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巍:《梦游》


新春伊始,拿到了许巍的新专辑《梦游》。

说实话,在《时光•漫步》之后,我认为把灵魂交给佛陀的许巍再做不出像样的音乐了,那以后的每张专辑都像是祈祷词。至少,在《曾经的你》之后,我没有记住任何一首他的歌曲。看这张专辑的封面,我猜他是进一步入定,里面装满了阳光灿烂、言之无物的歌词。

说来许巍也挺奇怪的,当年出道,意气风发,他希望自己能做出Nirvana那样的音乐,所以他抛弃了《执着》这样的歌曲。但是命运无常,在人生经历了一番打击之后,他抛弃了Nirvana,又轮回到《执着》的路上,只是回来的时候丢失了他最宝贵的东西:激情。他变得絮絮叨叨,像个找不到阿毛的祥林嫂。我没觉得他的音乐找到了新方向,更听不出来他的音乐里有什么气定神闲,这都是掩饰他音乐才华枯竭的借口。

这张《梦游》里装的又是什么呢?看歌名大概你会略知一二:《咸阳城》《长安秋望》《云》《春日》《梦游》《遣心》《寒蝉》《长安古道马迟迟》《一蓑烟雨》,看着就觉得有点不食人间烟火。

打开封面,第一页有一句话:“献给科特•库班。”再看里面的歌词,都是唐诗宋词。这是个什么路数?

我记得有一回采访许巍,他在回忆当年与红星音乐生产社签约的那段时光时说:“哥们儿那段时间彻底地颓了,公司里平时都见不到一个人,一日三餐都不知道去哪里吃。晚上我抱着吉他坐在山坡上,想唱歌唱不下去,不唱又太孤独了。你知道那时候孤独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天上的月亮都懒得看我一眼……”

这时许巍想到了赵师秀《有约》里的诗句:“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这首诗把无聊写到了极致。许巍望着躲到云层里不忍看他的月亮,不禁感到人生的迷茫和绝望。天阶夜色凉如水,把他凉到了谷底,能有零下几度C。他当年离开西安来北京,是有梦想的,他希望能变成像科特•库班那样酷的摇滚歌手……想着想着,许巍哼哼起了这句诗,但是哼出的旋律是Nirvana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大半夜的,人也无聊,许巍觉得这种混搭效果挺好玩的,虽然月亮都懒得听他唱歌,自娱自乐也可以打发一下时间,于是许巍干脆把《有约》这首诗填到“Smells Like Teen Spirit”里面,反复唱了几遍,感觉还不错。唱着唱着,许巍哭了……我啥时候才能像库班那样红呢,再不红就变成库尔班大叔了。

第二天,红星公司通知许巍,三天之后搬出老山,因为公司已经在工商局注销了。

写到这里,你大概明白了,《梦游》的歌词是唐诗宋词,曲子都是Nirvana的。

许巍曾说,一进入创作状态,就会崩溃,因为自己太敏感了,会想起很多故事,这些故事会刺激到他,让他无法创作。可是他又得去写歌,费半天劲,写出来的歌也不满意。去年夏天,他对月当歌,忽然想起十多年前在老山的那一幕,而且又是库班去世20周年。过去那么迷恋库班,应该纪念一下他,也算了结自己心里的一个情结。但是他实在写不出激情四射的歌词了。

为什么不把唐诗宋词放进Nirvana的歌曲里面呢?许巍这么想,一来回避了词曲创作这个痛苦过程,二来自己的音色跟库班也有点像。库班在美国西雅图,也算美国的西北,西雅图口音和西安话也很像——就这么定了。

《梦游》筹划了半年多,他精挑细选从唐诗宋词里面找出了九首作品,从这些诗词中不难看出许巍现在的心境。这九首作品分别是:王维的《春日》(桃源一向绝风尘)、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许浑的《咸阳城东楼》、杜甫的《水槛遣心》、赵嘏的《长安秋望》、来鹄的《云》、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和苏轼的[定风波]《一蓑烟雨》。许巍说:“有时候我们总是绞尽脑汁想写出一两句牛逼的歌词,其实你一翻古书,人家一千多年前都写好放在那儿了。”

