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沃特斯

来上海看罗杰·沃特斯,其实就是想在春节前出来休息一下,因为春节我是一点不想动。我是很喜欢平克·弗洛伊德的,但对沃特斯,我没有老罗那样热爱,因为他们都姓罗的缘故吧,所以他比较偏爱。我跟老罗坐着不同的航班相差一刻钟分别落在上海虹桥英特纳雄耐尔机场,这次虹桥机场非常给面子,排队不到三分钟,就上了出租车。车上,罗老师跟我讲他听沃特斯听哭的故事,好感人,就像现在的小孩看郭敬明的小说觉得感人一样,就像我当年看《苦菜花》看哭过一样。所以,这场演出他一定要看,但《苦菜花》我不想再看了。

其实,公众对老罗的了解,要么是他在新东方留下的一批无法复制的段子,要么就是他网络上愤青的形象。人们最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判断一个人,然后把他归类,这样可以节省大量脑细胞。所以,老罗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要么是个愤青,要么是个说话刻薄不饶人的人。然后就总有一批人跑到老罗的博客上跟老罗叫板,给这样一个网络人物挑错、拍砖是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情,跟狗在主子面前摇尾巴一样。

所以,老罗不管写什么,总有几个人朝老罗的两肋插刀,弄得老罗越来越像千手观音,或者像京剧里面的武生背的护背旗,嘴里念念有词:“我手持钢鞭将你打……”

现实中,老罗是个非常腼腆的人,比小强老师还要腼腆,第一次见老罗,我心里也忐忑不安的,通电话,发现他说话跟讲段子的语调差不多,用略带东北口音的腔调,用逗趣的方式把他想修理的人,在你不经意间给修理了。他和小强老师不同的是,都是用东北口音,都是在不经意间,都是用逗趣的方式,小强老师却向你透露了一个中国传媒界的一件新闻事件,比如“著名作家某某将于明日去世”之类的前瞻性新闻。

我在向上海人民介绍罗老师的时候,每次说“这位是罗永浩”之后,对方的反应比较夸张时,我就发现,老罗的脸会红起来了。就像那句歌词里唱得那样:“你的脸啊红又圆啊,好像那苹果到秋天。”如果你不掀起老罗的盖头来,哪能看到他红苹果的一面呢。

我对老罗的前世不太了解,不知道他是否因为总是面临一些争论、挑衅,并且需要他不断地摆平,所以才练就了他一个比较敏感的辩论神经,随时把这根神经像橡皮筋一样绷出去。其实,当他这根神经皮筋松弛下来时,他是一个充满了温情与浪漫的胖男人。你想啊,谁没事总爱跟人拌嘴啊。

我倒觉得,文字并不能把一个人的全部展示出来,当人们通过文字区勾勒出一个人的形象时,这些文字堆积出来的就是一堆马赛克,越近看越模糊,越捉摸越不清楚。但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时代,人们都没有耐心和兴趣去真正立体的去了解一个人,大量的信息似乎足以让人相信他所了解到的都是正确的,其实还是一堆马赛克。

92 thoughts on “罗永浩·沃特斯”

  1. 老罗在新东方说的段子估计养活了无数人的一两年,所谓的精神食粮;新东方我不去,正了八景想学外语通过学习班没用。第一次听到老罗的话是在办公室里,实在憋不住爬在办公桌上压抑的出声笑出来,传给此文件的人,会意得跟着放声大笑。办公室里那一段时间里此起彼伏…….
    后来的一两年,无论有开心还是不开心的事,听老罗的笑话总会特别放松,时常就会温习一下。
    不管他台下什么样吧,我要是老罗会为此感到一点儿小小的骄傲的!

    Reply
  2. 我家就在东四,总想在君琴花里碰到你们,可惜未果. 它家的饭也就老六能久吃不讨厌吧.

    总想那就到三联办公室里看看你和土摩托, 跟你们说一会子话.就像小郭襄许的愿望一样. 不吃了鸡蛋觉得好吃, 还要看看这只鸡有没有得感冒.

    摩托那里留言太费劲, 还是你这个界面好.

    Reply
  3. 文字泛滥、信息膨胀、网络扩张,裂化出多重人格,不管是自愿也好、误解也罢,其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想想没网络前不也这样?只不过刻意或无意隐藏的那一面如今找到了网络这面放大器。

    Reply
  4. 我上过罗老师的课,四年前,他虽风趣幽默,但真不像那帮骂他的人所说的那样。记得他在最后一堂课大家填写完对他的评语以后,他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对复习很有用的网址,说了一句话。我记不清原话了,大致意思就是他不想在我们写评语之前给这几个网址,为的就是让我们公正的评价,而不是要显得好像他要贿赂大家才给出这几个网址。其实当时我周围上过他课的同学都非常喜欢他。

