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关于东北话

下面是小说《山上有神》里的一些句子,有些东北方言我还吃不准用的是否准确,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词来代替,请在行的人指点一下。

搁:音[gě][介词]在。
【例句】“每天都死人,谁知道他们外面咋死的。听妈话,别听他们瞎白话。”

改:[介词]在。
玄天二地:形容说话不着边际。
【例句】“还第二回呢,恨不得天天都扯这个,我们没事就那儿玄天二地地瞎编,用这个吓唬人多好玩呀,小孩都吓哭过好几回。”

逮:[介词]在。
【例句】“你钱多烧的呀,我这天天风吹日晒的,抹这玩意儿有啥用,我白净漂亮了嘎哈?家里养汉呀?”

二意忽忽:迟疑的样子。
【例句】姚贵在街上二意忽忽了半天,最终肚子里的馋虫没有让他抵御住菜香的诱惑,便找了一家馆子推门进去。

鼓秋:①反复摆弄、调理。
【例句】床对面桌子上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引起了姚贵的注意,他走上前一边摸一边琢磨这究竟是个啥东西,鼓秋半天,也没整明白。

熊:①笨;②窝囊;③没出息;④没勇气。
【例句1】“你这老鸡巴登,脑瓜子是苞米碴子做的呀,看你那样儿,山神得先把你叨去造了。”
【例句2】董宝柱摇摇头说:“我哪好意思说呀,吓到她咋整。”大家便骂他太了。

哏叨:呵斥。
【例句1】众人对姚贵这般哏叨也不当回事儿,嘻嘻哈哈地笑着。
【例句2】郭翔怕他妈哏叨,就一直瞒着,每次回家就说在大榆树下玩来着。

特特:絮絮叨叨不停地说。
【例句】姚贵急了,心想,他媳妇咋啥都到外头特特呢。

眼气:羡慕,嫉妒。
【例句】王凤起听说自己要去县城培训,特别高兴,就在大榆树下吹起牛来,说自己到了县城会如何如何,把大伙儿眼气死了。

眼热:嫉妒。
【例句】可是最近这一年多,姚家沟几乎是在蝲蛄屯人眼皮底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轮到蝲蛄屯的人眼热了。

工劲儿:时候。
【例句】咱们在姚家沟住这么多年了,咋偏偏在这工劲儿发现了石头,早咋不知道?

扯洋溜:闲扯。
【例句】吴春说:“我们都是这样,在大榆树下扯洋溜,扯来扯去就扯到山神上了。”

不觉景儿:没注意,没意识到。
【例句】只是这个场面完全是在他不觉景儿的情况下发生的。

茄古:欺负。
【例句】姚贵转过身对王凤起说:“你就知道茄古小孩子,郭翔哪像你这样张嘴就扒瞎。”

打漂儿:鱼跃出水面。
【例句】她跳着脚叫道:“快说快说,你是咋让鱼打漂儿的?”

光面:光荣,体面。
【例句】反正他整天迎来送往的,当着全村人的面,脸上别提有多光面了。

硌楞:[贬]指性格特别。
【例句】这老东西倒是很少来大榆树下,因为他这人硌楞,人都不爱跟他说话。

罕不见儿:非特意地,有意无意地。
【例句】确实像吴春和王凤起说的那样,大伙儿就是罕不见儿的把话题转向山神了。

迂作:舒服。
【例句】慢慢地,姚贵从这里面咂摸出点味道来,现在咋比当初费老鼻子劲让姚家沟通上电还迂作呢。

甩剂子:甩脸子后离开。
【例句】好不容易把她哄过来,说重了她一甩剂子走了可咋整。

刮蚩:①搜刮;②从别人身上得到好处。
【例句】有人心眼儿活泛,借着姚家沟人有钱了,出来进去可以刮蚩下点油水,就在通向姚家沟的路边开了一家小卖部。

刨食儿:形容农民用艰苦劳动维持生活。
【例句】不像咱们村里的有些孩子,就知道傻吃苶睡,没啥追求,长大后啥都不知道,到头来还是搁山沟里刨食儿

磨豆腐:比喻翻来覆去地说。
【例句】王凤起一边看一边乐:“哪回他不是就这点破事儿转圈磨豆腐吗。”

