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如何拯救新闻业?

译者:justkiddind
原文作者:Bruce Ackerman

【按:我看完之后,觉得作者观点也许符合美国的新闻环境或商业环境。转贴过来就是想留一份,我倒觉得,中国纸媒体是死是活,跟读者或者说消费者没有任何关系。作者分析的结果未必对中国传统媒体有参照,多数中国人都巴不得让能阅读的东西都统统消失,因为中国纸媒体在最近六十多年一直就没有想过读者,你可以回忆一下,哪一份纸媒体培养出你对她的感情了?当它有一天走向消亡的时候,弹冠相庆还来不及呢。】

将《华盛顿邮报》出售给杰夫•贝索斯的举动只不过是专业新闻主义衰亡戏剧中最新的一幕而已。将该报出售给毫无报业经验的超级富豪,格雷厄姆家族等同于将一个无价的国家财产交由一位外行人任凭摆布。或许杰夫•贝索斯将尽其责任摆弄他的新玩意儿,也或许不会;但如果杰夫不肩负起这个责任的话,这个仅存无几的严肃新闻来源之一将会陨落。

这场在英语世界的危机将会在小语种地区演变成巨大的灾难。英语市场是如此庞大以至于广告商愿意支付一大笔费用来接触数以千万计经常点击浏览《纽约时报》或者《卫报》网站的读者。但是葡语读者群体数量远远不足以支撑互联网上的严肃新闻媒体。当没人愿意花钱购买传统的报纸时,葡萄牙的民主又该怎么办?总不能寄望博客圈来收拾残局吧。对国内外事件的一流报道并不是业余人士可以胜任的。这需要经受大量的训练,拥有完善的人际关系网和不菲的花费。需要那些拥有熟练的技能为那些既非学术专家也非智库政策专家的普罗大众阐明报道的记者,还需要那些在发布当日热点新闻时能清楚认识到维持报社长期公信力之必要性的编辑。互联网时代的报业能够有很好的激励作用,但若博客这项新科技的产物缺少一个具可比性的的商业模型,它将会退化成一个后现代的梦魇——几百万张信口开河的口却没一个人再关心事实真相。

我们已经等不起那么久来让“看不见的市场之手”想出新方法为严肃新闻业提供经济支持了。当然,一些财经媒体已经某程度上成功说服读者来为在线内容付费了;主流媒体现在亦在尝试仿效这些成功案例。但如果数以千万计的读者并不能很快地屈服于PayPal的魔力的话,也是时候来些创新性思维了。

对在互联网媒体的入门者而言,仰赖BBC式的解决方案将会是个错误。政府作为一个主要的新闻来源是一回事,但一个实质上垄断的媒体却是另一回事。当一个极具煽动性的政府取得政权的时候,以事实为本的批判性调查也可以宣告死亡了——在外围媒体无法插足的小语种地区,这样的风险尤其巨大。现在该来说说基于互联网的新闻价值评判体系了。在我们的方案中,每一篇在线的新闻报道结尾处都会询问读者,他们有否在政见理解上从这篇报道中有所裨益。如果有,他们可点击“Yes”按钮,这个信息将反馈到国家新闻基金会——一个每年都会获得政府拨款的组织。这些拨款将遵循严格的数学公式颁发给新闻机构——收到越多的“Yes”,从基金会获得的拨款也越多。

某些读者将会用这新取得的自由权利去支持那些哗众取宠的小报的所谓“新闻报道”。但严肃新闻业亦将会成功地获得大众的支持。只要基本的自由主义仍为大众所尊崇,这共识便能抵抗政府任何监控新闻的试图。

纵使如此,我们还是应该订立一些约束条件。基金会不应该对造谣者有任何一丝姑息。对于那些意图用保险金补偿因不实报道造成他人名声损害的赔偿金之新闻机构,基金委亦应该限制对其的的拨款

这就意味着一个新闻机构必须拥有一群忠于新闻正义的编辑和审查员,否则它便不能以合理的价格买到诽谤保险。也就是说只有当新闻机构通过市场验证,才有资格获得国家基金会的拨款。

