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三则

每年开两会,媒体都会用大篇幅报道,这是中国每年最重大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要或多或少关注一下两会,在我想象中,报道两会的记者都是素质过硬,各大媒体的骨干。但是看他们写的新闻,却又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跟娱记也差不多。

比如关于陈良宇不参加两会的报道,我看着就特别扭,什么叫“大会秘书处已经同意他不参加本次会议”呢?难道一直想八抬大轿请他来不成。我想了半天,我估计是这样的,代表团的名单里有他的名字,这说明,良宇同志虽然重案在身,但为了显示我们对公民人身权利和政治权利的尊重,名字是不能划掉的,因为司法方面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万一冤枉了良宇呢。所以,他的代表资格还是有的,但是肯定不能让他参加两会,可是又不能取消人家的资格,目前对他的定论只是有经济问题、作风问题,有这样问题的领导干部多了去了,不可能当成取消资格的绝对依据。于是,就整出来一个“同意他不参加”的论调,给人感觉是良宇同志有谦虚忍让的品格。我估计是秘书处的人找到良宇,死乞白咧地让他参加两会,良宇同志就是谦虚地推辞:“算了算了,我最近太忙了,要关心好多事情啊,12个情妇就够我忙的了,哪有时间参加两会啊,我请个假吧。”秘书处的人说:“良宇同志,你作为上海市的领导干部,不参加不合适吧?”良宇说:“少我这一个鸡蛋就做不了蛋糕了?把机会留给其他同志嘛,我真的不去了。”秘书处的人说:“您真不去啊?可您得给个理由啊?”良宇眼睛一瞪:“我都这般田地了,还什么理由啊,你们随便编吧。”于是,秘书处万般无奈,只好同意良宇不参加两会了。因为我没有看到良宇不参加两会的明确理由,只好浮想联翩了一下。

当然,肇星同志学雷锋做好事也是值得宣传的,尤其是在今天毛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题词这一天。新华社记者这样写道:“记者注意到,在人民大会堂里东门至北门间的几百米路程中,外交部长李肇星就遭遇到中外记者的10余次‘围追堵截’。虽然一名记者手中的话筒连接线一度缠到了李肇星的身上,仍然没有妨碍李肇星泰然回答记者们的采访。拥挤中,这名电视记者的话筒掉在地上,处在人群中的他也无暇顾及。这时李肇星弯腰帮着将话筒捡起来。李外长的亲民之举,立即引来现场记者的一片赞叹声。”看完这一段报道,我的眼圈湿润了,肇星同志平时多忙啊,但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替记者拣话筒,拾金不昧,多么亲民啊,这才是人民公仆啊,在社会风气不正的今天,肇星同志身体力行拣话筒,是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最有力还击。我认为,这个新华社记者应该获得潘长江新闻奖提名。

当然,还有可亲可敬的喻权域,他提出的《惩治汉奸言论法》是一部超现实主义的杰作,其构思之奇妙、之绝伦,堪与焚书坑儒、文字狱相媲美。汉奸,是一个多么让国人深恶痛绝的词汇啊,当年要不是因为汉奸,我们抗击外来侵略能少牺牲多少人啊。喻权域老师提出这个议案,不仅是雪中送炭,而且,我认为喻老师还要提出更多议案,比如《惩治传播小道消息法》《惩治恶搞法》《惩治利用短信批评领导干部法》……这样,我们就和谐多了。

91 thoughts on “无题三则”

  1. 本质还是有些人一边嚷嚷“以法治国”实际实行的还是人治党治。
    如果核心都违宪怎么要求地方上的事情不发生政治会决定审判会的情况。

    什么“同意不参加”弄的不伦不类,参加不参加是陈自己的权力,人家自己不同意才对呢。既然这样说不清楚就不要拿出来再作为自己“尊重法律”的论据了。当婊子还要贞节牌坊。

    Reply
  2. 上午看报纸看到”陈良宇不参加两会”的时候,还和旁边的同事扯这事呢,这不扯淡吗?难道学新闻的真的就堕落到这水平了?汗

    Reply
  3. 今天吃饭的时候看电视换台,经过央视的时候刚好是两会特别报道,屏幕右下角赫然打着一行字——“两会三人组”。。。

    其实,叫“两会三P组”多好,更透着“和谐”。。。

    Reply
  4. 扯淡会吧,纯瞎耽误工夫,上面是总理报告,下面一帮人热泪盈眶,齐颂:我靠!您太有才了!

    多他妈感人哪!

