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沃特斯

来上海看罗杰·沃特斯,其实就是想在春节前出来休息一下,因为春节我是一点不想动。我是很喜欢平克·弗洛伊德的,但对沃特斯,我没有老罗那样热爱,因为他们都姓罗的缘故吧,所以他比较偏爱。我跟老罗坐着不同的航班相差一刻钟分别落在上海虹桥英特纳雄耐尔机场,这次虹桥机场非常给面子,排队不到三分钟,就上了出租车。车上,罗老师跟我讲他听沃特斯听哭的故事,好感人,就像现在的小孩看郭敬明的小说觉得感人一样,就像我当年看《苦菜花》看哭过一样。所以,这场演出他一定要看,但《苦菜花》我不想再看了。

其实,公众对老罗的了解,要么是他在新东方留下的一批无法复制的段子,要么就是他网络上愤青的形象。人们最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判断一个人,然后把他归类,这样可以节省大量脑细胞。所以,老罗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要么是个愤青,要么是个说话刻薄不饶人的人。然后就总有一批人跑到老罗的博客上跟老罗叫板,给这样一个网络人物挑错、拍砖是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情,跟狗在主子面前摇尾巴一样。

所以,老罗不管写什么,总有几个人朝老罗的两肋插刀,弄得老罗越来越像千手观音,或者像京剧里面的武生背的护背旗,嘴里念念有词:“我手持钢鞭将你打……”

现实中,老罗是个非常腼腆的人,比小强老师还要腼腆,第一次见老罗,我心里也忐忑不安的,通电话,发现他说话跟讲段子的语调差不多,用略带东北口音的腔调,用逗趣的方式把他想修理的人,在你不经意间给修理了。他和小强老师不同的是,都是用东北口音,都是在不经意间,都是用逗趣的方式,小强老师却向你透露了一个中国传媒界的一件新闻事件,比如“著名作家某某将于明日去世”之类的前瞻性新闻。

我在向上海人民介绍罗老师的时候,每次说“这位是罗永浩”之后,对方的反应比较夸张时,我就发现,老罗的脸会红起来了。就像那句歌词里唱得那样:“你的脸啊红又圆啊,好像那苹果到秋天。”如果你不掀起老罗的盖头来,哪能看到他红苹果的一面呢。

我对老罗的前世不太了解,不知道他是否因为总是面临一些争论、挑衅,并且需要他不断地摆平,所以才练就了他一个比较敏感的辩论神经,随时把这根神经像橡皮筋一样绷出去。其实,当他这根神经皮筋松弛下来时,他是一个充满了温情与浪漫的胖男人。你想啊,谁没事总爱跟人拌嘴啊。

我倒觉得,文字并不能把一个人的全部展示出来,当人们通过文字区勾勒出一个人的形象时,这些文字堆积出来的就是一堆马赛克,越近看越模糊,越捉摸越不清楚。但这是一个文字泛滥的时代,人们都没有耐心和兴趣去真正立体的去了解一个人,大量的信息似乎足以让人相信他所了解到的都是正确的,其实还是一堆马赛克。

92 thoughts on “罗永浩·沃特斯”

  1. 那个58%的滚动率是有科学依据的么?

    小强历险记拍的时候倒底是什么想法?什么社会背景?具体要反应什么样的社会现象,或是要抨击怎样一个群体,与16大的召开有没有必然联系,对共建和谐社会有着什么样不可替代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它跟北京的地下摇滚圈有什么关系?

    Reply
  2. 看您博客三个月了,越来越喜欢,这是我第一次发言^^

    您说的很对,单以文字来理解人是很片面的,有时候甚至会很偏的。因为人们对文字的理解更多的是依靠自身所制造出来的感觉为。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同样一个故事,在一般情况下,小说的表现效果总是要比影视作品好的原因之一。因为文字给读者的是没有限制的想象力,而且是读者自身制造出来的。而影视作品则是在接受导演的想象力,已经被别人的思想所束缚住了。

    有些人在网上的发言很尖刻,其实生活中到是个腼腆的人。某个论坛中就有从网上的冤家变成生活中的鸳鸯的喜事。

    Reply
  3. 深有同感。
    事实上人都是有两面性的,现实生活中往往要掩饰一方面,而强化另一方面,即所说的姿态,大概是为了能好好的存在。

    文字往往表露的是一方面。这让我怀疑通过文字我认识的这个人是否是他的本质;接着我怀疑通过这个人的言谈我判断出来的是否是他的本性;接着我怀疑通过人类所认知的世界是否是世界本来的面目……

    完了,我成怀疑主义者了。

    Reply
  4. 其实不太能将你和老罗联系起来。

    我因在网上听到罗老师的所谓“段子”而知道这个人,确实也很喜欢,及至订了他的博客,到后来看牛博,心里越来越觉得不是滋味。对意见不同者如此刻薄,满口脏话,有一句话是没错,在网上,大多数人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或者说对错,但即使那个人有千错万错,我们就应该如泼妇一般叫骂么?读书学了那么多字,真是浪费了,如此这般,只学那个字就好了。