还有很多制度设计上的议题需要考虑,但这些都是可以被解决的。

尽管互联网也许令报业的旧有商业模式日渐崩塌,但是我们仍旧可以利用它来创立一个崭新的话语权更分散的体系,这个体系或会演化成一个更加生气蓬勃的21世纪自由言论市场。

我们生活在这个政府财政赤字庞大的时代里,并不是政府高谈阔论主动变革的最好时机。但是上述的这个评判体系并不会演变成街头免费小报的样子。既然我们不能再寄望那只“隐形的手”来挽救严肃新闻业,这将会是维持运作良好的民主系统的关键元素。

《华盛顿邮报》的出售并不足以说服以共和党为主的国会在现今预算削减热潮中去资助成立一个新的基金会。但欧洲在这个议题上的领先地位并只不是痴人说梦而已。法国和德国将很快发现他们要比挪威和荷兰好那么一点。这些国家都有资助自己国家文化的优良传统。如果一个国家向前迈进且获得成功,则必定会有其他国家紧随其后。

摘自译言网,原文地址:http://www.huffingtonpost.com/bruce-ackerman/internet-save-journalism_b_3719304.html?utm_hp_ref=media

14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豆豆
豆豆
2013年08月13日 2013-08-13 23:17:27

读了,谢谢!

过客小孩
过客小孩
2013年08月14日 2013-08-14 2:58:30

当一个极具煽动性的政府取得政权的时候,以事实为本的批判性调查也可以宣告死亡了——在外围媒体无法插足的小语种地区,这样的风险尤其巨大。

ksj-23
ksj-23
Member
2013年08月14日 2013-08-14 10:16:22

《童话大王》算吗?

lonebard
lonebard
2013年08月15日 2013-08-15 16:59:54

贝索斯救不活注定消亡的《华盛顿邮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作者 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8月5日,当《华盛顿邮报》将被亚马逊网站老板贝索斯收购的消息获得证实后,8月6日网上出现了一条新闻,说是贝索斯表示绝没有可能收购《华盛顿邮报》,只是不小心点错了鼠标而已,他直到信用卡公司寄来2.5亿美元的付款通知,才知道自己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这是美国著名喜剧演员波洛维茨炮制的恶搞贝索斯的假新闻,许多人却信以为真,一时间网络上疯传。正如波洛维茨所调侃,这件事“不是一般的疯狂”。贝索斯去年曾预言,报纸将在二十年内消亡,而今年却要去收购将要消亡的《华盛顿邮报》,这只能用“疯狂”来解释。

另一种解释是贝索斯善于异想天开,他不时要做一些稀奇古怪出人意料与电子商务毫无关系的投资举动,让人目瞪口呆。比如他投资私营商业航天公司“蓝色起源”、在德州南部山区建造每年只响一次的巨型机械钟的“长久基金”等,他还投放巨资,带领深海潜水队,从海底找到了当年推动阿波罗11号上月球的引擎。自创办亚马逊后,贝索斯以个人名义投资过十一家公司,多数以失败而告终,这一次他拿出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让人再目瞪口呆一次,也不算过分。贝索斯有280亿美元身家,2.5亿美元只占其财产总数的1%。早前,美国巨富巴菲特也曾拿出3.42亿美元,收购了八十家报纸,3.42亿美元只占巴菲特波克夏公司总市值的0.2%。

《华盛顿邮报》长期是美国政治精英的读物,该报曾因揭露五角大楼越战秘密档案间接促使越战结束,和揭露水门事件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创造了自己的辉煌。许多华人应该记得,台湾解除戒严的重大决定,是蒋经国总统1986年10月6日接受《华盛顿邮报》发行人凯萨琳·葛兰姆访问时宣布的。从那一天起,台湾便结束了国民党的威权统治,接着便是开放党禁、报禁,进入民主自由的新时期,蒋经国也因此成为中华民族的伟人。

《华盛顿邮报》的辉煌将被记载于人类历史中而不会重现。由于网络的兴起和普及在信息传播上无可比拟的优势,《华盛顿邮报》和美国以及世界的所有报纸终将消亡已不可置疑,世界上完全没有了报纸这种媒体也许不要二十年。目前的报纸之所以仍在发挥影响,是因为有网络代为传播报纸的新闻与言论。美国个别报纸的发行量近些年来有所增长,是因为把报纸网络版的订户数目统计了进去。《华尔街日报》日发行量230万份,该报网络版订户比一年前增加25万,而印刷版失去了6万个订户。《纽约时报》日发160万分,其中一半以上是网路版订户。