不识闹:不懂开玩笑,禁不起开玩笑。
【例句】王凤起觉得李大义这人太不识闹了,他想进屋跟李大义理论几句,被姚贵拽住。

大估影儿:大概,大约。
【例句】他大估影儿算过,如果自己卖缸子,能挣个几十万。

如作:舒服。
【例句】管它外面咋样呢,我们过着如作就行了。

扬巴儿:神气,自以为优越而表现出得意的样子。
【例句】姚家沟一来电,姚贵就又扬巴儿起来。

48 thoughts on “还是关于东北话”

  1. 下面是小说《山上有神》里的一些句子,有些东北方言我还吃不准用的是否准确,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词来代替,请在行的人指点一下。
    搁:音[gě][介词]在。【例句】“每天都死人,谁知道他们搁外面咋死的。听妈话,别听他们瞎白话。”
    改:[介词]在。玄天二地:形容说话不着边际。【例句】“还第二回呢,恨不得天天都扯这个,我们没事就改那儿玄天二地地瞎编,用这个吓唬人多好玩呀,小孩都吓哭过好几回。”
    逮:[介词]在。【例句】“你钱多烧的呀,我这天天风吹日晒的,抹这玩意儿有啥用,我白净漂亮了嘎哈?逮家里养汉呀?”
    ★这几个都是在的意思应该是一个词,“搁”东北话就是放在那的意思,

    二意忽忽:迟疑的样子。【例句】姚贵在街上二意忽忽了半天,最终肚子里的馋虫没有让他抵御住菜香的诱惑,便找了一家馆子推门进去。
    ★没这么说过
    鼓秋:①反复摆弄、调理。【例句】床对面桌子上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引起了姚贵的注意,他走上前一边摸一边琢磨这究竟是个啥东西,鼓秋半天,也没整明白。
    ★鼓囚:我理解的这个词的意思是囚在那,瞎捣鼓。就是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在琢磨和研究,也不请教别人。
    熊:①笨;②窝囊;③没出息;④没勇气。【例句1】“你这老鸡巴登,脑瓜子是苞米碴子做的呀,看你那熊样儿,山神得先把你叨去造了。”【例句2】董宝柱摇摇头说:“我哪好意思说呀,吓到她咋整。”大家便骂他太熊了。
    ★就这个字
    哏叨:呵斥。【例句1】众人对姚贵这般哏叨也不当回事儿,嘻嘻哈哈地笑着。【例句2】郭翔怕他妈哏叨,就一直瞒着,每次回家就说在大榆树下玩来着。
    ★应该不是这个“啃”,这个词是狠狠(恨恨)的说(念叨)的意思,是不是“狠”发错音了。
    特特:絮絮叨叨不停地说。【例句】姚贵急了,心想,他媳妇咋啥都到外头特特呢。
    ★不知道这个词
    眼气:羡慕,嫉妒。【例句】王凤起听说自己要去县城培训,特别高兴,就在大榆树下吹起牛来,说自己到了县城会如何如何,把大伙儿眼气死了。
    ★眼气好像不是这么用吧,一般来说是对某事有气(眼中带气的样子),这句话应该是(这事大伙都很眼气或者把大伙都气的要死)。

