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正在云南采风,忙着呢!我根本就不认识饶颖,也没看到什么日记,所以不愿意谈她!所谓的《可凡倾听》里讲的‘这是撕票’的说法,那都是2004年的采访。对她现在公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