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丝局

摩丝局顺利举行。没想到3号北京下起了雨,整整一天,春雨夹雪,但仍有三十多个摩丝们顶风冒雨前来,精神可嘉。事实上我最后统计的人数应该是34个人,以及一个胎儿。这个小生命不知道他(她)的爸爸妈妈这一天参加了一个科学家的聚会。估计这孩子将来能做科学家。

我一共收到了八十多封邮件,去掉瞎起哄的,还剩下63封(后来又有大约5个人要求加入),我回了68封信,有65个人回信,其中有33个人说肯定要来。后来我没有统计到场的人性别比例,女性数量略高一点,大约有20个。其中一个女孩从沈阳专程赶过来,饭吃到一半,便急匆匆离开赶末班火车回沈阳。当时我忘了一件事,应该把我的电话告诉她,当她安全到沈阳后给我发个短信什么的。如果这姑娘看到这篇博客,麻烦给我回一封邮件。因为前几天我去火车站送亲戚,虽然已经过了春运高峰,但是人仍比平常多出去一倍还多,我进到车厢,就差点没下来。希望这姑娘一路平安。

有人问我为什么搞土摩托粉丝局?我也说不出来,干吗要问为什么?既然我把土摩托妖魔化到一定程度,大家可能就想知道他人性化是什么样子,或者,我们就是找个理由,吃顿饭,干吗想得那么复杂呢?今年我还打算张罗一系列类似这样的聚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按照一定的轨迹生活,突然打破一下,也可能感受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比如我在这次摩局上就认识了一个旅行社的人,又让我重新燃起出国的希望。

其实最神奇的是,在前几天,有个女士买了本《不许联想》到三联找我签名,打算把这本书送给她一个朋友。签完名之后,她跟我说,她是土摩托的粉丝,说这话的时候,土摩托就在一墙之隔的办公室楼道跟同事聊天,我只要推开门让她进去,土摩托的兵马俑般的身躯就会展现在这位摩丝面前。但是土老师就是这样,你突然让他接受一件事,他会很不知所措,脑子里的CPU用最快的速度搜寻科学依据。为避免尴尬,我还是没有推开这扇门。

我出门赴摩丝局,横穿马路的时候,一个人从车里喊我,原来就是这个摩丝,没这么巧合的了。上车后,她说:“咱俩还一天生日,我比你小N岁。”范伟老师怎么说的来着:缘分啊。

其实人一辈子注定要认识很多人,认识谁不认识谁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今天来的人,都挺让我感动的,在平安大街的某一个饭馆里面,在某一段时间,它成了北京地区“土家族”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只是我这个人不太会张罗,本来应该能让气氛更加活跃一些,几乎所有人都是初次遭遇,所以大家都有点紧张。当然有个姑娘例外,她一进来就发现了自己的小学同学,然后还有她大学同学。这样的机率也不高吧。

虽然每个人都介绍了自己,但能让我记得住的不多,主要是信息太密集,记住了也对不上号,有一个飞猪的同学,还有一个他的现任同事,还有一个时尚类媒体的编辑,还有搞石油的,还有方舟子的同学,还有一个高中生,办了一份摇滚杂志,还有一个吉他手,还有于丹老师的学生,对了,还有很多人其实是罗永浩老师粉丝,他们当着土摩托的面直言不讳地说:“你啥时候搞罗老师啊?”还有人是老六的粉丝,也在打听老六的女粉丝局何时启动,还有人问,陈晓卿真的那么黑吗?你啥时候给你们主编搞个局啊?小强老师真的认识那么多人吗?……别急别急,饭要一口一口吃,牙印儿要一口一口咬。今年我会陆续把周围的这帮人都卖出去。

回去的路上,一哥们说:“我觉得信息不对等,你们在明处,我们在暗处。”互联网创造了一种逼真的模拟,仿佛世界上谁都认识谁一样,事实上添了一个新的隔阂,谁都不认识谁。也许这种小型聚会能让人明白一点,其实网络这东西真的挺不靠谱的,它的放大和淹没跟现实没什么关系。

我和所有人一样,今天没吃饱,回来又补了一顿。

104 thoughts on “摩丝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