    眼热:嫉妒。【例句】可是最近这一年多,姚家沟几乎是在蝲蛄屯人眼皮底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轮到蝲蛄屯的人眼热了。
    ★这个不算东北话吧。
    工劲儿:时候。【例句】咱们在姚家沟住这么多年了,咋偏偏在这工劲儿发现了石头,早咋不知道?
    ★节骨眼,说快了就是了。
    扯洋溜:闲扯。【例句】吴春说:“我们都是这样,在大榆树下扯洋溜,扯来扯去就扯到山神上了。”
    ★没这么说过
    不觉景儿:没注意,没意识到。【例句】只是这个场面完全是在他不觉景儿的情况下发生的。
    ★不知道
    茄古:欺负。【例句】姚贵转过身对王凤起说:“你就知道茄古小孩子,郭翔哪像你这样张嘴就扒瞎。”
    ★茄古不知道,但是扒瞎,应该不是这个扒,意思应该是小嘴吧吧(叭叭)的瞎说。
    打漂儿:鱼跃出水面。【例句】她跳着脚叫道:“快说快说,你是咋让鱼打漂儿的?”
    ★不知道
    光面:光荣,体面。【例句】反正他整天迎来送往的,当着全村人的面,脸上别提有多光面了。
    ★不知道
    硌楞:[贬]指性格特别。【例句】这老东西倒是很少来大榆树下,因为他这人硌楞,人都不爱跟他说话。
    ★楞同“棱”
    罕不见儿:非特意地,有意无意地。【例句】确实像吴春和王凤起说的那样,大伙儿就是罕不见儿的把话题转向山神了。
    ★不知道
    迂作:舒服。【例句】慢慢地,姚贵从这里面咂摸出点味道来,现在咋比当初费老鼻子劲让姚家沟通上电还迂作呢。
    ★不是这个迂吧,这个迂没有一点舒服的意思啊,不知道。
    甩剂子:甩脸子后离开。【例句】好不容易把她哄过来,说重了她一甩剂子走了可咋整。
    ★不知道
    刮蚩:①搜刮;②从别人身上得到好处。【例句】有人心眼儿活泛,借着姚家沟人有钱了,出来进去可以刮蚩下点油水,就在通向姚家沟的路边开了一家小卖部。
    ★kaci不知道怎么写,拟声词,刮东西的声音。
    刨食儿:形容农民用艰苦劳动维持生活。【例句】不像咱们村里的有些孩子,就知道傻吃苶睡,没啥追求,长大后啥都不知道,到头来还是搁山沟里刨食儿。

    磨豆腐:比喻翻来覆去地说。【例句】王凤起一边看一边乐:“哪回他不是就这点破事儿转圈磨豆腐吗。”

    不识闹:不懂开玩笑,禁不起开玩笑。【例句】王凤起觉得李大义这人太不识闹了,他想进屋跟李大义理论几句,被姚贵拽住。

    大估影儿:大概,大约。【例句】他大估影儿算过,如果自己卖缸子,能挣个几十万。
    ★不知道
    如作:舒服。【例句】管它外面咋样呢,我们过着如作就行了。
    ★跟上面的迂作:舒服。一样啊。
    扬巴儿:神气,自以为优越而表现出得意的样子。【例句】姚家沟一来电,姚贵就又扬巴儿起来。
    ★不知道

    我黑龙江鸡西的,

    Reply
  2. 用以下字儿是否更达意?
    鼓秋-鼓球或鼓求
    哏叨-噷叨
    茄古-掐箍
    咯楞-格楞
    如作、迂作-愉作儿
    刮蚩-刮吃

    Reply
      • 人人以为:得色比的色用的好,得瑟比得色更上一层楼。原来读文章,读到的色,我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因为“的”字如果读四声,是很轻的,而我们东北的得瑟的得字要重读才有意思,所以有时候反应不过的色是说的得瑟。得瑟之人做得瑟之事说得瑟之话,脸上一般有得瑟的表情,所以得色其实已很好,但色字对颜色和容貌应用太深入人心,得色总也感觉给人一些其它含义,没那么特指。而得瑟,瑟瑟有颤动之意,得瑟之人不稳重,给人感觉就是身体和表情或心理有颤动,得与瑟结合一起又只能表示得瑟,所以好贴切。

        Reply
  3. 不是在行的,不过地域比较接近一些,给三表提供一点外围参考。

    鼓秋:自己在暗地里或角落里动手摆弄琢磨,给人的感觉象自己小打小闹上不了台面的研究,用“鼓蚯”会不会好些。例如,张三不知天天在家鼓蚯啥呢?或问:张三,你在那儿,鼓鼓蚯蚯,干啥玩意儿呢?