    Reply
  5. 我手下那拨家伙现在才郁闷呢!昨儿开会做06年度工作总结,领导列席,个个发言都是高度概括,领导最后把大家都臭骂了一通。领导说如果象你们这样,温总理开会就拿两页纸就行,几千名代表还用在北京混十几天,两天就打到回府了。
    要向温总学习,不开则已,一开就至少要拿一打纸在那念。

    Reply
  6. 欢呼两会召开!
    这也是我们的节日。
    临走前,一晚上搞了多少次?不告诉你。
    吃饱了,回来怎么搞?不告诉你。
    我一说出来,三表就要写的。
    这是国家机密。

    Reply
  7. 发肇星拾话筒一稿的新华社记者,是个玩曲笔的高手。大家别错怪它。这种皮里阳秋的春秋笔法,比三表的开骂。要高一着。否则,你说,这种幼儿园阿姨夸奖小孩子为追星狗仔队叔叔拾话筒的故事也值得上十三亿人痒痒大国的大会花边趣闻吗?
    感激那位心花社娱记。让大家一乐。
    明日搞题—- 温总,在百忙中为代表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牙签—–。

    Reply
  8. 三联的记者有去采访两会的吗? 想象,如果派三表哥,老六,吐摩托去采访报道两会,那将是一番怎样的情景??

    Reply
  9. 我能骂人吗?一群他们傻逼!!!

    看看那些提案,八竿子跟人民群众没关系!“汉奸”?操,现在不是以阶级斗争为主了,都他妈以经济建设为主,向钱看。

    这傻逼,真是,没事闲得蛋!

    Reply
  10. “在我想象中,报道两会的记者都是素质过硬,各大媒体的骨干。但是看他们写的新闻,却又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跟娱记也差不多。”——王小丫的也算骨干?还不如派我们娱记过去呢。

    ————————————————————–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那么舒服呢。“王小丫的”这形容次用得不错。

    Reply
  11. 很是奇怪,那学新闻的干新闻的还一天到晚牛气个啥?

    根本就是品行无良和当权走狗(大多数)

    Reply
  12. 新浪的娱记最恶心。。。
    看把个一般实力的姚明吹捧得像什么似的。
    还怂恿姚蜜姚黑干仗,呵呵。

    Reply
  13. 不撤消名字因为还没定论但是不应该这样出现吧
    中国这样的环境讲和谐真是串了门看着人想上吊

    Reply
  14.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惊蛰,没有打雷。前两天提前暖和,我院子里的癞蛤蟆法布尔先生以为春天来临,伸头伸脑的做第十八套广播体操(the 18th radio body fuck),准备投身到火热的十一五建设的大好形势中去也。没想到昨晚突然降温,一下子降了四十度。今天早晨我推开门,看见法布尔站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已经冻成了一尊毛主席雕像。我赶紧打了一盆温水,把雕像泡了半个小时,他才缓过气来,但是他气不打一处来,他说,这两天正好在开两秽,我爬也要爬到北京的金山或者银山上,实在不行,我就爬在煤山上,提议两秽代表设立《关于惩治天气预报言论不准确法》,有些专家学者打着天气预报的幌子,实际上是在做脚气广告,或者借机推荐天气预报乐队的贝司弹的如何地好,害我变成且慢毛(chairman mew),呜呜,其实我是且慢,没有毛。
    正在此时,各位看官,我和法布尔的眼前飘过两根鸟毛,我们缓缓抬头一看,光秃秃的柿子树上站着两只光秃秃的麻雀,满面红光,胸肌突出,他们打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抗议全球变暖”七个大字,麻雀甲淘气鸟说,全球变暖,主要是因为这两天开两秽,代表们争先恐后放屁,温室气体过量排放,老子热的受不了了,毛都掉光,麻雀乙呆鸟说,还有陈良宇同志,幸好大会秘书处已经同意他不参加本次会议,否则我的鸟毛估计已经毛骨悚然,先英勇卷曲后英勇捐躯。
    与此同时,电视新闻里两秽代表们按压不住内心的献媚之情开始歌功颂德之际,城市里马路上一眼望不到头的滚滚公私车流喷着突突的尾气,各地大大小小的开发区血汗工厂偷偷打开排污阀,广袤的乡村霜冻的土地上北风吹起若干破碎的马夹袋,向西翻越平原、干涸的河流、深邃的峡谷、盆地,阳光新鲜地洒在隐隐泛绿但荒凉无际的帕米尔高原上,又一个寂静的春天正悄悄来临。

    Reply
  15. 写得好啊。中国官员为什么都象只认识几个字但没文化似的?现按照现在招公务员的套路,以后的中国官员可能连字都不认识了。

    Reply
  16. 这一段笑得我腰都直不起来了:
    看完这一段报道,我的眼圈湿润了,肇星同志平时多忙啊,但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替记者拣话筒,拾金不昧,多么亲民啊,这才是人民公仆啊,在社会风气不正的今天,肇星同志身体力行拣话筒,是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最有力还击。我认为,这个新华社记者应该获得潘长江新闻奖提名。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