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

宴会厅现场 我们主编(左)和徐静蕾(右)在畅谈文学(中间的第三者我不认识)。 去年今天,我们也是在一个非常寒冷刺骨的天气搞了《小强历险记》的首映式。今年1月5日,《三联生活周刊》举行了隆重的答谢宴会,一下 ... 阅读更多

没有性生活的鸡

我去饭馆吃饭,最头疼的就是点菜,有时候拿不准饭馆的厨子到底是什么风格,比如都叫鱼香肉丝,但是炒出来的味道可能不一样,这一点就不像麦当劳,你到哪里吃巨无霸都差不多。中国饮食的博大精深就像方舟子老师批判的 ... 阅读更多

吃黑食

——“黑夜给了你一双黑色的眼睛,你却发现它一点用也没有。”你想过没有,如果有天晚上,你在就餐,突然停电了,怎么办?你的第一个反应是找应急灯或蜡烛,凑合把这顿饭吃完,如果不这样,你担 ... 阅读更多

权利

“给你一个师长的位子,你老想着干连长的事情。”十多年前,电视里正在播放美国电视剧《神探亨特》,我那时候在上学,学的是法律。《神探亨特》给我们带来什么启发?就是丫一抓人的时候就说:“你有 ... 阅读更多

生造一个词

我是无意中想到一个词:“脱肛秀”,听上去有些不雅。所以,这个词应该限定用在某一类人身上。我想来想去,觉得用在那些喜欢炒作的人身上比较合适。作为一个记者,我有时候总被那些无聊的炒作给忽悠得一愣 ... 阅读更多

恶之花开

“恶搞”这个词在2006年因为胡戈戏耍《无极》而一下子火了。随之而来的是对陈凯歌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以及有更多胡戈站出来,一边在为恶搞争论不休,一边人们见什么搞什么,眼看着2006年变成了无“恶& ... 阅读更多

新年短信

去年的最后一天,我跟平客、老罗、狐狸共同渡过,聊了一晚上。基本是罗老师唱独角戏,丫不去脱口秀,真是对不起中国电视。不过,老罗也有想不起来讲故事的时候,然后我们起哄:罗永浩,你也有今天,也有忘词的时候。 ... 阅读更多

大过年的

今天是2007年的第一天,本该写点什么吉祥如意的话。比如,我想好了写一篇感谢各位的新年祝词,但是在我看到后台的留言之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决定在新的一年开始,继续轰人。新鲜新气象,但我一如既往—&md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