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名言

 上中学时,老师布置作文,叫《论××》,一看标题肯定是议论文。我当年写作文有个毛病,就是总揣摩不好老师的意图,比如老师让写说明文,我就能写成了记叙文;让写记叙文,我就能写成议论文;让写议论文,我就能写成说明文。还好,中学作文体裁就这么几种,如果再多了,非写乱套不可。

既然叫《论××》,肯定是议论文,这次不能写偏了,然后语文老师就把什么论点、论据之类的结构讲了一遍,还说要引用一些名人名言,这样文章能出彩。还别说,这篇作文我写得很流畅,引用的名言从马克思到马拉多纳,能想起来的,能用得上的我都用了。我突然觉得我是那么文采飞扬,谁说我写不好作文,我跟谁急。

第二个星期作文课,老师要点评上周的作文,我就等着老师夸我“太有才了”。结果老师表扬了三个同学当中没有我,作文发下来,我得了60来分,老师把我引用的名人名言都用笔勾出来,一篇1000字的作文,被老师勾去了600多字,还剩下400字的废话,能给我及格实在是太给面子了。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都上高三了,自己还不会写作文,以后怎么为四化作贡献呢,越想越难过,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喜欢写作文。这事儿后来就在我心里落下一个病根——不敢引用名人名言。比如一谈到知识,我上来就会想到培根的“知识就是力量”;一谈到读书,我就会想到高尔基的“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谈到学习,我就会想到笛卡尔的“越学习越发现自己无知”,一谈到理想,我就会想到托尔斯泰的“理想是指路明灯”;一谈到科学,我就会想到“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当然,我还会想到一句当代名言:“你这么说有什么科学依据?”有些名言上小学的时候就贴在墙上,后来又印在日历和笔记本上,再后来,有人干脆出成书,让大家去背。只怪自己过去背了太多名言,这些名言在脑子里作祟,提起笔就不敢下手,只有把这些名言都排斥掉,才敢写字。

这些名言,除了给自己的作文装点门面之外,似乎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引用好了,文章读起来好看,引用不好,就成了阅读的绊脚石,所以我的语文老师毫不客气把那些名言斯诺克都清理掉了。工作之后,慢慢才发现,我高中语文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当时她总挤兑我,让我经常失去自尊,丧失作文的勇气,她从来不会在语文课上表扬我(因为我语文实在糟糕),我当时是多么需要一个表扬啊。但有一天,她跟我说:“你将来适合去当记者。”我觉得这个老太太是在开玩笑,或者说骂我的次数多了,安慰我一下。没想到我的人生转了几圈后还真的当记者了。

在引用名人名言的问题上,老师给我上了一课。所以后来我干脆就不引用什么名言,有什么话用自己的语言说,自己说不定也能憋出几句名言,后来我也发现了,那些所谓的名言,其实就是出自名人,也未必就说得多么好。更多智慧的话,大都出自普通人。

后来,我在看青年学者许知远的文章,忽然发现自己怎么就那么无知呢,人家引用的名言,在Google上都查不到,人家提到的人名,《外国人名大辞典》上都没记录,人家用的语法,现代汉语里面都没讲过。读他的文字,让我真正发现什么叫井底之蛙了,我居然还是高中生的水平。

前几天,在电视上忽然看到了电视版的芙蓉姐姐于丹老师在给学生讲人生,于老师不愧是演说家,讲了五六分钟,一点磕绊没有,除了话里面有几个主语之外,全是引用的唐诗宋词经史子集里面的东西,把我都听傻了。我觉得于老师大脑里就是一个Google,搜索速度之快可以气死比尔·盖茨。如果让于丹老师去研发国产电脑芯片,你说中国会不会超过美国呢?

我什么事都喜欢搞点恶作剧,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把许知远和于丹老师关起来,让他们写文章,不许引用任何人的话,你说会写成什么样子呢?

9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布鱼
布鱼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0:42:55

有额比样说过:不要太相信权威,他也靠内裤遮羞!直逼六祖慧能啊!

奶猪炖粉丝
奶猪炖粉丝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0:52:12

老师都是猴子

奶猪炖粉丝
奶猪炖粉丝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0:52:50

他们丫太有才了

Boating
Boating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04:52

中学写励志作文的时候总是会引用张海迪姐姐的事迹,引用得太多自己都觉得有点对不住人家,如果不是初中历史老师讲的太暧昧了,怎么说也能想到司马迁他老人家啊。
上了大学没有语文课了,感觉解放了。搞到现在只能去论坛博客去放点水,才能把自己的中文组织起来表达个意思,跟在大街上吐痰差不多。我一看到谁能引用名人名言古文古语的,就一句话“高,实在是高”,吐痰都吐得那么浓,肺活量不是一般的高。

小希
小希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12:05

我猜他们会写: 有个王三表把他们关一屋子里让他们写作文,他们就写了从前有个王三表把他们关一屋子里让他们写作文……

horwa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14:03

你高中老师看到这个帖子,他/她会怎样?

