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头与结尾

事情还得从去年《满城尽带黄金甲》上映说起。有时候,一个故事的发生,往往让你想不到它的结果会是什么……

在《三联》的例行每周二的选题会上,轮到我报选题的时候,我报了一个关于大片的选题,认为现在的大片变得越来越扯鸡巴蛋了,用钱砸出一堆视觉垃圾,还要让全国人民去电影院看,应该批判一下。我们主编朱伟听罢,眉头一皱,说:“我认为,现在媒体都会去报道这部电影,不管你夸它还是骂它,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它不会因为我们去批判它而让广电总局迫于压力会让它下线。作为《三联生活周刊》,如果我们用同样的眼光去关注这个破电影,那也太看得起张艺谋了。”我说:“可是如果我们视而不见,那也太说不过去,至少我个人觉得心有不甘。”主编说:“我建议还是别做了,如果你感兴趣,你不妨写篇随笔,谈谈黄巢的诗,写一页,1500字就行。”我想了想,也是,《三联》关注的是文化层面的东西,当别人都去关注电影的时候,我们去关注诗歌,这才是《三联》的风格。所以,我接受了主编的建议。

黄巢没写过几首诗,你想啊,一个卖盐的,没念过几本书,介绍他的诗,总比介绍李白的诗容易。我估计在唐朝,写诗跟现在写博客一样,认识几个字的人都能写几首,黄巢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后来造反起义,才会被后人关注,不然谁知道他写过诗啊。我估计丫那时候为了让人注意自己写了几首诗,想搏出位,想超过李白、杜甫,证明自己是草根诗人,觉得自己写的诗也很极地很阳光,就他妈起来闹事了。

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写了一篇1500字的评论:《金黄的迷惑:从黄巢的诗看唐代花卉种植》,然后交给了主编。三个小时后,主编打来电话,电话里,感觉到他很生气:“让你写一篇千字文也这么费劲,让你写黄巢你就写黄巢?为什么不顺便提提晚唐时期的其他诗人的诗歌?你要不这么写怎么能看出黄巢的诗歌在晚唐诗歌史上的地位?你再改改,改完了给我。”

“记者不能对主编说不。”这是我刚进入媒体工作时一位老编辑对我的教诲。我想了想,晚唐时期的唐诗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我更爱初唐和中唐时期的唐诗。放下电话,我把那篇稿子拿出来,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写了一篇《金黄迷惑背后的悲歌:国衰诗也衰》,然后交给了主编。三个小时后,主编打来电话,电话里,感觉到他很生气:“让你写一篇千字文也这么费劲,让你写晚唐你就写晚唐?为什么不顺便提提初唐和盛唐时期的诗歌?你要不这么写怎么能看出唐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你再改改,改完了给我。”

“记者不能对主编说不。”我又想起了刚进入媒体工作时一位老编辑对我的教诲。我想了想,唐诗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我更喜欢诗经和汉乐府。放下电话,我把那篇稿子拿出来,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写了一篇《望诗观止:唐诗的艺术》,然后交给了主编。三个小时后,主编打来电话,电话里,感觉到他很生气:“让你写一篇千字文也这么费劲,让你写唐诗你就写唐诗?为什么不顺便提提唐诗以前的诗歌以及宋词元曲呢?你要不这么对比怎么能看出唐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你再改改,改完了给我。”

“记者不能对主编说不。”我刚进入媒体工作时一位老编辑对我的教诲又在我耳边回响。我想了想,中国古代诗歌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但我更喜欢经史子集。放下电话,我把那篇稿子拿出来,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写了一篇《诗之国:从古诗看中国人的智慧》,然后交给了主编。三个小时后,主编打来电话,电话里,感觉到他很生气:“让你写一篇千字文也这么费劲,让你写诗歌你就写诗歌?为什么不顺便提提其他文学体裁呢?你要不这么对比怎么能看出诗歌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你再改改,改完了给我。”

我知道主编要什么了,放下电话,我没有再把那篇稿子拿出来,而是把手机关掉,安心写作,我就不信我写不好一篇稿子。

前天,我跟共同提高同学等人一起吃饭,因为共同提高同学出了本书《七十年代的鸡零狗碎》,大家正在兴致勃勃谈论着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您好,是王小峰先生吗?我是中华书局的编辑,现在正式通知您,您的书稿我们编审通过,打算下个月出版,不过,我们觉得,由于字数太多,能不能缩减一下,200万字对我们来说比较有风险,您看能不能只把唐朝这部分单独摘出来出成书?如果市场反应好的话,我们在陆续把其他部分出版成书。”
我说:“没问题,本来我也没想出书,反正是我们主编反复摧残下的结果。”
编辑说:“那这样的话,书名再叫《中国古代文学史歪论》就不大合适了。您看能不能改个名字?”
我说:“那就叫《原来唐诗还可以这样亵渎》吧。”

