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猫

我在二层,楼下都是四合院,灰墙灰瓦,从屋子看出去,古朴而庄重。有时候,它安静的让人觉得这不是在北京。但是最近,窗外开始闹猫,打破了曾经的宁静。每当我听到猫叫声,就感觉,春天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欣欣然该张开眼了吧,山该朗润起来了吧,水该涨起来了吧,太阳的脸该红起来了吧。对人来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对猫来说,一年之计在于闹春。

多年来住高楼,已经很少听到闹猫的声音,很久以前的记忆是我在农村,家里都养上几只猫,用来抓耗子,耗子比猫多,所以人一般不喂猫好吃的,这样可以锻炼猫自己靠劳动致富,改善伙食。所以,那时候,我家的大花猫每年能抓好上百只耗子。但是到了春天,它就显得格外忧郁,也不抓耗子了,整天失魂落魄的,到了晚上,月黑风高,它就面对着黑夜,发出阵阵撕心裂腑的叫声。我偷偷观察,发现黑夜给了它一双透亮的眼睛,它却用来寻找另一只猫。这时候,即便有只耗子从它跟前走过,它也不会抬抬眼皮。在性欲勃发期的猫,平时很少梳妆打扮,这跟人正好相反,但看上去有些消瘦,这一点跟人一样,连猫也为伊消得人憔悴。直到有一天,它在享受到男欢女爱之后,才会渐渐恢复元气,眼睛开始变得炯炯有神,开始蹲在库房门口,期待耗子的出现,一天又一天。

城里养猫,基本上都当宠物来养,住平房的人家养猫,跟在农村差不多,猫平时都出出进进的,我没事常观察楼下的四合院,经常有很多猫在房顶上走来走去,有的懒洋洋地趴在一处晒太阳,这情景让我想起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某些情景,马晓军对米兰有性幻想,我相信那些在房顶上闲庭信步的猫们,也该像马晓军一样。

春节一过,各路的猫们开始出动,前半夜,由于总有人放炮,猫躲在角落里,吓得瑟瑟发抖,但是为了那美好瞬间的到来,这些猫冒着枪林弹雨,像守卫在老山前线猫耳洞的解放军战士,静静地等待着硝烟散尽。等三星横梁,万籁俱寂,就是猫的天下。这时候,它们像孤魂野鬼,发出一声声惨烈的叫声,这声音或长或短,或尖或哑,或粗或细,或像婴儿哭闹,或像杜鹃啼血。如果用演唱风格来分,有美声唱法,有通俗唱法,还有花腔女高音,有学院派的,还有原生态的,有蓝调,也有二逼,不一而足。我还能听出阿拉伯的民族唱法,估计是只波斯猫……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绯闻范冰冰,犹有花猫闹。闹也不争春,只把春来叫。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怀中笑。看来,这是猫生旅程当中必经的一个驿站。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叫春总伴我在右。每个心跳黄昏的等候,是猫无限的忧愁……我经常是在窗外的瘆人惨叫声中上网、写稿、聊天,然后在闹猫声中睡去。附近养猫的人真多,叫春声此起彼伏。网上的妹妹说:“今夜我好寂寞。”我说:“只有寂寞才能让你如此美丽,平时你没这待遇。”妹妹说:“何时何地才是我的归宿?”我说:“春归大地,大地才一片生机。”妹妹说:“男人为何都是薄情郎?”我说:“那是因为女人梦太长。”妹妹说:“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我说:“那就是植物人。”妹妹说:“那我今宵酒醒何处?”我说:“长亭外,古道边,高速公路收费处。”

窗外的猫传来一声花腔,它也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唉,想变成人的猫啊,你哪里知道,人在这时候其实和你一样。

107 thoughts on “闹猫”

  1. 三表弟啊,这篇联名转载一下给咱加西村的老少爷们瞅瞅,没意见吧?不回复就是默认,行不?

    Reply
  2. 我相信,我前世一定是猫。
    你写这篇博是我的生日,写的还是猫的内容。
    一个字,太神了。
    我是猫我是猫。。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