贝索斯是网络奇才,他拯救《华盛顿邮报》的办法也无非是让报纸与网络结合。贝索斯拥有亚马逊畅销的电子书阅读器Kindle,Kindle为用户提供免费的3G网络服务,未来贝索斯将可使《华盛顿邮报》通过Kindle直通读者。

无论报纸的网路版,还是贝索斯的报纸与电子书阅读器相结合,都不能为报纸带来生存的希望,而只会证明作为印刷媒体的报纸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未来,只印一万份的报纸而其网路版却有一百万个订户,那一万份还有意义吗?美国的《新闻周刊》早已停止发行印刷版而改为纯粹的网路版了。

报纸的消亡其实是大好事情,起码人类可以少砍很多树木制作纸张有利于保护地球的自然生态。人为的拯救报纸使其免于消亡,徒劳无功而且是逆人类科技进步潮流而动保护落后的行为,那情景就像是人类进入了电报电话的时代,有人还要挽救快马邮差的信息传输方式一样。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是疯狂,也是愚蠢。现在需要的,不是像贝索斯这样做挽救报纸的无谓的动作,而是一起努力加速报纸的消亡,去实现一个完全的信息数位传输的崭新的时代。

tmhc
tmhc
2013年08月15日 2013-08-15 21:35:41

就剩下郭敬明们还能卖几本书了。看什么书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等这些孩子长大成人。这地方估计已经让全球几大奢侈品集团变成 殖民地了。

挖,LV到时候就能出书了,印满LV标志的书。到时候满大街都是看书的姑娘。到时候人们就有文化了,男人送女人都是送LV的书,文艺终于复兴了……

且听疯吟
且听疯吟
2013年08月15日 2013-08-15 22:31:55

有一份报纸我非常怀念,就是《南方体育》,从创刊看到他倒闭。这份报纸在体育媒体里独树一帜 ,内容就不介绍了,仅仅说一下这份报纸都有谁就行了,龚晓跃,张晓舟,刘原,王小山,易小荷,魏寒风,个个都是响当当的名字

提壶灌鼑
提壶灌鼑
2013年08月15日 2013-08-15 23:03:30

应该说新闻机构本质上应拥有的和市场验证的结果理论上是水到渠成的,因即使愚昧的公众也有其本质的哪怕是虚伪的良知认同与比较。大环境即政治氛围在人类目前的认识水平上,还是有很大甚至是决定性影响的,至于民主这一产品或说愿景大概是相对论范畴的事了。阿门~

提壶灌鼑
提壶灌鼑
2013年08月15日 2013-08-15 23:06:55

人家不是说了嘛:1+1在算错的情况下不仅可能等于6,还可能等于好几亿呢,啊哈~

探蛋痒扶奶呐
探蛋痒扶奶呐
2013年08月16日 2013-08-16 12:29:23

“隐形的手”哇

.....
.....
Member
2013年08月16日 2013-08-16 15:36:54

反正看完《按》就流泪了,生命力能不能都强些,换个合适的方式生存。

嗯
2013年08月16日 2013-08-16 22:38:16

内容没看,就看了第一段【按】。至少新周刊我现在还愿意一读,也还能读得下去。三联其实我也愿意读,可越来越阳春白雪远离世事,没兴趣看,读不下去。原来城市画报我也很喜欢,可惜现在似乎故意越做越小众,好像就只给文艺青年看的一样,弃了。最近几年还看第一财经周刊,每期封面设计都很有创意,内容至少还是给我这种工作人看的或者有兴趣看。

leon
leon
2013年08月18日 2013-08-18 19:58:42

“这就意味着一个新闻机构必须拥有一群忠于新闻正义的编辑和审查员”
这个还是好新闻机构的关键啊。不过在本朝,能不能存活和做得好不好似乎并不直接相关。

逆袭之地
2013年08月19日 2013-08-19 22:36:02

天朝的党报可以摊派
怎么死

刘孟浩
2013年08月22日 2013-08-22 10:24:51

“一个新闻机构必须拥有一群忠于新闻正义的编辑和审查员,否则它便不能以合理的价格买到诽谤保险。”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