萧萧
Member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18:27

于丹是谁?
小搜索了一下
是个女的..
看了下视频
是个历史老师吧?
不过她知道的东西确实很多….知道的多有可能不希奇
希奇的是她真的特别的会说!

没你有才
没你有才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29:57

二逼.

Floating by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41:22

Hi “Wearing Three Watches, or “My Third Consin”! Just a test to see whether you will reply my comments. I really like your quick-witted writing. Hope you have a navigation bar to link to your old articles.

Best wishes from Vancouver

风之子
风之子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53:06

你们语文老师凭什么说你以后能当记者,有什么科学依据?

小希
小希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3:23:17

教屈原^^^^^三表老师..我看你那电影快笑崩溃了^^^

kachi
kachi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3:28:37

于丹老师每天也许能打磨一万六百多块电脑芯片呢。。。
proffish inside

sunalone
sunalone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3:31:58

很喜欢你写的字,乐评就算了!你和颜峻嘴都比较欠。
于丹把论语解释的过于她自己了,呵
许知远一直很喜欢,一直在看他的字,但是好多人说他提到的10个名人,名人的著作加起来看的也就是3本左右。。。谁知道了,总之很喜欢

破凼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4:05:47

说真的,看了你的东西再看韩寒的东西,就没什么味道了!!!

x
x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8:26:34

她跟我说:“你将来适合去当记者。”

你老师真会埋汰人。

和尚
和尚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0:23:13

人摸狗样

New 名人名言
New 名人名言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1:29:52

血淋淋的中式洋泾滨翻译:北京英文老外有看没懂

东森新闻报记者锺陈杰综合报导/随着北京奥运即将到来,大陆当局也正如火如荼替换一些不合时宜的英语翻译,例如:名菜「夫妻叶片」直接翻成「老公和老婆的肺藏切片」,让不明究里的老外,看得摸不着头绪。

如果你是外国人,来到北京看到这些翻译,肯定会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小心滑倒」的英文翻译变成要人「小心的滑一跤」,就连简单的「自动提款机」也变成「帮助人终结自我」的机器,还有公园常见的「勿践踏草坪」,北京人都可以把它翻得好像一首诗「小草有生命,脚下有深情」,北京肛肠医院则直译为「肛门」医院。

随着北京奥运即将到来,北京当局决定纠正这些贻笑大方的洋泾滨翻译。大卫是一位英语教师,他自愿在北京街头找出不合时宜的错误翻译,例如:把北京肛肠医院,英文翻译中的肛门(anus),改为直肠学科(proctology)。而中国菜博大精深,菜名如何翻译成通顺的英文,更是一门学问,老外看到菜单可能会倒吸一口气。

记者看了菜单点了「老公和老婆肺脏切片」、还有「身体像朵花拼盘」、以及「细菌和牛仔的骨头」,被说翻译成「老公和老婆肺藏切片」的「夫妻叶片」其实是心脏与胃脏,「身体像朵花拼盘」就是生鱼片拼盘,看起来还不赖,「细菌和牛仔的骨头」则是香菇炒牛肋条。

事实上为了迎接奥运到来,北京人上上下下已经展开学习英语的活动。中国当局希望藉由官方力量与市民的积极参与,能让到北京的老外更加畅行无阻。

tranz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2:35:54

“我什么事都喜欢搞点恶作剧,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把许知远和于丹老师关起来,让他们写文章,不许引用任何人的话,你说会写成什么样子呢?”

我猜除了标点全是语气助词。于丹老师太火了,北京的过街天桥上的盗版三轮车车上,她名字最显眼(书多,书脊还厚)。

chong
chong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4:31:21

原来这种作文情况自古就有啊!!

真神唯一
真神唯一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7:02:04

我刚看了下许知远丫说话,那叫堆砌,属于很精辟的中国人的专有逻辑。并且集于大成。丫连起码的小学语文都没学好。

喜欢
喜欢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8:37:41

看过于老师讲过一次,感觉自己看的书还是挺多的,不象半文盲

hh
hh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19:36:47

今天第一次在电视上看了于丹

她说:中国二十一世纪的最大问题,就是一个“惑”字。

丫太有才了!

wang
wang
2007年02月22日 2007-02-22 21:51:02

谈到购物,我上来就会想到表哥的“肥皂我只用雕牌,手机我只用诺基亚”

dsfdsasaf
dsfdsasaf
2007年02月23日 2007-02-23 2:33:46

童年阴影啊!

