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今年写了好几百篇博客,2007年到了最后一天,再更新一篇,善始善终。

昨天早上,我到了北京东边的通利福尼亚州,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眼看着就看到“河北人民欢迎您”的横幅了,终于到了一[……]

继续阅读

极乐之前

 有一天,我正在台湾的一家网络书店上转悠,预订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The Dead Beat让我非常感兴趣。这时,我的前同事小于(现为新星出版社编辑)上了SMN,我看到她的签名上写着“先上讣[……]

继续阅读

您真是我们的唯一

一个人的名字跟他的言行是否一致大概没什么关系,比如他叫郑义,不见得就会做些正义的事情;比如他叫龚平,未必做事就公平……名字与言行能一致的人历史上很少见,但是现在出来一个人,[……]

继续阅读

鸟巢


据说修建鸟巢体育场的建筑材料剩了不少,不知道当初怎么估算的,一定是一笔很大的浪费,不然奥组委不会想出废物利用的主意来收回成本。据说,这些边角下料会做成等比例的鸟巢模型,当成纪念品去买。

这主意不错,但是[……]

继续阅读

陈晓卿的烦恼

老六爱组织大家吃酸汤猪蹄,罗老师偶尔也参加,但是他从来不动筷子,好奇人问:Why罗老师不啖猪蹄?罗老师说:盖因猪蹄与吾爪子same尔。
陈晓卿老师为此很鄙视罗老师,曰道:你就是不能吃酸汤猪蹄,我不能[……]

继续阅读

致谢

正如每年7月1日CCTV-1一定要播放《党的女儿》一样,每年12月24日,都会有人给我张罗过生日,因为日子很凑巧,我出生这一天是西方人的平安夜,随着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洋气,我也越来越跟着沾光,真是看在上[……]

继续阅读

社会活动


昨天晚上,看了一个话剧《包法利夫人们》,我好久没看话剧了,第一我不喜欢舞台艺术,第二肯定睡着。所以看的时候怕自己睡着,尽量睁大眼睛,当时就想,要是像《发条桔子》里面的那样,就不会睡着了。后来在换场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