歌词选好了,曲子都是Nirvana的,接下来怎么制作这张唱片,许巍有点迟疑了,这么一混搭看似很简单,但他不想做成翻唱加填词那样。

制作这张专辑,许巍又几近崩溃。为了调整心态,他干脆放下手头的工作,去了一趟印度。这次印度之行,却有了意外收获。在孟买的一家茶馆喝茶的时候,许巍遇到两个老外,一聊天,许巍才知道,孟买最近正举办一个电子音乐节,他们都是来参加音乐节的,其中一个叫Toby Marks,是个玩电子乐的,来自英国,多年来他一直对东方音乐感兴趣,而且还有一支叫做Banco de Gaia的乐队。另一个人叫Brock Van Wey,来自美国的DJ,他有一个艺名:BVDUB。他过去出过的唱片比所有中国歌手一年出的专辑加起来都多。几年前BVDUB来到中国生活,是他一眼认出了许巍。

Marks一听许巍来自中国,兴奋地说:“我的音乐里面经常会用到中国音乐,我当年还写过一首叫做《China》的曲子。”

许巍看完他们在音乐节上的表演之后,恍然大悟,何不邀请这二位来制作他的新专辑呢。两个人也很高兴,纷纷表示一直希望能和中国的音乐人合作。许巍说:“我希望能在专辑中营造出一种悠远、恬静、飘渺、空旷、迷幻、神秘、阳光的感觉。”Marks说:“那只有电子音乐能实现你的这些愿望。来吧!”

把唐诗宋词放进摇滚曲子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好在Nirvana的歌旋律写得都很好听,只要把节奏放慢,立刻变得悠扬无比。

Marks负责Trance结构的设置,BVDUB负责营造Ambient效果,比如许巍说《少年游》这首歌想要日暮西山的感觉,BVDUB就会鼓捣出各种声效,直到许巍满意为止。许巍说《春日》要阳光一些,欢乐一些,Marks会用雷鬼节奏打底,BVDUB会营造出暖春的阳光透过树叶晃得人睁不开眼的慵懒、迷离的效果,听起来还真有点像杨贵妃蹦迪的感觉。

Marks告诉许巍,Nirvana的旋律只需用一部分,那就是你在开口唱的时候,其余时间这些旋律会变成一段段的Loop。这样一来,每首歌的长度都在七分钟以上,给“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填上《梦游天姥吟留别》更是长达12分钟。

我个人觉得,Marks在专辑里玩得最漂亮的是对Edgar Froese当年的那首“Metropolis”的采样处理,这首曲子原来有点瓦格纳的音乐气质,把它和“Pennyroyal Tea”串到一起,许巍再把苏轼的词放进去唱出来,简直飞得有点没边了……

许巍说:“如果说学佛让我找到了生活的方向,打开了我的一扇精神之门的话,那么这次跟他们两个音乐家的合作,让我开启了一扇新的音乐之门。以前我对电子音乐没什么兴趣,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平时在脑子里蹦出来的思绪、幻觉,用电子音乐都能实现。”

中国的土鳖音乐家啊,你们真是没有生在一个好地方,西方有那么多好东西,不能进校园,还不能进到你们的脑子里吗?

32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rank
frank
2015年02月24日 2015-02-24 21:48:48

老许确实在梦游,最近的东西太不接地气了。

昆鼎重机
Reply to  frank
2015年02月25日 2015-02-25 13:35:13

要说不接地气,没有比窦唯更甚者。

z
z
Reply to  昆鼎重机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10:32:00

什么是地气 人家搞音乐都快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还不接地气
不接地气还能叫“土鳖音乐家”

小小花
小小花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1:19:21

唐诗宋词,古人的唱法,如今依昔可鉴的就是《阳关三唱》,虽然仍不解其中“真谛”,但我唱起来还是苍浑有力,配着古琴,确实叫绝。

小小花
小小花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1:24:05

邓丽君的一组《宋词》,让我非常佩服作曲者的功力,那里面横亘着方文山拍马难追的大山。秦少游的〈桃园忆故人〉,作曲者将宋词的婉约可谓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小小花
小小花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1:37:03

顾家辉先生的作曲,尤其是粤曲小调,堪称NO1,但就对他的曲风而言,还是过于严谨和规矩,相对于唐诗的豁达与宋词的温婉,老先生似乎一生都没找准脉动。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2:37:36

大仙同志,讨论老毛的“天马行空”,犯了国人的一个毛病:忽略了时代的发展。老毛的“天马行空”,可不是吹的,俺就听见他在说:小同学,好好学习吧。

黑门书路
2015年02月26日 2015-02-26 11:20:00

好的音乐应该在音乐以外追寻,整天和一群音乐人混,而不是生活的最前线,很难出来好歌曲。这可能是经济条件改善的遗憾吧。

韩明耀不内涵了
2015年02月27日 2015-02-27 12:03:21

小峰哥 你又在迷乱他人了吧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2月28日 2015-02-28 2:53:48

