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关于东北话

小说初稿写完了,花了一个来月时间,写了11万字左右。现在我得找个人帮帮忙,有谁在北京,东北话说的比较溜儿,尤其是对吉林——长春一带方言比较了解(沈阳那疙瘩的就算了),最好您有在农村生活的背景,有些问题我得向你请教一下。如果你觉得合适,请发邮件给我,dundee(at)126.com。谢谢。

把小说给一个南方的朋友看,问她能不能看懂小说里面的东北方言,人家说英国话都看得懂,东北方言有啥看不懂的。我想起看《白鹿原》的时候,好多陕西方言看不懂,结合上下文也看不懂,后来发现是语法跟普通话有些差异。东北话的语法跟普通话差不多,结合上下文,里面的方言也都能猜出来。比如:“土摩托在实验室做实验,他掀开一个直径一米多长的容器,里面养了好几十万只蛆,这些蛆蠕动的样子看上去麻应死人了。”“麻应”是东北方言,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密集的物体产生的一种心理不适的反应。类似的词还有“硌应”“兴应”,“癞蛤蟆蹦脚面上——不咬人硌应人”“死丫崽子真硌应人”“土摩托和方舟子俩人一晚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兴应死人了。”。这些不用解释,你大概都知道是啥意思。

顺便写出几个东北方言的词儿,都知道是啥意思吗(百度一下,你不知道)

着法
抻劲儿
露骨地
旱泡子
荤香
坏菜
还愿的
澥汤
欻欻
张三儿
达
眼人儿
勺拾

37 thoughts on “还是关于东北话”

  1. 上下文连着看,也能明白个十有八九,有这些个方言还生动有趣许多,很期待大作哦,三表哥。

    Reply
  2. 兴应——我们哪里常说“兴兴”(音),我感觉合适的字应该是“謃謃”,表示身边有人或物体说话或发出声音呱噪吵闹,有点语音词的感觉,謃謃謃类似于嗡嗡嗡,不过东北话将这个形容词变成立了动词用。你可以替换为“嗡嗡”人体会一下。

    Reply
  3. 作为一个唐山二儿的,表示看懂了2个,应该差不多意思吧~
    坏菜——就是坏事了,糟糕了的意思。
    例如:坏菜了,我作业还没写完呢!
    勺拾——是不是就是“收拾”的意思呢?
    例如:兔崽子,你看我怎么勺拾你!你丫别跑啊!!

    Reply
  4. 着法——-办法?
    抻劲儿—–有抻头儿,不着急,别人急自个儿也不急
    露骨地—–
    旱泡子—–没水的泡子
    荤香——-有油水的,解馋的
    坏菜——-坏事儿了
    还愿的—–上辈子欠的这辈子得还
    澥汤——-不成个儿了
    欻欻——-碎嘴子抢白人批评人
    张三儿—–狼
    达——-又推又拉
    眼人儿——眼仁儿或者让人下不来台
    勺拾——-收拾收拾,或者冷得厉害

    Reply
  5. 坏菜:坏了,坏事儿了;
    澥汤:原本固态或粘稠状的东西变得水性了,比如老酸奶放久变质了,成汤儿了;
    眼人:与“眼气”对应,把别人都比下去了。“眼气”就是“羡慕嫉妒恨”,李某某有冲锋枪,我没有,我眼气,李某某端着冲锋枪上大街,太眼人了。

    哈尔滨的东北人表示只听过其中这三个,但也未必准确。

    Reply
  6. 早上总是思绪乱飞。突然一闪念,下周一问问那位身兼百战、有农村和城市双料生活、绝不会看《不许联想》的东北老前辈同事这些词的意思,以后再看三表小说、电影我也有拐杖了。
    还冒出一闪念,08月02日当天,有时间,问问那位我尊敬的,当时还未离京的那位老人一些东北文化就好了,虽然老文化人不是东北人。以后再得机会……
    再一闪念,…………
    反正闪着闪着,自认为会越来越懂了好多事儿的……虽然有点儿晚了八成。

    Reply
  7. 我是吉林的,但多少年不说地道东北话了,听老家人说我能明白意思,但让我自己说我就说不出来了。帮不上王老师什么忙了。

    Reply
  8. 土摩托和方舟子俩人一晚上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兴应死人了

    这个应该是兴兴而不是兴应吧,从来没听过兴应这个说法

    Reply
  9. 身周围有一位不止一个儿子的东北老母亲。只是突然回家乡办事去了。等她回来,好好的和她切磋切磋东北话。

    Reply
  10. 着法-比方法和办法还高一级\抻劲儿-不管了,生气了\露骨地-很直白\坏菜-坏了,没办好。\还愿的-报答\澥汤-干什么不正经、不抓紧、不上进\
    眼人儿-同样办同样的事,我办的比你好,让你难堪了。

    Reply
  11. 我的其中一篇小说也写完了。是时年届弱冠,花了十四天,九万多字,中间参加同学会辍笔一天,内容荒诞至级,当时满意至极;时至今日在我家我种下的枇杷树多五个年轮之际回首一瞥,实属幼稚无知,可毕竟是自己曾经产下的蛋,虽蛋小且脏,不好也究竟是自己的呀!不变得是一直认为比摆在新华书店青年文学那些好些。望有机会拜读君之新书。

    Reply
  12. 那个年代里不是谁都买得起手电筒的,路灯更是没有,路面也坑坑洼洼崎岖不平,路上经常会有二狗子家牛产下的像电视机那么大坨的牛屎,会有村口做玻璃的三叔公丢的面积一个足球场重量二十吨的玻璃碎片,会有一些小毛孩恶作剧挖的二十好几米深的陷阱。晚上走路不摔跤除非长了一对狗眼。
    看到当年写的这段还蛮有趣。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