    特特:我们那里都是叫“得得”(一声),还是有点响亮的没完没了的讲话意思。倒如,你他妈的得得得、得得得,有完没完?就那点事,得得个屁呀!

    工劲儿:是指的这工夫儿(工会儿,功会儿)的地方词。但工和劲都有力量的意思,放在一起总感觉不象我们的口语里的那个词了,倒原来有很多人用功劲儿、功夫儿,虽然功字可能形容工夫是个假字,但反而一读到便知道是这一会儿的时间的意思。

    茄古:我们那里这个意思多用捏古(捏鼓)来表达,可能是地域差别。

    硌楞:我们那地方用格路(各路)表示。硌楞也知道,但感觉没有格路更深入。

    刮蚩:个人感觉,因为本身就是非高文化的人物形象,感觉口语尽量用白话一点的词形容会更贴切一些,蚩这个字有点太一,是不是用刮赤更好一些,而且刮这个字是有感觉的,刮本身就是只取一表层,所刮之物还是赤的样子。

    Reply
    • 吉林。

      特特:同意“得得”(一声),好像没听过特特。
      熊样儿:熊色(sai,三声)。

      Reply
  4. 万方数据知识平台搜到的:“哏叨”又作“哏得”、“哏哆”,在东北方言和北京方言中颇为流行,表“呵斥”、“叱责”的语义,相当于“呵斥”。通过对《骑着一匹》《北京官话伊苏普喻言》等书中与“哏叨”发音相似的“哏得”、“哏哆”等词的结构语义分析,可知“哏叨”为满语hendumbi的直接命令式hendu,表示“呵斥”的语义。
    在我眼里,如果用哏哆,我会容易辨识。

    Reply
  5. 个人觉得第二个字“改”,虽然发音是近似Gai,但是写下来还是用“跟”或者“搁”比较好,后两字有不少书面先例,北方读者可以立刻明白,南方读者也容易理解,不易让读者产生误解。

    Reply
  6. 看韩日剧带中字幕时,常发现外语发音与闽南方言一样,闽南人沿自古河南, 即古中原。东北山东近韩日,方言有这类似乎?

    Reply
  7. 逮、搁、改、还有个给都是在的意思。我认为搁、改、给,都是北京话跟这跟那的变音。二意忽忽一般都是二意思思。鼓秋也作鼓捣。硌楞一般是硌棱子或者隔路。。特特一般说嘞嘞、胡嘞嘞。。哏叨没听说过。

    Reply
  8. “不觉景儿”基本上语境不太对吧,大概得语境应该是:我都不惜的说你,你还不觉景儿呢!

    Reply
  9. 这些词都很熟悉。有关“不觉景儿”,没注意、没意识到的语意,我很多年前听人这么说:“二虎这傻子,领导脸都白了他还不觉景儿,搁那儿一个劲儿嘚吧。”说二虎不觉景儿,没注意到领导脸色变了,实际上带有强烈的主观评价,形容他没眼力见儿。类似的语意是指某人虽不知道但应该知道某事不对,却还去做,也就是不懂好赖。更多情况下,我听人说这个词,是用来指责某人知道不对却还要做,近于没脸没皮。例如:你明知那份吉野家双拼是我留给陈晓卿的,吭哧吭哧全给造了,三表你咋那么不觉景儿呢?“【例句】只是这个场面完全是在他不觉景儿的情况下发生的。”这种不带任何主观色彩描述某人没意识到某事发生而使用“不觉景儿”,我不知道用得是否恰当,但真没听人这样说过。其他词在句子里用得很准确。

    Reply
  10. 第二次当猩猩,我想说的是忘了多久以前,反正很久了吧,您答应给个什么礼物来还是这么地,后来我还收到您一份邮件,最后没下文了…我就突然想起这么档子事儿,真不是冲您要东西,千万不许联想!我只是不知道当时做了一份什么样的调查,求真相!