面对地震,人类现在能做的不多,还是听天由命。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2月28日 2015-02-28 2:56:07

时光不能倒流,如果广州的美国领事馆能发我签证,最适合我的地方就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天体物理系。

山顶洞人
Member
2015年02月28日 2015-02-28 14:05:03

这次看起来还是不像真的。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3月01日 2015-03-01 3:00:44

如果我看错了计划,那只能证明我的眼光很差,才能不够,活该我寂寂孤独地活着。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3月01日 2015-03-01 3:02:14

我相信他,就如相信你的文字一样。这是凭眼光和才华来作辨识的。

青黄不接
青黄不接
2015年03月01日 2015-03-01 3:10:41

春风十里,都不如他的笑;拥有这样笑容的人,岂能没有自知之明和生存之道,只是他太懂得自我牺牲了。

点点
点点
2015年03月01日 2015-03-01 14:17:31

幸亏有卫星的技术支持,否则我的命运会比严凤英更惨。

点点
点点
2015年03月02日 2015-03-02 23:32:19

葛剑雄先生哪知道政治是什么,当我被谋杀与暗杀时,若不是上天有眼,给了我让全人类进入新时代,拯救地球的方法作护身符,是命若游丝。

点点
点点
2015年03月03日 2015-03-03 0:17:36

算了,不说了,免得“祸害”三表哥,继续谈音论乐。同志们,不准笑。

点点
点点
2015年03月03日 2015-03-03 0:19:37

我就是喜欢三表哥的文字,很奇怪吧,“一见钟情”式。

erma
erma
2015年03月03日 2015-03-03 11:15:49

07年带一个女孩在上海的爵士音乐节听许巍,后来她成了我女朋友。后来就没了后来。如果有“梦游”,我觉得从前也没有了。

不许联想
不许联想
2015年03月04日 2015-03-04 0:40:07

这就是:不是理工科出身,不用交论文的结果,进一步来说:确实脑子不够转,智商仍不够。

恋之歌
恋之歌
2015年03月05日 2015-03-05 2:02:53

不懂粤语,对研究唐诗宋词来说,是一种欠缺;相信周有光先生,他如果懂粤语,那么,汉语拼音则不是今天这番景象。

恋之歌
恋之歌
2015年03月05日 2015-03-05 2:10:06

就教育来说,蔡元培先生,他遵循了教育的规律,但他却没意识到“中国文化”的桎梏,这桎梏,放之人类社会来说,它和人种是息息相关的。

冲出地球走向火星
冲出地球走向火星
2015年03月06日 2015-03-06 1:21:45

没个鸟用。方法,和办法是截然不同。方法是遵循规律,而办法则是人为的努力,偶然中的必然。高洪波,那一纸万言书有什么用,就象在战场上的将军在指挥,却鸟枪鸟炮都玩不转。

兽小明
兽小明
2015年03月08日 2015-03-08 18:37:13

提醒楼上各位一句,仔细“狼来了”。

猩猩小黑
猩猩小黑
2015年03月09日 2015-03-09 16:08:01

为什么很多音乐人玩着玩着就往迷幻和成仙的道上去了?我觉得归根到底就是我们这个世界本质上是个不可知的世界。所以一个人在时间的向度上往前走,最终必然会走到那个地方去。

PS:三表的文章我是看懂了,评论真是没看懂。

哈哈
哈哈
2015年03月10日 2015-03-10 20:29:47

花开花又落,如果没时间过来蹓跶,就当俺永垂已朽。

。。。
。。。
2015年03月10日 2015-03-10 23:41:03

算了,你们都不懂王老师的一片苦心。但我懂也没大用,除了孤独的爱王老师一无是处哈哈哈

百合
百合
Reply to  。。。
2015年03月13日 2015-03-13 10:43:54

可否说下呢?

。。。
。。。
Reply to  百合
2015年04月06日 2015-04-06 22:44:24

不重要。

johnvan
johnvan
2015年03月30日 2015-03-30 9:29:59

这段其实换成张楚也挺合适的,哈哈。

老李
老李
2015年04月06日 2015-04-06 9:33:14

不是妙笔生花嘛,这久都没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