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

有人说我推荐的歌曲不系统,什么都有,应该有个什么主题。我还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特难伺候,我介绍萝卜,你说你喜欢白菜,可我介绍白菜,你又说更爱黄瓜……您看到的,不是总有一款适合您,而是总有一款不适合您。在博客里播放歌曲,就是那么回事儿,你听的时候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主题性推介将来会有的。

Bertie Higgins这个人其实大部分喜欢流行音乐的人都听过他的歌,但这人真的没什么名,有时候,一首歌红了,未必唱这首歌的人就红,你们都听过他唱的《Casablanca》吧,但是听到他其他歌曲的机会不多,所以今天推荐一首调调和“卡萨布兰卡”差不多的歌曲“北非谍影”,他的另一首歌《Just Another Day In Paradise》,您瞅好了,不是菲尔·柯林斯的《Another Day In Paradise》。

有位兄弟要给方舟子、老罗点一首Pink Floyd的《Mother》,他说:“请允许我一一点名,点到名字的请起立!送给:中国首席狙击手—方舟子、毁人不倦且亭亭玉立的罗永浩、从不说相声的马三立(……马老,您就别站了)。”您就别骚扰马先生了。不过,我觉得这首《Mother》送给这两个家伙实在有点不太合适,于是我擅自作主,替你挑选了一首歌,Battle Of Disarm的《Science Have Taken Our Health》。您瞧这歌名:科学成就健康;您再看看乐队的名字:缴枪不杀(罗老师对乐队名字翻译亦有贡献);您再听听这首歌的风格,绝对秋风扫落叶。我推荐歌曲的原则是,尽可能不要把吵闹、狂躁的歌曲放在上面,以免影响阅读我那优美的文字。但是我不得不破例一次,这首歌送给这两位再合适不过了。所以,狠点就很点吧。您听的时候就当是在看他们的博客。

Bread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这支70年代的乐队确实留下了很多好听的歌曲,比如《If》《Goodbye Girl》,这回推荐另一首《Make It With You》。

一提到加拿大的Bryan Adams,你就一定会想到烂大街的《Everything I Do》,咱还是换一首吧,反正他好听的歌不止这一首,比如这首《Always Will Be Right There》。

好多年前,我听到Eric Carmen的《All By Myself》的时候,正好也学会了使用一个成语“顾影自怜”,有时候看一些人的博客,常常会跳出这个成语,那就让大家听听这首歌吧,每个人心里都激荡着“All By Myself”。

Fleetwood Mac这个乐队非常好玩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内部人员不乱来的话,是写不出好歌的,尤其是写不出旋律优美的好歌。他们男男女女在一起,相互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似乎谁跟谁都有一腿,《Little Lies》,多好听啊,可你哪知这背后的故事啊。

澳洲的小女生为主唱的Frente,在90年代出了两张专辑,我喜欢第一张,《Labour Of Love》,听着就是那么乖巧。

Joe Cocker和Jennifer Warnes的这首《Up Where We Belong》绝对是很多拼盘中的必选之作,你肯定听过,我就不介绍了。

上大学学国际法的时候,听老师讲,一个人同时可以有四个国籍,说如果来自两个不同国家的人结婚,根据这两个国家的法律,孩子自动获得他父亲或母亲的国籍,这样,他一出生就有两个国籍,可是如果他出生在飞机上,这个飞机的国家规定凡是出生在这个国家航空器上的人自动获得该国国籍,于是这孩子又有了第三国的国籍。可是这架飞机正好飞在某国领空的时候,孩子降生,该国规定,凡是在该国境内出生的人都具有该国国籍,这样又有了第四国国籍。这孩子多幸运啊。有位叫蒋光辉的朋友差点让他的孩子享受到这样待遇,他说他跟老婆结了两次婚,领了三个结婚证(第三个证是怎么偷出来的?),回国后一下飞机,他的孩子就出生了。他点了一首Bic Runga的《Listening For The Weather》,送给他孩子,希望您的孩子将来破了您的记录。

Blur我就不用介绍了,如果再介绍就显得多余了,喜欢他们的人不一定喜欢那张《大逃亡》,这张专辑太骚了,这次介绍其中的《Universal》。

这回介绍一首Pink Floyd比较早期的歌曲《Julia Dream》,这时候的Pink Floyd跟《The Wall》时期的完全不一样,相当于《空中小姐》与《顽主》之间的差别。

我一直觉得,你第一次听到的歌就是新歌,不管它是什么时期的。像Tony Cary这样的歌手可能一抓一大把,类似这样的歌曲也不少,听着不闹心就行了,比如《Room With A View》。

一位叫R的姑娘想点Neil Young的《Like a Hurricane》,而且还要不插电版本,并且把这首歌送给D。并说这位她尊敬和爱的人,教会了她看电影和听音乐。他不是推荐你看电影《龙卷风》或《暴风骤雨》吧。

一位叫xiangxiaren的研究生想给他女朋友点播一首歌,具体点什么也没说清楚,但是他说:“告诉她,我挣钱养她。”多么感人啊,现在都流行男人挣钱养别的女人。那就把Pet Shop Boys的《Opportunities (Let's Make Lots of Money)》(机会,让我们赚大钱)送给你吧,将来有一天发大财,别忘了今天的承诺。

wujianwei22想点一首The Cure的《A Letter to Elise》,送给一个叫“祺” 的女孩,所有名字带“祺”字的女孩听清了,我替他编了两句顺口溜:“我爱你,就想黄钟爱大吕;我爱你,就像总急爱超女;我爱你,就像鞋面爱鞋里;我爱你,就像米芾爱毛笔;我爱你,就像姑娘爱雄起;我爱你,就像生命爱真理……”

110 thoughts on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2)”

  1. Frente!
    在大学的时候跟朋友交流这个名字,这么多年后居然意外的在你的BLOG里面出现,甚是惊讶啊!记得那张专辑还是拖一个澳洲的朋友在悉尼帮我买的,他自己是澳洲人,居然都没听说过哈哈哈!
    当时很喜欢她,另外一个是叫Catatonia的乐队(不记得是不是英国的了)
    两个主音的声音都很有穿透力,但Frente听起来比较乖巧,Catanonia更具破坏力,推荐!

    Reply
  2. To 三过,
    Perhaps it is important for you that who is the original singer of a song.
    For me, I just care about the one I like.

    Reply
  3. I’ll always be right there, Bryan Adams 唱过最柔软的歌。呵呵。平日见三表文章嘻笑怒骂,没想到推荐歌曲时却有如此温柔一面。

    Repl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