变的悲惨,破烂,失意,庸碌的生活,两者混为一锅粥,你就是习总出来谈中国梦,他也会无动于衷。
    面对没有宗教信仰,没有精神支柱,丛林国度里的蚁民,精神头领的是获不得虔诚的一呼百应的,悲哀啊!

    Reply
  10. 好久不来,我首先要说的是,我不管别人认为猩猩跟人有多大区别,也不管人和猩猩的基因是不是有百分之九十九想死,我要说的是,作为一个人,我要说两句,所以去他妈的黑猩猩,把谁是250换成500也没关系,反正你肯定知道那地方写的是什么。
    很讽刺的是,在写了这么一个不爽的开头之后我却认同您绝大多数的观点,只有真正的评论已死我不敢苟同。虽然有虚假的评论大行其道,但是要说评论已死的确言之太甚。
    评论说到底是要依靠文字的,天朝的语文教育和互联网各种敏感词的控制基本已经把中文给毁了,诞生出来的很多学子们除了能表现一下自己那动物般原始的冲动,已经忘记了文字中所需要蕴含的因果和逻辑。即是说,想骂对方2b,写了16页,却没写为什么,其间只有愤怒而没有辩论和博弈。这样的人你指望他能写出什么评论?再者说还包含其它方面知识的欠缺也使得评论质量差。
    就拿我个人来说,我一直喜欢理查德马克思的right here waiting,也想过写点儿什么来认真的评论一下这首歌,但我这人没什么音乐常识,只能从自身感受去写,比如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还听不懂歌词,但是立刻就在眼前看到了海,这是千真万确的,可是如果我这么写了可能就会被人认为是夸张,做作。除此之外,能说的也就是动听、优美、感人之类的虚词了。最后,直接推荐好友去听就成了我最佳的评论方式了。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不难理解很多歌迷可能也是这样,憋了半天想写很多,最后就憋出一句“我爱死这首歌了”。这对他们来说就算是真正的评论了。可能您会觉得我说的不是一回事,那就当没看见吧。
    最后,作为一个人,我想告诉您,猩猩和人的称谓是不能乱用的,因为这毕竟是人的世界,一般人不会刻意去区分猩猩之间的区别,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你今天看哪个博客了?那猩猩的博客。哪个猩猩?就那个猩猩?哪个?就那个,那个猩猩啊。到底哪个?不就那个嘛?那个猩猩!。。。。。

    Reply
  11. 所以打哈哈本来就是中国人一直以来的习惯,以前是,现在是,现实中如此,网上也是如此。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