    更加可笑的是,他认为网站是他自己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当你把服务器接到公共互联网上的那一刻,它就变成一个公共场所,这么简单的道理。如你说来,酒店的董事长就可以在大堂里撒尿么,因为这里的每一块砖都他花钱买的。

    我已经作好心里准备接受“教育”,但我不介意。我的观点很简单,每一个成年人,尤其是受过教育的成年人,都应该理解并包容不同意见的存在。批评即使有理有据,也不需要老把人身上的某个器官拿出来强调。

    您的文章写得很好,虽然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很喜欢看。
    马上过年了,顺祝身体康健,事事顺意~

    Reply
  5. 本来打算去看来着,可担心现场会让我失望的,eric clapton, james brown,都让我觉的不如在家看DVD,所以思索再三还是在家得了,不花冤枉钱了,要看出国看去,,你说演出效果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呐?

    Reply
  6. 这倒是对的,记得有一次我在新东方北京上课,老罗是教填空的老师,由于他赶场来晚了,我也上课去晚了,碰上了罗老师,跟他打招呼,他还羞涩的低下头说你好

    Reply
  7. 人们都没有耐心和兴趣去真正立体的去了解一个人,大量的信息似乎足以让人相信他所了解到的都是正确的…

    都习惯了人言的可畏和不可信.但是人们似乎还是乐此不疲.

    Reply
  8. 看你文字,不经意间就被感动了。刚才看最后一段,又是这样。
    字如其人,可是这个文字泛滥的时代呢?一摸一样的方块字抹去了个性;网络写手的泛滥,模糊了自我。看那条什么网络写手年入百万多新闻真悲哀,青春年少时看那些所谓的玄幻文字度过的人,他们的未来会怎样?一代人总有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上一代总会对后来人持那么一种怀疑态度,有必要吧?反正我挺怀疑的。

    Reply
  9. 也总去罗永浩的地盘看看,这位哥哥不但愤青,而且孩子气。相比之下,三哥你就乖多了啊,稀罕你!!

    Reply
  10. 有两个问题:
    一个是轻松的,你的名字是”王小锋”,还是”王晓锋”?
    另一个是严肃的,你的笔名"带三个表"是不是来源于"三个代表"?
    希望你给予回答.你也有不回答的权力.

    Reply
  11. 对啊 对啊
    现在你在我眼里俨然就是一个加码毛片。
    我个人就比较喜欢加码的。
    朦胧美,加码还不加价。

    Reply
  12. 我害怕在老罗面前说话,总觉得被他批评为没有逻辑是件很严重的事:(而这一评语的收获率又很高。
    上过他最后一期的GRE,看上了他那件军大衣,下课之后超好尾随^0^,回家之后狂做填空,我想这就是“伟人”的力量
    佩服他的一点是,坚持理想主义,奋不顾身的转入电影事业,之后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语录就是“电影院前排座位离屏幕太近了,恨不得里边的人放个屁下边都能闻见”。
    和三表有同感:他不上脱口秀,绝对是中国电视业最大的遗憾
    期待能看到他的作品
    BTW,给他打过唯一一次且无比丢人的电话,原因是手机拨错了同是罗姓的号码,开口叫了句“罗叔叔”!老罗半梦半醒,“你谁啊”
    “您是罗叔叔吧?我妈让您下午来接我。。。。”

    Reply
  13. 前几天一直在看老罗的博客
    其实看他写的东西感觉蛮舒服的.很在理上
    有时候他也蛮激动的.
    比起你修理傻比.他更专业点.而且还用许多东西去证明那人是王八蛋...觉得他也不喜欢纷争.和别人叫板.有些话他是忍很久了吧..
    牛博里的是非不是很了解.对老罗也不是很了解
    但看了他那么多文章.大致了解了他是个真性情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是什么说什么..
    总觉得有点怪.大概是他的评论栏
    那不是评论.那是在吵架...

    Reply
  14. 乱码——北京偏北——带三个表。断续在网上看你的文字差不多5年了,一不留神都上《时代》了?火大了嘿。。戴眼镜的文字朋克。

    Reply
  15. 我的填空是黄颀教地
    大家普遍反映老罗比嘟嘟的黄颀更可餐
    要是遇上老罗,真怕我忍不住要上手….

    Reply
  16. 不是不想, 而是不能, 老罗一天能和多少新认识的人交流超过10分钟呢? 在有比较客观又了解他的第三者给他写传记之前, 要求大众立体的了解他, 是没有理由的也是不现实的.

    而且, 老罗在文字上反映出来的形象不是别人逼他这么写的, 所以如果大众误解了他, 那这种误解也是自找的

    单单说大众没有耐心和兴趣, 这点我是不能同意的

    Reply
  17. 前两天好像留言有问题啊。点了发表评论以后直接就跳到文章的最上面标题的位置,拉到下面也看不到那个需要验证才能显示,今天好像好了。

    Reply

Leave a Reply to 丹青 Cancel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