80 thoughts on “开头与结尾”

  1. 昨天,看了《叶落归根》,老赵导的演的。这小人物一生所能遇到的沧凉悲喜,大抵也就是这些了。

    这二十年的光景,脑海中记得住、想得起的喜剧电影有两部:一是冯巩的《趁热打劫》,一是赵本山的《叶落归根》。

    我是真心的希望,老赵不要去想着参加什么“奥斯卡”那些的。虽然老赵这部电影已经达到了那水平。美国人的东西,不要也罢。只要咱中国人自己喜欢不就行了吗?票房不就是一个很好的奖励吗?电影,就是一门艺术,既然选择了艺术做为人生,那不就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吗?

    而中国那些所谓大牌式的导演,以为垄断就意味着真正的喜欢,更以为已经走入中国老百姓的心中,以为已经狠狠的将中国老百姓的心给征服掉了,从而失去了“哄”中国老百姓的兴趣!心脏失去了跳动的激情,就想找些更高的奖来刺激心脏,就去拍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来跟上《奥斯卡》的档次。而当拍电影只是为了追求得奖的时候,这艺术就成了一种“张狂”、一种“刻意”,就不再是“生活”。不是生活的东西,又怎会是艺术呢?!又怎会得到国际的大奖呢?!

    ……

    看来看去,也就这两部片子,算是真正的艺术,真正的生活了!

    Reply
  2. 呀。。。大家都吟起诗了。。我啥都不懂呀怎么办??
    让你写几句留言都那么费劲!叫你吟诗你就吟诗啊?你不提一下三表的文章怎么能突出大家是怎么乱七八糟的留言的啊?你再改改。改完了给我。

    Reply
  3. 可悲的是我竟然也拿钱买票去看了,好多同学都说还好没去看。我怎么就那么喜欢当先锋啊?真是傻得可怜我。。

    Reply
  4. 呵呵。。
    《原来博客还可以这样忽悠》
    问下。。
    您打字儿用五笔还是拼音啊。。
    够能写地。。

    Reply
  5. 人是逼出来的,千字文也是。不同的是,人是人TMD的逼出来的,千字文是主编TMD的逼出来的。

    Reply
  6. 标题: 评《满城尽带黄金甲》
    正文: 原来唐诗还可以这样亵渎。

    你丫够唐僧的……

    Reply
  7. 有时候,一个日志的发生,往往让你想不到它的结果会是什么。。。。。。结果就是说什么的都有。。。。。。王大忽悠

    Reply
  8. 看完《满城尽是大波波》想起暴发户装修房,张艺谋就是一暴发户。丫对大块色彩的追求真是永无止境,以前没钱,就弄些红帐子,红灯笼,现在有点儿钱就把片子整成“黄色”电影了。只要政策允许,估计北京城丫都想涂成一色儿的。王朔说得没错,张艺谋绝对是当文艺部长的料,丫一当部长,全国肯定一盘棋。

    Reply
  9. 被一朋友逼的看了这个拨可,好久不看拨可了,没想到现在文人进化到这个程度啦?!!一篇文章,骂了好几个人。有意思⋯⋯

    Reply
  10. 我说,主编说话内容怎么就这么规整呢?
    看一半,发现被忽悠了。
    看到结局,被忽悠得很高兴。

    Reply
  11. “记者不能对主编说不”,此话不假,但是不完整,三表你说:今天的中国的记者,能对谁说“不”啊?哭!

    Reply
  12. 这个结果不错呀,最怕有天你们主编看到你写的《原来唐诗还可以这样亵渎》(而刚巧你用另一个名字发行的)把你叫到办公室,把这本书扔到你面前说:“看看人家怎么写,学着点!以后要你写,你抄抄人家的就行了”。你一阵狂晕,然后,你小声的说,“其实那个作者是我啦”。没等你话说完,你主编说,“谦虚点,我还不知道你的水平,把这本书拿回去好好的学学!”,说完强行的将书塞到你手里,你望着自己的书,哑口无言~~~~~~~

    Reply

Leave a Reply to { ^( . . )^ }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