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一段

我很担心这种新爱国主义,外国媒体对中国稍有微词,那些爱国者们便在网上群起而攻之。问题是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贫穷,吃大锅饭的时代;缺乏管束,涉及很少,阅历有限。这些年轻的爱国者们缺乏感情包容,对生活的不[……]

继续阅读

掌声响起

我很喜欢一首歌,叫《掌声响起》,最早是在一个盗版拼盘里听到的,那盘磁带真的不错,不知道是谁盗版的,1988年就有这样的眼光,几乎把我喜欢的台湾流行歌曲都收录进去了。据说,凤飞飞老师在第一次看到[……]

继续阅读

是金子总会花光的

三表,你好!
我是一名在德国即将毕业的留学生。过去三年,我一直在一家德国网络广告公司从事市场调研的工作(课外时间打工)。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因为我不仅可以把所学的知识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还[……]

继续阅读

不用告诉我如何做人或如何做猫

三表你好,新年好!
我是你的一个读者,今天在你的博文《放鞭炮》里看到你小时候放鞭炮会捎带着戏弄猪啊,猫啊,老鼠啊什么的。不知道你现在还会不会这样做?我家里有几只猫,多年跟猫们一起生活让我有机会发现他[……]

继续阅读

虚伪者的狂欢节

过年,没事干,没事干就得找点事儿干,那就骂春晚玩吧。春晚不是一台娱乐节目,而是披着娱乐外衣的舆论工具。我每次看春晚,都属于那种“深刻领会型”的,每年我都是当传达精神看的。

但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它[……]

继续阅读

放鞭炮

似乎对成年人来说,过春节的最大乐趣就是放鞭炮了,这也是我从小到大唯一还保持的过年时的习惯。小时候一过腊月二十三,村里的供销社就开始上鞭炮了,花花绿绿的,非常好看,不像现在的花炮,颜色都差不多。我这时候[……]

继续阅读

色盲检测表

虽然我家住在水立方旁边,但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哪怕是接近过。除夕之夜,想去水立方看看,里面没什么人,很安静。拍了几张照片。以前我一直以为水立方就是一种蓝色,其实它还可以变色,但不是你每次晚上去都能看到这[……]

继续阅读

过年好

今天中午起来,发现手机上已经有六十多条短信,除了卖房子的,就是拜年的。鉴于中国移动已经变相赚了我很多钱了,还授予我VIP荣誉称号,所以,我就不回短信拜年了,在这里一并拜年了。

祝你们身体健康,别[……]

继续阅读

终于没打瞌睡

话说《疯狂的石头》火了之后,电影制作公司满世界找类似“石头”这样的剧本:故事性强,投资少,见效快。那些老板们整天都想着出门的时候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砸到自己的脑袋上。这些老板们的确该被石头砸死,一个[……]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