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藏问题

有个叫shsh的同学在我搏客留言,如下:

看您的博客有一段时间了,欣赏您看问题的角度.可您最近也脑残了,要么得了失语症?为什么不说说西藏问题,既然您平时总爱点评时事与八卦,这一次怎么就总说些不痛不痒[……]

继续阅读

脑残记者

今天参加上海东方风韵榜研讨会,参加研讨会的都是大腕,比如有被重庆人追杀的张晓舟老师,我用不太熟练的重庆话问张晓舟老师好,问他是否向3200万重庆人民道歉,张老师说,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打算道歉;还有刚[……]

继续阅读

让我们谈谈天气

  银锭桥再也望不清望不清那西山

电影《虎口脱险》里有一个情节,英国皇家空军中队长跳伞后不小心掉进了动物园的水池里,当他从水里露出脑袋,正好看见一只海豹(海豹、海狮、海像,这几个[……]

继续阅读

杭州签售(更正)

我3月19日去上海出差,在上海开会、采访几天,然后去杭州签售《文化私生活》。这本书是上海的出版社出版的,出版社的人问我,要不要在上海搞个签售活动?被我拒绝。理由很简单,上海人民肯定不会去。我以前曾几度[……]

继续阅读

马未都

这期《三联》的封面故事是马未都。上个星期,我采访马未都。在此之前我采访过一次他,那是作王朔的封面故事的时候,他当年是王朔的编辑,后来离开了文学圈,专门搞收藏。最近百家讲坛他在讲收藏,还出了书。那天他跟[……]

继续阅读

拔火罐

前几天不慎感冒发烧,浑身疼。每次我发烧,都会想到两个办法,一个是喝一大碗姜糖水,把两床被子捂子身上发汗,就能减轻症状,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回家让我妈给我拔火罐。这种办法我用了好多年。我给我妈打电话:妈,我[……]

继续阅读

电大半日游

今天去中国广播电视大学,于是就有很多人发邮件、发短信、博客留言,强力校正我的说法,那叫“中国传媒大学”,或者前身叫“北京广播学院”。坐城铁,看见车厢里“中国传媒大学”的英文名字叫“communicat[……]

继续阅读

广电为什么总急?

两肺期间,我一直担心一件事,就是之前说要实行大部委制,我特别担心把广电总急和新闻出版署以及文化部合并在一起,变成“文化部”,如果再把体育局合进来变成“文体部”,那么,我们就再也没机会用“广电总急”这个[……]

继续阅读

抬杠

民航总局酝酿在奥运期间完全禁止携液体登机。
我想打听一下,唾液、尿液、精液、汗液算不算液体?如果不算,有恐怖分子利用这些液体当中的某一种把固体炸药稀释后可以威胁飞行安全咋办呢?如果这个也算,那么……[……]

继续阅读

土摩托的确是外星人

这几天我发现土摩托总是穿着T恤衫招摇过市,尤其是丫从台湾买回来一件很黄很暴力的T恤,让我看着好生嫉妒。
不过我也有一件“36体位”的T恤衫,比他的还要黄。但是天没暖合,不能穿。
昨天,感觉京郊大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