    Reply
  5. “但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时代,人们都没有耐心和兴趣去真正立体的去了解一个人,大量的信息似乎足以让人相信他所了解到的都是正确的,其实还是一堆马赛克。”
    ====================================
    你的文字正是一堆马赛克,而且块很大的那种,像俄罗斯方块。

    王小波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因为他真诚。他能够直接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不管这种想法有多上不了台面。
    而你的文章总让我觉得像一碗很好喝的汤,但里面没什么东西。倒是有一篇例外,就是你写你出那本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的经过。

    Reply
  6. 新东方的老师确实很厉害的。
    老王你是在帮新东方拉生源么?
    老罗和想强的课我都想上上看了。

    Reply
  7. 现在比较无聊.
    所以就前后的文章和留言都翻了翻,主要也是想看下自己留的被删了没.
    结果发现最近老王开始回复留言了。
    有几位同志比较幸运啊.
    看到这条留言就赶快去找找吧.

    Reply
  8. 罗永浩是那个自称为傻逼老愤青的人吧?
    对了,表哥怎么看北大教授贺卫方等人联合上诉要求新浪博客给出删贴说法的举措?

    Reply
  9. 这更新够狠 稀饭~! 老罗修理起人来 感觉疯子一样 像瞄准一个钉子 大锤 准确 疯狂地 撂了下来 又准又狠

    Reply
  10. 王老师~!给您拜个早年先.(腊月二十五?早了点?)
    自从知道了您这个地方后,我每天打开电脑第二件事就是打开您的博客.欣赏您的文章.

    Reply
  11. 这一篇的文字特别有意思。尤其马赛克的说法很经典。

    确实,每个人眼中的别人永远是每个人自己想象的别人。而别人的真实模样永远只在真实中隐藏。

    Reply
  12. 今天起得这么早啊~哈哈~
    我的眼睛本来就分辨率不高
    看谁都马赛克
    在我眼里你最马赛克了

    Reply
  13. 这年头谁能了解谁啊!即便想把对方看的再透,他也能找出两片树叶遮住关键部位,让你干着急!(着重指看异性)

    Reply
  14. 我对老罗的前世不太了解,不知道他是否因为总是面临一些争论、挑衅,并且需要他不断地摆平,所以才练就了他一个比较敏感的辩论神经,随时把这根神经像橡皮筋一样绷出去。其实,当他这根神经皮筋松弛下来时,他是一个充满了温情与浪漫的胖男人。你想啊,谁没事总爱跟人拌嘴啊。

    ————————————————————————————
    我大部分时间在看他和别人拌嘴,这已经成为他的爱好了。

    Reply
  15. 我觉得我现在必须每天勤快的看您的Blog ,
    否则没几天我就会发现,
    我得专门花上好几个小时看完您在这几天内的更新,
    比如上周六晚上,我为了能够补齐作业,
    看您的Blog看到快3点,
    唉~
    您可真太勤快了~
    我得多多向您学习~

    Reply
  16. 光看文字能真正了解一个人多少呢,就像王朔,看了三联和南方的报道,又看过他在搜狐、百度、腾讯的视频直播,感差很大。

    Reply
  17. 比如表叔说话就不比文章那么波拉特,长相也不比波拉特那么夸张,但《TIME》就是这么写的,因为他们针对的是表叔的BOLG。其实真人可比说话温情多了,哈哈,我指的是语速。

    Reply
  18. 三表的文字给自己打上了马赛克,当人们一见到三表的时候,我操,丫根本就不是一老流氓

    Reply
  19. 在前面的文章里留过言,可能您没看到.想听听您对中芭摇滚芭蕾的看法.前一阵在上海演出,也是特意跑去看了.我比较喜欢弗洛伊德的音乐,但对芭蕾不太了解.这两者的结合挺有意思.很想听听您的评论.多谢.我不是媒体,只是一个音乐看好者.

    Reply
  20. “当人们通过文字区勾勒出一个人的形象时,这些文字堆积出来的就是一堆马赛克,越近看越模糊,越捉摸越不清楚。”

    这个比喻用的真好。

    Reply
  21. 恩,一个人有很多面,许多都顾不上了解…… 可能都和传说中的有出入,一只敏感的胖子老师^_^老罗写的也爱看,他总是那么津津乐道,然后换来群情激奋,哈哈,生活不愁冷清

    Reply
  22. 其实照文字上理解老罗就够了, 我需要的只是他的字罢了. 就像我经常看你的不许联想, 但我不会跑到3联那找你签名滴.

    Reply
  23. 广州没有地方买小峰的书。也许有,卖完了。
    不许其他人看见我买不到,就说广州文化沙漠。
    邮购太麻烦,现在连上医院都没时间,谁还上邮局?
    什么也不怕,最怕就是麻烦。
    我留的网址是新浪的,没办法,听天由峰吧,该删删,该留留。
    再见。

    Reply
  24. 三表哥这次充其量说明了罗永浩是个两面三刀而已,网下装的像个人式的,一到网上虚浮的戾气全都出来了。这样人还不值得别人立体的去了解。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