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落千丈

有一个关于米高·集训的笑话,一个孩子问他妈,上帝是男人还是女人?他妈说: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又问:上帝是黑人还是白人?他妈说:既不是黑人也不是白人。于是孩子说:我知道了,是米高·集训。现在想想,这还[……]

继续阅读

虚寒

我在博客上说自己不怕热,有人就跟我说我身体虚寒。说实话,这些年身子确实虚了很多,以前一夜十八次郎,现在十八夜一次狼狈。人到了一定年纪,确实会有点力不从心。一个整天不睡觉,不按时吃饭的人,就是王进喜老师[……]

继续阅读

一样的问题

昨天,我终于下定决心,去五棵松摄影器材城,把80-200的镜头买回了家。至少未来一年之内,我不会再买镜头了。镜头很沉,长得粗壮有力,还买了一个独脚架,为的是拍演出的时候能更稳当一些。那只摄影包也因此沉[……]

继续阅读

解解闷儿玩吧

“嗨,迈克尔。”
“嗨,我又见到你了,你好吗?”
“我告诉你,我在录一张专辑,很快就要出版了,这里没有盗版,没有网络下载,每个人都可以尽情享受音乐。大声点,我是黑人,我很自豪!”
“真羡慕你,我[……]

继续阅读

工会

最近媒体报道,天津泰达足球俱乐部的球员罢训。不关心中国足球的人不觉得这是新闻,像我这样不关心中国足球的人却觉得是个新闻。而且是值得好好说说的。跑足球口的体育记者可能不会像我这样去看这个问题,他们可能先[……]

继续阅读