    Reply
    • 你是说发巧克力的事儿妈?发了,我作证。就是《衰鸟向前冲》的首映,好像在某个教堂,发到邮箱里一张图,让用手机拍下来当入场卷,我接到邮件了,可看到邮件的时候已经过去好多天了,因为我之前重感冒发高烧,没查看邮箱,浪费了王老师一个名额,当时觉得很内疚的。

      Reply
  11. 感觉这是高密话呀(东北人大部分就是山东过去吧),表哥去孔夫子上买本《潍坊方言志》,全都有了。莫言虽然说是写高密,但这些话他没敢照原样搬。有人说自己在的地方也说这些话,但我想一定没高密说的这么全。

    Reply
  12. 问两个问题:新浪微博那个是你不?看转的歌多半是你,但是频率上又不太像;沿着瞭望塔之前,看过沙叶新的《耶稣、孔子、John Lennon》?他也假象了下lennon想到中国啥的。

    Reply
  13. 鼓秋(鼓球):有的语境下还有琢磨、寻思、小心眼等等。
    如:就为这点事,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鼓球了好几天,还是没说出口。
    再如:你就这点小算计、小鼓球,长大能有啥出息?

    Reply
  14. 我到底还是不是东北人啊?怎么好多词儿不知道啊。那个“特特”,我倒是听过“嘚嘚”或者“嘞嘞”,前面一般加胡字或瞎字,就是胡说八道的意思,但“特特”没听过。

    Reply
  15. 那个改字,介词。我感觉不是这个“改”字。应该还是“搁”字念成了GAI。应该是“搁”字和“在”(被东北人经常念成第三声)连一起读成了“改”。用了“搁”字的声母和“在”的韵母和第三声。
    同样的事情还比如,东北人说“我们”和“俺们”,二个词互相换着说,说多了被说成了“晚们”(就是我们和俺们连在一起说的……)用了“我”的声母和“俺”的韵母。

    Reply
  16. 特特应改成嘚嘚(dede)

    例句:小明一天到晚的老是跟我嘚嘚个不停。

    另注,我转了你的一篇文章,我是个人性质的站但挂了百度的广告不知道我在不在付稿酬的范围内?
    我自己也有在站里面写一些自己的突然感想,分享型博客吧!我是这么自居的!

    Reply
  17. 三表的部分博客有自成一体的语言风格和口语化特色,作为南方人模仿北方语音语调就是从看三表博客开始的~~

    Reply
  18. 居然已经有黑龙江鸡西的评论啦!有些我都没听过啊,太高端!有本《东北话字典》,我们做字幕的时候常常用!在读三声就已经是东北话了,改什么的就更土点!我喜欢“歇咧”这个词,就是夸张自己的疼痛,可能不是这么写啊。

    Reply
  19. 工劲儿:时候。
    【例句】咱们在姚家沟住这么多年了,咋偏偏在这工劲儿发现了石头,早咋不知道?
    估计是:光景二字的发音,写成”工景儿”可能会更容易懂

    Reply
  20. 茄古:欺负。【例句】姚贵转过身对王凤起说:“你就知道茄古小孩子,郭翔哪像你这样张嘴就扒瞎。
    这个词我小时候常用,意思是对对方的弱点(缺陷),用语言攻击.但总觉得用”茄”这个字音虽然对,但不是很好,换成”切,且,锲”或者其它,或许会更好,仅供参考.

    Reply
  21. 758期《三联生活周刊》第128页,有王小峰的文章,《电视选秀能……》(打不出那个字“什么”救谁?),P130页说“没有获胜的导师”。可我的同事说,那英带火了东北好声音。

    Reply
  22. 不觉景儿:没注意,没意识到。
    觉如果读jiao(三声)的话,我老家那边多指不自觉,认不清自己的意思。

    例句:你咋这么不觉景儿呢,这也是你能瞎掺和的?

    Reply
  23. 这样的小说没个看。三表,这回可能要比衰鸟那个更,更,更,那啥,,,,,,,呵呵。。。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