小凯
2007年02月23日 2007-02-23 13:02:33

我都已经丧失了用文字表达的能力了。

妮的蜂蜜园
2007年02月23日 2007-02-23 16:24:49

这篇写的不怎么好玩~~(个人意见)

wm
wm
2007年02月23日 2007-02-23 18:51:55

自大的无耻——也谈许知远的离去

  许知远终于辞职了,下一个,希望是那个毫无长进的何力。

  我不明白,一个新闻人,哪儿来的那股子北大中文系独有的酸腐恶臭,不就是一次辞职吗?他也至于把那个叫罗兰.巴特的恋童癖拉出来?也至于把那个哲学愤青波谱尔拉出来?

  许,从来不是个合格的新闻人。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在所有的新闻同行和读者面前装深刻?他既然那么喜欢罗兰.巴特,怎么从没见他讨论过巴特的符号学?那么喜欢波谱尔,为什么不说说波谱尔是如何在海萨尼的批评下晚年不得不修正自己的观点?我曾经私下里对几个跟我提到许知远的朋友说过一句大话:“许知远每在文章里提到十个名人,他真正读过的不超过三个。”许知远提到弗里德曼,但我断定他读过的弗里德曼的著作不超过三本。他提到乔姆斯基,甚至还亲自拜访过他,但他绝对不知道乔姆斯基的语言学到底是在研究什么。许知远的文章有着中国新闻评论员队伍中最不可救药的一面,那就是不懂装懂的附庸风雅。我从来没见过许知远把哪怕一件事深入完整的在一篇文章里说清楚过。他永远在拿别人的id和作品号来包裹自己的空洞和平庸。过度的修辞在他那里成了保持文章青春的毒药,用的越多,文章的芯儿越烂。我有时候真想找机会当面问他一句:许知远,你他妈的到底在跟谁厚着脸皮装深刻?

  许知远的文章中总是充满莫名其妙的焦虑。好像这个世界就他和他能够采访到的几个人在思考。可其实呢?他把这种elites下的自我理解深深的传染给了《经济观察报》——一份本来很有希望的财经报纸。在这种意淫式的的自我玩味下,《经济观察报》的定位从商务金融从业人员的必读变成了大学生周末,面对着这种报纸定位滑落的耻辱,许知远竟然还厚着脸皮说“我们要创建亚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报纸。”这怎么样一种自以为是的浅薄!这又是怎么样在用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作风在毁坏着自己所在的报纸!

  许知远的文章中常常流露出他的两大癖好,一是攀高枝,大家看看他辞职的日志(http://www.mindmeters.com/showlog.asp?cat_id=36&log_id=1225),有这么一段话,“覃里雯是被我从美国拉回来的,那时候我第一次去美国,英语糟地连提问都紧张(现在也不怎么样),覃里雯陪着我和阿飞到处乱跑,我们采访了很多有趣的人,我大言不惭地说,我们要创建亚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报纸。(昨天覃里雯碰到陈志武,他在耶鲁时请我们一起吃饭,那顿自助餐真好吃)”。我不明白,他怎么就想起来和陈志武在耶鲁吃饭,这和他辞职有什么关系吗?如果没有,他硬要把陈志武和耶鲁的自助餐拿出来,只能说明,在他心里和陈志武吃饭是个特权,是能令人在高看耶鲁的陈志武的同时,也高看他许知远的特权。这是多么不自知而幽暗的心理,这就是一份严肃财经大报的主笔应有的素质?

  许知远的另一大的癖好,他可能更不自知,就是在他的新闻同行面前冒充自己很有思想很有学术,而在采访真正的学术人时,又重归新闻人的自我认同。法国的社会学家布尔迪厄曾经极其愤怒的戳穿了这种可笑的表演本质:他们是用“大学媒体人”和“媒体大学人”来自我册封自我授权,妄图通过这种册封和授权,来蒙骗别人。这种人的普遍特点是,不接受同行评价!许知远算是个学者吗?不算;许知远是个好记者吗?不是;许知远是个优秀的专栏作家吗?够不上,那许知远到底算是什么?

  是的,只要我们用我们的常识和逻辑把问题反复逼问到这一刻,我们就能看穿许知远这类新闻人的本质。而这种本质,恐怕是他自己都看不清的,否则,谁还会继续使用这种拙劣的把戏来混饭吃。因为这样混,早晚是要还的!

