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朗诵会

12月30日,北京下了2006年以来的第一场脏雪,在大仙、苗炜和棋哥的发起下,一群北京的诗人和文学青年济济一堂,用诗的纯净去融化地上的脏雪,迎接200妻年的到来。本次活动的主持人是老六和央视新闻不能调[……]

继续阅读

讨厌~~

老六撒娇的时候,会伸出兰花指,嘴里念念有词:“讨厌~~”
自从我把老六这个肢体语言传播开之后,很多人都想目睹老六的风采。
有很多“六六粉”特地从全国各地赶来,
试图能亲眼目睹这一北京人文[……]

继续阅读

温暖的中国

 2006年10月的某一天,中央电视台十频道的一个编导打电话找我,说搞一个什么节目策划,想跟我面谈,然后我们约在昆仑饭店。我们谈了一个小时,由于还有其他事情,我提前告退。

在饭店门口打车的时候,我无意中发[……]

继续阅读

伤城

不看国产电影是会被人嘲笑的。
在办公室,一个同事在某个角落喊:“谁跟我看伤城?”
我贱兮兮跑过去:“刚才谁说要去逛当代商城?我去。”[……]

继续阅读

人生如球(3)

又收集到了一堆球,严格意义上讲,有些不属于球,属于多肉多汁类植物。
这些球都挺便宜,只有一个最贵,就是我在上海花80块钱买的,
你们觉得哪个像80块钱的?

1

2

3[……]

继续阅读

No Name

继续介绍饭馆。

一个美女送了我一盆酷似仙人球的东西,为表达谢意,决定请她吃饭。我想起了夏天在后海的一个叫“No Name”的地方吃过饭,于是决定请她到这里吃饭。

后海,一个曾经安静[……]

继续阅读

快乐与幽默

有一年,我参加电视台录制的一个节目,节目开始之前,突然一个小伙子跑到台上,冲着台下喊:“大家好,我们节目马上开始了,一会节目开始,希望大家能够热烈一些,鼓掌的声音大一点。在开始之前,我们先[……]

继续阅读

我们总是命悬一线

昨天台湾地震了,不偏不倚,把海底光缆震断了,
中国通向世界的信息高速公路的出口被掐断了。
凡是服务其在海外的网站都访问不了。
比如我们常用的SMN,就登录不上去了。
人类失去网络,世界就是这样。
回到现实社会,[……]

继续阅读

君琴花

书接上回。话说老六把“小贵州”吃散架了之后,再吃不到酸汤猪蹄了,天天在家怀疑人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凭栏感叹:对酒当六哥,酸汤有几何?有人劝他,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何必苦苦一往情深呢,出来混总是要[……]

继续阅读

继续招商

今天坐出阻车,听到新闻说北京很多中学缺少语文老师和校长。
欢迎北京各大中雪到我这里做广告,招语文老师和校长。
因为来我这里的语文老师特鳖多。
如果在这里投放招骋广告,肯定有很强的针对性。

每次写完一翩博客,都[……]

继续阅读

[伪相声]科学漫谈

吴虹飞、方舟子:吴虹飞、方舟子上台鞠躬。
吴虹飞:方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方舟子:你还有脸见我?
吴虹飞:我错了。
方舟子:你错在哪里?
吴虹飞: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报道新闻,被你列为无良记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