  我的一个朋友,曾是个资深财经记者,他最早在我面前表达了对许知远的不屑,他说再过十年,中国的年轻一代英语都不会差到哪儿去,到那个时候,许知远这种毫无深度的二道贩子难道还能靠贩卖与己无关的事儿混饭?

  安替在评论许知远离开的时候,还很友好的祝福他,说他办一份精英杂志也许能成功。我只把安替的这个祝福视为出于人情的善意,我可以断言,像许知远这种喜欢装出自己很懂欧美主流文化,很了解精英和知识分子群落的人,其实只是在那儿不断的用他知道的人名和书名外加一点儿轶闻趣事来装点自己的空洞,他能办出来的精英杂志,又能比《书城》那种垃圾刊物强到哪里?

  但愿,像许知远这种不及格的媒体人,越来越少!

viggo
viggo
2007年02月23日 2007-02-23 23:23:39

于丹的书我看了,节目三三两两的也看过几期,就向大众传播国学知识这一点来说,她没有什么可被争议的。至于说她的引经据典,只能说是人家有这本事,每个人都要有他在这世上安身立命的手艺不是?
许知远就是一优秀青年知识分子,有传媒人的理想主义情怀,接受的西方思想挺多,急于向他认为的还未“开化”的国人大多数传播一下,除了不大了解国情外,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

sjszcgrdhs
sjszcgrdhs
2007年02月24日 2007-02-24 1:25:49

Ni Bong Jin Qiu Jiu Yi Lu You

猫猫
2007年02月24日 2007-02-24 11:29:52

基本上!我现在上高三的做文
完全是应试
不应试行吗?
没有几句名人名言,人家说你作文没水准,没有几个伪心论
老师说你是叛逆,本来我们80后的就在世人眼里狂妄不羁
几个人像寒寒那么牛B.
其实会用名人名言不见得文笔好!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
写点不就是多挣点分
好在你比较好不在是高中生

我
2007年02月25日 2007-02-25 10:05:55

这个狠好玩儿

玖玖
玖玖
2007年02月25日 2007-02-25 11:04:11

旧时的八股,现在的作文。看你写的是不是合老师的风格,纯属碰运气,基本上和你写的好坏无关。

LL
LL
2007年02月25日 2007-02-25 12:19:05

呃,我也觉得许知远有那毛病,我正作如是想的时候,随后他就在我看的一篇文章说为什么了:好像是说王朔不喜欢这么汇集别人的思想和大家攀亲戚(我演义了,原话我忘了),许知远说他是想建立一个传统和现代的桥梁。我一听这话也在理,他确实让我知道了很多人的思想,然后有兴趣一读,比如洪堡的,为什么对洪堡情有独衷呢,因为据说洪堡的思想深度虽不及歌德之流,但是他是将理想主义付诸实践的人,于是我沾沾自喜,对自己满怀希望,哈哈哈!

小宝
小宝
2007年02月25日 2007-02-25 14:31:02

看了关于许知远的评论,吓了我一跳.这一跳吓的好.

这咋成
这咋成
2007年03月02日 2007-03-02 1:10:34

这世道不混咋成

牧鹤人
牧鹤人
2007年03月03日 2007-03-03 11:03:35

我初中语文老师一女地,想一主意,让俺们在每天上语文课时上讲台去背一名人名言,某日轮到俺时,俺性致勃勃来了一句”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TMMD,捅了马蜂窝了,该女人在全班同学面前大批特批俺是封建腐朽思想,说什么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大家都是平等地,哪里来滴什么’人上人’等等,当时俺的脸那个红呀,心里那个惭愧呀,直后悔妈的我说什么不好,什么书记是人进步的阶梯啦,等等,那个不是任俺说,偏偏俺慧眼识猪挑了这一句任人恶心,至今俺还对这女人有意见.顺便说一句,一个优秀的老师对一个学生的影响是至关重要滴,当然一个拙劣地老师对一批学生的影响也是深远地.

lxz
lxz
2007年03月07日 2007-03-07 19:11:08

呵呵。没想到我会看到你的着篇文章,不错….

trackback
2007年07月10日 2007-07-10 5:05:31

[…] 二、王小峰送于丹绰号的博文。http://www.wangxiaofeng.net/index.php?p=946 […]

trackback
2008年11月08日 2008-11-08 0:30:02

[…] BJ: 我只是觉得有的文字,不错 比如我摘的 哦一狗: http://www.wangxiaofeng.net/?p=946 哦一狗: 许知远的文字,让人看着还挺舒服的 但看得久了,也就一样 […]

阿
2009年03月18日 2009-03-18 18:24:06

f2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